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料之外-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料之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袁绍与曹操二人离去,郭斌便急忙回府,与戏志才等人商议出京后的一干安排。

    听郭斌将袁绍的计划和盘托出,众人各自振奋不已。其实,他们也都是赞同救援王允的,只是因为郭斌的态度一直暧昧难明,众人不方便说明罢了。毕竟在众人心目中,郭斌虽行事阔达,却绝非有勇无谋之辈,反而因其一向算无遗策而在众人心中树立起了极高的威望。这一点,便是戏志才都佩服得紧。因此,遇到什么事儿,若是郭斌不在的话,众人自可以果断决策,可若是他在,若没有郭斌点头,众人心中便总是觉得不太踏实。包括戏志才与郭嘉,概莫能外。

    因此,当郭斌将最终的决定告诉众人之后,大家这才兴奋地讨论起来。

    过不三两日,一切准备就绪,郭斌便率领众人启程,汇合了在城外的七百部曲,缓缓往东行去。而天子也于次日下了一道手令,着王允功过相抵,无罪释放。出狱当日夜中,袁绍便早已派人将王允接到了城外,过不多时,便登上一辆密封得严严实实的马车,在五六个人的护卫下往东行去。

    两支队伍一慢一快,于偃师汇合,随即折而向北,向并州方向行去。

    此次,王允的案子闹得风风雨雨,声势很大,他不得不隐姓埋名随着郭斌回阳翟县去。这位年前还意气风发地带兵平叛的豫州刺史,转过年来便灰溜溜地出走京师,心中的沮丧自不可对人言。然而,他得到消息,说是家中老母亲听闻他竟然获罪入狱,生了一场大病。王允心中挂念,便想着先回太原老家一趟,看望一下老母亲。因此在偃师汇合之后,便当面向郭斌提出了这个请求。

    郭斌是第一次见这位在汉末三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只见王允五十多岁年纪,衣衫整洁,腰杆笔挺,最难得是在狱中呆了这么久,竟然丝毫不见颓色,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了。这种豪门大族之人,便是到了狱中也吃不着苦处,更不要说王允是连杨赐、袁隗、何进等朝中重臣都另眼相看的人物了。再加上袁绍的努力,汝南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在狱中有几个故旧也实属寻常,虽不可能将王允救出来,可要他少吃点儿苦头却是毫不费力的。

    王允见了郭斌,心中也是惊异。他当初在长社城头曾见过郭斌亲身率领几百部曲冲击二十万黄巾军大营的战斗,这种堪称送死的战斗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因为隔得远,他只隐约看到了一个全身黑甲的骑士,所过之处似狂风斩浪,几无一合之将。

    因此,在他的心目中,已然将郭斌想象成面相凶恶的猛将,起码是要有膀大腰圆,浑身腱子肉的特征的。

    然而,当他第一次面对面见过郭斌本人时,却震惊于郭斌兼具温文尔雅与放旷豁达的气质。同时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便是他举手投足间,已然透露出一股睥睨万方、执掌大权的上位者气息。他哪里能想象得到,那个能征善战,马踏连营如入无人之境的绝世猛将,竟然是这样一位面色白皙,公子哥儿般的后生?

    王允为人虽然耿直,却并非不通世务的腐儒,相反,他是一位极知进退,人情练达的长者。也惟其如此,方可在董卓掌权的朝堂上,做到司徒的位子。

    郭斌虽然年轻,毕竟位高权重,在未来的几年之中又需要仰仗其多所照顾,王允便直接跪倒,口称感谢。

    不要说对方是王允了,便是个普通人,郭斌也不可能看着一个顶着满头花白头发,比自己前世的父母尚要年长的老者对自己叩拜啊!他眼疾手快,忙一把将他托住,王允的膝盖便悬在哪里,再也弯不下去了。

    郭斌心中却是悚然而惊:这个王允果然不简单,只看他这跪拜磕头的力道,便知道着绝不是客气,而是真心想要磕下去的,若不是自己眼疾手快兼且气力过人,怕是拦不住他。这样一位明事理,知进退,懂隐忍,又不会倚老卖老的官场老油子,如何能让人生出恶感来?这才是天生搞政治的人啊!

    他口中连称不敢,将王允扶了起来,只听王允道:“阳翟县侯救命大恩,允没齿难忘,这一路本该听从侯爷安排。只是家中老母听闻我获罪入狱,惊怒交加下,竟患了重病。”说到这里,已然声泪俱下。

    只听他继续道:“所谓乌鸦犹有反哺之心,羔羊犹知跪乳之恩,而况人乎?恳请侯爷移贵趾,先往我祁县老家一行,则允深感大德。”

    郭斌早就听说了王允母亲病重的事情,因此他早有安排,当下扶着王允道:“王豫州不必如此,公不计个人之得失,以微官而敢弹劾中常侍张让,智勇兼备,世所仰慕。斌能于阁下一事中帮上一点小忙,实在是三生之幸。”顿了顿,继续道:“在下离京之前,已然向天子禀明,此次离京,我会先率人北上幽州,出长城,查看塞外三城建设的情况,然后方回到颍川。”

    “此次北上,我拟从偃师北上,经上党、太原、雁门、代郡,自上谷出长城,途中正好经过祁县。届时,队伍在祁县多逗留些时日,补充一点物资粮草,再向北出发。”

    王允听了,面露喜色,拱手道:“多谢多谢,这一路上还要潜阳多多照顾。”

    郭斌自也不是傻子,当下忙改口道:“子师先生折煞我了,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王允听了,面色不变,待回到车上,方沉思道:“这个郭潜阳,小小年纪,很不简单啊!竟连我老母病重的消息都打听得一清二楚,更难得的是行事滴水不漏,此次北上竟然已经禀明天子,名正而言顺,果然盛名之下,故无虚士。”

    郭斌自然不晓得王允的心路历程,在目送王允回马车之后,见到此次何进派来专门保护王允去阳翟县的人,他却是着实大吃了一惊,叫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竟然是王兄!”

    那人也是双手抱拳,显得极是高兴,道:“王越拜见侯爷!”

    没错,来人正是王越。

    他自护送大皇子刘辨去阳翟县的途中身受重伤后,便一直在修养。所幸当时华佗的弟子樊阿便在阳翟,而且王越武艺高超,对战之时早已避着要害之处。因此,他所受的伤只是看着吓人,待一番包扎之后过了几个月便可痊愈了。

    王越身为天南剑仙士燮的传人,非但人才武功俱是上乘,学问、音律、占卜、医术更是无所不通,兼且常年练武捶打得身体极好,因此伤势便也好得很快。

    自从看到郭斌与赵云的武功后,他心中便升起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只想着快点儿好起来,能够习练剑法,以期超越郭斌。他本身怀精湛内功,每日里练功打坐,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回复伤势,却没想到正合了内功修炼之要旨,这一年多来,非但伤势痊可,内功的修炼更是突飞猛进,于本门剑法的领悟,自也更上一层楼。

    郭斌虽不甚喜王越骚包的外形,可毕竟对手难觅,王越得天南剑仙所创风雷剑法之精要,武艺极是精湛,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王越确实是极难得的对手。至于王越骚包的外形,这等俊美胜过江南女子,周身气质卓尔不凡,行事气度更是豁达大度的剑术高手,恐怕所有男人见到之后都会有极大的压力吧?

    见王越如此客气,郭斌心中暗爽,待他拜了下去,方哈哈大笑着上前扶住他,道:“王兄何必如此客气?你我兄弟相称,哪里要这些个虚礼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王越,郭斌总要坑他一番才行。

    王越心中暗道:“好你个郭潜阳,嘴里这么客气,手底下却慢得不行。就以你这周身的功夫,就我拜下去的这一会儿怕是都能扶我好几遍了,可你愣是等我拜下来了才出手,就想着占我便宜呢!”可听了郭斌如此客气的话,王越心中却也极为受用。

    对王越来说,无论是努力学习剑道,还是此番离开交州奉师命进京,无不是为了谋得一官半职。师傅虽然在江湖上声望极高,有天南剑仙之称,可是毕竟僻处极南之地,远离中原。士家想要立足交州,非得朝中有人支持才行,否则必然受到官府的多方牵制。

    因此,王越便成了官迷,时时刻刻想着做官。当初他使尽浑身解数,甚至用上了太平道的关系,方得进入河南尹何进的酒宴。正是在这次酒宴上,他王越获得了何进的赏识,从此混迹京师贵族圈子,渐渐有点迷失了。

    后来,身受重伤的郭斌将袁术一番完虐,虽然使得他悚然而惊,却是尚未完全醒悟,只想着学郭斌结交权贵。后来他看到郭斌步步高升,而自己却混迹于各种酒宴,一无所成,几乎要成了弄臣,心中之愤懑自然无可言表,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直到后来受命保护大皇子刘辨前往阳翟县,他的机会方算是来了。

    然而,途中太平道竟然伏击了大皇子,自己凭着一身武艺,力挽狂澜,支撑到了郭斌赶来,却也是身受重伤,无力再战。这时候,看到郭斌与赵云师兄弟武艺突飞猛进,进境之速远超自己,王越方幡然醒悟。

    原来自己的长处在武功,想要得到人的赏识也要靠武功,只有武功进境步步高升,方能真正得到旁人的看重。因此,他借着身受重伤的机会,躲在何进在洛阳城外的一处庄子上,潜心武学,直到如今,功力大进,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对于王越的变化,郭斌自然看得出来,当时便道:“这下好了,这一路上有的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