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三章 城内-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城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可能有的人认为,仓廪中的粮食、武库中的武器和甲胄,在这战乱年代的确重要,可县衙中的图书集册便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粮食和武器、防具,可以直接转化为战斗力,府库中的银钱,可以提振士兵的士气,可图书集册的作用似乎便不是那么直接了。

    《史记》中曾有记载,当年刘邦攻破咸阳后,“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何(萧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意思是说许多将领都去抢钱抢粮抢女人了,只有萧何抢先进入皇宫搜集了秦朝丞相御史府的法律条文等文档收藏起来。

    这个典故流传甚广,可到底有什么好处呢,可能许多人却是一知半解,未曾深究过。

    《史记》上记载:“汉王所以具知天下厄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者,以何具得秦图书也”。

    这就是其中的好处!

    天下厄塞,指的是险要的关塞,若是对这些了如指掌,天下的地形关隘便了如指掌。户口多少,指的便是户籍了。通过户籍,可以收税、征兵。强弱之处,指的是城池或者关塞的强弱分布,因为各地的实际情况是不一样的,武库中的武备贮存也是不一样的。可能有的地方弩 弓多了,却没有弩箭;有的地方弩箭不少,却没有弩 弓;有的地方钢刀储存的多,有的地方却是以铁枪为主。而这些信息,都在中央的文献资料中记录在案。民所疾苦者,指的是老百姓所痛恨厌恶的人或者政策,于争取民意有极大的用处。

    当然,萧何此举,可能与其工作性质有关,他原本就是县中的小吏出身,天生对秦朝严谨高明的制度极为感兴趣,也知道这些图书律令的重要性,便将其收藏起来了。可以推测得出,所谓“汉承秦制”,极大程度上要感谢萧何此举。

    马上打天下固然也是极其艰难危险的,可要治理天下,非得有一套严密而高效的制度不行。秦制度,便是这样的一套制度。春秋战国五百多年的时间,其中出现了儒、道、法、墨、兵、纵横等各个学派。他们努力探索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想找出一套合理可行的制度来救亡图存,结束分裂战乱的天下局势。而秦制度,便是融合各家所长,且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最具可行性的好制度。

    这样的制度,到底是掌握在谁的手中呢?自然是文化人,更具体地说,是文官。

    因此,历朝历代的政府,都要极力拉拢文官系统为其效力,便是为了这一套严密而行之有效的政府运行机制。

    边地的少数民族,但凡能成就点儿什么事儿的,大多要得到中原文人的支持方可。因此前赴后继的汉奸集团,那是挡也挡不住。极典型的,便是官至西夏军师、国相的张元。这位原为北宋永兴军路华州华阴县人,年轻时“以侠自任”、“负气倜傥、有纵横才”。在北宋累试不第,自视才能难以施展,遂决心叛宋投夏。

    也就是说,这位北宋的落地秀才,立志做汉奸,而到了西夏竟真的能做到国相,帮助西夏大了许多大胜仗。为什么?便是因为我们祖先传承了几百几千年的这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

    游牧民族大多骁勇善战,只是其组织能力不强,制度不完善,便极难有效地整合内部,形成合力。而一旦“见多识广、才能卓越”的中原秀才得了重用,将中原先进的组织秩序带了过去,无论是军队的作战能力还是民间的赋税征收能力,较之原始的部落制度不知道要先进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因为他愣啊,他敢打敢拼命啊,再稍微长点儿脑子,组织起来,有了集团优势,就能把文明社会没见过血的老百姓打得头也不敢抬。

    而在古代战争中,之所以能在占领城市后将其迅速稳定下来,户籍图书更是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县中的大族、有实力的豪门、经常闹事的小混混、老百姓都害怕的流 氓头子,这些在县衙的档案中都是写得清清楚楚的。若要掌握一个县城,必须要得到县中大族的支持,还要惩治小混混,以收买民心,再收买流 氓头子,用以威吓老百姓,这叫打一巴掌,给一个红枣。

    而可对守城的战争起到更加直接作用的,诸如城墙哪一段是老城墙,哪一段新近修过,这些信息定然也会记录在案。防守的时候,便可以依照其坚固程度,合理地调配兵力,这也是可以直接形成战斗力的例子。另外,守城需要民夫吧?他们打仗你不放心的话,运送军械、粮草,修补城墙等一系列力气活,得让他们干吧?怎么招募?当然是通过户籍册子了。此时的户籍册子上不仅记录了每个人的家庭住址、性别、年龄、体貌特征,甚至连其财产也有记录。

    战乱之中,总有人趁机作乱,或者侵占民田,或者侵犯人其他财产,只要保存有县衙中的财产登记记录,便可有效抑制这种情况发生。行事方正、公平,正是安定民心,迅速掌控地方的不二法宝。

    非但如此,在地理位置上,县衙大都处于城市的中心,又是城中的交通枢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调动兵员、传递信息、运送粮草。就拿广宗县城为例,非但县衙正门有一条直通南大门的通衢大道,其四面八方纵横交错的宽阔路面正可以快速连通四门,使得主将可以在战争中面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及时作出人员、物资以及战术的调整。所以说,在古代的城市攻防战中,州县的衙门便是城内攻防的核心所在,若此处无序、混乱、乃至瘫痪,便极有可能造成整个战线的全面崩盘。黄巾军占领广宗城已经近半年了,想必已然了解到了其中妙处。

    然而,无论什么时候,一场战争在进行之时,主将死亡,无疑会对军心士气产生不可估量的巨大影响。在热 兵器时代,军心士气对战争的影响已然被极大降低了。你便是如何害怕,心中如何没有底,只要听从上级的指挥瞄准开枪便可以,再没有力气,开枪总是能做到的吧?便是胡乱开枪,都有可能伤到敌人。而现代战争中,科技的进步正使得这种趋势愈加极端化,无人战斗机的普遍应用以及措不及防的无人坦克等无人驾驶的地面武装的问世,使得战争便仿佛打游戏一般,士兵们哪里又会紧张失措呢?

    而冷兵器作战则不一样,军心士气一旦被打垮,则极易造成整体阵线的崩溃。因为他们所面对的,不是屏幕,而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所经历的,不是经过镜头处理过的血红色,而是冒着热气的滚烫的鲜血,是战场上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他们时时刻刻要近距离与敌人进行搏杀,时时刻刻要准备刺刀见血,时时刻刻要准备挑战生死的难关,不害怕才怪!

    因此,张角的死,实实在在地将广宗城内黄巾军的心理防线摧毁了,其所造成的影响,对黄巾军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其实就连郭斌也佩服张梁,因为历史上他能在张角死后稳定军心,屡次打退皇甫嵩的进攻,后来广宗城内的这一支孤军,竟然是因为麻痹大意而被官军偷袭,才导致全面崩溃的。要知道,他们的对手可是汉朝的中央军主力啊!

    然而,如今的局势,与历史上却颇有不同。

    首先,历史上的张角,是病死的,或是急病,或是仇人下毒,总是算是死在家里,躺在床上的。而如今张角则是遭人刺杀而横死荒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早上出门还好好的,下午褚燕便捧回来一坛子骨灰。

    其次,既然是病死,除非脑溢血、急性心脏病,又或者是中风等突发性的急病,总能留下遗嘱。张角常年修道,练习辟谷修仙之术,肯定不能连五谷杂粮都不吃了,却每天大鱼大肉吃到高血压或者高血脂吧?因此,突发性脑溢血死亡基本可以排除了。而若说他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其几率又不是太高。而中风则多是由脑血管破裂引起的,也勉强属于富贵病的一种吧,张角这种修道之人患上的几率也不是太大。

    因此,基本可以肯定,张角是卧床许久之后,才离世的。便是他为了稳定军心,强忍着不休息,而自己起码应该是知道自己身体状况的。因此,这种情况下,为了使自己奋斗一生的事业得以存续,一般会立下遗嘱。而只要有遗嘱,其权力的交接便有章可循,不会出现太大的波折。而如今张角没有留下遗嘱,褚燕又人微言轻,难以服众。张梁便是张角的亲弟弟,在其死后想要继承大贤良师的位子统领黄巾军战斗,也不是那么名正言顺的。

    所以说,此时的张梁,能否处理好黄巾军内部的权力分配问题,是广宗攻防战的关键所在。

    再次,历史上可没有郭斌这个小蝴蝶呼啦啦地扇动翅膀。郭斌曾要褚燕带话,要黄巾军投降,他来保证黄巾军士兵的安全,这便给黄巾军指点出了一条明路。在历史上,长社城外的二十万黄巾降军是被处死的,那么全国各地的黄巾军听说了消息后,哪里还有敢投降的?

    如今,郭斌将这二十万降军移居塞外,虽然是苦寒之地,却总是比造反失败后被诛杀要好得多啊!因此,消息传开,士气大挫的广宗城内黄巾军,便又多了一条出路。死战之心稍减,求生之欲便会陡增。蝼蚁尚且偷生,而况人乎?

    因此,历史会不会重演,黄巾军是否还会誓死抵抗,被追逐得没有办法的黄巾军精锐是否会如历史上一般投河而死,是如今郭斌最关注的,也是他所最想改变的情况。若是再能将这十五万黄巾军精锐的性命保下来,那便是天大之喜了,便是日后逐鹿中原,也有了极为丰厚的本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