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议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议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重建南宫的事情在京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郭斌与戏志才等人却都聚集在郭府书房中,一边品着香茗,一边商量事情。

    戏志才双手捧着茶盏,一边以之焐着手,一边笑着对郭斌道:“主公,那地炕的设计实在是妙得紧,只是这府中,是不是也改造一番?”

    郭斌斜了他一眼,道:“怎么,京师的天气不习惯啊?”

    坐在火炉边的郭全呲溜一声喝了一口热茶,在一旁嚷嚷道:“哪里是能习惯得了的?这天儿干冷干冷的,一出门我都怕把我腮帮子给冻下来!还是在阳翟好,冬日里点上地暖,往房中一窝,从脚底下到头顶都是热乎乎的。”

    郭嘉嘿嘿笑道:“就你小子能吵吵,我看把你腮帮子冻下来正好清静清静。”

    在郭斌集团高层之中,郭全文怕郭嘉,武怕张飞。因为他自小与郭嘉一起长大,知道郭嘉打小便一肚子鬼点子,最是招惹不得,算是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吧。而张飞则丝毫不管郭全与郭斌堂兄弟的亲密关系,当初与郭全一同北上涿郡买马的时候,他完全是把郭全小子当芭比娃娃了,拿着他是随便捏吧,而郭斌又从来是一副放任自流、无所谓的态度,郭全不怕张飞才怪。

    因此,平日里最喜欢与董杏儿斗嘴的郭全,见郭嘉一开口,也只有摸着后脑勺傻笑的份儿了。

    郭斌见状,因众人如此开玩笑惯了,心中也不以为意。

    关羽对于郭全的出乖露丑毫无兴趣,面色沉静地对郭斌道:“主公,不知王子师的案子如何了?”

    郭斌看了关羽一眼,知道他最是瞧得起忠臣良将,就目前情报来看,王允确然称得上是忠臣了,怪不得关羽一直挂念着。

    当下,放下手中的茶盏,道:“这件事嘛,听说朝中众大臣已经联名上书天子,只为了保全王子师。只是,天子的态度尚不明晰。”

    戏志才对于郭斌在此事上的态度颇有点儿摸不透,心中也很是疑惑。以郭斌的性格,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不会竭尽全力,刻意地去做慈善,然而若是能够捎带手地做件好事,成人之美的话,他是从来不会吝啬的。

    这个王允,自己也派人查过他的底细,情报人员就没听说有人说他的坏话的,此人非但性格坚毅,为人中正,做官也最是清正廉明。因此,无论是在士林之中、官场之中还是在民间,他的声望都是极高的。

    对于这样的人,郭斌就算是不会巴巴地去狱中探问,积极营救,若是遇到了,肯定也会伸一把手的。更何况,非但杨赐曾探问过郭斌对此事的态度,袁绍更是几次与郭斌商量此事,其目的很明确,便是为了让郭斌也参与救援一事罢了。

    然而,郭斌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似的,每当有人提到王允的事,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闭口不言营救的问题;私底下却又命令情报部门搜集京中与其有关的信息,对这件事显然也是极关心的。

    按说,像这样的事情,作为一个心思敏感的官场中人,那肯定是挤破了头的想要参与进来的。无他,名利耳。

    袁绍为什么积极参与此事?他虽然对外宣称隐居洛阳,如今却是上蹿下跳,每日里出入名士高官府邸,袁隗府邸自不必说,那是他的叔父。像是大将军何进以及杨赐的府邸,如今也是每日里必到的,所为何事,自是无需赘言。

    他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上心?袁绍真的是因为隐居生活太过平淡无味吗?还不是因为看到了其中的好处?

    王允这件案子,明眼人一看便知其端的,若是能参与其中,里面的利益自然也不需要过多揣摩。首先,王允乃太原祁人,王氏家族是并州的名门望族,其家中长辈世代担任州郡要职,在当地影响极大,人脉自然也极是宽广,威望很高。

    并州是什么地方?这里东依太行山,西、南依吕梁山,北依长城,乃春秋战国时候三晋之地。境内大山大河纵横、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有表里山河之称。

    从其地理位置来说,南面紧邻司州,深入京师腹地,一旦京中有事,并州的精锐进京勤王恐怕较之颍川还要顺畅。而其北面是鲜卑人,西面是羌胡,境内又多有内附的匈奴人。因此,并州民风之剽悍,不下凉州,而并州所屯军兵之重,与凉州也只在锱铢之间。

    这种地理位置和政治现状,使得并州与凉州相似,许多豪族与军中也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么看来,王允这个小小的八百石的刺史,之所以为朝中诸公所看重,便不是那么令人匪夷所思了。因为这非但是单纯地救助王允,更是结好并州豪族的好机会。想到这里,戏志才悚然而惊,就连看向郭斌的眼神都变了,震惊之中充满了崇拜。

    郭斌被戏志才频送秋波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遂开口道:“志才,怎么了?”

    戏志才这才回复常态,喝了口茶以掩饰自己的方才的失态,略带尴尬地道:“适才想到了一些事,”随即正色道:“主公所虑甚是,王允一案,实在不宜贸然插手。”

    关羽急道:“军师,这是为何?王子师为官清正,爱民如子,这样的好官为何不能救?”

    戏志才道:“云长可知道,这个王允的背景?”

    关羽道:“前几日军师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太原祁县的王氏嘛,豪门大族。”

    戏志才道:“那云长可知道,王允在士林中的声望?”

    这时,郭全插口道:“我知道,此人本以为官清正而声动并州,如今更是以直言进谏,因弹劾中常侍张让而愈发名闻天下!”

    戏志才道:“不错,那么王氏一族在军中的声望呢?”

    张飞道:“王氏家族在并州军中声望一贯好得很,王允又是自幼习武,年轻时行侠仗义,俺在涿郡都听过他的名声。”

    戏志才点点头,道:“不错,不错。”随即端起茶杯,一句话也不说了。

    关羽急得满头大汗,道:“如此,主公若是于此时帮了他一把,岂不是好处多多?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郭斌听了,心中很是满意,关羽也开始从政治层面思考问题了。

    郭嘉此时却道:“要说关大哥此言,也极是在理。”

    关羽听了,心中高兴,一脸希冀地盯着郭斌。

    哪知,郭嘉突然来了个转折,道:“可是便是因为太原王家声势如此之大,救援王允好处如此之多,我们更不可轻举妄动。否则,非但救不了王子师,怕是自己便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张飞迷惘了,瞪圆了铜铃般的双眼,道:“你这小子,有好处的事儿不去做,难道要专捡着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做不成?”

    郭嘉一笑,道:“张大哥,你说我们在颍川的实力如何?”

    张飞登时一挺胸膛,竖着大拇指道:“主公文武双全,声明震于四海,颍川各地豪族,无不俯首拜服,我们在颍川的实力,那还用说吗?”

    郭全使了使劲儿,拼尽全力方将肥脸上的小眼瞪开,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救王允便是要结好并州豪族。正是因为我们在颍川的实力毋庸置疑,颍川豪族对大哥又是如此俯首帖耳,我们便更不能随意出手了?”

    郭嘉点点头,笑道:“终于舍得动动你那肥脑袋了。”

    此时,只听关羽道:“你的意思是,若要救援王子师,便是蓄意结好并州豪族,并州在北面,深入京师,而颍川则是在南面。兼且主公麾下部曲之能征惯战又是名扬天下,若真的与并州豪族交好,便可能被天子怀疑,心怀不轨?”

    戏志才道:“正是如此!”

    郭斌看着众人商议,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心中却是极欢畅的。他很乐意看到自己手下众文武以如此方式互相交换意见,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综合考量各方意见,最终做出正确的决定。

    喝了口茶,见众人都盯着自己,显然是想要自己给个解释,郭斌方缓缓地道:“志才和小弟的忧虑,的确极有道理。”

    关羽听了,神色一黯。戏志才与郭嘉听了,心中却是莫名地一阵紧张,他们太了解郭斌了,既然这么说,后面肯定有转折。

    果然,只听郭斌继续道:“不过,大丈夫生于世间,为人行事光明磊落,岂能事事左顾右盼,踌躇不前?”一句话,关张二人听了,却极是顺耳,关羽更是听得血脉贲张,手抚长髯,显是畅快非常。

    看着面露不解之色的戏志才与郭嘉、郭全诸人,郭斌道:“你们适才所虑,与我之前所想不谋而合。然而,太原王氏,毕竟是以诗书传家的士大夫,王允年轻时便是行侠仗义的少年侠客,也只是在江湖中的名声。要说其在军中的影响力,不过限于一郡一县之地,尚看不在当今天子的眼中。因此,我们此时帮助王允,并不会犯到天子的忌讳。”

    “因此,唯一可虑者,只是其在士林中的声望罢了。”郭斌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道,“不谦虚地说,如今我在士林之中的声望,怕是并不在王允之下,哪里还要借到他的力了?因此,怕我等势力过大而遭人侧目的担心,可以放在一旁了。”

    戏志才边听边缓缓点头,待郭斌语毕,便开口道:“那么,主公之前为何没有出手呢?”

    郭斌略带尴尬地道:“要忙着南宫重建的事儿,哪里有功夫想这么些乱七八糟的?况且,有杨老、大将军和袁太傅出手,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就算现在想要出手救人,也只可在暗地里运作,否则便容易让天子认为我们是因南宫的事儿邀功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