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蔡府-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蔡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郭斌起了个大早,洗漱一番便往蔡邕府上行去。关羽众人并未随行,而是由虎子领着游京城,顺便打探消息去了。

    通报过门子,不久便有人领着从侧门进去,来到了一处花厅。一路上并未见雕梁画栋,只是布置清雅,闲淡舒适。

    花厅中有一身材颀长的儒服男子,面白微须,容貌清癯,披一件白色儒生长袍,飘然若仙。

    见郭斌前来,爽朗一笑,道:“来者可是郭潜阳?”

    郭斌忙躬身道:“小子郭斌,见过蔡议郎。”当下从怀中取出司马徽的书信,恭敬递上。

    蔡邕接过书信,展开看了起来。一会儿阅毕,对郭斌道:“德操一向可好?”

    郭斌道:“先生安好。”

    这时外面下人前来,说是前院有客,袁本初带人前来拜谒。蔡邕命直接将人领到花厅,转头对郭斌笑道:“这个袁本初,知道老夫休沐,便做了不告而来的恶客。”

    过不多时,家丁领着两个男子进了花厅。为首一人,身材高大,面色白皙,容貌俊伟。一进门便哈哈大笑着道:“伯喈先生,袁本初冒昧来访,做了恶客,尚请恕罪啊。”

    后面一人身量不甚高,颌下胡须杂乱,穿一件满是褶皱的丝绸长袍,只双目炯炯似有神光。看到郭斌,双目一亮,随即神光掩去。

    蔡邕看到二人,哈哈大笑,道:“本初,孟德,你们两个怎么结伴前来了?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个少年才子。”

    说着,拉住郭斌,介绍道:“这位是郭斌,字潜阳,颍川阳翟人,是司马德操先生的高足。潜阳,这位是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这位是曹操,字孟德,沛国谯县人。”

    郭斌掩住心中震惊,老老实实地与这两位枭雄互相见礼。

    见礼罢,袁绍拉着郭斌道:“可是荀文若的同乡?潜阳昨日在太学的一番话我也听说了,真是字字珠玑。那一手字我也见识了,运笔流畅,矫俊若龙,袁某佩服,哈哈。”

    郭斌忙拱手道:“雕虫小技,贻笑方家了。”心中却暗暗感叹袁绍耳目的灵通。

    这时,曹操上前道:“潜阳过谦了,少年中国之文真如醍醐灌顶,似棒喝当头。少年英雄,当如是也。”

    袁绍还则罢了,对于曹操,郭斌可不敢怠慢,忙道:“孟德兄谬赞,郭斌年少无知,尚需几位哥哥指教。”

    蔡邕听得云里雾里,对曹操道:“孟德,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少年中国文?”

    当下曹操将昨日郭斌在太学里如何训斥一群博士,如何写了一篇少年中国文一五一十地说给蔡邕,只听得他连连点头。

    看看天将近午,便命人置酒设宴,席间众人谈笑欢欣,其乐融融。

    席间,袁绍对郭斌道:“潜阳贤弟,你昨日在太学说宦官弄权,祸国殃民,是何意?”

    郭斌心中一笑,看了袁绍一眼,道:“宦官不全之人,居君侧而擅权威。蒙蔽圣听,擅杀忠良。党人者,国之基石,民之脊梁。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党锢之祸,明面上是宦官与士人之争,实际上则是皇权与阀阅世家权力之争,更是儒宗能否立世之争。”

    听到这里,在座诸人均面露震惊。曹操则是端起酒杯,以袖覆面,一饮而尽。

    郭斌继续道:“自世祖武皇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至今三百余载。儒宗传世三百余载而未逢如此危机。儒家所言种种理念,能否成为正义的社会规则?是否是可以用生命来维护的道德准绳?换言之,儒学到了一个岔路口。”

    见众人都陷入沉思,郭斌继续道:“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良臣。宦官弄权,混乱朝纲。无数党人以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发出了儒家的声音。自此时起,儒学成为可以为了社会公平正义而流血牺牲的道德准绳;自此时起,儒学成为了大汉民族可以用生命和热血来维护的社会规范;自此时起,儒学真正成为了大汉民族之学。”

    见连蔡邕都握紧拳头,神情激动,郭斌心中暗喜,收拾心情,继续忽悠,不,是继续说道:“若说孔孟之德,在生儒学;董公之德,在长儒学;党人之德,则在立儒学。”

    这时,曹操猛然起身言道:“潜阳今日之语,入得你我之耳,绝不可让第五人知晓。诸位以为然否?”

    众人均点头应是。

    郭斌心道:“曹操果然有担当。”

    其实郭斌说这话,颇多悖逆之言,但是他并非交浅言深,而是深思熟虑后才说的。袁绍一直就是个反对宦官的先行者,他自父丧后便隐居洛阳,表面上不妄通宾客,其实在暗中结交党人和侠义之士,如张邈、何颙、许攸等人。

    张邈是大名鼎鼎的党人,“八厨”之一。何颙也是党人,与党人领袖陈蕃、李膺过从甚密,在党锢之祸中,常常一年中几次私入洛阳,与袁绍商量对策,帮助党人避难。而许攸同样是反对宦官斗争的积极参与者。袁绍的密友中,还有曹操,他们结成了一个以反宦官专政为目的的政治集团。

    袁绍的活动引起了宦官的注意,中常侍赵忠愤愤然地警告说:“袁本初抬高身价,不应朝廷辟召,专养亡命徒,他到底想干什么!”袁隗听到风声,于是斥责袁绍说:“你这是准备破灭我们袁家!”但袁绍依然不为所动。

    不管袁绍是不是真的出于爱国忠君之心,就算他只是为了洗刷作为庶子不被重视的耻辱,为了与士族结成同盟,从而迫使家族看重他,栽培他,他也不可能再与宦官合作。

    而曹操呢?刚一参加工作就敢用五色棒处死蹇硕的叔父,面对董卓尚且敢以献刀之名行刺杀之实,要说他会跑去告密,郭斌一百个不信。

    蔡邕是君子,说得好听一点是为人方正,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这个人有点艮,处事不圆滑,否则也不会因为哭董卓而被王允处死。

    因此,这一番“肺腑之言”,取得了在座三位的认同,夜为更进一步打入阀阅与士族内部,敲开了一个突破口。

    当下,郭斌来到桌案前,提笔挥毫: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一首李白的《塞下曲》,将众人看得热血沸腾。

    袁绍高呼:“潜阳此作,当浮一大白。”

    于是众人轰然痛饮。

    当日,宾主尽欢。

    郭斌回到郭府时,天色已近黄昏。

    来到花厅,只见关羽、郭全、董杏儿与虎子都在。

    见郭斌回来,董杏儿翩跹蝴蝶一般扑过来,拉着他的袖子,双目泛红。

    郭斌愕然,见董杏儿梨花带雨的样子,心中登时泛起无限柔情,道:“杏儿,怎么了?是不是郭全小子惹你生气了?你看我揍他给你出气。”

    这时郭全一脸委屈,却也没了往日的混赖。

    还是关羽对郭斌道:“探子来报,有董老前辈的下落了。”

    郭斌忙道:“什么?在哪里?”

    董杏儿抽噎道:“说是,说是在中常侍徐奉府上。”

    郭斌大吃一惊,道:“什么?”

    关羽道:“董老前辈并不在徐奉府上,而是之前董老前辈在洛阳的消息,是从他府中传出来的。”

    董杏儿轻哼道:“那,那还不是差不多么?”

    郭斌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关羽几人都等着他拿主意,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郭斌道:“虎子,派人盯着徐奉府邸,谁进去了,谁出来了,都给我记好了。”

    虎子答应一声,安排人手去了。

    郭斌对关羽道:“云长,今夜你随我夜探徐奉府。”

    一句话,只听得在座三人眼神发亮。董杏儿更是上前拉着郭斌道:“斌哥哥,我也要随你们去。”

    郭斌只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理会郭全眼泪汪汪期待的眼神,道:“杏儿,你跟全子看家,我与云长去去就回。想一个宦官的府邸,还成了龙潭虎穴不成?”

    董杏儿只是不听,还是郭斌好说歹说才把她给哄住。

    当天夜里,郭斌与关羽二人骑着裹住蹄子的骏马来到城外一处林中,让虎子负责看护马匹,二人换好夜行衣便向徐奉府邸潜去。

    幸亏这徐奉贪图享乐,因城中空地有限,无法建造大宅,便将宅子建在城外。这倒是省了郭斌老大的麻烦。想是他也知道自己作恶多端,因宅院建在城外,便更加注重防御。

    院墙高达两丈有余,站在宅子外面时常听到犬吠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显然是巡视的护院。

    二人在林中换上夜行衣,偷偷摸到院墙下面阴影里。听里面脚步声渐远,关羽拾起一块石子儿,往里面扔了进去。

    只听里面“啪嗒”一声,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二人对视一眼,翻墙进院里去了。

    

    太祖访蔡伯喈,时,恰曹孟德,袁本初亦往,相谈甚欢。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