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六章 真相(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六章 真相(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周手持黑色利剑合身往张角扑来,只见他面色蜡黄、双目赤红,瞪着眼、呲着嘴、额上青筋暴起,手持锋利异常的宝刃,饿虎扑食一般地往张角冲去。张角身受重伤,此时倚靠在坟丘上,连动都不能动,哪里还有力气反抗。

    郭斌虽然就在一旁,对于是否出手相救却尚存有疑虑。虽然张角将降龙掌传授给了自己,可自己自穿越以来,现阶段的假想敌一直就是张角,这观念是极难改变的。而且,卫仲道的死,虽非张角出手,却是其手下太平道所为,郭斌在卫家人面前,在蔡氏父女面前都曾立下重誓,此次前往广宗战场,定要斩杀张角,以安慰卫仲道在天之灵。

    所以,此时的郭斌,心中是极为矛盾的。通过与其一个多月的相处,他既知道张角此番组织太平道举事,并非为了一己私利,纵然有其时代的局限性,却绝非有意为之,因此他也了解张角的苦衷。而且张角义薄云天、为民请命的豪侠作风,着实使得郭斌感佩莫名。

    试问天下哪一个中国人没有侠客情怀?哪一个男子不向往着仗剑江湖,行侠仗义?后世又有哪一个看过一点点武侠小说的人不曾对所谓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国”心中震撼,流过热泪?前世的郭斌虽然是一个小** 丝,其经济条件殊为匮乏,性格特征中又有极多的缺点,可这些从来不是桎梏一个宅男的豪情壮志和英雄情结的枷锁,郭斌的内心,激 情澎湃着呢。

    然而,此时的郭斌,并非初抵贵境、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小白了,他现在身上所牵扯的干系越来越多,背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几十万人都靠着他过活,几十亿钱的大资金全都看在他的面子上投入他的产业,这么多人力、财力,这么多集团推着他往前走,郭斌便是想犯一下前世的拖延症,也没有时间驻足啊!

    因此,他思考问题的角度变了,他需要站在政治的角度考虑要不要救援张角的问题。他需要计算是否救援张角,会给他带来怎样不同的结果。

    简单来说,便是四个字:郭斌变了。

    然而,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容不得半点犹豫,就在唐周黑剑即将抵上张角咽喉前的一刻,褚燕动了。

    他挥动长剑,攻向唐周肋下,因为他知道,本门的空门便在肋下。适才张角被一剑刺中肋下,又被拍了一掌,流血虽不甚多,可空门已被攻破,虽不会危及生命,很长一段时间内怕是想要运功亦是难能了。而唐周那一掌乃是蓄势而发,趁着张角身受重伤,无力反抗之际,蓄势的一掌直接震得他五脏移位,怕是神仙难救了。

    这些褚燕不知道,张角自己心中却是极为清楚的,因此他阻止了关风龙给自己治伤的行动,这确然是无用了。

    原本以张角的武功,便是江湖五绝来了一个,亦不能说可以稳稳将其压制住,可能只是略胜一筹罢了,若想重伤张角,怕是他们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而唐周虽然与张角系出同门,其武功却尚在张角之下。虽然张角这么多年来为了太平道中的事物,于武学上多有耽搁,唐周却也是在潜入太平道后,为了极力掩饰自己的身份,不敢显露武功,于武功进境上却是连张角亦不如。于是,想要将张角重创,就必须另辟蹊径方可。

    所以,此番唐周本来便是有预谋的刺杀,准备了许久,昨夜潜入广宗城中,也并非为了刺探什么,而是为了给张角送一样东西,以乱其心。这么多年来,唐周心中所期盼的便是此刻斩杀张角的机会,这场景不知道想了多少次,怎么最有效地刺破张角的空门,自然是重中之重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和准备,唐周今日以突袭重伤张角,便是皆在其算中了。有心算无心之下,张角身受重伤也并非太令人意外的事情。

    然而张角受伤前的一波反制,也让唐周受了不轻的内伤,否则以褚燕的武功,如何能与他周旋这么许久?

    此时唐周含恨之中奋力扑向张角,想要将其斩杀,若是这一剑能将其刺中,以其手中黑剑的锋利程度,张角哪里还有命在?

    董杏儿毕竟是女孩子,此时已然不忍心再看,毕竟这位相交一个多月的武林高人,于自己也颇多教益。只听“噗”的一声,利刃入肉,切断骨头的声音传来,又听到“砰”的一声,重物坠地。待睁眼看时,却见张角依然靠在坟丘上,并不见中剑流血,猛然回头时,却见褚燕剑身流血,呆呆地立在当场,郭斌却与唐周滚地葫芦一般躺在了地上。

    原来唐周暴怒之下合身扑向张角,眼见将要刺中,却被斜刺里杀出来的褚燕刺中肋下。若在平时,这一剑是无论如何亦刺不中的,便是褚燕轻功再好,也极难刺中唐周重重保护下的空门。可此时的唐周身上既有不轻的暗伤,又一心想要刺杀张角,眼见努力了十几年的事情就要达成了,他又怎能不激动?

    因此,就在一系列巧合之下,褚燕竟将唐周一剑刺伤。然而,唐周虽然身受重伤,长剑却并未落地,他已然依靠着惯性往张角冲去,以此剑的锋利程度,怕是能将无法挪动身体的张角刺个对穿。届时,便是正一道祖天师张道陵亲临,也难将其救活了。

    郭斌见状,心中大急,也不管什么利益纠葛,是官还是匪了,亦是合身扑上。

    唐周为人虽然颇极端,却曾救过郭斌的性命,又曾救了太子刘辨一命,其中的人情实在是太大了,郭斌如何能够伤了他?便只能将玄龙枪扔在一旁,如地痞撒泼打架一般抱住了唐周的腰,将其扑倒在地。

    这一招,实在的漏洞百出,原本便是不该出现在高手之间的招式。高手相斗,对方是不可能给你机会将他的腰搂住的,因为腰部乃是习武之人运劲使力的关键所在。一身的力气,从脚下借着腰力传到手上,以此来用力;身上所受之力,也要通过腰力传到地下,以此来卸力。可以说,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腰就相当于一个联通上下的枢纽,无论是运劲攻敌,还是卸力化力,关键全在腰上,因此越是高手,对腰部的保护便也越是严密。

    而此时的唐周,空门被破,身受重伤,哪里还能在空中辗转腾挪,躲开郭斌?因此给郭斌抱了个结结实实,二人一齐便摔倒在地上。

    适才一番拼斗,不啻电光火石,待得董杏儿看到郭斌与唐周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登时满面焦急,使出家传的轻身功夫冲了上来。见唐周手中还握着黑色长剑,便使出玄妙手法,顺势一抄,长剑已然落入手中,哪知长剑入手便是一沉,怕不有三四十斤重。

    此时的董杏儿全身心都在郭斌身上,哪里还有时间理会这些?顺手将长剑远远掷开,便将郭斌搂住,急声道:“斌哥哥,你怎么了?”

    郭斌并未受伤,然而冷不防地被董杏儿小手一抄,心中一阵激动,待听得她带着哭腔的说话声,忙道:“杏儿,我没事,并未曾受伤。”

    两人并未感觉有何不妥,却将在场的几人看得会心而笑。这一对金童玉女一般的璧人,看在众人眼中可不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待回过神来,看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呵呵直乐,董杏儿羞得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唐周见状,联系到自身,一时不由得呆在那里,不说也不动。

    张角叹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件锦帕,对唐周道:“你昨夜将小师妹之物给我送来,便是为了扰我心神,以图杀我的吧?”

    唐周盯着锦帕,看了半晌,方道:“不错。”

    张角面露缅怀之色,缓缓地道:“小师妹她,过得还好吗?”

    唐周嗤笑一声,道:“你助张修夺得掌教之位,小鲁几无立锥之地,你竟还有脸问小师妹过得好不好?”

    郭斌想了半晌,方反应过来,这所谓的“小鲁”,怕便是张鲁了吧?张角和唐周的小师妹嫁给了张道陵的长子张衡,那他们的儿子便是最有权力接手正一道之人。这样的人,不是张鲁又是谁呢?而且郭斌也隐约记得,历史上张鲁正是带兵进入汉中,斩杀了张修,方夺得五斗米道的道尊之位,看来二人的纠葛自上一辈起,便极深地联系在了一起。

    张道陵、张衡、张鲁祖孙三人皆为正一道首领,张陵为“(祖)天师”,其子张衡为“嗣师”,其孙张鲁为“系师”,曰“三师”(“三张”)。其传人为其子孙世袭,后皆称为“天师”,因此张姓即被称为“张天师”。

    而张鲁的母亲也是不得了,其母卢氏好养生,“有少容”,“兼挟鬼道”,往来于益州牧刘焉家。然而此时的刘焉尚不是益州牧,张鲁未曾得到刘焉的支持,又被张修夺去了掌教之位,想来过得不是太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