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章 原委-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章 原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也怪不得郭斌听说张梁的死讯后大惊失色,抛开个人的好恶不谈,单单是如今张梁在黄巾军中的巨大作用便无可替代。

    如今的张梁,在黄巾军中的地位无疑是最高的。首先他的身份,是大贤良师张角的堂弟,只这一层关系,张角没有继承人的前提下,张梁便是其在广宗城中最合法的继承人。其次,张梁并非单凭与张角的关系而获得的如此地位。他非但武功高强,行事果决,头脑也是极好,在黄巾军中属于少数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所以当初刘辨出京,去阳翟的时候,张角才会派他去。所以说,张梁在黄巾军中的威望是极高的,个人能力也是极强的。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张梁可以压制得住广宗城内的十五万黄巾军。一支有头领的起义军和一支没有头领的乱军,其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支队伍,只要有个领头的,便可称之为部队,其行事就有规则。这支部队便是以劫掠为生的强盗,也是有原则和规矩的,再坏的规矩也比没有规矩强出无数倍。而没有头领的队伍,其行动就极为肆意,没有统一的行动,固然无法与军队抗衡,可一旦流落到地方,其所能造成的危害却比强盗还要大,因为他们行事没有底线。

    况且,郭斌昨日里进城招降,所谈的一切都是在密室中进行的,其内容也仅限于张梁、张牛角与褚燕三人知晓。张梁与张角相继死去,对城内黄巾军的军心影响固然极大,郭斌昨日所谈的招安内容却同样失去了效力。

    郭斌忙拉住褚燕,急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梁是被谁害死的?”

    褚燕沉声道:“唐周!”

    郭斌一惊,道:“什么?唐周是我们亲手火化了的,怎么还能来害死张梁?难道当初死的不是他?”

    褚燕忙道:“郭大哥有所不知,乃是城内高层中有唐周的人!”

    郭斌顿时明了,道:“详细说说!”

    褚燕这才一五一十将郭斌走后城内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郭斌自与张梁三人在密室中商谈完毕,便着人将城内大大小小近五百个头领聚了起来,为的自然是商量招安的事宜。将郭斌说的美好前景讲了一通后,张梁对在座的众人说道:“投降官军是目前我们唯一的出路,要想保全手底下这么多人的性命,我们必须这么做。可是在座的诸位,包括我张梁,都不能投降。”

    一众头领听了,无不默然不语。

    他们自然知道,朝廷对最底层的士兵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他们这些领头的却绝对不会放过。最底层的士兵们放下刀枪就可以放心地做老百姓,可他们这些有领兵经验的首领一旦被放到了乡间,极有可能重新获得对这些原手下的控制权,轻则为恶一方,重则再次起义。因此,朝廷不可能放心,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还有未来。张梁早已想好对策,便对众人说了要带着众高层突围,往太行山中求存的事后,重新有了希望的一众首领方放下心来。

    将招安的事宜向一众头领解说完后,张梁便让大家解散,让他们各自去城中各自的营地分说招安事宜,向士兵们讲解清楚。

    然而,就在忙碌了一天的张梁心力交猝,躺在衙门大堂中假寐之时,来了几十个黄巾首领。他们带着士兵,径直来到县衙大堂,二话不说便围攻张梁。张梁虽然累极了,却毕竟是长期修炼道家内功的人,只靠着绵长悠远的气息与这么多人周旋。

    此时广宗城中的黄巾军高层都下了基层,奉命向士兵宣讲招安的事宜,县衙之中仅有的十几个普通士卒,却也早已被叛军带来的人给制服了。

    这些黄巾首领原来都是太平道的中高层,常年混迹江湖。就是因为他们武艺高强,方能聚得起这么多手下,从而在起义之时于军中博得高位。这些本来在江湖上声名显赫的江湖好手一同来围攻张梁,什么钢刀、铁剑一齐往他身上招呼。

    奈何张梁武功之高,实在超乎这些人的想象,一手内力的运用,更是在张角的教导和几十年的摸索下极是纯熟。他掌力时而刚猛,时而空而无力,虚实变幻,登时便力毙了好几人。一时间众人犹豫踌躇,畏手畏脚,下手便不似适才肆无忌惮,更是容得张梁有了调息的时间。

    因此,在褚燕与张牛角听到消息,率人回援的时候,张梁已然将这些人全部格杀。

    郭斌听得心中佩服,疑惑道:“既然如此,人公将军是怎么死的呢?”

    褚燕听了,虎目含泪,道:“他是自杀的!”

    郭斌大惊:“这是为何?”

    褚燕道:“当时,人公将军虽然胜了,身上腿上却也添了许多伤口。他满身都是鲜血,有自己的,也有这些叛逆之人的。”

    郭斌点点头,道:“他的功夫我也是极佩服的,只是毕竟人力有时而尽,剧战之下,失血过多,确然是极致命的。只是如何又扯上了唐周?他又是为何自杀的?”

    褚燕擦了一把眼泪,向郭斌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些人都是唐周埋伏在太平道内的卧底,他们以颠覆太平道为最终目标。想来当初唐周夜中潜入广宗城,扰乱张角的心神是一,联络这些手下是二。

    在郭斌与张梁等人密室商议之时,他们便有人偷听了去。因此方可以提前制定计划,提前行动。他们见张梁已经与官军商量好了,要接受招安,而黄巾上层则要突围到太行山中继续传道,心中知道,今夜便是最后的机会,于是便准备发动叛乱。他们一面派人围杀张梁,一面在军中宣扬张梁要弃了城中众军,独自突围而去,祸乱军心。

    这还不算,他们竟联络太平道中高层,煽动他们起来一齐反对张梁。

    他们觉得,只要将主将张梁擒住或是斩杀,便可以戴罪立功,得到朝廷的谅解。蝼蚁尚且偷生,而况人乎?许多黄巾军将领宁愿跟着士兵们去塞外,也不想再跟着张梁到太行山中打游击了。黄巾起义的失败,已经让许多人心灰意冷。

    前去围杀张梁的人虽未成功,煽动士卒的人成果却是极大。

    本来普通士兵中,许多人便是被裹挟而来,参加黄巾军那是被逼无奈。如今大军围城,十几万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几近绝望。因此,他们是极为盼望得到朝廷招安的。而受到蛊惑的他们,认为张梁要以城中的普通士卒为饵,独自突围而去。

    因此,广宗城中经过鼓动之后,可真的算是炸了营了,许多前去稳定人心的首领也被陷了进去。谁都没有想到,真正的唐周手下仅有十几人,却能闹出这么大的乱子。非但许多高层将领受到了他们的蛊惑,城中的十五万大军更是吵着要将张梁擒了交给官军,以求戴罪立功。

    人性有时候就是这么丑恶,张梁可是一心想要保全他们的人啊!看来,“不明真相的群众”的破坏力也是极大的。张梁见了这局面,兼且身受重伤,心知无能为力,况且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么?兄弟们接收招安,去塞外继续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一众高层则前往太行山中谋生存。

    当下,张梁便以一人之力拖住一众近乎癫狂的黄巾士兵,让张牛角和褚燕带着近三百太平道的铁杆教众突围出城。

    他们这些人武功极高,三百多人形成的破坏力也是极大的。不过他们并无战心,张梁嘱咐他们不要恋战,一路向北突围,进入太行山之后,才算是安全,同时也要他们派人去通知早已突围的张宝,事不可为,要他去太行山中聚会,留下太平道的一点火种。

    郭斌拉着褚燕,急切地道:“张梁还没死?他是不是还在人世?”

    褚燕登时哭得像个孩子,道:“我带着大家从县衙后门突围,心中不忍,转头往回看的时候,人公将军他,他便自刎了!呜呜呜”

    郭斌心中一丝侥幸也随之破灭。他心中知道,张梁便是能活下来,也不可能被朝廷容忍。广宗城内的大军一平,黄巾军主力便算是覆灭了,朝廷行事也再不会有顾忌。因此,该杀的必然要杀一批。

    张梁算是此次黄巾起义的首恶之一,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得到朝廷原谅的,郭斌也清楚这个道理,所以才对他说:“中山、上党等地山岭纵横,岂非英雄栖身之所。”这是要提醒他,让他带着黄巾军的上层骨干,到太行山中避难。

    看来张梁也听明白了郭斌话中的意思,这一番布置便是为了手下的一众铁杆太平道人可以赶往太行山去。猛然间,郭斌方意识到他当初所说的话中的漏洞,叹了口气,对褚燕道:“看来还是我连累了人公将军。”

    挥手止住张口欲言的褚燕,郭斌继续道:“人公将军怕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到太行山去,他早就打算与广宗城共存亡了。”

    褚燕惊道:“什么?不可能的,人公将军岂会把我等扔下不管?”

    郭斌了然,他知道褚燕想错了,以为张梁所谓的突围到太行山都是假的,是为了稳住手下的权宜之计。当下叹了口气,道:“若是经过我的招安,城内黄巾大军的高层一夜之间便不见了踪影,朝廷岂会不对我起疑心?而只要人公将军死了,事情便算是有了个交代,也不会牵连到我身上了。”

    登时,褚燕被惊得默然无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