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迫降(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迫降(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几日过去了,广宗城内还是未见动静。既没有派人出城联络投降,也未见过度紧张,只是守城的黄巾军士兵均戴了孝。

    帅帐中,皇甫嵩亲眼得见城头上黄巾军的反应,心中的喜悦无可言表:张角看来确然是死了,城中能让守军全体戴孝的,恐怕也只有他了。郭潜阳的消息果然准确,下面就该按照计划行事了。

    于是,次日一早,官军早早地吃罢早饭,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广宗城内防守的黄巾军自守城以来最难熬的一天到了。

    大营中于广宗城南门处一溜儿摆开了三十台抛石机,虽都是单梢的,其射程较之弓箭却要远了不少。只见这抛石机通身用木料制成,炮架上方横置一个可以转动的轴,固定在轴上的长杆称为“梢”,起杠杆作用。为了防止其在使用中突然断裂,便在关键的位置以铁板加固。

    听打制抛石机的木匠说,只有一根木杆的称为“单梢”,设多根木杆的叫“多梢”,梢越多,可以抛射的石弹就越重、越远。梢所选用的木料需要经过特殊加工,使之既坚固又富有弹性。据传,最厉害的抛石机,可达到三百步远,换算成现在的通用单位,则大约是四百一十四米。这射程,较之弩箭要远了不少。只是如今材料有限,又是紧急赶制,只做出来单梢的,而其射程亦可达到两百步左右。

    炮梢极长,大概到了三丈左右,梢的一端系有一个类似弹弓兜的极大的皮制大包,称为“皮窝”,内装石弹,另一端系了十根炮索,均长约数丈。每根炮索由两名军士拉拽,因此,一台投石车只拉拽炮索的人员就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人。再加上搬运石弹以及控制抛射方向的五个人,要操纵一台抛石车,大概需要二十五人。

    看到郭斌大吃一惊的样子,制作抛石机的匠人顿时满脸傲然,表示这还只是小型的单梢抛石机,若是大型的,每台可多达百条以上的炮索。也就是说,那种大型抛石机,只是用来拉拽炮索的士兵就至少要二百人!看到郭斌目瞪口呆的样子,那匠人方满意地笑了。

    为了保持抛石机底盘的稳定性,其底座早已在测算好大致方向后被埋在了地里。所幸此战并不是为了精准打击,而是只要以饱和攻击给敌军以巨大的心理压力,因此,理论上讲,只要石弹能够进入城中,便算是成功了。

    这便是抛石机不方便的地方:操作极为复杂和移动不便,另外所需场地也极大。

    所幸这些抛石机都放在了营寨里面,否则,只要城内派出精锐部队冲到抛石机附近,便可将其毁坏。根据郡中的簿册记载,广宗城中并未存放蹶张弩,因此当初卢植立营的时候便略显嚣张地将营地立到了距离城墙约二百五十米远的地方。

    此时常说的一箭之地,为一百三十步,即一百八十米左右,寨墙立到了二百五十米远的地方,虽然连黄巾军士卒脸上如丧考妣的悲惨表情亦可看出来,却超出了弓箭的射程。所以,在营地内设置抛石机是安全的。

    根据郡中的簿册记录,广宗城南的一段城墙年久失修,去年年初曾报与郡中,要进行修葺。哪知遇上大旱,所以这件事情便搁置下来,直到现在也未曾修葺。皇甫嵩百战宿将,关于广宗城的一切消息都逃不过其幕僚的耳目去,像郡中的簿册,自然早早地便摆在了他的桌案上。

    因此,他把刚刚赶制出来的三十台抛石机全都放到了南门去,就是为了给黄巾军造成雷霆万钧、无可抵挡的印象。打击其作战意志,迫其投降,这也是采纳了郭斌的意见后,他的幕僚们商议的结果。

    随着传令兵挥下令旗,早已准备就绪的抛石机便开始运作了。

    六百多人一齐拉动炮索的场面固然是极震撼人心的,待三十个重达几十斤的石弹挟着呼呼风声飞上广宗城头的画面则更是让人看得血脉贲张。有的直接砸中了黄巾士兵,登时便是骨断筋折,更有甚者,被巨石砸中腰椎,上半身与下半身分离开来,当时尚死不了,便只能一手捂着流出内脏的肚子,一手搂着被砸断的双腿哭嚎。

    然而,直接砸中敌军导致的伤亡毕竟是少数,在长达数里的城墙上造成的威慑力也极为有限,最多的还是石弹砸中城墙后四散迸裂,飞出的碎石造成的伤害。本身挟带巨大动能的石弹直接砸在城头的地砖上,有的地砖不够结实,便直接被砸出来一个大坑,有的地砖结实,便将石弹硌碎,仿佛后世的香瓜手雷一般,碎石子飞溅,将人砸伤。

    因为抛石机在官军营寨之内,有旌旗遮拦,城上的守军看不见。待攻击一开始,城头上猝不及防下,死伤惨重,霎时间惨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而有的石弹因为落点不准,掉进城中,更是房倒屋塌,喊声震天。有的石弹更是砸到城墙上,外包的砖石便直接哗啦啦掉下来一大块。

    首轮攻击便收到不错的效果,看得皇甫嵩心怀大畅,便命令手下军士继续进攻。

    如此简单而毫无风险的战争,是极少见的,城内弓箭射不进来,而若想派遣士兵前来将其捣毁,又因其放置在营寨内而无力施为,黄巾军只能被动挨打。然而,官军的进攻却绝不是如此简单的。

    在发射了十轮石弹后,官军将石弹换成浸了火油的草球。草球轻,发射距离更远,其杀伤范围几乎可以覆盖三分之一的城市。正直秋季,天干物燥,此时的房屋又多为草木所建。因此被点着的火球于城中四处滚动,擦着哪里便会引起大火。

    一时间,刚刚撤下城头的黄巾军士兵又忙着救火,城头上的混乱蔓延到整个城市。

    待一个上午时间过去,只见城内四处浓烟滚滚,惨嚎声、呼喝声、大火烧木头的噼啪声、呼呼风声便仿佛响在耳畔一般。郭斌不知道他给皇甫嵩出的这个主意是否正确,他只知道,若要尽量减少黄巾起义对中原造成的伤害,便只有迅速结束战争这一个办法,自己一定会竭尽所能,迫降广宗城内的黄巾军。

    待攻势一结束,郭斌便带着张飞来到广宗南门外,向城上喊道:“伏龙亭侯、骑都尉、领越骑营,阳翟郭斌前来拜会张梁老前辈!”声音浑厚,透耳而入,便是城中正在救火的黄巾军听了,也仿佛在耳边低吟一般清晰而有力。

    而当广宗城南门缓缓打开,策马而入后,郭斌方知道这一上午的饱和攻击,究竟给广宗城内造成了何等巨大的伤害。

    到处是被熏得乌黑的残垣断壁和满身黑灰的人,到处是呼和哭喊声,到处是忙着救火的身影。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人们看他的目光,皆是深掩着憎恨的恐惧和瑟缩。郭斌首次因自己的这个建议后悔:难道为了早日结束战争便非得要将这些人的家园毁去吗?

    然而,随即心肠便又硬了下来。他是受皇甫嵩所托,进城来招降黄巾军的,只有自己心中砥定,方能在一会儿的谈判中获得成功,否则一旦自己心中也拿不定主意了,势必会失去对方的信任,那么自己之前让褚燕所带的话怕也会遭到张梁的质疑。若是真的因此造成谈判破裂,长社城内外势必会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于是,郭斌硬起心肠,领着张飞跟在带路的黄巾军身后往广宗县衙行去。

    来到县衙,只见大堂四周围满了黄巾军士,院中一口大锅正架在火上煮着,锅中热气腾腾,已然烧沸。郭斌看了一笑,心道:“这就是小说上说的下马威吗?”

    郭斌的心中被猎奇的喜悦和无限的好奇心所充斥,将玄龙枪交给张飞拿着,自己便围着这个大锅转了一圈,口中还念叨着:“因陋就简,这张梁一点儿职业精神也没有。”竟对正院中手拿斧头钢刀的黄巾军健卒视而不见。

    郭斌自前世便有个毛病,他笑点不低,然而看到有意思的事情便会憋不住笑。有时候走在大街上,想到一个笑话,总会忍不住傻叉一般自己哈哈笑起来,将路上的行人吓一跳。他虽自觉颇尴尬,却总是憋不回去,只能等笑够了方能结束。

    可能是因为张梁因陋就简,竟拿一个大黑铁锅来吓唬自己,也可能是因为对身处这样小说中方有的场景而莫名地激动,郭斌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哈哈大笑了起来。直到自己笑得肚子疼了,而四周的黄巾军一脸懵逼,不知所以了,方停了笑声。

    只将一旁的张飞看得目瞪口呆:“主公果然厉害,这么深厚的内功,竟能将这么些黄巾军笑得受了内伤!”

    张飞性格直爽,为人也愣,浑然不知道害怕。见了这院中的大锅,哪里会害怕?因此竟误以为郭斌是以深厚的内功,将院中的黄巾军士兵震得面露尴尬的。

    此时,张梁早已黑着脸走出正堂,他原本没想着用这样的小把戏来着,以郭斌如此英雄人物,哪里用得着拿这样的小孩子把戏出来?徒惹人讥笑罢了。想来定然是手下之人自作主张,想给郭斌个下马威。

    张梁瞪了身后跟着的黄巾将领一眼,回过头来时,已然是满脸笑容,哈哈笑着道:“有朋自远方来,那个,那个什么乐乎。哈哈,我可是在城内等你很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