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乱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乱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广宗城内一片哀声。

    在太平道乃至黄巾全军中,大贤良师张角那是仿佛人生导师,降落人间的神仙一般的存在,说得不好听一点儿,便与邪 教头领没有什么两样。而一个组织,越是创业之初,便越发强调对首领的崇拜,以加强对手下人的掌控。

    这对于一个组织来说,其初期是有极大好处的。这有利于加强上级的权威,降低命令执行时的偏差;有利于提高整个组织的运行速度及其行动能力,使得组织更有战斗力。因此,在一个组织崛起的初期,许多人便选择了将首领神化。历史上的刘邦斩蛇起义、陈胜吴广起义等,都采用了这种手法。

    而其弊端也是极为明显的,便是由于过于依赖对首领的崇拜,一旦首领死亡或者因为某件事,人设崩塌,对组织的打击也是致命的。此时的黄巾军,面临的便是这种窘境。只要听听城内此起彼伏的哭声,再看看广宗县衙内黄巾军首领们一张张因悲哀和彷徨而仿佛皱到一起、如丧考妣的脸,便知道张角之死对其影响之大了。

    褚燕虽然是张角的八大弟子之一,其武艺在黄巾军中也是凤毛麟角,却毕竟年纪尚幼小,从未有机会独当一面,因此威望不足,其说话的分量便也大打折扣。他虽然将张角临死前的嘱托告诉了黄巾军上层的将领们,大家却各执一辞,吵吵嚷嚷没有定论。

    有人认为,大贤良师既已亡故,太平道便没有了未来,还是依照郭斌的建议,投降了官军方是正途。有人却认为,大贤良师必是有事情耽搁了,褚燕所言,乃是别有用心。更有甚者,认为便是褚燕将大贤良师害死,为的便是大贤良师之位。

    当然,这些无稽之谈大多数人是不信的。褚燕这小子对大贤良师的感情那是有目共睹啊!张角无妻无子,褚燕被他捡回来之后便当亲生儿子养的,教导武艺、慰问衣食,那是无微不至,褚燕便是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将张角杀害了啊!况且,张角的武功有多高,或许没有人能试出来,而褚燕的武功大家却都是了如指掌的。

    他轻功好,身法轻捷,来去无声,可这些都是张角教的,他总不至于依此能将张角打败吧?而且褚燕这么多年的表现,也不是这样忘恩负义之人。况且当初还是他褚燕拼死逃出京城,将马元义被捕杀的消息透露出来的。洛阳城外的黄巾军之所以能逃出生天,多还要感谢他的恩情。

    大贤良师刚刚去世,众人便将其最喜爱的小弟子置于死地,这未免有点儿太过凉薄了吧?又岂是这些江湖豪客所为?况且,大贤良师虽然已经故去,可外有地公将军张宝屯兵于曲阳,内有人公将军张梁坐镇广宗,有些人想要抢班夺权的话,必须要仔细思量了。

    还有人认为,张角之死,怕是唐周与官军联手搞出来的,郭斌虽然嘴上说得好听,可谁知道他是否也参与其中了?若是他来个请君入瓮,将黄巾军的高级将领一锅端了,那可找谁说理去?持这种看法的人最多,可能是因为起义军与官军天生的抵触情绪吧?

    张梁看着惊慌失措的手下众将,心中暗暗叹息:“大哥惨死,确然是将黄巾军的主心骨拔了去了。虽然留下了遗言,要我等头领从此避世隐居,让手下的十五万大军投降官军,可如何突围,如何与官军接洽,无不是让人无比头疼的。”

    确实如此,要说太平道种,乃至整个黄巾军中,最得高层信任,又最熟悉京中权贵以及朝廷规矩的,便是马元义。若是有他在此,必然能给出极好的建议。太平道中,无论是张角与张宝、张梁三兄弟,还是手底下的一众高层,皆是混迹江湖的豪客,于江湖拼斗乃至战场厮杀都丝毫不怵头,只可联络朝廷,商议投降事宜,却是强人所难了。

    褚燕看着依然坐在二把手位子上的人公将军和空空如也的主位,一时间沮丧、后悔、痛惜、悲伤等一系列情绪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也知道大家伙的难处,因此对众人的质疑也没有放在心里。

    大家都是惯常混迹江湖的好汉子,也没有哪个是富家子弟,平日里接触过的最大的官可能便是县中的小吏和衙役,吃过的最大的亏,大多也可能来自这些人,又哪里知道官场上的弯弯绕绕?因此,这些人对官场中人天生便有不信任感。

    “现在只有看人公将军的了!”褚燕暗道。

    张梁心中也不是滋味,他自然知道张角的交代很有道理,自己带领着十五万大军困守孤城也不是个办法。

    首先,粮食问题便让他焦头烂额。官军在城外挖了一圈壕沟,壕沟后面又以巨大的原木立起了寨墙,将当初卢植的办法学了个十足十。就看这架势,如张角、张梁这样的武林高手自然可以无惊无险地飞渡出去,普通士兵却是绝无可能的。最重要的是,这么将广宗城一围起来,外面的一粒粮食便也进不来了。目前尚能维持,可官军若是围上个两三个月,城里怕便要人吃人了。

    其次,军心士气也是个大问题。张角的去世给城内黄巾军带来的打击就不说了,单单是十五万人再加上广宗城内原本便有的近十万居民,便是二十五万人了。这二十五万人挤在小小的广宗城中,许多人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若是张梁也是穿越来的,定然会拿沙丁鱼罐头来比喻广宗城内的情况。城内一团乱糟糟的,军心士气如何能高了?

    再次,便是居住问题了。为了不扰民,许多黄巾军是露宿街头的。这情况在起义之初还好,天还暖和嘛!可如今已经快到十月了,若还是让大军住在大街上,那一场大雪过后,不知道要冻死多少人。

    最后,就是官军的问题了。看皇甫嵩这围城的架势,分明是持久战的准备。这是要将广宗城内这十几万人围住,困死在城里的样子。现在黄巾军是一支孤军,没有人会来援助他们,而官军则有整个大汉天下做后盾,这如何能抵挡得住?

    因此,张梁得出结论:若想手下这十五万黄巾军精锐得救,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向官军投降,便如郭斌所言,他们这些首领或许不会得到朝廷赦免,手下的这十几万普通士兵总还有条活路吧?

    张梁也听说了长社城外郭斌兵围朱儁帅帐,救下了二十万黄巾降卒的事情。想来城内这十五万黄巾军的话,郭斌也不会食言。况且张梁曾多次与郭斌打交道,自问了解其为人。郭斌虽也是官军,却时时刻刻不忘了为穷苦百姓谋利益,便是这一个多月来,张角每次回来与他谈论起郭斌,口中都是啧啧称赞,说郭斌不仅有仁德爱人之心,而且有办法,脑子活,能成大事。二人成了忘年交的事情,自然也未曾向张梁隐瞒。

    当时还觉得好笑,二人相差六十多岁,可老的不知自重,小的不讲礼仪,互相之间竟惺惺相惜。想到二人一为官,一为起义军首领,张梁便只有感叹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可若是要让屡战屡胜的黄巾军投降官军,似乎又不是那么甘心情愿。因为小小的广宗城,竟逼迫得朝廷换了两次主帅!无论是卢植,还是董卓,都未曾将广宗城攻陷。对于卢植的用兵,张梁还是极佩服的:老成,稳重,不骄不躁,不温不火,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也未曾用过什么妙计,竟然以五万官军,便将十五万黄巾军精锐逼入了小小的广宗城。官军与黄巾军交战次数虽然不多,却让十五万黄巾军军心涣散,只能逃窜至此。虽然不愿意承认,张梁心中对卢植那是极为佩服的。

    张梁读书不多,若是一个熟读兵书之人的话,定然会感叹:“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然而,朝中天子昏庸,用董卓将卢植给换了下来。董卓一上任,便指挥官军攻城。想来卢植在围城的哪几个月里也没有闲着,大营内到底打制成了许多攻城器械,董卓便利用这些攻城器械,将广宗城内打得呼天抢地,差一点便抵挡不住了。

    若不是张梁亲自率领一千精锐偷出城外,攻击官军侧翼,广宗城怕是早就被董卓给攻下来了。那一战,官军丢下了几千具尸体便撤走了。

    打那以后,城内黄巾军士气大振,之前仓皇而逃的晦气,也因这一场大胜一扫而空。而天子竟也将董卓撤了下来,换上了在南线大破波才有功的皇甫嵩。

    本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皇甫嵩将黄巾军的南路大军一战而破,得到消息的黄巾军众将早都憋着一肚子气了。如今皇甫嵩竟被调来广宗前线,众人便都等着给他来一个下马威,好好得“犒劳”他一下了。

    然而几次出城攻击,均被官军给堵回来,更是把董卓战败时留下的破绽之处给封了起来。此时的广宗城内诸人,方了解到皇甫嵩的厉害之处,而不敢轻言出兵。随着皇甫嵩不断地加固营寨,黄巾军众将领的心也渐渐转凉:这一位看来也是与卢植采取同样的策略。

    这种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让黄巾军憋闷,却又毫无办法,只能紧守营地,过得一日算一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