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误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本就力大,又经过约半年的锻炼,力量和体力俱增长不少,故与红脸汉子斗了近两百个回合竟丝毫未觉得疲乏,看对面汉子也是招式流畅,丝毫不见疲态,心中便升起惺惺相惜之情。

    待又斗了十几个回合,二人俱各后退一步,跳出场外,随即各自扔掉手中兵刃,抚掌仰天长笑。

    正面面相觑间,只听得戏志才拍手叫道:“好!”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鼓掌叫好,此时,那白衣少女却是叫得最为欢实。

    郭斌赞赏地看了戏志才一眼,对红脸汉子道:“在下郭斌,年少无字,便是这阳翟县人,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那汉子拱拱手道:“某家关羽,字云长,河东解良人。流落江湖数载,今日路经此地,见人比武,遂驻足观看。因适才的姑娘仿佛与某家故人有些渊源,故忍不住出手,得罪之处,尚请海涵。”说着便对管亥作了一揖。

    管亥直道“不敢当”,郭斌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接口道:“既如此,请云长兄舍下一行,共饮几杯水酒如何?”

    关羽道:“郭兄弟枪法精妙,体力过人,正欲多多亲近,如此甚好,只是还请稍待片刻。”当下走到少女跟前,抱拳道:“不知姑娘高姓,与杏林圣手董前辈怎么称呼?”

    听到杏林圣手四字,管亥心中一震,望向少女的眼神便不同了。心中暗道:“我道这女娃娃小小年纪内家功夫便已不弱,身法快捷,一手擒拿功夫更是不俗,却原来是杏林圣手的门人?”

    那少女此时一脸急切地道:“那正是我爹爹,你可见到他了?”

    关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道:“五年前,曾蒙董前辈援手之德,当时曾有幸得见前辈手法。适才见姑娘显露功夫,似是董前辈一脉,故此相询。姑娘也不知董前辈现在何地吗?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年来也未曾听闻他下落,最近有消息说他在洛阳盘桓,正欲北上相寻,若是便宜,正可结伴同行。”

    那少女道:“如此正好。”说着看了看一旁的郭斌,道:“先去他家打秋风,看他跟那老头儿是一伙儿的,想也不是好人,正好白吃白喝一顿。”

    郭斌只在一旁听得苦笑,当下带着杨老、管亥以及关羽等人向醉仙楼行去。

    众人去包厢落座,菜是酒楼的招牌菜,酒是上品的英雄血。关羽也是好酒之人,与郭斌、管亥、戏志才等人对饮起来,言谈甚欢。

    酒过三巡,郭斌向少女道:“不知姑娘芳名,因何与我家人起了冲突。若是杨老与中正有得罪姑娘的地方,在下这里先行赔罪了。”

    少女先是横了杨老一眼,方生涩地向郭斌抱抱拳道:“小女,咳咳本女侠芳名叫做董杏儿,看你还蛮懂得礼数,却为何纵容家奴欺压贫弱,驱赶流民?”

    说道这里,关羽、戏志才等人也放下酒杯,看向杨老。

    杨老给看得尴尬,咳了一声道:“近来中原旱情愈显,许多地方减产乃至绝收已成定局,因此流民孽生。我伏龙山庄招收庄客佃户,不仅管饱,甚至还可让孩子免费上学,这在常年亦争破头的好事儿,赶上大旱,更是吸引四周流民赶来。”

    说起这些,郭斌等人自是心中一清二楚,却听得关羽和董杏儿不住点头,眼中露出赞许之色。

    杨老惯会看脸色的,继续道:“只是流民汇聚,随之而来的便是太平道传教之人。这些人不事生产,只教人每日叩头思己过,并以符水咒说给人疗病,收取信众供奉,真似附身吸血之蚂蟥。”

    见大家听得入神,杨老继续道:“日前有一人自称太平道渠帅波才帐下将军,欲应募,前去伏龙山庄传道。主公早有命,令我等留心切莫让太平道之人混进山庄,小老儿自是不敢不遵,遂拒绝了他。”

    “岂知他竟恼羞成怒,指挥随从者五十余人欲抢夺配发给流民之米粮。所幸管中正并二组青壮在此,方保得粮食平安。”见郭斌露出赞赏之色,杨老心中大定,接着道:“此后,他便指使流民前来闹事,每次都是管中正带领手下儿郎将之驱散。”

    说着,看向董杏儿道:“当时,中正方带人驱散闹事流民,姑娘侠义心肠,想必是起了误会,方动上了手。”

    听到这里,董杏儿只羞得满脸通红,道:“我本见到这黑脸汉子奉了那老头儿命令,拿着棍棒驱赶流民,便以为是豪强驱恶奴欺压良善,只想着擒贼先擒王,便擒下了这老头杨老,待那些人跑了才放开。”

    说着,鼓着小嘴来到杨老身旁道:“杨老头儿,本女侠给你道歉了,你老大人大量,就不要与本女侠计较了吧。”杨老只听得苦笑连连,却耐不住董杏儿痴缠,口中只是连道“不敢”。

    见事情分说清楚,郭斌方舒了口气,待看向关羽时,只见他目中除了赞赏,似乎颇有疑问。便开口问道:“云长兄有何疑问之处不妨说出来。”

    关羽见状,道:“郭贤弟收治流民,实是我辈表率。只不知为何不欲与太平道扯上干系?据某家所知,太平道首领大贤良师张角,虽与江湖中人交往不多,却组织贫民对抗豪族,使穷苦百姓得以结社自保,又是西天师君的师兄,在江湖上却也是好大的名声。”

    郭斌道:“适逢灾年,百姓无告,正是散尽家财救民于水火之时,太平道不事生产,却藉此广招门徒。如今太平道徒众几十万,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分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设一渠帅总揽事务。此辈野心勃勃,不日恐将祸乱天下。”

    郭斌见关羽和董杏儿目露震惊之色,一口饮尽杯中残酒,继续道:“郭斌乡野一少年,本非豪族,创建伏龙山庄也只半载。家业虽小,却也倚之庇护庄中老幼数千人,不敢勾连此等野心昭彰之辈,为祸乡里。在下不识得什么大贤良师,也不知道什么西天师君,只知尽我所能,保全家人。莫说一个渠帅帐下的将军,便是渠帅,乃至大贤良师亲自来了,我郭斌何惧。”

    郭斌初次剖白心中所想,只听得戏志才、郭嘉、郭全、杨老等人心中激越,管亥更是虎目含泪,右手紧紧握着酒爵,显是在努力控制情绪。

    关羽见此,心中暗赞:“好一个少年英雄。”口中道:“郭兄弟宅心仁厚,奋发自强,豪气冲天。关某痴长几岁,至今却是一事无成,实在是汗颜无地。只是太平道行事偏激,大贤良师与西天师君更是江湖中的前辈高手,此番冲突既起,还需小心应对,谨慎行事。”

    郭斌见关羽说的郑重,连忙起身正色谢过。

    董杏儿见郭斌豪气冲天,心中也是暗赞,想到自己适才的莽撞,更是不好意思得紧,口中却道:“管他什么大贤良师、西天阎王的,若是他们来了,便叫我爹爹来帮你打跑他们。”她少女心性,认定郭斌他们是好人了,便是千好万好,那些太平道自是成了恶人。加上自己先前莽撞出手,心中有愧,此时便将伏龙山庄众人看成了自己人。

    这时,一直在观察众人的戏志才起身对郭斌道:“主公,适才云长兄所言不可不防,只是庄中人手本就不足,太平道却是发展迅速。十年来,颍川郡向为太平道核心之一。因我伏龙山庄广收流民,如今流民于阳翟城中汇聚,太平道趁机传道,恐城中太平道已不下万人。”

    说到这里,戏志才面露忧虑,道:“太平道之祸虽在眼前,却也不在眼前。几个好勇斗狠的一勇之夫自不足虑,以主公这半年经营,自保有余。然,一旦乱起,颍川郡或成核心,需早日谋划方好。”

    郭斌看了戏志才一眼,很是配合地道:“既如此,不知志才兄计将安出?”

    戏志才道:“杨老处要加派人手,仔细甄别,扩大招人规模,以强大山庄实力。此外,还需广揽江湖好手,用以对抗太平道可能的挑衅。”说着看了看关羽,对郭斌道:“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主公还需北上洛阳,广交豪杰之士,他日一旦天下乱起,方能有自保之力。”

    他看适才关羽同郭斌酣斗二百余合,事后问管亥时,得知关某竟似乎未尽全力,当下已心中暗暗拿定主意。此番见席上众人热络,关羽对伏龙山庄众人似颇赞赏,故出此言,欲为郭斌收此猛将耳。

    听了戏志才一番言语,郭斌暗赞一声“好军师”,当下起身端起酒杯,向关羽道:“要说武艺超群,陷阵催锋的熊虎之将,舍云长兄其谁?郭斌不才,厚颜请云长兄相助。”

    适才听戏志才一番言语,竟未提及自身,关羽心中颇多不屑,暗道小小书生不识得天下英雄。郭斌这一番话却让他心中颇为受用,当下起身道:“郭兄弟厚爱,羽本当从命,效力帐前。只是这太平道张梁与某颇有仇怨,恐为郭兄弟引来祸患。况且关某还需洛阳一行,寻访董前辈下落,急切之间,恐难效力。”

    听关羽有答应的意思,郭斌忙道:“太平道众人不过跳梁小丑,吾得云长之助,却似虎熊添翼。洛阳之行却是正合我意,吾庄中产业颇多,恐权贵垂涎,正欲往洛阳一行,此番正可同去。”

    这时关羽方端起酒杯,敬郭斌道:“承蒙不弃,敢不效犬马之力。”说着一饮而尽,口称主公。

    郭斌大喜,当下自是端起酒杯与关羽对饮起来。

    董杏儿听说郭斌也要去洛阳,当下喜笑颜开,道:“正好正好,我此番出来寻找爹爹,一路上却是孤单无趣的紧,大家同去,正好热闹。”

    见董杏儿天真烂漫中带一丝任性,仿佛便是后世的美少女,心中怦然一动,听她说愿意一同前往洛阳,竟是说不出的欢喜。

    此时,郭全满脸好奇地对关羽道:“云长大哥,适才说的什么大贤良师、西天师君、还有杏林圣手,都是江湖中人吗?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给我们讲讲呗。”说着,摆出了一副好奇宝宝的嘴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