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回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回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与董杏儿两人说说笑笑,慢慢来到了大营附近,已与几波斥候打过招呼,郭斌便翻身上马,招呼董杏儿一同飞驰入营。待安排她返回越骑营所在营垒,郭斌便往皇甫嵩帅帐奔去。营中不得纵马,否则郭斌早就直接策马前往了。

    张角之死,兹事体大,直接关系到官军与黄巾军的力量对比,郭斌必须要及时报告给皇甫嵩。而且,他也提醒过褚燕了,要他劝降广宗城内的十五万黄巾军。否则张角已死,黄巾军群龙无首,指挥定然错乱。官军若再乘势攻城,则广宗城势必被顺势攻下,届时十五万黄巾军精锐死战,双方伤亡势必极为惨重。

    历史上,皇甫嵩受命前来攻打广宗时,恰逢张角病死,起义军失其统帅,士气受挫。在此不利形势下,张梁继续率义军与皇甫嵩激战。黄巾军部众精勇,皇甫嵩围攻一月有余,仍不能胜,作战持续到十月,黄巾军因接连击败卢植、董卓,皇甫嵩也久攻不下而戒备松懈。皇甫嵩乘机于夜勒兵,鸡鸣出兵,突袭黄巾军阵地。黄巾军仓猝应战,大战至午,遂被击溃。张梁战死,3万人被杀,5万余人赴河而亡。皇甫嵩入广宗,悉虏义军家属,焚烧大批辎重,将张角“剖棺戳尸,传首京师”。

    这在《后汉书》中均有记载,十五万精锐黄巾士兵,竟然阵亡了八万人,其余或者逃散,或者被俘。这十五万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连东征西讨、败匈奴、破西羌的大汉官军主力都奈何不得他们,可见其战斗力之强。

    然而,历史上这一战胜利的意义也是非同小可的。广宗之战是汉朝末年、三国前期具有重要转折性的战役之一,黄巾军的主力在此被消灭殆尽,虽然史料上记载并不详实,但可以看出,此役无疑是三国历史的重要转折点。

    只看历史上长社之战和广宗之战两场具有战略转折意义的战役,皆为皇甫嵩指挥的,便可看出战后皇甫嵩在朝中的威望。他是真正的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国之功臣,使得东汉末年的和平时期又延长到了汉灵帝刘宏去世,也就是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四月。以今年是中平元年(公元184年)计算,皇甫嵩将四百年大汉的基业延长了五年。而五年后的变乱,虽然看起来乱得很,实际上却是中央权力斗争的结果,外戚与文官阶层联合对抗宦官,才是其直接原因。

    虽然如此,黄巾之乱进入尾声,是不争的事实,郭斌想要做的,就是尽量即将黄巾军给汉民族带来的伤害减到最小。魏晋之后之所以出现五胡乱华,北方的游牧民族进入长城,对中原地区的经济、人口和基础设施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其根本原因便是中原混战造成汉民族人口急剧减少。

    既然黄巾之乱已经发生,其对中原地区的破坏已然造成,郭斌目前的主要目标便是止损了。不只是为这个腐朽堕落的王朝止损,更是为大汉民族止损。只有此时努力止损,才有可能避免魏晋之后的崩盘。

    在此之前,包括汉朝末年,中原王朝都是处在压着周边少数民族打的地位,因为其文化的先进、经济的发达、人口的繁盛以及军事力量的强大。而魏晋之后直到隋唐,中原的汉民族王朝才又一次站立起来,而这中间经历了近四百年遭受蹂躏,异族入侵的悲惨。

    长社之战后,郭斌将二十万黄巾俘虏的性命救下来,将他们发配到北方边境筑城,便是止损的手段之一。

    然而,黄巾之乱的危害毕竟已经造成了。这种危害不仅是大汉王朝官军与黄巾军的人员伤亡,及其导致的大汉民族的人口损失,这些仅仅是最表层的。黄巾之乱带给大汉王朝最大的危害,是改变了从上到下固有的权力分配模式。

    黄巾之乱的突然爆发,导致东汉政府措手不及,为了剿灭各地的黄巾军,也为了弥补官军数量不足的劣势,朝廷命令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正是这一道诏令,导致了在黄巾乱起之后,中原各地涌出了大大小小极多的义军。

    这些义军,原本可能是作为地方豪门大族的部曲的,有的是像刘备这样受到富商资助的豪侠聚集起来的士兵。通过朝廷这一道诏令,豪门大族的部曲变成了朝廷认可的“义军”,而像刘备这样江湖出身的豪侠,大多数则因战后无力支付士兵的薪酬,而不得不将其遣散。因此,黄巾之乱虽然破灭了无数的地主豪强,其最大作用却是加速了幸存的地方豪门大族力量的积聚。

    这些地方豪强,小者称霸县中,大者祸乱天下。这种干弱枝强的局面一旦形成,便是不可逆的,会逐渐以滚雪球的方式将其进一步扩大。最后的形成期便是中平五年(公元188年)的“废史立牧”事件。

    所谓“废史立牧”,是时任太常的刘焉向汉灵帝建言提议用宗室、重臣为州牧,在地方上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独揽大权以安定百姓。朝廷采纳了这一建议,但是结果却造成了各地割据军阀的形成,包括刘焉在内的州牧上任后基本就不再受朝廷的控制。

    这种导致中央与地方权力失衡的决策,其源头便是来自黄巾之乱。

    因为黄巾之乱发生后,各地的郡守、县令守土有责,其手中的权力,便从原来的行政权和司法权,扩大到军事权力。各地的行政长官,便在实际上成为了集军政权力于一体的土皇帝。因此,中央权力暗弱,地方权力增强,便成了黄巾之乱后东汉王朝权利分配的基本走向。

    郭斌在前世看到许多历史学家说黄巾起义虽然没有成功,却从根本上重创了腐朽的东汉王朝,为东汉王朝的覆灭敲响了丧钟。当时他还不明白,真正的黄巾之乱不过是长社与广宗两场大的战役,可以说在当年就被官军扑灭了。而东汉王朝明明是在五年后倒在了中央权力斗争上,为什么说五年前的黄巾起义将东汉王朝覆灭呢?

    直到重生之后,郭斌设身处地,站在第一人称的角度观察这个问题,方恍然大悟。

    正是因为黄巾之乱打破了中原权力的平衡,才使得东汉王朝一步一步迈向灭亡。所以说,王夫之的“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便不难理解了。只是汉朝强的不是中央政府,而是地方割据势力罢了。直到历史上曹操挟天子而令诸侯,中原王朝对周边的游牧民族依然是极为强势的,最令人熟知的例子就是官渡之战后,曹操北征乌桓的战役。

    虽然如此,也不能说郭斌所做的努力就是没有用的,至少目前为止,他已经救了二十几万人的性命了。而郭斌此次去找皇甫嵩,便是为了救下城内十五万黄巾军的性命。

    进入大帐,皇甫嵩却正在与手下幕僚商议军情。

    皇甫嵩见郭斌到了,也不抬眼,低着头问道:“出去跑马了?”

    郭斌顿时老脸一红,要说到了广宗一个月了,军中众人不是胆战心惊就是忙忙碌碌,只有郭斌最为清闲。既不用担心皇甫嵩将他的官位撸下来,也不用忙着熟悉新工作,加强对手下的把控,将练兵的任务交给戏志才与郭嘉二人后,郭斌便每日里带着关张二人以及董杏儿出营去了,直到天黑了方回营。

    皇甫嵩虽然没有说什么,当面之时,郭斌还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随即正容道:“中郎,卑职有重要军情,要单独向中郎汇报。”

    见郭斌如此郑重其事,知道他虽然自由懒散惯了,于大事上却从不含糊。心知必有大事发生,便挥挥手,命帐中众人退下。待众人走干净后,皇甫嵩方道:“说说,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情,能让你郭潜阳如此郑重其事。”

    郭斌来到皇甫嵩身前,低声道:“中郎,张角死了!”

    这一句话,差点儿将皇甫嵩惊得坐到地上去。忙扶着桌案,缓缓坐下,过了半晌,方道:“消息可属实?”

    郭斌道:“千真万确,张角亡故时,属下正在一旁。”

    皇甫嵩又是一惊,道:“哦?这是为何?你如何识得张角?”

    郭斌从身后拿出那把唐周佩戴的黑剑,交到皇甫嵩手中,道:“中郎可识得此剑?”

    皇甫嵩伸手接过,握着剑柄缓缓将其抽 出,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方惊道:“这,这难道是?”

    郭斌道:“中郎所料不错,此剑正是当今天子所打造的中兴剑。共有四把,后来遗失了一把,便是此物。”

    皇甫嵩看了郭斌一眼,道:“难道,此剑是张角偷了去的?”

    郭斌道:“此剑为张角的师弟赵升所携,而赵升也是用这把剑,将张角刺杀的。中郎可能不知,这个赵升,便是当初到大将军府举报黄巾军举事计划的唐周。”

    皇甫嵩一惊,此事竟连大将军何进亦牵连在内?当下稳了稳心神,道:“大将军可知道此事?”

    郭斌忙道:“唐周是其化名,他隐藏在太平道中十几年,就是为了毁灭太平道。因此太平道中竟无一人知晓其姓名,张角也是在今日方才晓得。以属下之见,赵升时时处处掩盖其真实身份,大将军恐怕也不知此事。”

    听到这里,皇甫嵩方松了口气,道:“看来是赵升为了刺杀张角,方去宫中盗出了这把宝剑。便看其能隐忍十几年,竟无人知悉其真正身份,便知定然是心机深沉之辈。”沉吟了一下,方道:“不过,这倒也真算得上是个功臣了。”

    郭斌听了,松了口气,忙道:“中郎明鉴,依属下看来,定然如中郎所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