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江湖之远-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江湖之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郭全提起大贤良师,关羽面色一肃,道:“如今江湖上以杏林圣手、五斗米师、天南剑仙、河朔神枪以及景室山华公五人为武功最高,不知郭兄弟有否耳闻?”

    听到这里,郭斌心里一激灵,“难道我又穿越了?怎么还出来五绝了?”

    郭全却道:“杏林圣手说的就是杏儿姐的爹爹吗?真是厉害啊。”

    看郭全一脸狗腿的模样看着自己,董杏儿顿时傲娇的不行,头一撇,轻哼一声,道:“本女侠的爹爹自是厉害。”

    这时却听关羽继续道:“不错,杏林圣手便是杏儿姑娘的父亲,董奉前辈。五年前,我老母病重,幸得董前辈妙手回春,为我母续命三载。关某虽不才,前辈恩德不敢或忘,自流落江湖,一直在寻找董前辈。只是他老人家行踪飘忽不定,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近日才听到他似于洛阳盘桓,正欲前往相寻,途经阳翟,方遇到诸位。”

    众人连道:“原来如此”。

    “董老前辈医术既高,性格也颇为”看了董杏儿一眼,方道:“性格也颇为与众不同。治病不取钱物,只要重病愈者在山中栽杏五株,轻病愈者栽杏一株。数年之后,有杏万株,郁然成林。春天杏子熟时,便在树下建一草仓储杏。需要杏子的人,可用谷子自行交换。再将所得之谷赈济贫民,供给行旅。”

    听到这里,郭全插嘴道:“想必杏儿姐姐的名字便是据此而来吧。”这才一会儿,这小狗腿子全就叫上姐姐了。

    董杏儿则傲娇地一扭头,一撅樱唇,轻哼一声,并不理他。

    众人也不在意,关羽继续道:“五斗米师说的是五斗米道的掌教,姓张名修,字利贞,此人将天师道改为五斗米道,为第三代系师。第一代系师张陵创天师道,称张天师。相传此人武功卓绝,养生有道,年百二十余岁卒。四年前第二代掌教张衡去世,张修夺天师道掌教之位,并将其改为五斗米道,张修为人疗病,愈者雇以五斗米,遂号为五斗米师。”

    “所谓天南剑仙,说的是交州士燮老前辈。交州士家,为地方大族,士老前辈学问优博、达于从政、体器宽厚、谦虚下士,江湖传言乃是翩翩君子一般的人物。士老前辈最擅长乃是剑法,据闻其剑法有风雷之声,故名曰风雷剑法,乃士前辈观海水溢所自创。”

    “河朔神枪,乃纵横河朔几十年的枪神童雄付老前辈。”

    在座众人听到童雄付之名,俱各惊叹不已。关羽见此,心中不解,郭斌道:“童雄付便是家师,曾于庄中逗留数月,是以大家都熟悉。”

    听郭斌这么说,关羽忙起身问道:“童老前辈可在此处?关某几次欲拜会而不得,若能拜会一二,幸何如之。”说着搓了搓手,一脸希冀地盯着郭斌。

    郭斌苦笑道:“师傅他老人家已离开山庄数月,我也不知他现在仙踪何处。”

    关羽一脸若有所失,道:“不想主公师从于河朔神枪。童老前辈侠名播于四海,于河朔尤甚,一杆长枪横挑乌桓一族,其名可止小儿夜啼使人不胜心向往之,关某于家中时亦曾听说。更难得童老前辈一生行侠仗义,于近年才少闻其消息。”看关羽一脸讲述偶像故事的表情,郭斌暗汗了一把,却也没有想到童渊竟然有如此名声。

    见关羽陷入沉思,郭全喃喃地道:“那白胡子老头儿整天笑眯眯的,原来竟如此厉害。早知如此,我也当拜师的,以后说出去也有面子不是。”却是被郭斌一瞪,摸着后脑勺,讪讪地闭嘴了。

    这时郭嘉接口道:“不知景室山华公是何等人物?”

    关羽道:“救死扶伤,扶危济困,无出景室山华公之右者。华公姓华名佗,字元化。所居景室山,是秦岭余脉八百里伏牛山的主峰,相传为老聃昔日炼丹之所在。华公修草庐于其上,采药炼丹;又常云游四海,遇病患便为人诊治,穷苦人便不收诊金,还时常赠送医药。江湖中得其惠者不计其数,故称其为景室山华公而不名。”

    郭斌震惊了,对于华佗,他只知道他医术精湛,曾给关羽刮骨疗毒,也知道曾经要给曹操做开颅手术,被曹操杀了,却原来在江湖上还有如此高的地位。

    这时郭嘉又道:“那什么太平道的大贤良师呢?”

    关羽道:“大贤良师名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相传十几年前因入山采药,遇南华老仙得授《太平要术》天书三卷,日夜研习,能呼风唤雨,号为太平道人。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此皆神仙之事,真假不能确知。然江湖传言,其武功却是十分高强,他将一身武功传于两个兄弟,一名张宝,一名张梁,也在江湖上创下了不小的名号。”

    “传言大贤良师与五斗米师系出同门,汉中张公祺据闻也是二人同门。只是此辈行事诡秘,做事偏激,并非我辈中人。”关羽继续道。

    这时郭全又忍不住喃喃道:“咋这么多大师”

    郭斌问道:“这个汉中张公祺是谁?”

    关于道:“张公祺名为张鲁,是天师道创教祖师张陵的亲孙,第二代系师张衡的亲子,为留侯十世孙。被张修夺去了系师之位,现流落在益州一带。相传张衡去世后将天师道的掌教印剑传予张鲁,只是被张修夺了掌教之位,并被逐出了天师道。”

    “后张修改革 教规,凡信众须出米五斗,是为五斗米道。其来学道者,初曰鬼族,其上曰祭酒,各领部众,多者为治头大祭酒。皆教以诚信不欺诈,有病则居静室自省,大都与太平道相似。又设置义舍,放置义米,供行路者自取。”顿了顿,继续道:

    “张修令鬼族行走江湖,打探消息。其行走江湖者多隐秘身份,行踪诡异,一旦被人发觉,便杀人灭口。关某因偶然得知一祭酒身份,其欲灭口时,反被某杀了,因怕其势大,殃及亲友,故流落江湖数载。”说着,盯着郭斌看去,见他面色从容,方微微点头。

    郭全简直是个好奇宝宝,当下问关羽道:“河朔神枪童老头儿和那个什么天南剑仙一个使枪,一个使剑,那另外几个呢?”郭斌听了,已满心无力,懒得再纠正这小子的称呼。

    关羽道:“董老前辈人称杏林圣手,不只是医术卓绝,更兼一手出神入化的手上功夫,适才杏儿姑娘所用当是家传的擒拿手法吧?”

    见董杏儿“高傲”地点点头,关羽继续道:“董老前辈一双妙手,不仅能活死人肉白骨,于无声无息中致人死命更是不在话下,单一手拂穴手法便是再高强的武术好手也缚手缚脚。”

    郭全道:“摔了管黑脸好几个屁股蹲儿的就是这门功夫么?”也不理管亥更黑的脸色,便吵吵嚷嚷地要拜董杏儿为师,董大小姐自是臻首一扭,赏了他一个白眼,显是看不上这个徒弟。

    关羽继续道:“五斗米师一脉行踪诡秘,关某只知大贤良师常持九节杖传道,于张公祺与五斗米师却不甚知晓。天师道以祖传印剑为掌门信物,想必其门中至高的武学应是剑法了。只是江湖中虽如此流传,亲见其使过的却是少之又少。”

    郭斌道:“那景室山华公呢?不会是五禽戏吧?”郭斌在后世听过五禽戏的名头,以为不过是老年人健身的体操罢了,就跟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一样的。

    却听关羽道:“正是五禽戏,没想到主公也听过五禽戏之名。据传,华公以虎、鹿、熊、猿、鹤五种禽兽的动作为范,创出五种禽戏,五种禽戏各有功用,只是多在强身健体,于攻击伤人便似弱了一筹。华公有徒弟三人,分别名为吴普、樊阿、李当之,于江湖中多有扶危救困之举,却鲜少在人前显露武功。”

    接着,关羽又补充道:“都是江湖传言,其中或有不实之处,尚请主公见谅。”

    郭斌心中只有感激的,知道自己要远赴洛阳,关羽便一点点给自己讲述江湖中的秘辛以及行走江湖的经验。只这一片维护之心,就让他心里暖暖的。

    当下起身道:“云长过谦了,我于江湖中事不甚了了,军师又是一介书生,这江湖中的门门道道还是要云长多多指点才是。这一杯酒便敬云长如何?”当下众人轰然叫好,都起身向关羽举杯痛饮。

    是夜,宾主尽欢,饮至半夜方各自散去。于是,关羽并董杏儿便在醉仙楼住下不提。

    关羽自拜郭斌为主,便日日在醉仙楼后院与郭斌切磋武艺。董杏儿虽念着父亲,但到底是少女心性,念着太平道若是来人捣乱,自己一走了之岂不是太也不讲义气?另外想到以父亲武学修为之高,怎会吃了别人的亏去?再加上贪恋玩耍,爱个热闹,便也安心住了下来。只是她也不想想,若是能让杏林圣手都吃亏的人,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又如何帮得上忙?

    待过了十几天,杨老处依旧如常,不仅没有人前去捣乱,流民的招收工作反而出奇的顺利,正经招到不少身强体壮的男丁。不过经关羽查看,晓得这其中有十几个练家子,怕是太平道安插的奸细。

    当下,戏志才带着郭嘉一番忙活,令人仔细将这些人盯住,又将他们安置在酒楼与流民招收点,并不让他们有前去伏龙山庄的机会。经过这一番仔细周密的调查与安排,固然使得这十几人没有作乱的机会,也让关羽对郭斌的这帮手下有了新的认识,对戏志才等人也愈发敬重起来。

    看郭斌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关羽心中也忍不住暗暗称奇,只道他成熟沉稳,用人不疑,真是人主之姿。却哪里知道,郭斌是甩手掌柜做惯了,又有郭嘉在那里看着,对这十几个奸细的命运只有可怜的。若是这几个小虾米都料理不了,戏志才就不是戏志才了。

    待看到了太平道的后手,郭斌心中反而安定下来,想想也是,人太平道管着那么多人,又要分头去传教招人,哪里有功夫来搭理自己一个小小的伏龙山庄。

    当下便决定,戏志才、郭嘉、赵云、管亥留守,自己带着死活要出去见见世面的郭全,同关羽和董杏儿一道往洛阳一行。一是要疏通京中关系,二是要帮董杏儿寻父,第三便是自己忍不住想要见识一下这时代的东都洛阳了。

    

    光和六年,太祖之洛阳,车骑将军、阳翟侯随侍。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