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章 酒宴-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章 酒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赐见房中高高矮矮六七个人,一个个丰姿俊爽,自信豪迈。男的虎背蜂腰、精壮剽悍,女的姣花照水、淡雅脱俗,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打眼一看,便知道这房中之人随便出去一个便是人中龙凤,俊杰之士。

    听到跟在袁绍与曹操二人身后的年轻人便是郭斌,杨赐双目一亮,随即神光敛去,笑眯眯地道:“哦?这位就是伏龙亭侯?哦,不对,现在应该是阳翟县侯了。方才可是你唱的吗?”

    郭斌听了,一阵汗颜,硬着头皮道:“小子胡诌得几句歪诗,有辱尊听,实在是汗颜无地。”

    杨赐伸出似只裹着一层布满老年斑的皮肤的右手,捋着颌下略稀疏的几绺银须,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小年纪便懂得谦抑,怪不得无论是蔡伯喈还是皇甫义真,对你都是赞不绝口,便是卢子干这个从不夸人的家伙都曾几次在老夫面前提起你来。”

    顿了顿,继续道:“就凭你适才作的所谓歪诗,宰相府邸都进得。”

    郭斌道:“诗词歌赋,或是陶心冶性,或是娱人娱己,却毕竟只是末技。如今天下纷乱,盗贼蜂起,小子这几首歪诗却着实不济事得紧。”

    杨赐看了一眼郭斌,银眉一卧,缓缓地道:“诗词歌赋,教化百姓,不为无用,于如今世道,却也并非合乎时宜。你这小子,有点意思。”

    郭斌连道不敢,忙伸手延请杨赐入座。

    杨赐却也并不客气,缓缓进入主位坐了,众人也连忙重新坐定。这一会儿的功夫,醉仙楼掌柜的早已将桌上的残羹剩饭撤了下去,重新上了热菜和几个时鲜的小菜和果子,并受命将店中窖藏的最好的英雄血拿了出来,给众人斟了酒,便亲自站在了门口侍候。

    一切自然而然,杨赐既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袁绍、曹操二人也没觉得有何不应当。盖因杨赐在朝中地位太高,士林之中名声太盛,此次宴会能请了他来,已经是幸运之至了。若说卢植、蔡邕二人是士林中的中流砥柱,那么杨赐尚是这二人的前辈。这非独杨赐一辈人的努力,更是杨氏三代人养势的结果。

    一番纷扰之后,众人重新落座。

    杨赐饮了一口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中鲜红如血的美酒,开口道:“潜阳这酒酿得好,非但入口香醇远超同侪,便是这观感,亦是一大享受啊!”

    众人不知道他话中之意,只得诺诺称是。

    杨赐继续以其特有的厚重嗓音,缓缓地道:“潜阳擅货殖之术,天下闻名。以商家之法经营县中,不费朝廷一文钱,半年多时间,阳翟县口数便扩了一倍有余。”说着,盯着郭斌道:“这真是当世陶朱啊!”

    郭斌忙道:“雕虫小技,入不得方家之眼。小子此举实属黔驴技穷,也是冒着身死族灭的风险这么干的,哪里想到天子竟然如此明察秋毫,非但不予治罪,更是封赏有加。其实说起来,小子此举,却是有点取巧了。”

    郭斌说的没错,他当初将三万流民安置在阳翟城西,避免了阳翟县被黄巾军包围的惨剧;后来大破何曼所部黄巾,又吸收了两三万人成为阳翟县的编户齐民,确实有取巧的嫌疑。毕竟之前的大旱并非年年有,也并非年年有人造反,在这个意义上说,确实是取巧了。

    杨赐哈哈一笑,指着郭斌道:“你这小子!若天下的县令均像你这么不顾惜己身,一心为国,那大汉的天下也到不了如今的情况。”

    摆摆手,止住要说话的郭斌,杨赐继续道:“如今全天下的人都说你郭潜阳很得天子青睐,升官之速亘古未有,人人羡慕,个个眼红,你却躲在这醉仙楼中与本初和孟德饮酒取乐,更是唱出了这么一首豪气干云却处处透着壮志难酬的曲子。若是传出去,怕是要惊杀好大一批人了。”

    杨赐果然不凡,这首《将进酒》确实是李白写于其政治前途出现波折之后,因此虽然全诗气势豪迈,感情奔放,语言流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却在其狂放不羁,桀骜不驯的外表下掩藏着无奈和迷惘。例如“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一句,说的虽确然是不将富贵生活看在眼中,却又只想长醉梦乡,不愿醒来,这不就是对现实赤 裸裸的不满吗?

    郭斌听了杨赐此言,自嘲地一笑,道:“杨老高明,小子些许小心思,都让您老人家看出来了。”

    杨赐听了,也不答话,抿了口酒,道:“如今南宫惨遭祝融之灾,云台被烧,天下震惊。天子欲重修南宫,复建云台,更铸铜人以镇妖邪。你们怎么看?”这句话,问的对象却是包括袁绍、曹操二人在内了。

    袁绍听了,精神一振,当即道:“重修南宫、铸造铜人,靡费甚多。兼且如今黄巾之乱平复未久,天下纷乱,民心思定。正是休养生息,轻徭薄赋以收民心之时,岂可于此时增加赋税,自断后路?”

    杨赐身居高位,目前虽然被削去官职,其在朝中的影响力却依然是举足轻重。因此,能够亲口在他面前述说自己的观点,确然是莫大的机缘。而且杨老在此事上态度始终晦暗难明,故袁绍毫不犹豫地开口,以求能打动他,那么朝中诸公在说服天子的时候便是得一强援了。

    听了袁绍的话,杨赐只是缓缓捻着银须思考,却并未开口作何评论。这一副做派,让袁绍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曹操接过话茬,道:“操却认为,南宫之重建,势在必行。然而,如今国难方平,民生凋敝,却是宜缓而不宜急。况且,宦官为祸朝野,若朝廷急求修筑,则其必然上下其手,搜刮民财。若如此,则朝政日非,百姓进退失据,黄巾乱匪的星火,恐怕又要复燃啊!”

    杨赐听了,双目一亮,捻须点头,显然曹操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去。因为南宫实在是太重要了,那里面非但有许多图书、术籍、珍玩、宝怪之物,更是关乎天命!天子宫殿失火被烧,说出去丢人不?难道不尽早将其修复,要留在那里碍天子的眼不成?

    所以说,如今朝中许多重臣、老臣都嚷嚷着要劝阻天子,要天子放弃重修南宫的打算。然而,那是不现实的,天子怎么可能同意嘛!关乎天意,关乎天子皇位合法性的事情,真真正正是龙之逆鳞,触之则死。因此,为今之计,并不是要劝阻天子,而是要尽量延缓南宫的修建,以求天下百姓恢复元气,方是更加容易实施的。所谓劝谏,还是要以劝为先的,否则若时时为谏而谏,处处违逆天子的意图,哪里是长久之计?难道做臣下的要替天子做决定不成?

    当下,杨赐对曹操道:“孟德此言,深合我心。”

    然而,曹操却捧着酒杯,盯着郭斌道:“曹某之策,虽不失一条解决的办法,却终非君子之道,实在不值一哂,要说出奇谋,施妙计,天下臣民皆受其利的话,还是要看这小子的。”

    杨赐看曹操此举,心中惊讶,忙盯着郭斌道:“哦?难道潜阳有何妙计?”

    郭斌正在走神呢,听到杨赐与众人就南宫被烧的事情聊起来后,他便开始神游四海了。这个郭斌就是这么个毛病,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了新点子,或是有了新的灵感,总是会双目发愣,默默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逻辑中。

    曹操与郭斌惯熟的,哪里不知道他这个爱走神的毛病?而且他知道,每当这小子愣神之后,总是会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好点子来。因此,看到郭斌又开始走神,曹操便将他拉下了水。

    郭斌听到杨老叫他,先是一愣,待杨老将方才的疑问又说了一遍,方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沉思了半晌,道:“郭某虽有个不太成熟的法子,却尚未仔细想周到,故不敢贸然说出来。”

    见他这个样子,房中众人除了杨赐,俱各精神一振。他们太熟悉郭斌了,每当郭斌开始拿捏了,那便是他确是有了好点子了。众人适才皆认为曹操的拖字诀,是目前最为明智,最为有效的办法,却实在想不到更加简单明了又有效用的法子了。

    杨赐何等人物?见到此时众人表情,心中亦是一激,忙道:“潜阳莫要拘束,今日是酒宴,并非在朝中陈奏,但讲无妨。”

    郭斌捋了捋思路,道:“孟德兄适才的拖字诀,若是天子就是不听呢?那可如何是好?”

    众人默然,天子若是不听,以其御宇十七载的政治智慧和手段,谁能拦得住?朝中大臣若是真的死命阻拦,怕就又是一场党锢之祸。

    只听郭斌继续道:“便是天子听从了,半年、或者一年后,还是躲不过去的。况且,即便天子真的听从了要推迟几年修建南宫,可一应材料、金银总要事先预备吧?那如何筹措?”

    “天下百姓新遭黄巾大难,家无余财,不能增收赋税,那么天下的官员呢?天子会否在售卖官爵一事上变本加厉?”郭斌没有说得很明白,可事情都摆在那里了。天子为了筹措银钱,搜刮社会最底层的小老百姓的银钱是不够的,那怎么办?天下间,还有什么人家有余财呢?自然是豪门和官员了。

    而历史上,黄巾之乱后,刘宏卖 官鬻爵确实是愈加疯狂,而且将卖 官鬻爵所得珍宝和银钱都放在内库,朝廷根本就见不到一个铜子儿。他将卖 官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致,所谓:“开西邸卖官,入钱各有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