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九章 管中窥豹-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九章 管中窥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果然,过了三两日,郭斌便得到消息,道是大将军何进、太傅袁隗和帝师杨赐三人,纷纷上书天子,为王允说情。

    袁隗虽位高名盛,却并非材质超卓之人。然而他是目前汝南袁家在朝中的话事人,本身也是诗书传家的儒门子弟,门生故吏遍天下,在朝中说话分量很是不轻。汝南袁家与太原王家颇有故交,因此他为保全王允而上书天子,正在众人意料之中。

    而杨赐虽然已经赋闲在家,较之袁隗这个挂职的太傅在朝中的地位却更加无可替代。盖因他是从刘宏初一登基便是太傅,手把手地教育刘宏如何做皇帝,乃是真正现实意义上的帝师。刘宏能一步一步安稳地走到如今,其中杨赐的功劳之大,当世无人能及。况且,即便是赋闲在家,天子对他的恭敬依旧丝毫不减,非但在其做寿时亲自题写了一幅中堂赐给他,更是将他的长子杨彪提到了卫尉的位子上。

    卫尉一职,始于秦朝,九卿之一。汉沿置,秩中二千石,景帝初改名为中大夫令。后元年(前143年)复原名,它的职责是掌率卫士守卫宫禁。

    这个官职,统领着护卫宫禁的所有卫士,他手下的士兵,毫无疑问都是大汉王朝最为精锐的王牌部队,若换一个大家都熟悉的官名的话,便相当于清朝时候的大内侍卫总管,负责护卫宫中安全。

    可以说,卫尉这个官职,既要有威望,又要有崇高的身份,更必须要是天子最为信得过的人。所以需要威望重、身份高,是因为他手下的这些个眼睛长在天上的老爷兵,大多是很有背景的。他们有的出身宗室,有的是功臣之后,自武帝时起,使郡国每年保荐孝廉为郎中,所以有许多郎官也是地方豪族的后生晚辈。

    郎官被认为是升迁最快的为官之路,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郎官平日里在宫中当值,非但可以学习韬略、文采、机枢,更能够习得官场中博弈的手段,极是锻炼人。

    其次,护卫天子,在名义上以及实际上会与天子结成直接的隶属关系,他们大多数人可能并不为天子所熟悉,却毫无疑问是护卫天子最后的力量,而在某种意义上,天子也是他们背后的“举主”,这就形成了类似于官场上的门生故吏的关系。

    第三,宿值宫掖,可以使得郎官更加有机会接近天子,使得他们更易成为天子的亲信,使天子可以准确掌握他们各自的才能品性,以减少任用人才时的失误,有利于减少因君臣之间的不信任而导致的行政损耗。

    第四,郎官们与天子关系较亲近,便会对天子产生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郎官外放之后,在外出任公卿大臣或是地方长吏,可以加强天子对地方的掌控,使得整个帝国形成以天子为核心的极大向心力和凝聚力,可以加深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有利于进一步巩固中央集权和皇帝的权威。

    可以说,汉朝的郎官,在某种意义上被称为人才的储备和培训基地并非虚言。

    因此,只有身份极高,又极得天子信重之人方能压得住这些郎官,因为许多郎官出身地方豪族,这个卫尉许多时候还要在士林之中有相当的声望方能胜任。至于为何要是天子最为信得过之人,自然是因为卫尉是负责天子安全的最后一道关卡,没有人会将自己的安全交给不熟悉的人。

    天威难测,当初杨赐因为黄巾之乱被罢官,就使得朝中一群人心中狐疑难测。就在他们以为弘农杨氏已然不得天子待见,准备落井下石的时候,杨赐的长子,时任太仆的杨彪便被天子提拔为卫尉,而杨赐本人更是在生辰当日得到了一幅由太子亲自奉上的御笔亲书的中堂。因此,一干准备了许久,想要弹劾杨赐的小人便都没了声息。

    其实看看杨彪的升迁之路便清楚,弘农杨家始终是天子的亲信之家,天子也从来没有将杨家当做外人。

    从侍中(少府属下宫官群中直接供皇帝指派的散职官,太子近臣),到比二千石的五官中郎将,再到地方实权派的颍川太守、南阳太守,掌管天子私府的永乐少府。这一路升迁,一步一步,稳稳当当。从天子近臣做起,既有军中的资历,也有掌控地方大政的经验,再升迁到中央,担任永乐少府,可见是极得天子信重的。

    后来接任太仆,虽然不再掌管除车府、未央以及天子车马之外的马政,却接管了西汉时少府所属的考工。其职务是制作弓弩刀甲等兵器,还主织绶及诸杂工。可以看出来,杨彪圣眷之优渥,简直到了让人眼红的地步。

    都说郭斌圣眷优容,是天子跟前的红人,可跟杨彪比起来却是差得远了。若是很难理解天子为何对于杨彪如此信任,可以与后世众人都熟悉的人物做对比。鉴于清朝的电视剧传播极广,广受人们喜爱,便可以将刘宏与杨彪的关系代入进康熙与魏东亭的关系。

    刘宏、杨赐、杨彪与康熙、魏东亭、魏承谟甚至可以一一对应。若说魏东亭与魏承谟是虚构人物,那么看下其原型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的经历,或者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读这种关系。

    故,在这么个紧要当口,弘农杨氏的族长杨赐上书天子,为求赦免王允,便很是激起了朝中的一番热议。

    除了杨赐,大将军何进同时上书,便多了点儿意味深长。

    大将军何进出身屠户,先丧母,其父何真再娶,生有一子二女,后来,何真也去世了,何进养育一家五口人。因同父异母之妹被选入宫中,成为贵人,并受宠于汉灵帝。何进被拜为郎中,随后迁虎贲中郎将,任颍川太守。光和三年,何贵人被立为皇后,何进也因此而拜侍中、将作大匠、河南尹,最后因为黄巾之乱爆发,被拜为大将军。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中,可以看出,何进所以能升任大将军,凭借的大多是裙带关系,即当今的何皇后的关系。

    《后汉书·后妃序》曾有这样的记载:“汉法,常因八月算人,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于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以上,二十以下,姿色端丽,合相法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

    从这条记载中,可以看出,汉朝的后妃,是可以在民间遴选的。只要年龄合适,家世优良,姿色好,面相好,便可以趁着每年八月份“算人”的时候进入后宫。待进了后宫之中,还面临着两条路,一条是做宫女伺候人,一条则是受到天子宠幸。只要有机缘,并顺了天子的眼缘,便可以承欢天子,土鸡化凤凰,从良家女子一跃成为天子的女人。

    然而成为天子的女人,却只是开始。当今的何皇后,身高七尺一寸,在女子中算是极为高大的。可以推想,何氏定然长得极漂亮,也宜于生养,便得到了天子的宠幸,生下了皇子刘辨。与东汉王朝的许多皇帝差不多,天子刘宏也曾先后有过几个皇子,却相继夭折。

    汉灵帝怕皇子刘辩也与其他皇子一般早逝,便把他寄养在道士家中,称为史侯,同时封何氏为贵人,何氏深受汉灵帝的宠爱。光和元年,宋皇后因遭中常侍王甫和太中大夫程阿的诬陷诋毁,被汉灵帝废黜皇后之位,并送入暴室,宋皇后最终忧郁而死。

    光和三年十二月初五日,这一年,刘辨七岁,汉灵帝立何氏为皇后,并于次年六月追封何氏的父亲何真为车骑将军、舞阳侯,谥号宣德。

    何皇后的发迹,无外乎母以子贵四个字,而大将军何进的飞速升迁,也不过是托了何皇后生了刘辨的福罢了。无论是何皇后还是何进,乃至整个老何家目前的无限荣光,都得益于刘辨能够平安长大,使得天子刘宏有了可以托付大汉基业的继承人。

    可能便是在晋封何氏为皇后的光和三年,天子心中便已经默定刘辨为其继承人了。

    而目前身居大将军之高位的何进,正是因为家庭背景不好,自己又并非学识出众之人,便更加需要在朝中寻找盟友。在这个时候,势力极大,遍布朝中,又掌握社会舆论的士林便成为其最好的合作者。

    据郭斌与戏志才的分析,袁绍之所以能够以隐居京师的身份出入何进的府邸,便是因为当初的党锢之祸。因为当初何进尚在河南尹任上,掌管着京师一带的治安捕盗等事宜。而当时忙碌奔波与救援党人离开京师的袁绍,必然少不了求到何进的头上。

    因此,身为汝南袁家长公子,作为中原士人阶层代表的袁绍便与正在寻找朝中助力的何进互相需要,一拍即合。

    然而,天下的士人也并非一块铁板,其因各自出身地域不同,也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中原豪族所能掌握的势力极大,其所掌控的区域处于天下中心,无论是财力还是手底下的人才,都是极为恐怖的资源。

    然而,西北的凉州和北方的并州,却因各自临近骑马民族,而天然的与中原豪族不太一样。他们虽然也是以诗书传家,却总是与军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许多家族都是因军功而起,后来敦促族中弟子学习文事,才慢慢转型过来的。因此,这两地的豪族天然的便与中原豪族形成了差异。并州因为临近洛阳,又是从冀州划分出去的,因此较能够得到中原豪族的认同。而远处关西的凉州豪族,则既在其本质形态上和地域上天生便远离中原豪族,因此,受到了中原豪族有意无意地排挤。

    袁绍所能代表的,只有汝南袁家所熟悉的中原士族,营救王允,则成为何进拉拢并州豪族的一个契机,也体现了中原豪族与并州豪族的亲密关系。郭嘉则认为,何进之所以对于董卓也是极力拉拢的态度,应该是他拉拢西北军阀豪族势力的试探。

    小小的一个王允案,竟牵扯到中原豪族、并州豪族与何进三者的合作,这是郭斌当初无论如何亦想不到的。

    昨日惊闻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先生病逝,不免感慨,世上又少了一位有趣之人。李先生批判时事,则单刀直入,词锋尖锐而辛辣;为人行事,却恣肆旷达,狂放不羁。敢想人之不敢想,做人之不敢做。于国家统一之大事,却一直头脑清醒,立场坚定,毫不含糊。可谓真情率直,剑胆琴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