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拼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拼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郭斌与那青年交手只一回合,便各自佩服对方的武艺。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差池,当下二人俱各凝神以对,不敢有半点分心。那青年出手好快,虽不及董杏儿家传点穴手法的巧妙,却是同样的快捷无伦,稍不注意便可能着了他的道。

    见了这种打法,郭斌心中倒是一点儿都不慌,盖因他经常与董杏儿切磋武艺,在应对这种打法时,极有经验。

    他只一招一式地施展开张角所授的降龙掌法,丝毫不顾对方的凌厉招式,大开大合,招招攻敌要害。见到对方招式将要打到郭斌身上,董杏儿心中焦急,一声娇喝便要出手,却被一旁的张飞拉住。她杏目圆睁,怒气冲冲地瞪着张飞硕大的环眼。

    张飞却指了指场上,对董杏儿道:“杏儿莫担心,主公无碍的。”

    董杏儿回头再看场上,却见两人依然砰砰乓乓地过招,虽然均是以拳掌肉搏,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丝毫不见街头相斗扯头发、踩胡子那样泼皮般的打法。待看了一会儿,董杏儿方回过味来,原来并非二人故意放水,而是不得不如此。

    那青年人拳脚固然极迅捷,力道似乎也很是不弱,郭斌却完全不管不顾,只老老实实地将降龙掌法一招一式地使将出来。因为伏龙掌法乃是顶尖的内家拳法,每每发力之时,不需要太长地发力距离,只以骨骼关节的运动便可在极短的距离、极短的时间之内发出极大的力。

    往往看似简单的一掌,却似乎又蕴含着十几种追击的后招,因此只要身上一被郭斌的手掌贴上,若是反应不及,便极有可能给随即而来海潮般的内劲打飞出去。所幸这青年外家功夫极是强悍,每当与郭斌拳掌相交之时,便暗暗用劲发力,硬生生地以硬碰硬,将郭斌的掌法挡了下来。

    而即便如此,他身子却还是被郭斌震得越来越远,待到郭斌将一套掌法完全施展开来,周身一丈之内全是凌厉的掌风,竟似水泼不进一般。而若是贸然进击,又怕给潮水般的后招黏住,那青年只得利用迅捷的身法在一丈开外闪转腾挪,绝难逼近郭斌周身。

    两人又交手近百个回合,只听得场中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再看二人,那青年面上的陀红色愈发显眼,双目发赤,时而发出一两声猛兽般的低吼,显然极是兴奋;郭斌也是双目中神采迸发,须发飞扬,左右两掌一实一虚,又可随时转换,互相之间呼应配合,竟然愈发圆润自如。

    一旁的张飞兀自看得眉飞色舞,这种拼斗,最是对了他的脾气,以硬碰硬,凭的就是真功夫,要不得丝毫机巧和阴谋。这并不是说张飞就是个只知道拼死力气的莽夫,否则他的功夫亦不可能练到如今的境界,关风龙也不可能瞧得上他。

    两人斗得兴起,见拳脚相斗一时间分不了胜负,便又各自抄起兵刃斗上了。

    那青年所用,还是适才的齐眉棍,郭斌则拿了一只白蜡杆的长枪。玄龙枪太过扎眼,况且二人并非死斗,对方所用的也不过是个一头包了铁皮的齐眉棍,哪里就需要以玄龙枪,占这个兵刃上的便宜了?

    的确,玄龙枪虽看起来不甚起眼,其锋利程度和重量却是远超同侪,若是此时郭斌换上的是它,或许枪棍相交,那青年的齐眉棍便要拿捏不住,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再看此时场中,两人的拼斗与方才又是另一番光景。

    那青年的齐眉棍使将开来,无论竖批还是横扫,都是威猛绝伦,步步紧逼,声势极大;再看郭斌,或是以枪尖贴到对方棍上,顺着其攻来的力道卸将开来,或是抖动枪尾,使枪头旋转着攻进去,便似出洞的灵蛇,虽没有花哨的套路,枪头一挑或枪身的一抖之间,却无不是攻守兼备的杀招。

    郭斌之所以未曾用上从马元义等人处学来的杖法所衍生出来的枪法招式,并非因为瞧不起对方,反而正是因为对对手的极端重视。盖因无论是**杖法亦或者是擒龙杖法,郭斌虽偷学了几招,所学却并不全,其运劲使力的法门也只能自行揣摩。故这套改装而来的枪法于一般的江湖拼斗时固然可以惑人耳目,于高手对决时却决然不敢使出来。

    因为自己对这套杖法理解的不透彻,所学招式又不全,故虽然声势骇人,却总是似是而非。若以之用于高手拼斗,一个不慎便极容易被对方抓住机会反打一波。长兵器作战最忌讳的便是气势被敌方压住,一旦处于劣势,想要再扳回来便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出于以上种种考虑,郭斌便毅然决然地舍弃自己尚未完全领悟的枪法套路,而完全凭借自己这一年多来习练道家内功所增长的五识,以百鸟朝凤枪法的前十招应敌。招式简洁,动作短促而干脆,一丝一毫多余的力量亦极少浪费。

    而对手的棍法却似乎多了一点草原上常用的狼牙棒锤击的招式,一下下力大招沉,狠辣异常。除此之外,又糅杂了枪法刺击的法门,结合棍法横扫的技巧,这一支齐眉棍竟仿佛让那青年使出了花一般,眼花缭乱,偏偏却又凶狠凌厉。

    要说郭斌,平日里练枪的对象,不是关羽就是张飞,再加上见识了太平道一脉杖法的套路,眼界着实宽了很多,枪法的进境堪称神速。此外,一年多来勤加习练内家功夫,无论是力道还是持久力,郭斌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耳力、眼力、以及对内劲的把握,也远超一般的江湖武师甚多。

    这以上种种叠加起来,使得其百鸟朝凤枪法前面的十招基本招式愈加精准而灵活。本来这百鸟朝凤枪法,最需要的便是使用者具有敏锐的六识和丰富的作战经验。敏锐的六识可以使你准确地躲避敌方的进攻,战场上极为混乱,不时会飞来一只冷箭,身后或者又会伸过来一只长枪,敏锐的六识则可帮助你躲过这些明枪暗箭。

    而丰富的作战经验,则会增长你的见识,百鸟朝凤枪法的特殊之处便在这里。

    当你将前十式的基本招式融会贯通,使之成为本能之后,应敌时非但能及时变招,或攻或守随心所欲,更可以使你在对敌之时一眼看穿对方招式的组成。这种能力固然可以使你在攻守间进退自如,更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对方的招式模仿出来,在敌人心中形成巨大的心理优势。

    而当每次对战过后,思索对手招式也会使得你经验越来越丰富,将对手的招式融入自己的枪法之中,这才是百鸟朝凤枪法的真谛所在,也是其厉害之处。百鸟朝凤枪法的练习之路,是没有尽头的,说的便是这个理。

    此时的郭斌,虽然正在对战之中,精神却已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无悲无喜,心平气和,抛却胜负生死,全身心地投入进对敌方招式的琢磨和极速的反应之中,虽然分分秒秒都有极大的危险,稍一出现失误,便可能是骨断筋折的风险。然而郭斌与那个青年都知道,此时的二人还是均势。

    别看那青年攻得猛恶,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以如此攻势,体力的消耗定然要比郭斌大得多了。虽然目前两人用的都是木质兵刃,身上又没有披挂铁甲,可一旦因气力不济而稍有破绽之处,便极有可能被对方乘隙而进。此时以兵刃相斗,只要被对方攻到,轻则受伤,重则毙命,较之之前的拳脚相斗,凶险之处不可以道里计。

    然而,这一场均势的战斗,在外人看来,却是胜负分明。

    盖因那青年招招抢攻,仿佛一张棍影组成的大网向郭斌笼罩而去。反观郭斌,仿佛只能偶尔以长枪招架,步步后退而全无还手之力。围观众人心中无不震撼于那青年武功之强,就连董杏儿也为郭斌暗暗捏了把汗。

    此时的她因为紧张,手心之中全是冷汗,仿佛带雨梨花的一双美目,竭力黏在郭斌的身上,一只手紧紧地捂住樱唇,时时发出一声惊呼。另一只手则会时常拉拉一旁的张飞,催促他赶快进场相助郭斌。

    张飞虽被她催得烦躁,却不敢招惹这个鬼点子极多的小姑奶奶,只能耐下性子来,慢声细语地道:“那个杏儿杏儿姑娘,不用为主公担心,主公稳着呐!你看那小子的棍法虽然猛恶,又是刁钻又是力沉,你看,你看!这一棍子砸在地上,将地砖都给崩烂了,可他再猛的招式都要砸到人身上才算数啊!”

    他一边比划,一边为董杏儿解说。

    “你看这一招,他这一棍竖劈下来,虽然力道惊人,可主公只这么轻轻一带,便将棍端带歪了!顺势一枪,沿着他的棍端中宫直入,就是这样,你看那小子就只能后跃避开!依我看,两人再斗得几百招,那小子定然要糟!”张飞兀自解说得洋洋自得,仿佛场中的就是自己一般,可一扭头却不见了董杏儿,他也不在意,便回头继续看两人的比拼。

    然而,正当两人斗得热火朝天之际,却见一支乌黑的长枪从场外飞向郭斌身前。

    郭斌先是一愣,待看到场外一脸焦急担心的董杏儿,心中了然,遂将玄龙枪接过,顺手将对方劈过来的一棍震开,随即对着她灿然一笑,表示自己无碍。

    有此变故,那青年震惊于适才一枪力道之大,知道郭斌一直未尽全力,便亦停了手。

    只听郭斌道:“今日一战,酣畅淋漓,兄台的武功,郭某很是佩服。只是不愿在兵刃上占你便宜,若是有意,便请重回酒楼,共饮一杯水酒如何?”

    那青年看郭斌将玄龙枪一顿,只听声音便知道必是极重的兵刃,怕是较之自己惯用的兵刃都要重得多,心中对郭斌也极是佩服。当下抱拳道:“没想到太原城中还有如兄台这般武艺之人,看来某家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便还是去这个酒楼,比试比试酒量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