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回京-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回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甫嵩率领郭斌一行官军回到京师之时,已然是中平二年的二月了。

    虽然黄巾之乱已然平定,大军行进依然法度森严。前有探马,兼有辎重,大军缓缓而行,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威势。大军行进自然与小部队行进截然不同,非但人员的组织与调配,单是辎重、粮草、旗帜、钟鼓等一应粗笨之物的运送就是个大麻烦。

    幸亏此次战役斩首数量不多,否则再加上运送腌渍的贼兵首级的话,更要耗费不少时日。便是如此,大军也足足行了近三个月,方回到京师。

    天子有令,大军驻扎在城外二十里处,命皇甫嵩与郭斌等有功的将佐诸人只带着随身的护卫进京。

    郭斌的越骑营依然在阳翟县修整,目前麾下的七百骑兵皆为其部曲,故并未与皇甫嵩大军一同屯驻,而是到了原越骑营的营中驻扎下来。郭斌则由其随身的五十铁卫护送,随着皇甫嵩往洛阳城中行去。

    皇甫嵩率领一众将佐谋士来到洛阳城南门,只见城门外滚滚皆为人浪,见到凯旋的皇甫嵩一行,顿时轰然叫好。仔细看去,绝大多数为太学生,领头的,便是卢植。

    郭斌见了,忙滚鞍下马,疾行至卢植面前,顾不上施礼,只虎目含泪地盯着他,口中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卢植见了,心中感动,拍了拍郭斌的肩膀,不住点头道:“做得好!做得好!你能救下这几十万大汉百姓的性命,天下人都得感谢你!我已经无事了,不必忧心。”

    这时,卢植身后晃出来一个汉子,拉着郭斌的手,动情道:“潜阳贤弟,数月不见,可想死为兄了!”只见此人耳垂宽厚,双目细长,唇若涂脂,衣着光鲜,满面红光,不是刘备又是哪个?看来在京中混了这几个月,刘备过得还不错呢。

    原来刘备之所以过得如此滋润,却还是要拜郭斌所赐。卢植虽然声望高,却身在狱中,其家中也不是豪富。因此郭斌特意吩咐在京中的虎子,让他好好打点,千万不能让卢植在狱中受小人的侮辱和谋害。

    以郭斌如今在京中的名声,他想要打个招呼要护着谁,便是天子都要给三分面子,不要说狱中的小吏了。况且卢植乃是儒学大宗师,其在京中的名声虽比不上郭斌,却也是瞒不过有心人的,因此也没有人敢真的把他当做囚犯对待。大家心中都清楚,像卢植这种“钦犯”,过不了多久就要放出来,官复原职的。

    要说郭斌在京中的名声,那可是全京城的出租车司机都晓得的,便是不知道的,一提“善财童子”也大都会恍然大悟了。其实郭斌最先的名声还是因初次进京时在太学中的一篇《少年中国说》,后来又是以八个人打一百多个江湖人士,又是得到天子的亲自召见,竟还特别不给张让面子,让他在天子面前大大地出了丑。这些还不算,后来竟然又在时任河南尹的何进府中的宴会上,以重伤之躯与名震京师的汝南袁二公子交手,只一根木棍便将袁二公子耍得团团转。

    这些事迹,至今还是京师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在这个娱乐极为匮乏的时代,这样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无疑是极具话题性的。

    而在京中的豪门乃至宗室眼中,郭斌却是“善财童子”,从香皂到美酒,从军装到水泥、砖石,无一不是一本万利的大买卖。便是他闲暇之余做出来的铅笔,也成了太学生们争相追捧的奢侈玩意儿。因此,在众人眼中,只要是他郭斌出的点子,便没有不大赚特赚的。

    虎子在为卢植打点一切的时候,自然少不得结识了刘备这位卢植的弟子,兼汉室宗亲。以刘备忽悠人的本事,便是常年混迹京师的虎子也被他拍得飘飘然,颇有相见恨晚之慨。因此,京中众人见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备竟然出入郭府,便很是着意接纳。刘备可是人精,就怕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自然要将其牢牢把握住了。当然,能被刘备忽悠了的,都不是真正的豪门,真正的豪门,其耳目灵敏着呢。

    郭斌与这位后世赫赫有名的皇叔寒暄了几句,便见到了站在后面的袁绍与曹操二人。

    三人分别数月,于此时相见,殊为不易。袁绍还好说,他隐居洛阳,只要进京便能见得到,而曹操,听说因剿灭黄巾贼寇有功,被升为济南相,以后想要相见,怕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刘备在一旁见三人相聚,谈笑甚欢,心中不由得愈发佩服起郭斌来。以前或许尚不清楚郭斌的经历,那是因为他久居涿郡,郭斌又是新进崛起,可如今,也算得上久居京师的刘备对郭斌的发家史那是倒背如流。

    袁绍与曹操,一个是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的汝南袁家的长子,一个是高门名宦之后,那是京师最顶级的纨绔。平日里只闻其名,却无论如何亦不可能有缘相见的。见郭斌与二人侃侃而谈,刘备自然也压抑不住蠢蠢欲动的内心,便上前与众人攀谈。

    刘备身为卢植的弟子,其经学见解自然也低不了。再加上他相貌堂堂,极有涵养,又擅长察言观色,虽然与袁绍、曹操二人是首次相见,却丝毫不见生疏,亦绝不令人厌烦,偶尔口出几句经学妙语,令郭斌与曹操、袁绍三人拍案叫绝。

    郭斌心中只有佩服刘皇叔名不虚传的,而曹操与袁绍见其穿着蜀锦制的华裳,虽不甚名贵,却极为得体,与三人交谈时不卑不亢,妙语连珠,只当他是哪个落魄豪族的晚辈,因此说话间极为客气。

    这一场会面,时间并不长,后来却在史书上被反复提及。是啊,这四个影响着无数中国人的命运,也影响着中华民族命运的人,其经历本身,便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吧。

    不同于郭斌与袁绍、曹操等人会面的兴高采烈,戏志才却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外面华灯初上,北路官军的凯旋,昭示着延续了一年之久的黄巾起义终于被平定。因此,整个京城仿佛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城中到处张灯结彩,将此时的京师映照得一片通明。若是郭斌能够在天空中俯瞰此时的洛阳城,但看这各处的灯火,便会怀疑这是否是两千年之后的世界了。

    然而,与高高的宫墙外的世界不同,宫墙内虽然亦是被灯烛耀得亮如白昼,气氛却是截然相反。无论是穿梭于廊间的宫娥,还是秉烛疾行的小黄门,一个个都屏息凝神,仿佛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这座两千年前的宫城,仿佛一头俯伏下来的史前巨兽,其每一次呼吸,都牵动着这几百万平方公里国土上居住的几千万臣民的命运。此时的宫城,仿佛屏住了呼吸一般,默默承载着天子的怒火。

    天子之怒,一至于斯。

    郭府,书房中。

    郭斌已从宫中回来,书房中众人或坐或卧,正在议事。

    并不狭小的书房中,郭斌、戏志才、郭嘉、关羽、张飞、郭全六人齐聚,却显得稍微有点拥挤了。郭全原本在阳翟县的,长社之战后被郭斌一纸书信调到了长社,前去辅助荀彧调配人手。

    荀彧毕竟投效郭斌不久,在颍川郡内固然是人头极熟,头头面面的人物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然而其与阳翟县中豪族的关系和熟悉程度却比不上郭全。毕竟郭斌自起家之时,便是郭全之父郭永负责联络阳翟诸豪族,郭全又是如此飞扬跳脱,人小鬼大的性子,与阳翟县内豪族混得是极熟悉的。

    而且郭斌的铁杆支持者、根本力量,都是在阳翟县内,大家又都清楚郭斌与郭全的关系。因此,在面对阳翟县中各豪族的时候,郭全的一句话可以抵得上荀彧喋喋不休地讲半天。不是说这些豪族不听荀彧的,只是做事的效率却是截然不同的。在阳翟县,只要有郭斌的一封手书,甚至只需要一个口信儿,各大豪族要粮要人,绝无二话。

    所以,为了提高办事效率,尽快完成黄巾降卒北迁的重任,郭斌让郭全前去辅助荀彧,务求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人口迁徙的工作。因为这边拖延一日,塞外三城的建设就要拖延一日。不是说晚一日建成就能冻死几个人,而是塞外三城的后勤补给所需太多,成本也太大。十石粮草运到塞外,能剩下三两石就算是好的了,其他的都让民夫在路上人吃马嚼的消耗了。

    因此,塞外三城越早一天建成,越早一天投入使用,便能越早一天盈利,也能省下海量的粮草供应。时间就是金钱,在此时显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众人此时在书房中所商谈的,却并非塞外建城,而是今日皇甫嵩回京之事。

    以皇甫嵩的功劳,此次回京自然是要大肆庆贺的,而今日除了卢植之外,前来迎接的大多数人竟然是太学生,这就不得不让众人狐疑不已了:是否天子看皇甫嵩不顺眼,现在就要收拾他了?

    而郭斌今日进宫点卯,自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直到回到书房中,看了戏志才手中的一份情报后,方长长地舒了口气。

    请报上写道:“中平二年二月己酉,南宫云台灾。庚戌,乐成门灾,延及北阙,度道西烧嘉德、和欢殿。案云台之灾自上起,榱题数百,同时并然,若就县华镫,其日烧尽,延及白虎、威兴门、尚书、符节、兰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