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 惊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二章 惊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人速度极快,不消片刻便已赶到叫声所发的地方。

    只见此处是一个宽阔的空地,空地对面是一处“高大”的建筑。相对于后马庄中低矮的茅草房子来说,这处砖石的建筑的确可以称得上“高大”了。建筑后面是一个个小小的土丘,上面满是衰草,竟是墓地,想来这里便是后马庄的祠堂了。

    看到场中之人,郭斌却是吓了一跳:居然全都是熟人。

    只见满身是血地靠在一处矮坟边的,赫然是传授郭斌降龙掌的道袍老者。而空地中有一高一矮两个人斗在一处,那矮子郭斌与董杏儿算是极为熟悉,便是数次出手救援郭斌的青袍怪客。再看与之对战之人,若郭斌没有看错,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褚燕。

    当初郭斌在京中剿灭太平道总部之时,这个褚燕便跟随在马元义身旁。马元义如此英雄豪杰,关键时刻却向郭斌请求放褚燕一命,郭斌对于马元义这个任侠仗义的豪雄,心中是存有愧疚的。他们二人虽是各为其主,却是肝胆相照。二人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也都知道无法说服对方改变观念,却又忍不住相互佩服。郭斌原本可以在捣毁太平岛总部后放马元义逃命的,这样的话太平道在京中的一番谋划也已经破产了,而马元义一人之力是无论如何也搅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可马元义不想为了自己连累郭斌,却求郭斌放了这个名不见惊传的褚燕逃出生天。

    郭斌当时的主要任务是生擒或斩杀马元义,对于褚燕这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少年又哪里会放在心上?便顺着他的意思,放褚燕离去了。这个不太擅长言辞的少年给郭斌留下的最深印象可能就是他的轻功了。

    当时郭斌让褚燕离开,只见这个少年看了马元义一眼,对着郭斌点点头便纵身跃上了房顶,一跃数丈远,落地无声。通过一棵高过房顶的老槐树偷出府外,竟连总部外面围着的越骑营亦未曾惊动。

    此时,这个少年个子长了,嘴唇上亦长出了些微髭须,身上又套上了皮甲,形象已然大变。郭斌却仍是能凭借其超卓的轻功,一眼便将其认了出来。只是,此时的褚燕双目赤红,颊边亦挂着泪珠,挥动手中长剑不顾自身地招招抢攻,竟连青袍怪客亦被逼得步步后退。

    郭斌二人抵达之时,关风龙早已上前查看道袍老者的伤势。

    只见他左侧肋下中了一剑,口中吐血,靠在坟丘上气息奄奄。见关风龙掏出随身的伤药,要给他上了止血,道袍老者却摇了摇头,缓缓地道:“不必了,没用的。”

    郭斌大惊,不就是中了一剑么,怎么就不行了?这一个多月来,老者虽然未曾言明姓名身份,却是与郭斌极为聊得来。况且他不计回报地将二十八路降龙掌传授给郭斌,怎能不让郭斌感恩涕零?

    而且虽然相聚时日不多,郭斌却可深深地感受到此人心中的大勇大仁。这个人并非仅仅是武功高强,他的心胸眼界,见识谈吐,无不令郭斌暗暗折服。

    当下手持玄龙枪,一招挑枪,将场中正在剧斗的两人分开。低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招,大大出乎二人的意料之外,尤其是青袍怪客,郭斌的武功他是知道的。虽然习得了华佗的鹤戏,身上内劲累积不少,于运用上却还差得远,只是单纯的力量加强,可以放心使用玄龙枪,另外气息更加悠长,战斗的耐力也有大幅度提升罢了。

    可哪里知道,短短几个月不见,当初二愣子一般的郭斌,武功进境之速竟已超乎自己的想象。

    适才挑开二人的一枪,郭斌于内劲的使用堪称经典。玄龙枪气势汹汹而来,给人以不可力敌之感,枪上所携带的力道本应极大,可枪剑相交,却是空荡荡的毫不着力,重达八十余斤的玄龙枪竟被青袍怪客手中的黑剑震得枪头飞出。

    然而那枪头却并非毫无方向、脱离控制,而是径直往褚燕剑上撩去。待将褚燕震退后,玄龙枪复又回来,以极大的力道将欲抢上攻击的青袍怪客震退。若非其身怀高深内功,于内劲的掌控也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只这一枪便要立时身受重伤。

    若说其中的详细过程和原理,身临其境的青袍怪客却是体会最深的。郭斌虽然全是凭借着本能做出的行为,却与道家的借力打力的思想暗暗相合。

    玄龙枪第一次与青袍怪客手中的长剑相交,乃是空无着力。他并不是想要用这一枪将其震退,而是想借着他黑剑上的力道反攻褚燕。斗了这么许久,青袍怪客心中明了,虽然褚燕奋死进攻,可是其功力较自己却是相去甚远。只要稳住阵脚,待其锐气稍泄,必可将其一鼓而败。

    而郭斌借着自己全力一剑的力道反攻褚燕的话,定能成功。于是他趁着这个机会,凭借对内劲的扎实把握,将郭斌的一枪所造成的用错力的损伤强压下去,反手一剑攻向了褚燕。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将褚燕击退后,郭斌的一枪竟又返了回来,将自己再度前冲,想借着褚燕被郭斌击退的机会将其重创的一剑又以极大的力道震了回去。这一枪力道之大,简直超乎想象,待愣了许久之后,方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原来郭斌借着第一剑的力量将褚燕击退后,又借上了褚燕的一剑之力,再加上郭斌自身的力道和青袍怪客一剑的力道,这相当于集三人之力的一枪自然不是青袍怪客轻轻的一把长剑能抵挡得住的。

    玄龙抢本重,这几番借力后,其所携动能更是甩了青袍怪客的长剑几条街。

    然而,玄龙枪的这一番反复,非但显示出郭斌对于内劲的把握已然有了极大的提高,更说明其战斗时的心态调整的极佳。当初以青袍怪客的武功,足以将郭斌压制得死死的,二人首次交手时,郭斌与董杏儿联手方能将其逼退,便可知端的。

    因此,自那时起,无论是郭斌与董杏儿,还是青袍怪客,从心中认定了郭斌的武功还差得远,若论单打独斗,定然不是青袍怪客的对手。后来他两次出手救了郭斌,更是坚定了几人的这种思想,而便是青袍怪客本人,亦是在认定郭斌武功较自己相差太远之余,心中产生了极高的优越感。

    由于初次的战败所造成的心理阴影,以及青袍怪客的两次出手相救,郭斌亦是每每以“前辈”称之。毫无疑问,在双方的认知中,郭斌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心理上,都是居于劣势的。

    然而此次因为道袍老者身受重伤,褚燕与青衫怪客剧斗甚急,局势又极不明朗,郭斌惊怒交加之下的一枪,便将以往的心理弱势全部抛却。此时的他,不再是伏龙亭侯,不再是骑都尉,不再是越骑营的统领,也不再是身系几十万人前途命运的一派首脑,他只是一个战士,一个专心一意面对敌人的枪客,他的全部心神都灌注于这一枪之中。

    可以说,这一枪使得郭斌的武道生涯迈进了一大步,不是功力的增长,也不是技术的娴熟,亦或者是招式的领悟,而是心性的进步。这是一个量变引发质变的过程,而许多努力钻研武道之人,终其一生都未能窥其门径。

    这种进境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结果,郭斌自习得鹤戏以来,便努力练功,积累内劲,是量的积累;这大半年来所经历的种种事情,使得郭斌心性益发成熟,也是量的积累;而一个多月以来,与关风龙和道袍老者的切磋和交流,则是引发质变的催化剂。因为这一番切磋和交流,提高了郭斌的武学境界,拓宽了其对武学的认识和人生的视野,而这往往也是许多武者毕生难求的莫大机缘。到了此时,复杂难明的局面,错综矛盾的思想,却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成了郭斌武学境界提升的导火线。

    待二人分开,郭斌立在场中,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褚燕你为何也在此地?前辈此来又是为了什么?”后面的话,自然是对青袍怪客说的。

    青袍怪客尚未开口,只听褚燕悲愤地道:“我与师尊前来拜访关老前辈,路过祠堂,岂止此人竟埋伏在路旁坟丘后,趁师尊不备,突施偷袭,将师尊重伤!我誓要斩杀此獠,为师尊报仇!”

    郭斌道:“前辈,你为何要偷袭”说到这里,突地顿住,双目盯着褚燕,道:“你,你说什么?你叫他什么?”

    此时,褚燕的眼中方闪过一丝慌乱,看向道袍老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郭斌自然知道,褚燕的师父是谁。当初在京中之时,他可以不晓得,可经过这么几个月,情报部门自然早就将其底细查了个底朝天。褚燕的师父只有一个人,而他竟称呼道袍老者为师尊,那么这老者的名字真是呼之欲出了!

    郭斌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褚燕,怒声道:“你说啊!你方才叫他什么?”

    道袍老者叹了口气,缓缓地道:“罢了,我本欲于最近告诉你的。”

    这时,却听得青袍怪客哈哈笑道:“怎么,老东西,你终于要揭开真面目了吗?你告诉他你是谁啊!你说啊!”

    道袍老者听了,语气缓慢而低沉,似乎受伤极重,道:“师弟,多少年过去了,你竟还是放不下吗?”

    那青袍怪客狂笑道:“我如何能放得下?是你们两个联手害死了师傅!我这么多年来所做的每一件事就是为了将你的事业亲手毁灭,我要让你看着你辛辛苦苦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不过你没有机会了,哈哈哈”

    笑了几声,看了一眼郭斌,继续道:“你告诉他你是谁啊!你告诉他啊!”

    看着郭斌询问的目光,道袍老者长叹一声,缓缓地道:“老夫便是张角。”

    一句话,将郭斌惊得目瞪口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