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 进京-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进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要进京,郭斌少不得带着关羽和董杏儿先去伏龙山庄一行,将家中的事务嘱咐一下。不提董杏儿一路上好奇宝宝似的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以及关羽被庄中忙碌而朝气蓬勃的气氛所震惊。单说见到赵云后,郭、关、赵三人的一番切磋,便令关羽感叹莫名。没想到郭斌师兄弟武艺如此高强,自己流落江湖,经验是有了,武艺却也搁下了,当下很是主动的接受了伏龙山庄早晚锻炼的习惯。

    郭斌将庄中事务交给马老照看,又让赵云每隔几日便到阳翟城中走一遭。赵云听说了太平道的事儿,知道非同小可,自是十分上心。因司马徽尚需十几日才能搬家,郭斌便在戏志才的极力促成下亲自去他府上辞行。

    听郭斌一番述说,司马徽沉默许久,道:“你年纪虽尚幼,然行事沉稳,此去洛阳并无甚么需嘱咐的。我这里有书信二封,你分别代我转交给侍中卢植与议郎蔡邕。此二人皆智慧通达之士,与我有旧。卢子干为人豁达,师从于马季长(即马融);蔡伯喈旷世逸才,师从于胡太傅(即胡广,东汉名臣),学问上有何不解之处,可向此二人求教。”

    郭斌知道司马徽这是不放心自己,让他一旦有事,可向此二人府上求助。心中感动,对这个虽见面次数有限,却待自己如子侄的老者真心生出几分亲近,当下只有离席再拜感谢。

    司马徽见郭斌明白自己的意思,点点头,道:“你尚无表字,于京中交际往来颇有不便。如此,我给你取一个表字如何?”说着笑眯眯地看着郭斌。

    这时郭斌才明白戏志才极力促成他亲自前来向司马徽辞行的缘故,赐表字者,不是父母便是师长。戏志才让他来是为了让他与司马徽定下师徒名分,于以后仕途则大有裨益。

    当下再拜道:“小子本性顽劣,蒙先生不弃,祈赐表字。”

    司马徽抚髯笑道:“好,好,好!”连说三声“好”后,继续道:“你名为斌,寓意文质兼备,允文允武。至于表字,便叫做潜阳如何?”

    郭斌道:“多谢先生赐字,却不知此字作何解?”

    司马徽道:“所谓潜龙勿用,阳在下也。少年人故当志存高远,然前路多舛,应矢志不移,戒骄戒躁,他日龙翔九天必可期也。”

    这一番话郭斌只理解了个大概齐,心中默念:“大概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要我不要装逼,不要翘尾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当下再次郑重谢过。

    待回到阳翟城中,向众人说知,戏志才沉吟半晌,方道:“司马德操有知人之明,想不到他对主公评价如此之高。好一个潜龙勿用,阳在下也。”顿了顿,对郭斌道:“主公,卢子干、蔡伯喈二人皆当世名儒,有了此二人助力,主公洛阳一行必会顺畅许多。”

    次日,郭斌与郭全、关羽、董杏儿三人便踏上了前往洛阳的路。

    郭斌是穿越以来首次远行,看了什么都觉得新鲜。不过毕竟心理年龄已不小了,故比不上郭全与董杏儿二人肆意。

    郭全是从未出过阳翟,当初每日里去族学,后来纵然在伏龙山庄也要带一大帮子小弟干活儿,现在终于彻底放羊了;董杏儿虽出门月余,却一直是独自行走,虽为寻父而来,然少年人心性,一路上终觉无趣,此时有了三个同伴,自然是欢欣雀跃不已。

    所幸郭全首次骑马,尚不习马性,一路上只顾着与胯下坐骑较劲了;董杏儿则是一直骑着她的小毛驴,咯噔咯噔地前前后后地乱窜。

    关羽同三个少年人同行,心中也自畅快,不觉性情也似开朗了许多,见三人到处瞧热闹,也不扫兴,只跟在后边含笑看着。待三人有什么不懂的过来询问,又总是讲的头头是道,因此郭全便成了他的小跟屁虫,纵然一路上稀奇古怪的问题不断,江湖经验丰富的关羽也是从容应对,丝毫不见为难。

    众人走走停停,很快进了司州境内。这一日来到了偃师,只见路上行人不绝。初时众人还觉得是偃师繁华,可仔细看来行人都携带着大小包裹,而且多为青壮男子,郭斌与关羽对视一眼,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行了一会儿,忽见前方围了一圈人,随即呼和争吵声也传了出来。董杏儿与郭全两个最爱看热闹,如何能错过,便一人一个拉了郭斌与关羽挤进人群中。

    待关羽分开众人挤出一条路,却见里面已经动上了手。只见前面是个酒馆,动手的两方中一方穿着跑堂的衣服,显然是店中伙计,另一方是赶路的行人。这些行人一个个身强体壮,手持兵刃,又仗着人多,并不惧怕身为地头蛇的酒馆一方,只一会儿酒馆中的几个伙计就被揍得躺在地下直哼哼,掌柜的老头儿只能在一边不住地说好话赔礼道歉。

    那些行人见伙计们不禁打,都一脸傲然,为首的一个满脸虬髯的汉子道:“敢跟我太平道要钱,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老子从荆州一路北上,还从没给过酒钱。”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响起一阵大笑,一个年轻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入众人耳中:“哈哈哈,太平道是什么东西,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欺压良善,吃霸王餐不成?”

    话音一落,他周围瞬间清场,围观的群众虽是当地人,却都怕被太平道误会,受了池鱼之殃。

    只见说话之人是个二十许的男子,一袭白色儒生长袍上片尘不染。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祺然,蕼然,恢恢然,广广然,昭昭荡荡,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洵洵儒雅。若不是手中持一柄长剑,宛然便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相公。立在一群风尘仆仆的行人中间更显得皎然若神,卓尔不群。

    郭斌心中暗叹:“这个人完爆后世棒子们的人造帅哥啊。”

    那虬髯汉子见青年神风隽爽,气度不凡,不敢小觑,只是听他看不起太平道,火爆脾气却是登时再也压制不住。也不答话,挥舞手中长杖便朝着白衣青年冲去。

    只见那青年目不稍瞬,也不拔剑,只左脚后退一步,侧身避开这一击,伸出剑鞘往那汉子膝弯处一戳,只听到一声杀猪似的惨叫,虬髯汉子便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只这一招,人群顿时静了下来。谁也没想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出手竟如此利索,只身子微晃便把那高壮汉子撂倒在地。

    正面面相觑之际,人群外挤进来一高一矮两个汉子,均是风尘仆仆的样子。那个矮子进来看到场中倒地的虬髯汉子后脸色微变,更不答话,挥动木杖径直向方才的白衣青年攻去。

    青年见木杖来势汹汹也不敢硬接,剑鞘一摆卸去杖上力道,随即粘着木杖一甩,顺势将长剑抽出剑鞘。这一摆一甩,用劲既妙到巅毫,动作也是潇洒流畅,围观众人不禁暗叹:好一个浊世佳公子。

    这边郭斌也是看得眼前一亮,与关羽对视一眼,暗暗点头。郭全与董杏儿两人更是欢呼雀跃,显是兴奋已极。

    这么一交手,那边的矮子暗暗心惊,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起来。

    转眼间二人已过了二十几招,那矮子挥舞着木杖护住周身,杖端风声不绝,倒让人不敢小觑。而白衣青年只是乘隙攻上几剑,动作似潇洒随意,然每一剑都奔矮子招式中的破绽攻去,故他每一次攻击都逼得矮子手忙脚乱好一阵。

    眼见如此僵持下去必然落败,矮子低喝一声,杖法陡然变得细腻温婉起来。其中不仅有杖法的大开大合,竟也有剑法的飘逸灵动,一根粗长笨重的木杖竟然让他使得灵巧若游龙,开合如山崩。灵巧处仿若处子绣花,狠辣处却似巨蟒出洞。端得是变化万千,让人防不胜防。

    看到这里,关羽低声对郭斌道:“此人果然便是太平道中人,这一套杖法关某也见识过,正是大贤良师的**杖法。”

    那个一直旁观的高个行人往关羽处瞟了一眼,便继续看向场中。

    只见这时矮子已扳回劣势,一套杖法使得飘忽不定、刁钻险恶,所谓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又斗了数合,白衣青年剑法也是一变,不再似先前的飘逸灵动,而是变得迅捷无伦,愈发地凌厉难当。非但如此,剑锋飘飞间竟有噼啪之声,似雷霆、似海啸。剑招固然凌厉无匹,噼啪声更是搅动人心神,若是心志不甚坚定者只听其声怕是便要落荒而逃。

    郭斌见此,心中一惊,看向关羽,却见他也是震惊地盯着白衣青年,稍倾方对着郭斌缓缓点头,低声道:“此子所用,必是风雷剑法无疑。”

    再看场中,青年剑法一变,便仿佛变了一个人,招招抢攻,不复先前的温文尔雅。剑端既挟风雷之声,招式也似狂风骤雨一般,直压得矮子步步后退,败势已显。看到矮子将败,高个汉子叫道:“你且退下,我来会会他的风雷剑法。”说着挥动手中兵刃加入战团,一杖直逼青年腰眼。青年见这一杖来得猛恶,只得放弃追击,挥剑接招。

    

    太祖将赴洛阳,得德操先生赐字潜阳。

    --《司马德操列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