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真相(三)-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真相(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还是张角一番述说,郭斌方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张角与唐周确为师兄弟,师从于天师道创教祖师张道陵。

    天师道又称“正一道”,其创教祖师张道陵后世称为“祖天师”,为太上老君降命为天师。置二十四治(即教区),其中阳平治为各治之首(类似中央教区),以“阳平治都功印”、“三五斩邪雌雄剑”以及经篆,为象征天师掌教权威之法器。

    张道陵于汉建武十年正月十五日生于沛国丰县盘冢村,为创汉功臣张良(字子房,江苏丰县人)之八世孙(史书又称其名为张陵)。七岁时即能诵《道德经》,并能达其要旨,可谓“神童”。长成后身材高大魁梧,庞眉文额,朱顶绿睛,隆准方颐,目有三角,伏犀贯顶,垂手过膝,使人望之肃然起敬!从面相上说,张道陵可谓异相,无论是庞眉文额还是隆准方颐,又或者伏犀贯顶,都是显贵之相。而所谓朱顶绿睛,说明张道陵竟然有欧美人的面部特征。

    所谓朱顶,是头发是红色的。当然,像樱木花道那样火红的头发是不太现实的,然而棕色头发则更加合理一点。而绿睛,指的是眼球的颜色。古人很难定义绿色与青色,因此,许多时候绿色就是青色,青色就是绿色。也就是说,张道陵可能一头棕色长发,眼睛呈现淡蓝色,鼻梁高挺(隆准即高鼻梁。准,鼻也),欧美人的特征极为明显。

    然而目有三角,却并非好话。

    所谓“目有三角,其人必恶、三角有光,贼性难防”,三角眼,在相术中绝非好的面相,相术大师们普遍认为三角眼的人是狠毒,狡诈,阴险之辈,不可开罪。

    张道陵生性好学,天文地理,河洛图纬,皆极其妙;诸子百家,三坟五典,所览无遗。先为往来吴越之地的大儒,从其学者有千余之众。永平二年赴“直言极谏科”而中之,汉明帝时拜巴郡江州令(今四川重庆),不久退隐北邙山中(今河南洛阳附近),修持炼形合气,辟谷少寝长生之道。建初五年诏举贤良方正不起,复征为博士,封冀县侯,三诏不就。后入吴,又爱蜀中溪岭深秀,遂入蜀隐于鹤鸣山,修神丹符咒之术。

    张道陵有弟子王长、赵升随其习黄老之道,助炼龙虎大丹,丹成,服之返老还童,且去游而参访仙源。在北岳嵩山遇绣衣使者告诉他说:“中峰石室内,藏有《三皇秘典》、《黄帝九鼎丹书》,得而修之,可以升天!”于是张道陵斋戒而入石室,果然得到丹经道书,遂赴云锦山(即龙虎山),精思修炼,而得分形散影之术。

    后一日夜半,似醒似梦之间,忽见太上老君下降,对张道陵道:“近来蜀中有六大魔王,狂暴生民,尔等前往治之则功德无量,名录丹台矣!”乃授以“正一盟威符录”,三五斩邪雌雄剑、阳平治都功印、平顶冠、八卦衣、方裙、朱履等。以千日为期,约会于阆苑。

    张道陵拜领老君所授,日昧秘文,据说能集三万六千神灵,以供驱使。他随即往青城山,置琉璃高座,左供元始天尊,右供三十六部尊经,立十绝灵幡,鸣钟叩磬,布龙虎神兵,施起法力。魔王魔鬼同声哀求,尽被折服,表示再不敢虐民。张道陵乃收八部鬼神,歼六大魔王,群妖乃灭表绝迹。他则遂与弟子王长、赵升往川中云台山卜居其地继续修炼。

    既伏妖魔,老君乃命使者下降来告道:“子之功业合得九真上仙之位,但灭鬼过多,未免杀气秽空,非大道好生之旨。子须再修三千六百日,吾待子于上清八景宫中。”于是道陵乃偕弟子王长、赵升复往鹤鸣山,精修二十余年。

    说这些本门密辛的时候,张角这位人人崇敬的一代武学大宗匠,仿佛小学生一般,满脸虔诚。郭斌心中则颇不以为然,什么太上老君、六大魔王,这不是扯淡么?我郭斌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不过看你一脸虔诚的样子,不忍心戳破罢了。

    然而,接下来的话,就让郭斌再也无法淡定了。

    只听张角说道:“我门内师兄妹共五人,大师兄为王长,三师弟为师傅长子张衡,四师弟为赵升,五师妹为卢氏,我居于第二。”

    董杏儿奇道:“你方才明明说唐周是你师弟,这怎么就变了?”

    郭斌猜测道:“张衡为‘嗣师’乃是张鲁之父,已然亡故多年,想必赵升便是前辈的原名了?”说着,看向了唐周。

    唐周哈哈一笑,道:“不错,不愧是郭潜阳。”

    郭斌点点头,对张角道:“祖天师才学旷达,其座下弟子自然也是超凡脱俗之辈。两位的武功郭某已然见识过,想来其余三人武功定然也是不俗,却为何除了张衡前辈,王长与卢氏二位,竟未曾在江湖上听闻过?”

    听了郭斌这话,唐周,哦,应该是赵升了,面上愤愤难平,张角则是怅然若失,后悔、迷惘、痛心,各种感情同时出现在这张脸上,显然心中极为纠结。郭斌心道:“难道这其中还别有隐情?”

    只听张角继续道:“唉!只因先师的一道门规,师兄弟五人竟然反目成仇。”顿了顿,继续道:“潜阳可曾听说过,西天师君?”

    郭斌道:“西天师君乃天下五绝之一,武功之高,人莫能测,小子虽不肖,却也曾听人说过其大名。”

    张角问道:“你可知西天师君的名讳?”

    “上张下修。”郭斌答道。

    “不错,修者,长也。张修便是我门中的大师兄。”张角叹道。

    郭斌大吃一惊,张修便是王长?难道也是化名?当下问道:“难道张修便是王长?为何又要改姓张呢?”

    张角道:“先师曾有言:‘绍吾之位,非吾家宗亲子孙不传’,故此非张家子孙,不得继承天师之位。”绍,即传承之意。

    郭斌道:“难道是为了继承天师之位,王长才更名为张修?”

    化名唐周的赵升愤然道:“不错,此人最是阴险狡诈,三师兄任天师时他不敢有何作为,直到三师兄故去,他便化名张修,以先师族人自居,全是为了争抢天师之位!”

    张角叹了口气,缓缓地道:“四师弟,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下,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大师兄夺了天师之位吗?”

    唐周顿时满面通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看了他这个样子,张角摇了摇头,道:“小师妹已然嫁给了三师弟,为人 妻,为人母,你难道还是放不下她么?”

    听了这话,郭斌心中仿佛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瞬间就想到了极为狗血,却又极为普遍的桥段。什么师兄爱着师妹,师妹嫁给了别人,然后师兄就念念不忘,等等。

    果然,张角继续道:“小师妹卢氏聪颖可爱,是师傅晚年所收弟子,非但师傅心中欢喜她,便是我们师兄弟四人,亦是将她当做掌上明珠。只是,我师兄弟四人中,我与大师兄年纪都大了,虽然是小师妹,待她却仿佛是女儿一般。三师弟与四师弟和小师妹年龄相仿,常常于一处玩耍,切磋武艺,三人之间感情亦是最为亲近,便仿佛亲生兄妹一般。”

    郭斌看向张角,对青年时光的追忆,是人到老年常常做的事,此时的张角亦仿佛已然沉溺于对往事的回忆之中。郭斌不忍打扰,只得在一旁静静等着。

    过了半晌,张角继续道:“突然有一日,小师妹找到我,跟我说了一个秘密。她说:‘师兄,三师兄与四师兄都对我很好,可是我却不知道挑谁好,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时候,我方猛然醒悟,原来小师妹已经长大了,当初不问世事,仿若精灵般的小丫头,如今竟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只见唐周面色换为惨白,显然就要说到关键之处了。

    只听张角声音低沉而轻缓,仿佛与情人喃喃细语一般,道:“听到小师妹这么说话,我是既高兴又烦恼。高兴的是小师妹终于长大了,烦恼的是等她出嫁了,便不只是我们的小师妹了。当初那个惹人怜爱的小师妹也要为人 妻,为人母,要为了家庭奔波操劳,再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百灵鸟了。”

    “可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无论如何是不能瞒着师傅他老人家的。然而师傅为人严肃,我独自一人又不知如何去说,便只能去找大师兄商议。大师兄追随师傅日子最长,性格坚毅,沉默寡言,与师傅性格极为相似,也最懂得师傅的心思。若由他前去跟师傅说知,想必能事半功倍。现在想来,小师妹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大师兄为人不善言辞,对这个小师妹虽然心中疼爱,却从未宣之于口,故此,连师傅他老人家都不害怕的小师妹,唯独在面对大师兄时唯唯诺诺,怕得厉害。想来是她不敢与大师兄说,便想着让我去说服大师兄,然后借着大师兄之口向师傅说知此事。”

    说到这里,张角轻轻一笑,面上满是溺爱,道:“小师妹精明伶俐,自那时起便晓得让我给她传话。不过,想来她是心中已有人选,之所以让我传话,想来只是想让师傅知道此事罢了。”

    听到这里,唐周的面色愈加苍白,张角看了,又是叹了口气,道:“四师弟,你虽然聪明,却过于跳脱,而三师弟得师傅真传,性情却不似师傅一般沉默寡言。更兼他胸怀宽广,见识超卓,交游广阔,器盖云天,小师妹早就倾心于他!”

    唐周腾地从地上跃起,飞拳向张角攻来,气势骇人,完全是一副搏命的架势,口中喝到:“休得胡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