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教育-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教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砖厂与石灰厂在雇佣到充足人力的前提下一批一批地轮班生产,在扩大规模后,产量也算不错。水泥与砖石的运输,也在戏志才大量收购的骡马、牛、驴子的努力下勉强支撑得下来。平静而繁忙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这两个月中,伏龙山庄规模扩大了许多倍。庄子的围墙几乎伸展到伏龙山顶,将葡萄园也扩了进来。为了取水方便,郭斌还让人挖了水沟,引河水进入庄中。

    砖厂为了粉碎土块,在马老和几个木工的努力下修建了水车,以河水带动水车转动,再通过木制轴承给大木槌提供动力,这样砖厂就省下了不少的劳动力。不仅如此,郭斌还指挥大家在修建的道路两边平整出一个马车宽度的土地,专门挖了两条比车轮略宽的车辙,并用自制的水泥硬化。以后无论是运输砖石还是水泥,都将马车的两轮卡在这条专门的轨道中,就像后世矿井中运煤的小车一样,着实省力不少。

    得力于戏志才在阳翟县城地游说,阳翟的地主们纷纷来到伏龙山庄参观。看到高耸两丈以上的庄门和超过三公里长的院墙,又听说旬月即成,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得益于地主们对于修建庄院令人吃惊的高涨热情,建筑材料的订单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于是物流速度与生产规模成为制约伏龙山庄发展的最大障碍。

    为了加快物资流通的速度,加强伏龙山庄与郭家庄乃至阳翟县城的联系。伏龙山庄通往郭家庄的道路、郭家庄通往阳翟县城的道路,也早已经完成了前期的考察工作,投入到热火朝天地建设中。

    民间自助建桥修路自古就是政府大力提倡的,也是地方豪族加强影响力,博取好名声的一大利器。因此阳翟县刘县令对于伏龙山庄郭斌的善行大大赞赏,并在收下戏志才送去的五坛子葡萄酒后,发布告示支持伏龙山庄的修路善行,并将狱中囚犯发往伏龙山庄帮助修路。

    囚犯当然是免费使用,只每日供给两顿饭食,为了保证囚徒们的体力,加快修路进度,伏龙山庄的伙食那是比一般的地主家还好啊,有肉有菜,粥饭管饱。一众囚犯固然对此感恩戴德,刘县令也为扣下了囚犯的口粮钱而沾沾自喜,而我们的郭同学背地里早就笑抽过去好几次了。

    为了响应县中对伏龙山庄至郭家庄线以及郭家庄至阳翟县城线路的支持,更为了早日使用上伏龙山庄生产的砖石和水泥,县中各大豪族和地主也是出人出力。所幸是农闲时节,听说伏龙山庄管饭,每天完工还能拿到几个铜子儿,各家的庄客佃户踊跃前来帮助修路,阳翟县的贫民们也纷纷前来帮工。

    就这样,阳翟县在万恶的资本的运转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伏龙山庄-郭家庄-阳翟县城线的公路建设,建设的标准就是石灰厂到伏龙山庄的道路标准,不仅有硬化的道路,还有轨道用于运输砖石和水泥。

    耗时仅仅两个月,这条三十多里长的步轨一体的公路便建成了。这条线路的修建过程,展现了郭斌高超的政治天赋,展现了戏志才无与伦比的联络和组织能力,实现了各方共赢的政治局面,直至许多年后也为大家津津乐道。

    自此以后,伏龙山庄以砖石水泥为主打,香皂和美酒作为高档奢侈品限量生产的格局形成了,两条腿走路,根基初成。同时利用酿酒及修路的幌子,大量收购粮食,将新建的十几个粮仓填满了大半。另外,家禽养殖业也搞得风风火火,庄中诸人顿顿有肉吃,不怕饿肚子,初步实现了小康生活。

    这一段时间,郭斌将修路的一干事宜交给戏志才,让郭嘉和郭全两人跟着学习,自己却是做起了甩手掌柜。戏志才每每回庄看到郭斌穿着青布长袍在庄里闲逛,总是气得直揪本就略显稀疏的胡子,然后就是缠着郭斌要酒喝。别看他如此无赖,心中对郭斌高超的政治手腕只有叹服的,私下里对于郭斌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更是感动不已。

    阳翟的豪族看到伏龙山庄的这个门客纵横联络,又能将修路的几千人安排的妥妥当当,都羡慕郭斌年纪轻轻竟能得到这么个人才辅佐。又哪里知道能想出这么个花费小、收效快,既得了实惠,又得了好名声,县中众人还都积极参与的好主意的人,竟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每每想到此处,戏志才对郭斌就越发看不透,对他的态度也从认同到崇拜。因此无论是组织修路还是教导郭嘉和郭全兄弟,戏志才都愈发尽心。

    其实戏志才还真是冤枉郭同学了,这两个月郭斌也是一刻也不得闲的。

    随着伏龙山庄产业的扩大,前来务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多是拖家带口投奔而来。因此随着青壮年劳动力的骤增,庄中儿童的数量也急剧增加,短短两个月,儿童数量达到了二百多人,目前都跟着郭斌在伏龙山庄的学堂里学习。

    由于人数增加过快,郭斌之前定下的每人一杯羊奶计划差点实行不下去了,还是给戏志才捎信,紧急向大户们购买了一批母羊才支撑得下来。

    这些儿童都是贫苦农民家的孩子,平时自然是没有机会读书识字。现在郭斌开学授课,不但家长们感恩戴德,一众娃娃也学得很认真,因此郭斌的教师生涯倒是忙碌充实而乐此不疲的。当然教授的课程是很有限的,按照后世的说法,目前只有语文数学两门课程。

    孩子们放学回家,对家长们说学了认字,还学了算账的手艺,众人自是乐得合不拢嘴。这孩子上学不要钱不说,还管饭,五口之家只要肯干活,男人早晚去参加训练,郭庄主便管了一家吃住,也不需要孩子帮家里做活了。

    众人只觉得生活有了奔头,自己这一代人能怎么样不好说,可孩子们能写会算,那便是有了大出息,因此做工和训练也更为卖力,都为了报答郭庄主的恩情。

    至于学堂里的教授内容,却不是时下流行的经学。语文是从后世的汉语拼音教起,教的是繁体字。数学则是郭斌差点揪光了自己的一头“秀发”才勉强凑出来的,目前只有简单的加减乘除,用的自然是他熟悉的阿拉伯数字。

    此时学习汉字的读音,多以《说文解字》为依据。此书成书于安帝建光元年,是近半个世纪前的事情了,直到21世纪仍是研究古文字学的重要资料。作者是许慎,是东汉著名的经学家、文字学家。

    《说文解字》解说汉字读音,常常说:“读若某”或者“某声”。例如“材”字,《说文解字》解释为:“材,才声。”

    可是一旦遇到某个汉字没有同音字的情况就麻烦了,有时候有同音字,可是那些注音的汉字比被注音的汉字更生僻难懂,那就尴尬至极了。

    还有一个缺点是这种注音方法不能标明声调,例如“刀”字,后世的《康熙字典》注“到平声”,先不说连“刀”字都不认识的人会不会认识“到”字,只声调上便对于初学者极为不友好。

    自然,对于那些繁复的利弊解说郭斌是不懂的,他将拿来主义进行到底。幸亏当初虽各科不及格,汉语拼音倒是没有拉下,便将汉语拼音拿了出来,从“a、o、e”开始教起。

    于是每天早上起来,看一众顽童跑完早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每人手边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羊奶,或是大声地温习拼音,或是复习前一日习练过的汉字,郭斌便有一种回到后世的错觉,这感觉是生活稍稍安定下来的郭斌极为留恋的。

    至于语文课本,郭斌虽然纠结过,可是没有千字文,没有百家姓,便只好拿论语来解说。当然他的解说并不是照本宣科,而是结合后世所学和现在脑子中一些零碎的记忆,加上自己新的理解重新拿上课堂。虽不乏离经叛道之语,难得的是,一众学生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至于数学,郭斌也没有啥好说的,目前阶段只教简单的加减法,并将九九乘法口诀教给大家,让大家牢牢记住,等以后学了乘法就用得上了。符号当然就用阿拉伯数字了,不但好写易记,而且一目了然。当然,最主要的是郭同学用着方便。对于一个数学从来不及格的人来说,还能多要求什么呢?

    另外,算式自然也教授给了大家,这东西比此时的算筹不知道简单方便了多少倍。至于一元一次方程、二元二次方程之类的进阶课程,可能要等几年才能拿出来。即便如此,待这些东西传到在阳翟县城中奔波忙碌的戏志才那里时,他仍不由得看得身子直发抖。

    他对郭嘉说:“主公大才,难道真是天授?九九乘法口诀自先秦便不稀奇,可是这计算符号不但简洁明了,易于记诵,加上这等竖式算式,较算筹实在是高明的多了。”

    郭嘉也是对自己大哥崇拜的不行,问戏志才道:“先生看这汉语拼音呢?”

    戏志才正色道:“这汉语拼音较这符号和算式,比这数术之学更是重要了无数倍。”

    顿了顿,眼睛盯着天空出神道:“昔日秦始皇帝以李斯之小篆统一文字,年数虽短,于文字传承普及之影响却极为深远,说因之以有汉民族亦不为过。然主公这一套拼音,说是传自泰西拉丁字母,初读起来虽拗口,却又强出召陵许君的《说文解字》甚多。若有朝一日,主公能够能够奄有天下,推行此记诵之法。天下学者无不感激其功,华夏民族能得传承亦必拜主公盛德。昔日仓颉造字,百鬼夜哭,今主公此举,不让先贤专美于前啊。”

    见戏志才一脸神圣的表情,郭嘉心中的愉悦与兴奋难以言表,只低下头喝水,掩了目中的神光。

    远在伏龙山庄的郭斌自然无法知晓戏志才和郭嘉的一番心路历程,这位前世的劣等生正在努力地回忆当初物理老师教给他的牛顿力学三定律。这小小的三个定律汉朝的学者们可能并不会放在眼中,可是这在后世将英国引到现代文明入口,并让弹丸之地的英国傲视全球两个世纪之久的力学定律,必定会从根本上推动汉朝经济格局的转变,也必将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

    蝴蝶的翅膀需要扇动,可也必须要在恰当的地方扇动,才会引起北美的龙卷风,否则跟放个屁又有何区别呢?

    

    太祖于伏龙山学院创拼音,自此习汉字者必学拼音;又创竖式算式及简易符号,自此习数术者必以此为根基。唯太祖所创力学三定律,不为时人所重。然不逾十年,太祖倚之纵横驱驰,天下莫能当之者。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