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巧合-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巧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青年的一番话,正合张飞的心思,他没事儿自己还要喝几坛,论喝酒,这家伙就从来没有怂过。当下,张飞一边咋咋呼呼地怂恿着郭斌,一边拽着他的袖子往里走,仿佛后世要拽着家长要玩具的小孩子一般。

    郭斌见状,不觉莞尔,可他们尚有要事,今天还要去拜访并州刺史丁原,哪里是有时间在这酒店喝酒的?

    正待开口,街口出忽然传来一阵散碎的马蹄声,却是一个武官带着十几个巡城的军兵疾奔而来,人人骑马,各个挽弓。郭斌见了,心中暗自忖度道:“太原城果然不凡,便是小小的巡城军兵都有战马骑乘,边地的战马数量远超中原,果然是名不虚传。”

    戏志才在一旁,见适才四散而去的几个匈奴人也转了回来,还带了几个帮手,只是见郭斌与那青年动手时,一个个面露震惊,竟无一个人敢于上前了。而此时,见官军前来,却复又面露喜色,一点儿要跑的意思也没有。他心中有数,看来这些匈奴人来头不一般啊。

    于是,戏志才给郭斌打了个眼色,郭斌见了,先是一愣,环目一扫,心中了然,便立在当地既不说话,也不离开。

    待那队官军走近了,方看清了他们的相貌。只见这为首的武官顶盔掼甲,膀大腰圆,却是面色敦厚,一脸的焦急。郭斌见状,认定此人定然是接到了匈奴人的报信,前来给他们撑腰来了,心中颇感无奈。

    他两世为人,史书上写的,新闻上看的,颇多以舔洋人乃至东洋人屁股为荣,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之人的嘴脸。前世的他无力干涉,如今身为大汉朝最年轻的高级干部的郭斌,却没有不闻不问的想法。

    戏志才等人心中对此人也极是鄙夷,看了郭斌的神色,便知道这武官定讨不了好去。

    然而,那武官下马之后并未急着往匈奴人那边去,而是一脸急色地跑到那青年身前,满脸责备地道:“就知道你,喝点儿酒就要跟人打架!没伤着人吧?”

    郭斌一行人惊掉了一地的眼镜,正看着这个武官发愣的时候,只见他满脸歉然地转向郭斌,道:“我这个兄弟,最近有点儿不顺心的事儿,得罪之处尚请各位海涵。不如便由在下做东,一起喝一杯如何?”

    那青年几次想要说话,都给这武官瞪了回去,便索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脸上甚至挂着兴高采烈的神色。

    郭斌浑未料到,这太原的武官竟如此好说话,这服务态度简直比之前世的公务员还要到位啊!他哪里想得到,并非是因为这个人好说话,而是他会做人罢了。郭斌虽然年轻,站在人群之中,却是鹤立鸡群,只看那一身阳翟服饰所产的军装,便知道此人非富即贵。

    非但如此,人群中站着的几个人,只看装扮便是跟他一起的。这几个人,男的高大俊朗,气度不凡,女的容色秀美,娇柔可人,太原城中哪里见过这等人物?那个站在一旁同样穿着一身毛呢军装、豹头环眼的高大汉子,打眼一看,便知道是威猛绝伦之人。

    再看他们的神态举止,就是这么一群人上人,隐隐间竟似全以郭斌为首。这人混迹官场,惯会看人脸色的,哪里还不晓得,自己这位兄弟这次怕是惹了大祸。

    郭斌不为己甚,见这个武官并非匈奴人请来的救兵,心中对那青年的武艺又极是佩服,哪里还会为难这位武官?况且,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恭恭敬敬地给自己赔不是,又念在那青年喝了酒,些许不快也即烟消云散了。

    当下,郭斌爽快地道:“我与这位兄弟,正是不打不相识,这位兄弟武艺超群,郭某极是佩服。本该共饮一杯,可是时间上实在不凑巧,不如这样,明日我做东,请各位到城外祁县王家庄,咱们不醉不归可好?”

    那青年和武官尚没有说话,张飞却大声叫好起来,再也不说去左近这酒馆的事情。只见他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拉着那青年,一边劝他,一边还一个劲儿地冲他眨巴眼睛,那副嘴脸与后世诱拐青少年的骗子们如出一辙,只将那与郭斌斗了几百个回合尚喘息如常的青年看得寒毛直竖,霎时间变了脸色。

    郭斌看了,哪里不知道张飞的想法?原来郭斌曾有将令,军中严令禁酒,张飞这个嗜酒如命之人忍得辛苦啊,否则适才又何必想着要去酒楼喝?想太原边疆之地,一家酒楼之中又哪里有什么好酒卖了?

    不过他知道,郭斌有好酒啊!随军携带着几大车的物资,除了丝绸、茶叶、盐巴,便是伏龙山庄所产的葡萄美酒了。郭斌做生意做惯了,这一趟北上虽然是公差,可这七百多精锐总不可能白跑一趟啊!跑过长途的人都知道,无论来回,怎么能让车空着?不带点儿什么东西,那可不就是浪费资源吗?让这七百精锐白跑一趟,可不就是跟跑空车一样的么?因此,他在北上之前,便着人准备了好几大车的物资,拟运送到塞外去贩卖,他们这些人也做一回押运官。

    而张飞呢?这征战了大半年,直到进了京师,他才有机会喝了点儿酒,还不敢喝过瘾了。这一直忍着还好,一旦放开了,可就更难受了,因此,在这一路上张飞就一直惦记着郭斌那几车好酒呢,只是郭斌看着,他不敢放肆罢了。

    此时有了这么好的借口,他哪里会不想着努力抓住呢?

    却听那武官道:“祁县王家?你们是王家的亲眷?那可真是巧了!”

    这时,一直没有插得上话的王凌从张飞身后蹦了出来,对那武官道:“张叔,这几位是我叔叔的好友,便要去拜见丁刺史的呢!”

    郭斌一听,原来竟还是熟人。不过转念一想,这却是极合乎常理的。王家乃太原大族,在地方上本就极有声望,与军中的几个军官有点关系,那实属再正常不过了。

    那武官见了王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小子,又长高了!”随即对郭斌道:“不知道几位高姓大名,去寻丁刺史有何要事?在下张杨,字稚叔,正在丁并州属下,忝居武猛从事一职。”

    郭斌听了,吃了好大一惊。在他的记忆之中,这个张杨虽然名气不怎么大,《三国演义》里所谓的十八路诸侯讨董时,却也是一镇诸侯。非但如此,后来汉献帝东归,张杨便曾带兵前去护驾,好像还封了不小的官儿。

    当下不敢托大,忙抱拳道:“原来是张稚叔,在下阳翟郭斌,字潜阳。在京中之时,便早已听大将军说过阁下的大名。并州张稚叔忠贞仁德,以其武勇得丁并州看重,名震太原。此次前来太原,本欲专程拜见,哪里想到竟能在此相遇!”

    张杨听了,心中大是高兴。对于郭斌参与剿灭黄巾贼的战争,每每出生入死,建立奇功,名震天下,他本来便十分敬佩的。此时见他竟如此年轻,原以为定然傲气凌人,寻常人说不上话的,却哪里想到他竟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只有激动地直搓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却见那青年上来,对郭斌拱手道:“原来是名满天下的郭潜阳,在下吕布,久仰大名,今日终得相见,实在是大慰平生!”

    丁原此时方反应过来,忙拉着那青年,对郭斌道:“阳翟县侯勿要怪罪,这是我的好兄弟,姓吕名布,字奉先,平日里总念叨着想见见侯爷。我这位兄弟为人耿直,不懂得官场礼节,却最是讲义气!奉先,还不向侯爷请罪!”

    这时候,郭斌的大脑已经基本进入当机的状态了,他哪里想得到,方才与自己斗了数百个回合的落魄青年竟然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国第一勇将吕布?刚刚听他自我介绍之时,郭斌尚没有十分在意,可如今往深里一想,如此武艺,地点又是在并州,还是张杨的兄弟,想必是错不了了。

    不过,他重生东汉末年已经近两年了,所见的历史名人也多不胜数,更是与袁绍、曹操之流称兄道弟,因此对于历史名人,他已经颇具有一定的免疫力了。当下面色不变,笑着道:“稚叔兄客气了,若是看得起我,便直接称呼小弟表字即可。奉先兄与我不打不相识,可谓一见如故,如此正好亲近亲近。便由我做东,明日在祁县王家庄,咱们聚会痛饮一番!”

    吕布大喜道:“那为兄就托大了!久闻伏龙山庄的葡萄美酒,红似血,甜如蜜,今次托潜阳的福,可真的要好好尝一尝了!哈哈!”

    戏志才与郭嘉在一旁听了,对视一眼,同时眉头一皱,心中便对吕布颇为不喜。盖因郭斌在众人心中,威望地位之高,除了天子和朝中的几位老大臣,谁有资格可以直接称呼他的表字?这个吕布真是愣得可以,竟然如此不知高低!

    然而,郭斌却没觉得有什么。在他看来,别人无论是称呼他的名字,还是唤他的表字,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哪里就那么讲究了?虽然在汉朝呆了近两年,对于称呼所产生的尊卑观念的确也被他们同化了不少,可他至今尚沉浸在初见吕布的兴奋之中,又哪里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呢?

    写在后面的一些闲话:

    不得不说,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政府对外的态度和面对紧急情况的应对措施,越来越自信了。301条款的启动,昭示着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发起了针对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的贸易战争。中国政府既不端着天朝上国的架子,也不摇尾乞怜,而是以直报怨,所讨论的不再是该不该应战的问题,而是如何迎战的问题,没有犹豫,没有内耗,毅然应战,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好地转变。

    该来的终究会来,躲是躲不掉的。面对这一场注定要有的王与王之间的对决,中国只有获胜这一个选择。这种老牌霸权帝国与新兴庞大经济体之间的战争,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当初荷兰之于葡萄牙是如此,英国之于荷兰是如此,美国之于英国亦是如此,如今终于轮到我们上场了。

    这种以贸易战为开端,以大国崛起为结局的博弈,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有时候我挺庆幸,能够活在这样一个可以创造历史的时代,真是太幸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