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二章 童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 童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子对郭斌的看重,可以说是毫不掩饰,而天子似乎亦从未有掩饰的意图,从来都是**裸地将其表现给天下臣工。然而,这份人人称羡的圣宠,却让如今接圣旨的郭斌略显尴尬。

    其实郭斌从秩比二千石的骑都尉升为一郡太守,以他在剿灭黄巾起义的战争中所做的贡献来说是绰绰有余了,然而再将其年龄考虑在内的话,就有点过于显眼了。

    郭斌生于农历丁未年,是延熹十年,也是永 康元年。永 康是汉灵帝刘宏的第一个年号,巧合和的是,这一年十二月,桓帝驾崩,刘宏被接到京城继承大统。按照公元纪年来算,这一年是公元167年,到如今的中平元年(即公元184年),郭斌整整十七岁。

    十七岁的男子,在现代来说,还是个上高中的孩子。古人虽然在心智上可能略微早熟,十七岁也不过是未及冠的少年,可能颌下的胡须刚刚冒出不多的绒毛吧。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谁能想到十七岁的郭斌竟然能一举成为国之重臣,颍川郡守?

    虽有消息称曹操也是与郭斌相类的济南国相,可他生于公元155年,比郭斌整整大了十二岁,这还是借了父祖的余荫。

    郭斌的地位,目下尚不显,待他进京参加朝会之时,站在一群身形佝偻的老者中间,恐怕会更加不自在。甘罗十二岁出使赵国,随即被秦王嬴政赐任上卿,这作为一个美谈传遍天下。然而,故事毕竟只是故事,若看着十七岁的郭斌真的堂而皇之地站在重臣的队列中参加朝会,便是卢植、蔡邕之流看重郭斌的怕是心中也不会太舒服吧。

    这还不算,刘宏竟然还将郭斌追回的中兴剑又赐回给他,并说什么“除奸臣,兴汉室”。目前黄巾之乱已然平息,正是天下太平,汉室中兴的时候,所谓除奸臣,除的是谁?这便让人颇费思量了。

    因此,回到了越骑营的帅帐,郭斌聚集众将议事,将这个疑问提了出来。

    戏志才道:“诚如主公所言,如今黄巾贼首伏诛,四海太平,哪里来的奸臣?是朝中的奸臣,还是地方的奸臣?若是朝中的奸臣,如何会将中兴剑赐予远在冀州的主公?而若是地方的奸臣”

    说到这里,戏志才停住,看向了郭斌。

    郭斌面色一黯,知道戏志才与自己想到一处去了,心中颇为心灰意懒。过了片刻,方向郭嘉道:“小弟,你怎么看?”

    郭嘉看了戏志才一眼,沉声道:“皇甫中郎,哦不,应该是车骑将军,剿灭天下黄巾,功劳之大,亘古未之有也,何以赏之?”

    张飞在一旁看了,心中焦急,道:“小郭嘉,你打什么哑谜呢?主公不是问你谁是奸臣吗?你说车骑将军干啥?”

    郭斌看了郭嘉一眼,示意他给张飞解释。

    郭嘉点点头,道:“翼德兄长,你说这天子最怕的事情,是什么?”

    张飞笑道:“你说啥?天子富有四海,怎么会有害怕的事儿?你这小子,俺老张知道你鬼点子多,可别拿俺开涮。”

    郭斌忍不住笑道:“翼德,天子之所以富有四海,以其为天子也,若有朝一日,其不复为天子了,却如何还能富有四海?”说到这里,声音已经转为低沉。毕竟不是可以宣之于口的事情,虽然帐中均为其腹心之人,可小心无大错嘛!

    张飞瞪大了驴眼,捂着嘴惊呼道:“啥?”他只是囿于惯常的思维方式,未曾往这上面想罢了,为人却绝对不傻。此时听了郭斌的话,登时明了。

    郭嘉缓声道:“不错,车骑将军剿灭黄巾贼寇,兴复汉室之功,亘古难求。只不过功高震主,难以酬赏,兼之目前手握重兵,南路官军亦是出自其麾下。可谓天下精兵,有一半在手,再加上西北豪族为其奥援,若其有异心,则汉室危矣。”

    郭嘉说的不错,皇甫嵩是安定郡朝那县(今宁夏彭阳)人,父亲皇甫节曾任雁门郡太守,久为边将;他的叔叔皇甫规是东汉名将、凉州三明之一。可以说,皇甫嵩是目前西北边地豪族中威望最高,声势最隆之人。

    西北边地距离羌族极近,经常与羌族发生冲突,因此但凡是西北的豪族,大多是军中的老底子。这些人大多是军阀出身,依靠同羌人的战争崛起,形成了西北边地独特的政治风貌。

    然而,无论是地域上的差别还是理念上的差异,造成了中原士人阶层与西北豪族的相互敌视。因为羌人屡屡犯边,给朝廷带来了极为沉重的军事压力和财政负担,所以朝中曾有想要放弃西北的论调。所谓:“善为国者,务怀其内,不求外利;务富其民,不贪广土。三辅山原旷远,民庶稀疏,故县丘城。可居者多。今宜徙边郡不能自存者入居诸陵,田戍故县,孤城绝郡,以权徙之。”

    这种论调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西北边地地广人稀,距离中原旷远,不如放弃,将其民迁徙到内地来。

    在现代人看来,这自然是狗屁不通、难以理解的观点,却曾在东汉年间形成了极大的声势,致使王符在其著作《潜夫论》中嘲讽式地说道:“地无边,无边亡国。是故失凉州,则三辅为边;三辅内入,则弘农为边;弘农内入,则洛阳为边。推此以相况,虽尽东海犹有边也。”

    随即发出了“今不厉武以诛虏,选材以全境,而云边不可守,欲先自割,示●寇敌,不亦惑乎?”的痛声疾呼。

    这一与西北豪族的根本利益,乃至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相违背的论调自然不足为训,却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西北豪族集团与中原士族的矛盾。

    朝廷需要西北边地的兵员来进行对羌族的战争和对国内民变的镇压,因此对于西北的豪族颇多倚仗,这一点,从平定黄巾之乱的四位主将:皇甫嵩、朱儁、卢植、董卓四人的出身就可看得出来。四位主将中,便有皇甫嵩与董卓两位出身凉州。而卢植出身对抗乌桓的前沿--涿郡,只有朱儁出身南方的会稽上虞。

    可是中原的豪门对于羌族的祸乱殊无切肤之痛,而朝廷却要以中原的赋税来应对西北的战争。因此中原的豪门对此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

    西北的豪族集团在边地的战争,既保全了天朝上国的脸面和疆域,同时也守住了中原王朝的西北门户,使得羌人不得经关中进入中原。因此,这些奋战在抵御外侮第一线的豪门,看到背地里有人捅刀子,则确然是不会高兴的。

    皇甫家族乃实实在在的凉州豪门,以其如今在朝中的声望,无疑会成为西北一派势力在朝中的首脑人物,因此,其在汉帝国最能征善战的西北军中,影响力是可以想见的。郭嘉所说的功高难赏,乃至天下精兵有一半在手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关羽道:“车骑将军豪迈忠正,必不至于此。”

    戏志才看了关羽一眼,道:“便是皇甫将军没有反心,可其手下谋士呢?便是抛开这许多可能性,朝廷可能容许如此功高难赏之人长期把持大军?”

    郭嘉点点头,淡淡地道:“所以,天子将中兴剑赐予主公,让主公‘除奸臣,兴汉室’,为的不是别人。”

    说到这里,帐中众人一时无言。至此,天子将中兴剑赐给郭斌的目的才算是了然。为的不是别的,不过是牵制皇甫嵩罢了。

    戏志才道:“皇甫将军曾上书天子,要免去冀州一年田租,用来赡养饥民。”

    关羽道:“天子不是同意了吗?况且这正是抑制黄巾军死灰复燃的好计策,主公不是也这么说吗?”

    郭斌道:“或是有人故意散布谣言,或是有人夸大其词,总之,如今冀州坊中流传着一首童谣,云长可知道吗?”

    见关羽一脸茫然,郭嘉吟道:“天下大乱兮市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赖得皇甫兮复安居。”

    张飞惊道:“哎呀!这不是要害了车骑将军吗?”

    不错,若皇甫嵩单单是个能征惯战的武将,在地方上没有什么根基的话,天子会放心;设若皇甫嵩是个文官,是管理一地行政的郡守的话,便是得到治下百姓爱戴,天子也不会对他起疑心。

    然而,如今的皇甫嵩既是个能征惯战、剿灭黄巾的主帅,无论是在朝中还是在天下人心中,其威望之高无以复加。如今又得到了冀州百姓的由衷称赞,可谓民望集于一身,又有西北豪族的支持,他是有能力推翻汉朝统治的。因此,天子对他很是忌惮,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皇甫嵩偏偏还是有功于汉室,剿灭黄巾贼寇之功,亘古未有,天子若不对其酬赏,则天下民心必然愤愤难平,在黄巾之乱中为汉王朝立下功劳的人也不会同意。因此,天子必须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还要对皇甫嵩大加封赏,实在是矛盾得紧啊。

    然而,就在众人为皇甫嵩遭人陷害而愤愤不平之时,戏志才的一句话却让这一切更加扑朔迷离。

    只见戏志才抚着髭须,缓缓地道:“根据情报显示,这首童谣,便是出自军中,首倡之人,似乎便是车骑将军幕中军师,阎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