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料之外-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料之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回到官军大营时,天色已经微微转暗。

    董杏儿被留在大营中,关羽受命看着她,否则她定然早就进城去寻郭斌了。便是如此,她仍守在大营门口等了一下午。

    非只是她,郭嘉、戏志才、关羽虽然对郭斌有莫名的信心,深信他此行定能安全返回,可毕竟心中也是极为担忧,生怕出个意外。若张梁不想投降官军,将郭斌捉了去做人质,可如何是好?

    要知道,郭斌虽然与张梁有旧,却绝不是有恩情,而是有仇怨。郭斌屡次破坏太平道的谋划,并将黄巾南路大军一手覆灭,双方之间可谓仇深似海了。而最近虽然与张角相交,可他毕竟已然故去,天知道张梁会不会赞同乃兄的看法?只看张角故去这么多日,褚燕也早已回到广宗城内,张角的遗言肯定早就被传达到全军了,可城内依然毫无动静。可见便是张角如此身份地位,其一旦死去,在黄巾军中的影响力也是极为有限的。

    所以说,张梁到底是要依照张角的遗嘱,投降官军,还是死守广宗,与官军来个鱼死网破,还真不好说。

    几人心中虽极是担忧,郭斌却早有将令,他们又不能跟进城中,因此便只能在营寨门口立等了。

    皇甫嵩自郭斌进城后,便命人在门口等着,等他一出城便来报告。此时见郭斌回转,城南处的官军一片欢呼,那人也早已飞奔着报信去了。

    自中午时分郭斌带着张飞进城,他这次的任务便在城外官军中传扬开来。得知他是要只身入城招降黄巾逆贼,官军心中只有暗暗佩服的。城内连百姓带反贼,可是有二十几万啊!不要说两个人,便是带着两千人,贸然进城怕是连个水花也溅不起来。若黄巾军真的不怀好心,怕是扭头便会将二人的头颅扔出城墙!

    当然,他们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不了解江湖高手。以郭斌与张飞的武功,只要没有极为密集的箭雨覆盖射击,便是在百万军中也是来去自如。因为久经战阵的将领,其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和反应速度是极其恐怖的,若是以冷箭对其进行攻击,只要不是极高明的箭术,其穿透力及角度都极其刁钻,又可将箭矢破空之声掩盖,那么便对他们无可奈何。

    战场上极为混乱嘈杂,喊杀声、惨叫声、弓弦震动声、刀兵相击声,这些声音,会将箭矢的声音掩盖起来,只有极高明的将领方可躲过去。然而,有的时候现实情况便不是那么凑手。当你与人相斗的时候,箭矢及身,哪里有功夫躲闪?便只能硬生生挨一下。这时候,甲胄的作用便体现出来了。一身的甲胄非但可以抵挡普通敌兵近距离的刀剑攻击,连普通的箭矢攻击也可抵挡得住,这就让身着甲胄的将领可以更加肆意地在战场上游走,而不用随时保持高度的精神紧张。

    然而,这一身甲胄却也不是那么好穿戴的。先不说打制这么一套甲胄需要花费多少银钱,单是这百多斤的甲胄穿在身上,便不是普通人承担得起的。非但如此,冷兵器作战,将军的武器都是以粗大沉重著称,再加上近百斤的武器,那身上可是将近两百斤的重量啊!这要何等神力,方能保证其行动自如?因此,从来只听说过寒门子弟通过读书得到高官的,而习武的却极少听说。单是每餐吃饱饭,还能有钱雇师傅教授武艺,便是不小的开支,更不用说动辄几十斤上百斤的上好镔铁打制的武器了。

    然而,郭斌与张飞虽然未曾穿戴甲胄,却是更加身轻体便。只要张梁有杀心,少了手下人掣肘的二人更可以放心大胆地往外冲杀。因为二人都是万人敌的猛将,便是身陷重围,能近身的也不过十几个人,二人互相照应,真的是视城中十几万大军如无物。当然,二人又不是傻,怎么能真的不做防备便进城了?非但张飞带着二人的兵刃,二人的锦袍下面更是有一套贴身的锁子甲护身。

    城南官军见二人迈步回来,神态悠闲,气度俨然,心中的佩服和惊叹达到顶点,只能以欢呼来表达心中的崇敬之情。

    古代战争,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士气!士气要如何提振?最简单的方法是己方有牛人。郭斌自前来广宗前线,便被卢植塑造成了少年英雄的形象,此次孤身入敌营,更是将其胆魄心智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向来敬英雄、重英雄的军中,众士兵对郭斌的崇拜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

    董杏儿看着郭斌在欢呼雀跃的军兵中间,神色自然,风度翩翩,光芒万丈,心中不由升起一股骄傲自豪之情。

    郭斌自然早就看到了她,排开众人,径直来到董杏儿身前,拍拍她的小脑袋,道:“杏儿,不用担心,我回来了。”

    至此,董杏儿眼中转动的热泪再也抑制不住,只得捂住嘴巴,任两行清泪自双颊淌下来。郭斌知道,这小妮子是担心自己呢,便伸手将她双颊上的泪水擦去。岂知,董杏儿越想越是委屈,眼泪竟是越擦越多,直到身边的军士起哄,方转身飞奔而去。只留下郭斌待在当场,于风中一片凌乱:“女孩儿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啊!”

    当然,前世今生都未曾真正谈过女朋友的郭斌,自然是不了解女儿家的心思。

    南门外的嘈杂声早已被皇甫嵩听到,待郭斌来到帅帐之前时,他早已带着一众属官站在帅帐外等他了。

    郭斌见了,心中也不由得感动。忙加紧几步,上前行礼道:“末将越骑营统领郭斌,拜见中郎!”

    皇甫嵩见郭斌神态,便晓得事情该是成了大半,忙上前扶起他,拉着他往账内走去。

    边走边问道:“潜阳此行,可还顺利?那张梁怎生说的?”

    郭斌道:“末将幸不辱命,张梁同意招安!只待他将城内部将安置妥当,便开城投降!”

    皇甫嵩猛地一攥拳,道:“干得好!黄巾之乱早一日平息,中原百姓便能早一日休养生息!我要上书天子,为潜阳表功!”

    郭斌忙道:“全赖中郎指挥有度,将士用命,城中黄巾军方能迫于压力接受招安。要说论功,也是大家伙儿的功劳。斌所以能说服张梁,全赖中郎在后方指挥若定,是官军今日攻城之威压,才能使得事情如此顺利,斌岂敢居功?”

    皇甫嵩听了,对郭斌居功而不自傲的态度尤其赞赏,帐中诸位将领听了,也是暗暗点头,脸上涌现喜色。

    郭斌则心中暗道:“我可不傻,若我真的想将功劳全占了,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没看适才帐中诸将的脸色,若我真的敢居功,怕是将这些人都得罪了。他们忙忙活活大半年,主帅换了好几茬,到今天我进城一次便将所有人的功劳都抢去了?这不是抢功劳,这是找死!况且,我做了什么,天子清楚,何进也清楚,又怎么可能被抹杀了呢?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了,若是上面没有人,便是有了功劳都可能被抢了去。”

    当天夜里,皇甫嵩命人多上了几道好菜,很是犒劳了郭斌一番。自然,酒是没有上的,军中禁酒,更何况城中的十几万黄巾军投降在即,正是紧要的时候,要庆功也不急在这一刻。在一切稳稳妥妥地解决之前,官军是分毫放松不得的。

    到了半夜,郭斌忽然听到外面喊杀声震天动地,心中大惊:“难道是张梁?他之前的一番作为都是掩人耳目不成?”

    当下,匆忙披上战袍,提了玄龙枪便往外奔去。刚出营帐,便见迎面奔来一个男子,那人身法好快,只几个起落间,便到了郭斌身前。郭斌目不稍瞬,只将玄龙枪顿在地上,盯着来人。缓缓地道:“可是人公将军说话不算数,今夜要突围不成?”

    来人扯下面巾,忙道:“郭大哥误会了,人公将军已然身死,此番突围的,仅有三百人,都是我太平道上层精锐。”

    郭斌大惊,道:“什么?人公将军竟然死了?是被何人所害?”

    张梁的死,出乎郭斌的意料之外。下午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平心而论,张宝他没见过,可是张角和张梁两兄弟,他却是极为熟悉的。这两个人,无论是武功还是人品,都极得郭斌敬重。他们两个手中持有毁天灭地之力,只要敢与官军鱼死网破,官军势必死伤惨重,那么这个天下便真的完了。

    届时,群雄并起,异族入侵,朝廷权威荡然无存。恐怕汉末的乱世,便会提前到来。

    一个普通人,要他不做坏事,这个不难。你想,一个普通的老农,你想让他去作恶,想让他欺负城管,这也不现实是吧?而一旦这个人有了权力,有了力量,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要想让他不做坏事,却是极难的。尤其是其权力不受约束的时候,他们所能产生的破坏力令人震惊,而他们作恶的能力也是令人发指。在一定程度上说,这也是美国电影《蜘蛛侠》中所说的:“力量越大,责任越大”吧?

    因此,在郭斌看来,只要张角和张梁等人不作恶,不丧心病狂,便是好的。因为在他们这个位子上,朝廷管不到,又手握雄兵,能够不作恶,靠的便全都是自己的自律能力。

    各位书友大大好。

    年关将至,潜阳也要回老家过年了。忙碌了一年,要陪陪家人,也要给自己充充电,扩展一下视野,构思一下之后的剧情走向。因此二月份的更新可能不会那么及时,请各位大大谅解。本书发布近半年以来,潜阳也学到了许多东西,每天无论多忙,都要保持更新,虽然字数不多,却也是对自己毅力的极大锻炼。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感谢窗大的支持。黄巾之乱马上就要进入尾声,下面的剧情要加速咯。

    潜阳

    谨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