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八章 帮忙-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 帮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听了张杨的话,心中感慨,他哪里想得到,在这乱世之中,便是像吕布这样的绝世猛将都会遇到妻子被掳的事?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是武功造诣,无不是顶尖儿的。然而这种只要是男人便最忌讳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头上,这无疑是上天对他开的天大的玩笑,也无怪乎如今的吕布如此堕落恣肆。

    郭斌对历史虽也是一知半解,对于吕布的大概经历却心中有数,于是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此后定要留心,尽力为吕布找回失散的妻子。同时他又有些踌躇,若是真的帮着吕布找到了结发妻子,那以后王司徒用美人计诱吕布刺杀董卓的事情,岂不是就泡汤了?

    几人各怀心思,过不多时便到了城外王家庄园。张杨与王家也惯是熟识的,对于得罪了十常侍的王允,他更是打心底里佩服,因此很是与王允聊了一大会儿方带着吕布回城。郭斌一直在一边旁观,他看着王允与张杨、吕布交谈,心中莫名地升起一种滑稽的感觉。老天就是爱作弄人,可能现在的王允也想不到,他终有一日可能会以美人计来算计眼前这个落拓的青年人吧?

    当日夜中,郭斌与戏志才、郭嘉、董杏儿,以及关张二人聚在一起,谈论今日的一番见闻。

    张飞道:“那个吕布,武艺倒真的是不赖,待明日他们前来会饮,老张定要跟他好好过过招。”

    关羽显然早已听张飞说起过,此时眼中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戏志才看了张飞一眼,对郭斌道:“主公,关于这个吕布,以我看来,怕不是那么好像与的。”

    郭斌奇道:“哦?志才此言何解?”

    戏志才道:“此人武艺之高,自然毋庸置疑。然观其为人行事,却颇为极端,行事偏颇之人,对人对事便颇多苛求,心思不定,行事很难把握。”顿了顿,继续道:“若果真要将其揽至帐下,怕会多受其咎。”

    郭斌听了,闭口不言,佩服戏志才识人之明的同时,心中却也翻起了滔天巨浪。他今天何尝不欣赏吕布?如何不想将他收入帐下?那可是吕布啊!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国第一猛将啊!可是他也知道,这个吕布后来为荣华而杀丁原,为美色而刺董卓,历史上的名声可着实不怎么好。

    众人听了戏志才的话,都等着听郭斌的回应呢。却见他面沉似水,沉吟不语,便都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又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戏志才。在这种时候,只有戏志才敢说话,也只有他才有资格说话。

    戏志才见郭斌不置可否,还道他依旧想要招揽吕布,遂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劝道:“此人久居胡地,性格乖张,虽是汉人打扮,行事作风却已尽被胡化。日后若是不知忠君,不懂爱民,主公将如何自处?况此人狂妄自大,不知进退,必非久居人下之人,若要招揽他,尚请主公三思啊!”戏志才了解郭斌,知道他一向最是爱才,此次便是真的有意将吕布收入帐下,也不为过。不过身为谋士,其职责便是处处为谋主把关,否则何谈称职?更何况他与郭斌的关系又哪里只是简简单单的谋士与谋主?

    郭斌听戏志才如此说,方回过神来,知道他误会了,当下解释道:“志才不要着急,我并无收其入帐下的意思,否则今日哪里会向丁并州推荐他?所以如此,不过是为结个善缘罢了。”

    戏志才听了,心中感动,郭斌对自己言听计从,信任有加,为人谋者,得主公如此,夫复何求?当下端了茶杯,低头啜饮,再不说话。而众人听了两人这一番对白,便都知道了郭斌的意思,心中也有了底。

    次日夜里,王家庄园的正堂里大摆宴席,宴请并州刺史丁原、武猛从事张杨,而吕布也以郭斌好友的身份得以参加。

    这次宴会属于私人聚会,又碍于丁原刺史的身份而未曾邀请太原郡中的官员参加,无论什么时候,身为刺史的监察人员和被监察的人员一同饮宴,都不是那么妥当的事情。况且加上王允一案,许多人还需要避忌,王允此次也是隐姓埋名回的太原,若是公然邀请地方长官饮宴,便会被认为是嚣张跋扈。那么,原本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天子,怕是也会找找他的麻烦了。

    招待宾客所用,自然是伏龙山庄的特产英雄血了,而餐桌上的饭食,则是郭斌随身所带着的厨师的杰作。

    京城醉仙楼的生意之所以那么好,并非只是英雄血的吸引力,又或者其高端营销策略的成功。任何一种产业,想要做好,最根本的还是要靠着其自身的实用价值。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本书,便是其封面再是高端典雅,其纸张再是厚薄均匀,流光溢彩,若是其内容不堪入目,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的话,也不会有人看的。而酒楼,不管你搞得如何花里胡哨,最终还是要落在吃喝上,若是酒楼的厨子不好,便是再高档的酒楼,其繁华也是虚的。关于这个问题,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电视剧《手机》,里面陈道明与 范明两位老戏骨对一条狗的观赏价值与实用价值的讨论,便很是引人深思。

    而郭斌在醉仙楼的味道上,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而那个使得醉仙楼的味道远超同侪的诀窍,便是一个在其他人眼中颇不甚在意的小东西上。

    安息茴香,来自于中亚、伊朗一带,在我国只产于新 疆。它主要用于调味、提取香料等,是烧、烤食品必用的上等佐料,口感风味极为独特,富有油性,气味芳香而浓烈。郭斌为了找到它,费了好大的劲儿,利用商人游动各地的便利,各处查访,甚至动用了情报部门的力量,方找到了较大批量运输的途径。

    这是产自安息帝国的一种香料,安息帝国又名阿萨息斯王朝或帕提亚帝国,是亚洲西部伊朗地区古典时期的奴隶制帝国。建于公元前247年,开国君主为阿尔撒息,公元226年被萨珊波斯代替,其帝国的存续时间大概与两汉相等。因为其位于罗马帝国与汉朝中国之间的丝绸之路上,逐渐成为中亚的商贸中心,与汉朝、罗马、贵霜帝国并列为当时亚欧四大强国之一。

    这种安息茴香便是自安息帝国流传进入中原的,故以之命名。郭斌还是从草原上的行商手中得到的这种香料,用于醉仙楼中后,立即引发了轰动。对于安息茴香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不太熟悉。可若是说它的另一个名字,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种神奇的植物,我国的维吾尔族人称之为“孜然”。

    这是一种极为神奇的植物,它独特的香味仿佛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可以将人类的味蕾牢牢地抓住。直到今天,孜然仍然活跃在人们的饭桌乃至街边的各种小吃之中,成为中国人的调味料中极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便是有了这种张世平、苏双从塞外贩运进来的特殊香料的加持,郭斌这个于厨艺上堪称文盲的人,也可以指挥着伏龙山庄的厨子做出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味来。也正是因为此,原本单凭着英雄血而火爆异常的醉仙楼,才算是真正地走上了正轨。

    而此时的宴会上,厨师正是利用了孜然,使得从未尝试过这种美味的众人得以大快朵颐,一个个吃得那叫酣畅淋漓。

    席间,丁原几次欲言又止,郭斌看在眼里,却并未主动说破。等到宴会结束,张飞与关羽、吕布、王越等人都去校场上比武了,郭斌方与丁原、王允以及戏志才、郭嘉几人,各自捧着一杯香茗,来到了庄园里王允的书房中。

    待众人坐定,郭斌便主动开口道:“丁并州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但凡是能做得到的,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因为要进行长期的合作,颍川的行商更是要多承丁原的关照,郭斌便很是想要与丁原建立更加密切的私人关系。

    丁原听了,叹口气,道:“说出来不怕潜阳笑话,自去年以来,黄巾四起,并州也颇受其祸。”

    郭斌与王允各自端着茶杯,认真地听着。

    丁原继续道:“如今依赖各地豪族出兵出粮,方保得并州境内安稳。只是,目前有一个极紧要的事情要办,却没有合适的人选。我手下的官军不是被派遣了出去,便是脱不开身,某家便想到了潜阳身上。”

    郭斌听了,道:“可是要斌出点人手?”

    丁原道:“正是如此。”

    郭斌看了王允一眼,道:“左右都要在太原盘桓数日,若是有什么吩咐,但请开口便是。”

    见丁原依旧张不开口的样子,王允心中一动,问道:“建阳所说的,可是往南匈奴部中运送粮食、丝帛之事?”

    丁原听了,点点头,道:“潜阳本非并州之官,只是我手下已无可派之兵,实在没有办法了,方想要潜阳出手相助。”

    郭斌听得一头雾水,问道:“到底是何事?郭某却是不解。”

    丁原见状,知道郭斌确然不晓得,便开口道:“潜阳年纪尚轻,于朝中的许多典故,不晓得也是人之常情。”顿了顿,继续道:“当年国朝初立,百废待兴。漠北匈奴也是日益强盛,窥伺中原。建武二十四年,光武帝施以奇谋妙计,引得匈奴中为争王位而发生内乱,其部落内的贵族互相残杀,便是因此,匈奴遂分裂为南北二部。”

    戏志才接口道:“南部匈奴人立日逐王比为呼韩邪单于,建庭五原塞(今内蒙古包头),依附国朝称臣,被光武帝安置在河套地区。次年,迁庭于美稷县,即南庭,置使匈奴中郎将率兵保护其安全。”

    王允道:“此外,为了联合南匈奴所部共同抵御北匈奴袭扰,每年给归附的南匈奴一定的粮食、丝帛等物资,助其安居。”

    郭斌开口道:“丁并州的意思是,要我护送这批物资,前往南匈奴?”

    丁原点点头,道:“此行一路上多有黄巾乱匪,颇不太平,故需要一位智勇双全之人前往。只是我手下兵丁都忙于镇压各地的叛乱,张稚叔又脱不开身,否则便不用劳动潜阳大驾了。”

    郭斌闻言,这才清楚,丁原是看上自己手下的精锐了。虽不太情愿,毕竟去匈奴人那里送岁贡并非什么露脸的好事,可既然丁原提出来了,不帮忙又不太好。左右不是什么棘手的大事,想来也耽误不了几天的路程。当下正容道:“国事不敢称劳,斌愿前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