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 夜探-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夜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静谧的夜色中,穿着夜行衣的郭斌感觉自己仿佛灵魂脱离了驱壳,好像置身另一个世界中。

    自从决定夜探中常侍徐奉的府邸,他便被一种奇妙的情绪包裹着。好像从汉末的世界中又穿越到了某种武侠小说的世界里一样,看着自己一身融入黑暗的夜行衣,郭斌莫名地弯起了嘴角。

    看到郭斌微笑,关羽不由暗暗点头:“主公为助我寻找董老前辈,甘冒奇险,可谓义气;昨日劝慰太学生之语,可谓忠贞;今身临至险之境,竟能谈笑自若,可谓勇武。能奉如此忠义无双,勇猛绝伦之士为主,关某何其幸也。”

    二人翻墙进入张让宅院,落脚处是面墙的一溜儿排房,想是下人仆佣的住处。

    站在房顶,只见院中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想要一目了然,那是痴心妄想了。那么问题来了,要到何处去寻找张让的居所呢?郭斌心中茫然。

    还是关羽轻声道:“主公,往灯火最亮处去。”

    郭斌心中恍然,虎子派的人回报,说徐奉今晚宴宾客,以董奉的江湖地位,若是在府中,必然是座上嘉宾。当下点点头,随关羽往灯火最亮处悄悄行去。

    得益于童渊传授的步法,郭斌如今也算脚步轻盈,竟能跟得上关羽的节奏,或跑或跳,或翻滚,或隐藏,竟然未被护院听到一点儿动静。至于猎犬,因为关羽早就备好了药粉,来之前扑满全身,竟是出奇的管用。

    幸亏关羽走惯了江湖,二人有惊无险地避过几批带着猎犬的护院,来到一处花园。只见花园中层峦叠翠,假山林立,草木繁盛。来来往往的全是端着各色美食的仆婢佣人,园中传来叮咚悦耳的音乐声,想是在奏乐愉宾。

    往里又走了不远,便看到一处大厅,厅中灯火通明,乐声便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只见厅上摆着几张小几,主位上的想必就是徐奉了,一左一右客位上的分别是两位男子,应该就是今日宴请的客人,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面目。

    二人穿过层层林木,越过座座假山,避过几波护院,终于来到了大厅顶上。

    透过打开的窗户,郭斌二人往里看去,待看清两个客人的面目,二人俱是一惊。

    上首那人,身穿上等蜀锦所制的长袍,举止得体,谈笑风生,虽然跪坐于几案后面,但一眼就看出来此人身量颇高,竟然是太平道头领马元义。

    下首那人,身穿白色儒生长袍,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儒雅风流,便是郭斌进京时路遇的青年剑客,王越!

    郭斌与关羽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关羽心想:马元义是太平道的大头领,怎么会与徐奉有瓜葛?郭斌却知道马元义负责太平道的外交与联络事务,此次进京多半便是要寻找内应,结交权贵,没想到他直接找到了中常侍徐奉,看来太平道谋反果然是早有预谋的。

    至于王越,连郭斌也没有想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史书上对王越的记载很少,只曹丕在文章中记载他曾经学剑术于帝师王越,至于他的师承、其他的信息一概皆无。不过联想到王越会风雷剑法,想必与交州士燮颇有渊源。王越受其所托,来京中给士家找个靠山,也能解释的通。

    这时,马元义端起酒爵,对王越道:“王贤弟,先前在偃师颇有得罪之处,尚请海涵。”

    王越也举杯道:“马大哥客气了。在下对马大哥的人品气度也是仰慕得紧,所谓不打不相识,小弟也借着徐常侍的美酒,敬马大哥一杯。”

    当下两人均举杯痛饮,大有一笑泯你妹,哦不,是一笑泯恩仇的架势。

    这时,主位上的男子阴阳怪气地道:“这就对了,元义贤弟是大贤良师的弟子,王贤弟是天南剑仙的高足,此番合作,自然要各方密切配合。”

    听到这里,郭关二人对视一眼,俱各看出对方眼中的意思:“果然如此。”只是看这主位的男子,竟非下流猥琐之徒,反而长得身材颀长,容貌俊朗,文质彬彬,若不是没有胡须以及一口娘娘腔,谁能想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常侍徐奉?

    这时,只见徐奉挥挥手令仆婢退下。

    听马元义声音传来:“此次举事,务求一击必胜。待得明年三月初五,我太平道举义,十万大军包围洛阳,另外五十万大军分别于邺城、颍川、汝南、南阳等地共同举事。徐常侍于宫中毒杀皇帝,我太平道高手负责在洛阳城内搅乱官军的阵脚,配合徐常侍打开城门,届时十万大军进京,内外呼应,汉家江山可一鼓而下。大贤良师有言,到时封士老前辈为交趾王,士家永镇天南。十位常侍也可除去何氏兄妹,届时高官厚禄,乃至裂地封王,自不必说。”

    这一番话只听得郭关二人心头巨震。关羽还好,郭斌却是知道事情走向的。

    若是唐周未曾出卖马元义,那这四百年的大汉基业真有可能就此断送了。怪不得在路上看到那么多北上的太平道,原来这是太平道调兵遣将呢,估计是要将精兵强将调到洛阳与邺城附近。若是洛阳真的被一举攻陷,邺城遥相呼应,互为犄角,局面就不好说了。

    张角野心真是大啊,竟妄想一举覆灭汉朝。不过看这形势布置,宫廷内有张让,京城内有太平道的高手,京城外有十万大军围城,再加上邺城、颍川、南阳呈品字形战略包围京师,内牵制京城周围大军,外阻击各路援军。天下各地再有零星的起义,牵制援军后勤,大汉天下当真是烽烟遍地了。

    待得京中局势稳定,昭告天下,交州士家再起来响应,到时候各地即便不能传檄而定,汉家江山的正统地位也必然不保。到时候天下混战,谁还顾得上理会京中的是汉帝还是太平道?

    只是,这个唐周显然是马元义的心腹,若是黄巾起义成功,唐周前途自是不可限量,他向朝廷举报太平道,能有什么好处?况且你一个黄巾余孽,还想得到高官厚禄不成?冒着被无数太平道高手追杀的危险,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好处,出卖朋友,举报马元义,他和马元义之间真有这么不共戴天的大仇吗?或者是与太平道之间有重大的仇怨?

    可他后来还真就举报了,而且朝廷还真就信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的消息,这件事情越想越是蹊跷,其间必然另有重大隐情。

    对了,唐周在哪里?郭斌心中一激灵,忙小心地四处搜寻,终于在大厅外一侧看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只见他正与旁边穿护卫服饰的几个人觥筹交错地对饮谈笑,不时还猥琐地对厅外舞蹈的歌姬评头品足一番,状甚惬意。

    郭斌给关羽指了指,关羽会意点头。

    这时只听王越道:“江湖中,以杏林圣手,五斗米师,家师天南剑仙,河朔神枪以及景室山华公五人,为武功最高。太平道人数虽众,于绝顶高手上总是差了一筹”

    马元义也不恼,道:“五斗米师与大贤良师系出同门,待得中原乱起,五斗米师亦将于汉中发动。”

    徐奉笑道:“如此大善。”

    王越接口道:“天南剑仙与大贤良师、五斗米师联手,天下谁人可当?”

    “如此,大事可定。”马元义道。

    又听了一会儿,只是些太平道人众转移的事情:大致是太平道要将精兵强将汇聚于洛阳与邺城两地,若京中举事成功,大贤良师张角则带领精锐自邺城进京支援,由张宝和张梁继续在冀州率领部众阻拦援军,以作掎角之势。

    没有董奉的消息,郭斌与关羽二人便考虑欲走。只是此时舞蹈已停,乐声也止住了,若是要走,怕是会惊动马元义与王越。这二人武功既高,心思又缜密,郭关二人即便身穿夜行衣,也很可能被认出来,因此只能先等二人离开才能从容离去。

    这边郭斌二人正在等宴会结束,突然厅外有一个黑影扑向徐奉,却是一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

    那人身型高大,剑法虽未臻武林第一流境界,却也称得上是精妙。

    徐奉慌乱间将身前的矮几向黑衣人掷去,黑衣人不得已,只得挥剑将矮几斩断,再欲进击时却发现身前站了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青年,冷静、沉稳、自信、潇洒,正是王越。

    黑衣人显然并非优秀的刺客,否则一击不中就应该抽身而退,另寻战机。可是这人却不退反进,冷哼一声向眼前的青年攻去。一动上手,高下立分。只见王越上来就用上了风雷剑法,显然想迅速打垮对手,在徐奉面前立威。

    可是那刺客剑法虽较王越略逊,却顽强非常。徐奉惊魂未定,马元义却稳如泰山地抱着胳膊在一旁观看。

    待二人斗到分际,眼见王越就要取胜,徐奉复又坐到一个新的矮几前强作镇定地饮酒观赏,马元义也微笑点头。

    突然,斜刺里一把长槊向王越腰眼飞去,长槊带着呼呼风声,力道十足。

    王越大惊,当下不敢硬接,只得以诡异的步法配合奥妙身法躲过。

    眼见王越躲过,却听马元义大叫:“不好!”

    原来是徐奉正好在王越身后装模作样地饮酒,长槊的目标不是王越,竟是他身后的徐奉。

    徐奉叫声:“啊哟!”扔掉酒爵就往一边倒去。

    眼见长槊向徐奉腰部疾刺而去,这时马元义距离不近,救援不及,若是刺中徐奉,则必无幸理。

    只听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当~(duang)。

    原来是马元义情急之下将一个编钟拿下掷了过去,马元义力道本就极大,又是情急之中,这一掷力道更是惊人。

    徐奉回过神来时,只见唐周已与手持长槊的另一个黑衣人战在一处。

    只见此人身量不甚高,力气却是颇大,每次长槊与唐周的木杖相交,都震得唐周双手微微发麻,只交手十余回合,唐周握木杖的手已微微发抖。当下,唐周只得使出**杖法与他相周旋。

    马元义见唐周急切之间不至便败,于是空手站在二人身边,欲待唐周不支,便即出手。

    看了半晌,郭斌心中一动,差点惊呼出声:“原来是他!”

    

    (车骑将军)于京中,随太祖夜探中常侍徐奉府邸,探知太平道举事秘辛。

    --《车骑将军列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