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迫降(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迫降(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见张梁出来,也是哈哈大笑着迎上去,抱拳道:“阳翟一别,忽忽已有年余,今日特地造访,唐突之处,尚请前辈海涵。”

    张梁也是依足了江湖上的规矩,抱拳道:“贤弟客气了,尊驾光临,未曾远迎,当是我太平道的不是才对。”

    郭斌虽然年纪轻轻,辈分也小,却绝不是寻常的江湖小辈可比的。

    其实,若真以师门辈分论起,童渊与正一道张衡、张修、张角平辈论交。张梁的武功皆为乃兄张角所授,不过二人虽有师徒之实,却无师徒之名,因此,这么算的话,张梁是与童渊同辈,要比郭斌高出一辈来的。

    况且张梁年纪比郭斌大了几十岁,大概有他三倍的岁数,便是站在尊老的角度来讲,郭斌低头称呼一声前辈也并不吃亏。

    然而,张梁却并未以前辈自居,而称呼郭斌为贤弟,原因也是颇为复杂的。

    首先,张梁心中是知道太平道已然没有出路了,广宗城内这十五万黄金精锐的性命就系于今日之谈判上。若真的谈成了,自己如何不好说,手下的这一帮兄弟却都要靠郭斌照顾了,他又如何能在这些虚礼上给郭斌找不痛快?

    其次,张角于一个月前便与郭斌见过,此后二人屡次相见,谈天说地、切磋武艺,交情可谓莫逆。以张角的人才武功和江湖地位,都未曾在郭斌面前拿大,而只以平辈论交,便是单单念在对张角的尊敬,张梁也不可能应了这一声“前辈”。

    第三,太平道本身便是反 政府的武装力量,是不受朝廷所认可的。虽然举事之时也封了无数个将军大王的,可哪里能算数呢?此时若是将这个拿出来,却是真的不知好歹了,徒惹人笑话。

    其实,便是在黄巾军内部,也自认为拿不到台面上与朝廷亲封的官僚相比的。因此,张梁这个人公将军,实在是在郭斌这个伏龙亭侯、骑都尉面前硬气不起来。人家郭斌依照拜见江湖前辈的礼节前来,已然是极给面子了,若再拿大,那就真的是不识抬举了。徒惹得郭斌不高兴,何必呢?

    第四,虽说是要谈判,可这本来便是不对等的。黄巾军固然曾打退官军的多次进攻,士气方面并不甚欠缺,然而其身为被围的孤军的状况是无法改变的,官军只要不出现重大失误,黄巾军定然全军覆灭的现实情况也是无可辩驳的。更何况,今天一个上午的饱和攻击呢?张梁虽然尚没有时间下到基层体察军情,可无论是黄巾军还是城内的原有百姓,士气大沮、兵无战心是可以想见的。

    也就是说,这场谈判本身便不是平等的,便是郭斌不来,张梁也要趁着尚有粮草,想办法突围或者投降了。否则一旦粮草用尽,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炸营。到时候,不要说有来有往地谈条件,怕真就成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所以说,此时的黄巾军比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想要谈判,这次机会一旦没有把握住,恐怕再不会有投降的机会了。

    郭斌对张梁的态度很是满意,他却也未曾拿大,在张梁引导自己进入县衙大堂的时候,还是让了他半个身子。招呼过后,郭斌看到了站在张梁后面不远处的褚燕,便径直走了过去,抱拳道:“褚兄弟可将张老前辈的遗嘱传达给了大家?”

    此时的褚燕较之数日前憔悴了许多,想来这些日子他也过得不是太好。自然过不好了,非但待他如子的张角去世,关于是战是降,太平道高层中更是至今迟迟未曾商议出结果,他每日里既为张角一手创立的太平道可惜,同时也为了广宗城内这十五万弟兄的前路担忧,如何能好了?

    当下,褚燕只能支支吾吾地应付了过去。

    郭斌心中了然,十五万大军投降,如何是那么轻易的事情,莫说谈个三五日,便是三五个月能谈成了也要谢天谢地。况且褚燕毕竟年轻,太平道中有没有人能听他的都不好说,更不要说让他主持黄巾军投降的事宜了。不过看他紧跟着张梁,郭斌也知道他与张梁的意见应该是一致的。唔,以张梁今日的态度,看来是同意投降的,否则便不会如此客气了。

    当下,郭斌心中大定:“只要肯投降就好,只要头脑清醒,能够正常思考问题就好。凡事不怕对手太聪明,就怕对手是个铁头娃,不管不顾地只知道愣冲。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对手不按套路出牌,你那些大师级别的打法往往便会扑个空。想跟铁头娃玩套路?不好意思,不懂。”

    对褚燕点点头,随着张梁往后堂走去。

    张梁的安排,很令郭斌满意,他没有让太平道上层都参与谈判,而是带郭斌与张飞二人来到后堂之中密议。所谓“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这种极为复杂又关系十几万人身家性命的大事,若真的将黄巾军中几百个上层聚起来商议,不要说能不能商议出什么结果来,便只是维持秩序也够头疼的了。

    参与谈判的,除了张梁和褚燕,还有一个中年汉子,看其长相,很是敦厚老实,如何也看不出来竟是十五万黄巾军中可以参加谈判之人。郭斌不动声色,开口问道:“这位大侠高姓大名?”

    张梁介绍道:“此是大贤良师的八大弟子之一,姓张,名牛角。目前,在广宗城内,除了我之外,就是他说了算了。”

    郭斌登时肃然起敬,连道久仰。可不是久仰么?可能许多黄巾军的大将诸如何曼等人,在前世许多人可能并未听过,而张牛角这么有特色的名字,没听过的可能不多。

    寒暄过后,张梁也不与郭斌客气,直奔主题,道:“褚燕已然与我说过了,你确然能保住我手下这十五万兄弟的性命?”

    郭斌点点头,道:“长社城外一战,波才手下二十万降卒差点儿便要被朱儁斩首。”

    张梁接口道:“嗯,还是你率军兵围朱儁帅帐,将这二十万人的性命救了下来。就凭这件事,我太平道上下,同感恩德。”

    郭斌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太平道举事,郭某人是极为佩服的。”

    房中几人顿时大惊。无论是张梁、张牛角还是褚燕,都未曾听一个官员如此说过。他们手下有再多的兄弟,破坏力再大,也从来都是不入流的“黄巾贼寇”而已,又怎么会有官员真心说这种话的?

    要说郭斌是说场面话,可他身为官军的谈判代表,没有道理说这样的话啊!谈判不是要将对方的价值贬低得一无是处吗?这怎么就夸上了?

    张飞也是歪着头,不明白郭斌为何如此说。他为人虽直,却绝对不笨,否则其武功如何能练到如此境界?郭斌坚信,无论是哪一件事情,哪怕是玩游戏,你只要能玩到最高水平,都是要付出努力和汗水的。你只看到别人在游戏中耍酷,秀操作,心中羡慕得不行,可哪里知道要完成如此炫酷的操作,需要怎样的悟性和手速?哪里知道这些高手们为了这么一套连招练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还是褚燕年轻,忍不住道:“郭大哥何出此言?”

    郭斌看了他一眼,道:“我曾与大贤良师聊过治理县中的经历,也曾就太平道的兴起与衰落做过交流。太平道之崛起,在自身之努力,更在当今天子之为政。”无视几人震惊的眼神,继续道:“天下政治清明,人民安居,则太平道不生;天下政党互相倾轧,朝令夕改,民不聊生,则太平道自生。所以说,天下的太平道有多少,大贤良师说了不算,当今天子说了才算。”

    一番话,将众人说得不住点头。这在后世为人所熟知的一番论断,将这些太平道高层给唬住了。这就是近两千年历史经验的优势了。

    郭斌满意地点点头,道:“太平道之崛起,非为一己之私利,为的是解救天下生民于倒悬,伸张公理与正义,郭某对此是十分佩服的。”张梁等人闻言,登时不自觉地挺起了胸膛。

    “然而,太平道空有救世济民之心,却无利国利民之良策;空有推翻腐朽**之心,却无治理百姓之制度。若真的能翻天覆地,做了朝廷,太平道真的有合理可行的制度可以防止**,消灭贫困吗?”一个问题,将几人问得张口结舌。

    张飞则是听得眉飞色舞:“主公就是主公,在大营里能给皇甫中郎将上课,来到了广宗城里还能给黄巾军上课。”

    郭斌继续道:“黄巾一起事,天下万民皆受牵连。波才军中,太平道人最多只有十万,其余的多是被裹挟的贫民。近百万**乱中原,届时中原人口骤减,北方骑马民族必然突破长城入侵。”

    “你只知道眼前的人日子苦,可知道百年之后,便是因为黄巾之乱以及后续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胡**乱中华,汉民沦为供胡人口粮的两脚羊?”郭斌声音越来越大,上位者的气息完全释放,再加上其内家功夫日益精纯,说话之时自然更是铿锵有力,中气十足。因此也更加具有感染性和说服力,此时便是以张梁的内功也只是勉强抵御,至于褚燕,因为年纪尚轻,早已经是面色发白,满头大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