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相(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相(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角说完,面色苍白,盯着青袍怪客,缓缓地道:“师弟,这么些年来,你处处与我为难,都是为了师傅他老人家吗?”

    青袍怪客猛地喝道:“住口!你没有资格叫他老人家师傅!我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所想的就是如何将你的太平道毁掉,这全都是为了给他老人家报仇!”

    听到这里,郭斌面色一变,指着他道:“难,难道!你,你竟然是”

    青袍怪客见郭斌如此反应,哈哈大笑,道:“不错,你没有想到吧?正是我!”说着,伸手将覆在面上的青色面巾摘下,漏出了一张平凡的放在人堆里便无论如何亦再找不出来的平凡的脸。

    看到这张面孔,郭斌、董杏儿,以及张角和褚燕,四人皆惊叫出声。

    郭斌心中仿佛一道灵感闪过,恨声道:“难道自当初从偃师开始,你便一直在假装不成?”顿了顿,缓缓地道,“唐周!”

    不错,青袍怪客摘下面巾后,露出的正是郭斌自偃师便相识,后来却向何进出卖马元义的唐周!

    唐周嘴角一扯,道:“我的伏龙亭侯,偃师?我从十几年前结识马元义时便开始了!我费尽心机结识马元义,小心翼翼地逐渐得到马元义赏识,既要显露才华,又不能过分高调,而被人认出来,为的就是这么一天!”说着,看向张角道:“师兄?哈哈哈哈,十几年来,我所期盼的就是今日!我要你亲眼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横死!我要你亲眼看着你努力一生的事业一点一点崩溃!我要你生不如死!”说到这里,唐周已然是咬牙切齿。

    郭斌却猛然间想起当初在何进府邸的后花园中,唐周与何进的一番对话,心中了然,二人定然是有解不开的师门恩怨,方会闹到这个地步,然而胸中那股抑郁之气实在难以平息。

    当下,郭斌往前迈了两步,盯着唐周,道:“当初你想偷袭王越,痛下杀手,为得是挑起天南剑仙一脉与太平道的恩怨?”

    当初在偃师,郭斌与马元义、王越、唐周初次相识,便是因为王越与闹事的太平道众起了矛盾。王越以风雷剑法抗衡马元义,从而显露出了师承渊源。若按正常情况来说,对方一旦知道其渊源,定然会手下留情,因为人称天南剑仙的士燮在江湖上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既然知道了王越是其门人,哪里会下狠手,而与其结下梁子?

    然而唐周却在王越显露武功师承后,趁着他不敌马元义**杖法,全神迎战之际突施偷袭,实在是于理不合。当时郭斌还纳闷:“难道此时的太平道竟嚣张到连天南剑仙亦不放在眼里了吗?要知道江湖上张角大贤良师的名头较之天南剑仙可是差得远了。”

    后来想不通,郭斌索性也就放下了。而直到此时,唐周表露身份,这一幕方又涌上心头。

    唐周冷哼一声,道:“不错,我就是要以太平道的身份斩杀了王越,届时天南剑仙一脉传人被太平道所杀的事情传遍江湖,士燮野心勃勃之辈,又怎么肯袖手旁观?”

    郭斌点点头,道:“那么在洛阳城外伏击我与杏儿,事后又故意留下这个扳指,也是为了嫁祸太平道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扳指,掷向唐周。

    唐周挥手接过,只见扳指内侧以小篆刻有“甲子”二字,果然便是当初那一枚。当下缓缓点头,道:“不错!若能将你们两位一举重创,那么河朔神枪与杏林圣手又怎么能放过太平道?届时天下五大高手,有三个与你作对,师兄觉得你还能活命吗?”说着看向了张角,邪笑道。

    郭斌道:“可是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能逃脱你的魔掌,侥幸逃得性命。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按说我两次将你的计划挫败,你应该恨我入骨才是,如何却又屡次相助?”

    唐周哈哈大笑,笑得眼中连泪水都出来了,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过了片刻,方道:“屡次相助?老子哪里助你了?凡是太平道要做的事,老子就要设法破坏!救你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哈哈哈”

    郭斌默然,当初唐周以青袍怪客的身份两次出手相救,第一次是在阳翟城外,张梁率人围攻刘辨那一次,若非他以飞石将其重伤,怕是刘辨早已葬身山中;而第二次是张梁率人围攻阳翟县衙那次,郭斌以玄龙枪双战铁娘子与波才二人,正当郭斌被二人逼得险象环生,差点儿丧命之时,又是他以飞石吓退铁娘子,使得郭斌不至命丧当场。若说唐周只为救他,似乎当真是高估了其道德水准。然而这两次均帮了郭斌的大忙却是实实在在的,不容得郭斌不将其记在心中。

    唐周笑罢,盯着郭斌道:“你以为,当初在何进的后花园里,我不晓得你在吗?”

    郭斌听了,心中一震。当初第二次进京之时,郭斌与袁绍、曹操在何进府邸过夜,因为喝了酒,郭斌睡不着,便在后花园里游荡。机缘巧合之下,误闯到了一处隐秘的阁楼,偷听到了何进与唐周的一番对话。

    正是这一番对话,逆转了郭斌对于何进与唐周的印象,也正是在这一番对话中,郭斌才知道了唐周所以出卖马元义的根本原因,乃是为了报师门大仇。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唐周竟然便是青袍怪客,想不到他竟能隐忍至此。

    一想到自己当初偷听何进与唐周对话,唐周竟然知道自己就在外面,不觉冷汗直流,口中道:“你是如何知道我就在外面的?既然知道我在,当时为何没有揭破?”

    唐周一扯嘴角,道:“揭破?对我有什么好处?我知道你全心全意对抗太平道便成了,为何要揭破你?何进如何又关我何事?呵呵,至于如何知道你就在外面,当初你大闹徐奉府邸,难道以为没有人认出来吗?当时认不出来也就罢了,可是过后仔细一想还能不知道吗?”

    郭斌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唐周继续道:“你当初用的是徐奉府上的一杆镔铁大枪,并未显示出任何门派武学和招式,却能将王越逼退,难道真的只是凭着长兵刃的优势?天下间能使得动那镔铁大枪之人不可胜数,可要能以如此笨重长大的兵刃将王越的雀鸣剑逼退,怕不超过十指之数。而若要将其逼退却还显露不出自己的枪法招式,将自己的路数隐藏起来,天下间怕只有北枪一脉了。”

    郭斌面露震惊,他是如何知道的?

    果然,唐周得意地笑了笑,道:“北枪一脉,以百鸟朝凤枪法独步武林,却从没有人知道其门人用过什么枪法招式,盖因百鸟朝凤枪法本无招式。”说着,看了一眼关风龙,道:“没错,关老爷子,百鸟朝凤枪法便与梅花拳法一样,连一招成型的招法亦没有,全靠临敌反应和实战经验。所以这个郭小子的枪法杂乱,连一招本门招法都未曾用过,却是好用得紧。”

    唐周又看向郭斌,邪笑道:“没有招式,便是你北枪一脉最大的招式,我如何会想不到?其实马元义也早就知道了,只是心中有顾虑,方没有说出来罢了。”

    郭斌知道马元义心中有何顾虑,不过是担心他郭斌罢了。而且马元义本来便对宦官缺乏好感,所以前来联络,不过是政治合作的需要,既然并未造成太大影响,故此也就不了了之了。当下苦笑道:“想不到你连这些也知道了,只是百鸟朝凤枪法乃本门不传之秘,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唐周听了,盯着张角,道:“我的好师兄,你说我是如何知晓的?”

    张角叹了口气,道:“先师姓张名道陵,乃是天师道创教祖师,留侯八世孙。先师长子张衡,道学深湛,武功卓绝,交游广阔,更与玉真子惺惺相惜、交情颇深。”

    说到这里,张角便停了口,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双眼看着郭斌。

    郭斌只有震惊的,玉真子他知道,当初童渊收他为徒时便说过,他们这一脉的祖师爷便是童渊的师父、自己的祖师玉真子。想来玉真子与张衡俱为道门传人,武功又皆是高绝当世的异人,二人相交,正是合理。

    只是,今天的事情并未到此为止。

    只听张角继续道:“师弟,把面具揭下来吧。”

    唐周闻言,哈哈一下,伸手往脖子下一阵摸索,竟真的揭下来一张人皮 面具。面具下的唐周相貌虽谈不上神风隽爽,却也是仪表堂堂的。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只是年纪有些大了,想来又每日里勾心斗角,操劳非常,故显得竟比张角还要老一些,看起来仿佛有七十多岁了。

    张角与唐周本是师兄弟,这已然让郭斌震惊不已,可他哪里又能想到,唐周竟然还带着面具?想来他为了报仇,十几年如一日地潜伏在太平道内部,就为了等这一天,定然也是受尽了苦难吧。

    到底是怎样的血海深仇,才能让一个人变成只为复仇的机器一般?到底是怎样深刻的感情,方能让唐周变得如此疯狂,为了复仇竟然能不顾一切?当初郭斌在何进的后花园所听到的,都是真的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