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二章 自家产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自家产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让听刘宏夸郭斌,心里虽疑惑,口中却道:“郭潜阳乃陛下亲自简拔于草莽,忠君爱国之心自然是好的。只是不知,这个郭斌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连陛下都这么高兴?”

    刘宏哈哈一笑,顺手将郭斌的奏折递给了张让。

    张让双手接过,只看了个开头,他的心中就要叫糟。无他,盖因郭斌所陈奏的,正是重修南宫的事情罢了。

    久在天子身边的张常侍,对郭斌的了解可能较之朝中的大多数高官显宦要多得多。虽然郭斌处处与自己作对,可是不得不承认,人家是真的有本事。这本事不是写词作赋,也不是官场手腕,而是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的手段。张让之所以敢与许多朝中重臣掰手腕,随便出一两个计策便能将其整治得呼天抢地,或者贬官,或者丧命,其根本原因是这些重臣熟悉的是袖里乾坤,与人勾心斗角固然是其惯常熟悉的,真正解决问题却非其所长。

    而郭斌则不同,自从他初次进京面圣之后,张让便连一点儿对付他的心思也不敢有。为什么?因为他瞧问题眼光独到,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抓住问题的关键,因此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之势,使人连一丝抵抗的心思都欠奉。无论是当初八个人殴打百余江湖人士,还是在阳翟与县丞贾仁的权力斗争,似乎毫不费力,每次却都能完全占据上风。

    非但如此,每临大事,郭斌都极为稳当,思维却又飞扬跳脱,让人摸不准他的脉。

    当初张梁亲自率领几百太平道高手围攻阳翟县衙,却落入重围,那么多江湖上成名的好手,能活着回去的仅有十几个人;后来何曼率领三万人攻打阳翟县,郭斌率领几百临时拼凑的新兵,千里驰援,竟没经过几场大战便将三万太平道精锐收为己有。

    要说他最冒险的战役,便是长社城外的那一场场骚扰战了。七百部曲骑兵,进攻连绵几十里的二十万大军的营帐,这不是疯了吗?可他愣是一次次将二十万黄巾军玩弄于股掌之上,在奏折中,皇甫嵩说:“每战,黄巾贼寇损伤惨重,总和几达五千余众,而郭某所率部曲除二三轻伤外,无一折损。”

    面对这样眼光独到,下手狠辣,行事稳当却又不太守规则,而且敢于冒险拼命的主儿,谁敢跟他玩儿阴的?而且你别看郭斌行事有时候不太守约定俗成的潜 规则,却时时处处占着个礼字。因此,自其首次面圣之后,张让一见到郭斌便乖乖地绕道而行,也约束手下人,尽量不与其发生冲突。

    张让知道,自己与朝中重臣相争,所以能屡次得胜,靠的是天子的恩宠和信任。而外朝的一干重臣,一个个有家族扶持、有门生故旧相互串通,在朝堂上实力不可小觑。而且集结成党,对抗天子,与天子天生便是互相对立,相互牵制的关系,若这些人真能得道天子信赖才是见鬼了。

    而自己不同啊,十常侍本不全之人,又没有可供夸耀的家族势力支持,自身的荣华富贵皆来自天子,便好似盘绕大树的藤蔓一般,天生便不可能背叛天子。若说自己有私心,也不过是于银钱上的贪婪罢了,而且一桩桩一件件,天子都清楚得很。

    因此,十常侍每次与朝中大臣掰腕子,天子总是会偏向着这些最亲近的宦官。

    可是郭斌呢?他自初次觐见天子便与天子勾肩搭背、兄弟相称。况且人家还有能力,每每在天子最需要援手的时候,他总是能窥准机会,果断出手。因此,他虽然到目前都还只是个小小的郡守,张让却明白,这只是因为他年纪尚轻,资历太浅的缘故,否则位列三公也不为过。以天子对郭斌的看重,他在天子心目中的分量,较之朝中的许多朱紫重臣都要重要得多。

    无论是御赐斩马剑、还是牵制皇甫嵩,天子皆有意为之。便是如今他受封阳翟县侯,并以未冠之年领颍川太守,都是天子对今后朝局的布置。何进虽然位高权重,又是太子刘辨的舅舅,然而其毕竟出自贫素之家,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政治头脑,关键时刻怕是并不顶用。而将郭斌任命为颍川太守,则是为太子加了一层保险。

    郭斌的能力和忠心是毋庸置疑的,将其放在颍川,一方面是出于他在颍川的政治影响力的考虑。然而,这却只占极小的一面,所谓“锥处囊中,其末立见”,郭斌这种人杰,放在哪里都是很让人放心的。

    而将他放在颍川,是因为颍川距离洛阳很近。京中一旦有事,郭斌可以随时亲帅大军勤王。以郭斌麾下部曲之精锐,自颍川到京师,三五日便可抵达。

    其次,郭斌毕竟年纪尚轻,今年满打满算不过十八岁。虽然他能力足以胜任,可十八岁的二千石,的确太过骇人听闻了。若是将郭斌放在京中,难保其与士林相联合,失去其原本的独立性,毕竟他与士林关系之密切,在士林中声望之崇高,都不是秘密。现在甚至有太学生拿他与蔡邕、卢植之流相提并论了!

    况且,以郭斌的年龄和资历,将他放在京中,确然太过扎眼,容易遭人嫉恨,很难保证不会有人拿着他的年龄说事儿。因此,将其放在颍川也是一种对他的保护,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许多内情,朝中的许多大臣都看不透,甚至郭斌本人可能都没有完全理解,可时时刻刻跟在天子身边的张让却是洞若观火。天子对郭斌、对太子,可谓用心良苦,郭斌是天子为太子留下的股肱之臣。若是不出意外,可能天子晏驾之后,十年之内,郭斌便可封侯拜相,位列三公。

    如今,天子的身体大不如前,这虽然是极保密的事情,却如何能瞒得过亲近之人?因此,很早以前,天子便已经开始为了太子能够顺利登基铺路了。

    否则,为何明明何皇后毒杀王美人的证据简单明了,天子却没有将事情闹出来?难道真的是十常侍劲力求情的功劳吗?张让自家知自家事,天子并非不明事理的孩童,他可是在十几岁的时候便能够将自己的亲舅舅下狱处死的主儿,岂能真的如外头所传言的一般,受十常侍摆布?

    当时天子之所以将王美人之死的事儿按下来,为的无非是当时已经八岁的刘辨罢了。若是其生身的母后真的成了杀人凶手,若干年后,便可能会有人以此阻碍其登基。所谓子以母贵,母以子贵,生身母子哪里能划分得清呢?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还真不是天子特别喜爱长子刘辨,而是另有其因。汉家虽然富有四海,宫中的皇子却总是很难平安长大,难道真的是宫中风水不好,阻碍了皇家的子嗣?那是骗鬼的!光武帝立国之时难道不会让人瞧瞧风水?

    他张让在宫中混迹了大半辈子,什么鬼蜮伎俩没有见过?宫中并非风水不好,而是有人不想让皇子长大成 人罢了,否则那些人如何继续掌控外朝,一手遮天?

    因此,天子很是看重刘辨这个长到八岁的皇子。因为刘辨既是皇长子,又是皇嫡子,乃是天子最名正言顺的合法继承人。保证皇位的平稳过渡,乃是一个王朝最在意的大事,也是每一个明白自己时日无多的天子最优先考虑的大事。因此,从天子将刘辨秘密放到道观中养大,而让其远离后宫的争斗,实际上便是对其的保护。

    自光和六年郭斌首次面圣后,天子便基本认定,将郭斌作为太子手下的储备人才了。与之待遇相同的,还有曹操,甚至一直未曾出仕的汝南袁家的长子袁绍,也在此列。在高层政治中,几乎不存在所谓的意外。难道你以为黄巾之乱前,刘辨在袁绍等人的护送下前往阳翟,是没事逛着玩呢?

    在天子原本的考虑中,刘辨前往阳翟县,有两层政治目的。

    第一,刘辨年幼,又因为自小养在道观之中,极少在天下臣民面前露面,故其在天下臣民之中声望尚未树立。因此,刘辨也需要一系列的政绩,来证明他是天子的合法继承人,更是为了证明他有能力继任天子之位。所以说,刘辨前往阳翟,是为了混资历去的。何曾想,刘辨竟在前往阳翟途中遇到了太平道的截杀。原本天子想让何进加派重兵前往阳翟,立刻护送太子回京,可是郭斌非但将前来侵袭的太平道贼人一举歼灭,更是将功劳全都推到了太子身上。这一手玩得漂亮,可以说此次太子出京最重要的政治目的已然完全达到了。

    第二,天子之所以选择阳翟县作为太子出行的目的地,却是为了太子与郭斌多多亲近,也是天子对郭斌的信任。目前看来,这第二层政治目的也已经达成了。现在的太子,非但穿着阳翟县的军装、学着阳翟县官学堂中教授的新学,其与阳翟乃至颍川豪族之间的关系也是极为密切。当然,郭斌在这里面也是出了大力的。

    因此,张让若是失心疯了,方会与郭斌这个注定是两朝元老乃至三朝元老的国之柱石作对。而当他看到郭斌给天子的奏章时,方会心中忐忑。

    因为他早已计划好了,如何借着南宫失火的事情大做文章,劝说天子增收赋税;如何借着修园子的时机搜刮民财;如何劝说天子重开西园,明码标价售卖官爵。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上亿钱的大买卖!固然天子所得是大头,可手下办事人员的好处哪里能少得了?更何况这么大的事情,上下其手的机会多得是,天子目光看不到的地方,下面人的孝敬,哪个不是数不清的银钱?

    然而,郭斌现在竟然连这件事上也要插上一脚,如何能够不让张让急得跳脚?

    郭斌的奏折并不太长,其中最关键的部分如此写道:“陛下春秋鼎盛,如今又克平黄巾之乱,声播于四海,名扬于海内。普天之下,莫不宾服。今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慑于皇威,故特奏明微臣,欲请微臣代为转奏。南宫重建一事,祈由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承办,其中所涉银钱、材料,该公司愿一力承担,恳请陛下俯允。”

    张让看了,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什么‘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慑于皇威’?什么‘代为转奏’?骗鬼呢?这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不就是你自己家的产业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