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奏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奏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郭斌便得到消息,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幕中军师阎忠辞去,皇甫嵩厚赠其程仪,放其离去。

    众人听了这个消息,都是一脸疑惑。这幕僚投奔举主,哪个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哪个不是为了搏个好前程?可是众人自从暮春之时投入皇甫嵩幕中,到如今,已然进入隆冬时节,辛辛苦苦了大半年,眼看着两路黄巾军主力均被剿灭,逃到下曲阳的张宝也被枭首,正是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可他为啥偏偏就挑这么个时候离开了呢?

    皇甫嵩自然不会将前一日夜里,阎忠劝说自己背反朝廷、意图谋反的事情说出来,众人也只能胡乱猜测了。

    戏志才虽然智计百出,却无论如何亦料不到两人会有这么一出对话,郭斌不学无术,对于如此生僻的一段历史,自然也一无所知,只暗自庆幸历史尚在沿着其固有的轨道向前行驶,并未因自己小小的蝴蝶翅膀而出现太大的改变。

    不过,众人对于皇甫嵩与阎忠一番对话的具体内容固然一无所知,却可通过种种蛛丝马迹推测出个大概。

    戏志才在军议上对众人道:“以忠愚见,皇甫将军应是没有反心的,否则阎忠便不会离去。”

    关羽点头,道:“军师所言有理!”

    郭嘉接口道:“如此说来,之前在冀州民间流传的童谣,便只可能是阎忠私底下的作为,皇甫车骑应是不知情的,至少是不支持。”

    戏志才道:“那么,这个阎忠为何要这么做呢?”

    郭嘉道:“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阎忠怕是想要那从龙之功吧?”虽是疑问句,却是一副蔑视的口气。

    郭斌斥道:“小弟,休得胡言!”郭斌虽然同意郭嘉的看法,对其爱卖弄的性格却实在是无可奈何,因此便要常常训斥他一把,省得他尾巴翘到天上去。

    戏志才道:“主公所言有理。既然阎忠是悄悄地走的,皇甫车骑自然是不希望再有人提起这件事情,那么就如此悄悄地揭过此事便是最明智的。阎忠说破大天去也不过是皇甫车骑的一个幕僚罢了,哪里就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若有人再提起这件事,那便是与皇甫车骑为难了。的确需得慎言才是。”

    郭嘉听了,只能耷拉了小脑袋,点头受教。对于郭斌,他尚敢发发小脾气,因为他知道郭斌性情宽和,对自己又极是溺爱,别看嘴上骂得凶,若真要让他动手揍自己,怕是他都下不去手的。

    而戏志才就不同了,最初,郭斌将郭嘉交给戏志才调 教的时候,郭嘉还曾仗着一点儿小聪明想要戏耍他。就是因为当初在司马徽府上时,戏志才放旷不羁,未曾将郭斌放在眼中。可后来他就知道厉害了,戏志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些小手段化解,并反手施展了几个小手段,却让郭嘉似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了。因此,只要戏志才一板起脸来,平素行为略显乖张的郭嘉就会温顺得像一只小母猫一般。

    郭斌见郭嘉一副老鼠见了猫似的样子,心中好笑,却又有点心中不忍,便开口道:“看如今的形势,似乎阎忠是要借着这童谣逼迫皇甫车骑背反朝廷自立,却显然没有得到皇甫将军的支持,这才悄悄离开的。那么这件事情便就此打住,谁都不许再提了。”

    戏志才看了郭斌一眼,又看了一眼一旁的郭嘉,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无奈。这个主公哪里都好,就是对手下人太过宽厚,尤其是这个小郭嘉,如今这行事乖张的性子都是主公惯出来的。不过要说这小子的脑子却是极为灵活,小小年纪便颇多鬼点子,经过这一年多的培养,摇头晃脑地倒是很有那么个样子了。

    若是郭斌知道戏志才心中的想法,那定然是要偷笑的:想不到吧?小郭嘉在后世那可是堪称鬼才的主啊,若是没有点儿天分,连我都不信。

    然而,郭斌命令手下众人将阎忠出走一事搁置下来,不要再提的时候,皇甫嵩却做出了一件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事儿。

    在这个应该雌伏的当口儿,皇甫嵩竟然一封奏折将中常侍赵忠给告了。原来,当初剿灭张角之时,皇甫嵩帅大军途径邺城,发现赵忠的住宅超过了规定的大小,便上书天子,告以违制,并要天子将其没收。

    天子圣旨下来,对于皇甫嵩的公忠体国很是慰勉了一番,将赵忠的宅子没收了,并下旨对其进行申斥。

    郭斌得了消息,心中焦急,连忙往皇甫嵩帅帐赶去。

    通报过姓名后,郭斌便急急忙忙跑进来,顾不得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大声道:“将军,赵忠”

    却见皇甫嵩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原来他正在伏案书写,郭斌只得立在一旁,不敢打扰。

    过了一会儿,皇甫嵩方抬起头来,轻轻地将纸上的墨迹吹干,对郭斌招招手,道:“潜阳,你来看看老夫这一封奏折。”

    郭斌忙双手接过,就摊在手上看了起来。

    其文略曰:“臣嵩再拜言:臣尝闻,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 无奇胜,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郭斌看到这里,心中疑惑,这分明是摘抄的《孙子兵法》,皇甫嵩到底要干啥?当下抬头,略带疑惑地道:“将军,这是”

    皇甫嵩笑着摆摆手,道:“往下看。”

    郭斌只得继续看下去,只见上面写道:“太平道为祸中原,哀鸿遍野,四海沸腾,民不得生。太平道持兵则为盗匪,归田则无异百姓,故剿匪之要,在除根。曩者,卢中郎植者,困贼首于广宗,以五万之众困十万之兵,虽管乐难为也。”

    看得到这里,郭斌心中激荡,激动地看向皇甫嵩道:“将军,这”

    皇甫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往下看。

    “黄巾贼寇,聚而为贼。若可将其一鼓而破,则天下可定;若任其流落中原,则非以百万之众,耗亿万之资不能为也。况我官军久疏战阵,新聚之众,而黄巾贼众则起困兽之心,此战至不易也。卢中郎为国家计,不避矢石,不惧佞臣,甘冒奇险,以少围多,实乃反客为主、以逸待劳之计也。非唯剿匪之任,亦为匪患之后百姓之生计也。故深沟高垒,尽心竭智以困敌,一心为公,不计私利,此实乃国士之谓也。”

    郭斌稳了稳心神,继续往下看。

    “嵩所以克成大功,全歼黄巾贼寇者,亦卢中郎困敌之功也。城中贼寇既外无援兵,内缺粮草,军心已泄。臣以卢中郎所制攻城炮,攻敌半日,则敌军即降。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者,形也。臣之胜,实乃卢中郎布局之功,臣不敢贪天之功为己有,特请陛下明察秋毫之末,赏有功之臣。则万岁之后,人人称颂也。臣嵩再拜。”

    郭斌看完,脸上的激动难以言表,虎目含泪,双手颤抖着将奏折奉还,再拜道:“斌代卢中郎,谢过将军大恩!”说着,声音已然哽咽,下面的话,却也再难说出来了。

    皇甫嵩哪里能料到,这个敢于只身进贼城,百万军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面对再难的任务、以少敌多的险境亦未曾眨一下眼的铁人一般的郭潜阳,竟会如此。心中叹了一口气,暗道:“卢子干好福气啊!郭潜阳与其相交时日虽短,却待之如父兄。而阎忠,唉!”

    当下收拾心情,笑骂道:“你这个郭小子,你与卢子干相交才几天?我二人相识之时,怕是你小子还没出世呢!”

    郭斌只得摸着后脑勺,讪讪地笑,等到出了帅帐,方记起来竟忘了问赵忠的事儿。

    如今,黄巾军已然被剿灭,天子有令,着皇甫嵩领大军回京。为卢植求情的奏折也是在回京的路上发出去的,想来进京之后,便可知道结果了。以皇甫嵩目前在朝中的威望,又是携大胜之势回朝,天子自然是要给他点面子的。

    更何况,卢植的作为天子也清楚,当初要撤了他,也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下来的结果。

    首先,卢植在将黄巾军主力逼入广宗城之前,那也是大胜连连的。否则如何能以少围多?再加上南路大军虽然初战失利,后面却几乎是不费一兵一卒便将二十万黄巾军击溃。因此,满朝文武包括天子,都将黄巾军看成了聚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便对卢植的攻城策略产生不满了。

    而将卢植撤职,并让走了张让门路的董卓任北路军主帅后,哪知这个当初众人都以为是捞功劳的肥差却绝不是那么好当的。因此董卓的失败,才将天子敲醒。但是若当时便让卢植官复原职,并让他回去统领北路军的话,先不说这个下过狱的主将还能不能压得住手下的将佐,单单是天子的脸面便过不去。

    因此,此时天子的气已然消了,之所以没有让卢植官复原职,只是需要一个台阶罢了。如今皇甫嵩将当初的战况分析地如此明白,又明说不是天子的责任,而是朝中佞臣误导了他,想来以刘宏的政治智慧,当能做出很好的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