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故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故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了适才所见行踪诡秘之人,皇甫嵩也是极为重视,忙下令各营加强戒备,营寨内加放火把照明,以防备黄巾奸细潜入大营,并命令自己的手下亲信率人于营中各处巡视。

    这一番忙活,整整搞了一夜,没想到还真是抓住了几个混入大营的黄巾军奸细。太平道自起事之前便是混迹江湖的秘密组织,张角更是有八大入室弟子,徒弟五百人,个个都是身手极高的江湖好手,高来高去自是不在话下,用来刺探敌情正式便宜。

    然而,在大军围堵之下,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却是处处掣肘,给十几个手持长枪的军士一围,便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了。

    忙碌了一夜,皇甫嵩将郭斌叫到帅帐中,道:“潜阳,看来城中的黄巾贼寇也急了。我军于城下屯兵一月有余,虽城内黄巾贼屡番挑衅,我却只是不理,一心一意稳定军心。如今虽士气渐复,军心可用,可毕竟面临坚城,城内又皆为黄巾精锐,广宗城不是旦夕之间可以攻破的。”

    郭斌点点头,道:“中郎所言极是,只是城内黄巾先是固守,使得卢中郎受罪被召回,再几番大败董卓,如今我军又顿兵城下一月有余。依我之见,几番大胜之下,城内黄巾贼寇士气必骄。待我军一面围城困敌,一面打造攻城器械,攻城器械一旦制成,便可择日实施突袭,攻敌不备,则广宗城可一鼓而破也。”

    皇甫嵩赞赏道:“潜阳此言,正合我意。如此,便传我将令,加紧打造攻城器械,待器械一成,便是进攻之时!”

    出得大帐,郭斌看着朝阳中并不甚高大的广宗城墙,心中暗道:“仲道兄,待广宗城下,我必手刃贼首张角,为你报仇!”

    这一日,郭斌被董杏儿痴缠,没有办法,便带着她出城,往后马庄处寻关风龙去了。因为皇甫嵩严令各军加强训练,关张二人此次便没有跟出来,而是留在大营中帮着戏志才、郭嘉二人训练士兵。

    董杏儿性起,要与郭斌比比脚力,郭斌哪里会在这些小事上违拗她?于是,二人便均未曾骑马,只以轻身功夫比赛脚程。比到一半,董杏儿毕竟是女流,虽然身怀家传的内家功夫,气息极为悠长,耐力不错,可郭斌却是也有华佗所传的一套鹤戏傍身,再加上他本来便是身体素质极好,又是男子,较之董杏儿却是更胜一筹。

    然而郭斌哪里又会与她较真,只不露痕迹地输给了她,乐得董杏儿叽叽喳喳地好不兴奋。

    看着欢快的像喜鹊一般的董杏儿,郭斌满怀愧疚。原本董杏儿北上是为了寻找父亲董奉的,郭斌虽也交代手下极力找寻,可大半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他的一点儿消息。虽然董奉武功高绝,在武林之中能与其相提并论之人,更是屈指可数。郭斌手下情报网络则为新近设立,许多地方也没有覆盖到,以绝世高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习惯,情报部门打听不到其消息乃是情理中事,可郭斌却是毕竟心中有愧。

    以董杏儿飞扬跳脱的性格,哪里是能静下心来教人治病的?若非遇到郭斌,若不是郭斌要求,她怎么会像如今这样俗务缠身,再不得像今日一般畅快地透口气?否则,浪迹江湖,纵情山水,又该是如何恣意洒脱之事?以其家传的武功,在江湖上亦可称得上一流高手了,只要不过分招摇,不遇到如张修、士燮、张角这些武功高绝的前辈高手,或者不惹到如青袍怪客这样的江湖异人,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足以游刃有余,起码全身而退是没有问题的。

    看到郭斌面带愧疚地看着自己,董杏儿心中疑惑,问道:“斌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不开心了么?”

    郭斌顿时惊醒,歉然道:“杏儿,董老前辈至今没有下落,你又为了我的事情忙碌至此,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董杏儿冰雪聪明,顿时便知晓了郭斌的心意,道:“爹爹武功盖世,想必不会有事的。可是你却天天刀头舔血,我又哪里能放心得下?况且,如今的阳翟便好似是我的家一般,让我觉得安稳、踏实。平日里虽忙碌,我却极为畅快。我虽偶尔会想起那漫山的杏树,可爹爹不在,那里便不是家了。”

    郭斌听得悠然神往,道:“到了春暖花开,满山都是杏花,想必是极美的。”

    董杏儿顿时兴高采烈地道:“自然是极美的,等我们有时间,便一同前去杏林赏花。爹爹每年都用杏花酿酒,可不比你的英雄血差。”

    看着董杏儿皱着白皙可爱的小鼻子,一副献宝的样子,郭斌怦然心动,道:“待来年春暖花开,我们便往杏林一行如何?”然后语气转为悠然,缓缓地道:“我是极想看看杏儿长大的地方。”

    董杏儿高兴地道:“那便说定了,到时候我便取出爹爹窖藏的杏花酒请你喝!”

    二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前行。他们穿着便装,虽不甚华丽,却是上等临淄绢帛所制,朴实而典雅。若有乡人经过,看到男的挺拔魁伟、英气逼人,女的柔美欢快、粉雕玉琢,定会以为二人是出门踏青的公子和小姐。

    是啊,董杏儿十六七岁,穿越后的郭斌与她年纪也是相仿,若不识得,谁会知道这个穿着便装,和气俊朗,书生一般的少年,竟然是如今名扬天下的伏龙亭侯?

    将要到达后马庄,郭斌却突然伸手捂住董杏儿樱唇,附在她耳边道:“莫做声!”

    董杏儿向前看去,只见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马庄奔驰而来。那人身量不高,诡异的身法似曾相识,几个纵跃间便奔入了庄中,不见了踪影。

    忙对郭斌道:“这身影怎么如此眼熟?”

    郭斌一惊,道:“哦?你也觉得眼熟?”

    董杏儿点点头,道:“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郭斌道:“是啊,我看这身法也是似曾相识。昨夜里我在营地中所看到的身影,便是此人。当时我还觉得他身法虽然诡异,却仿佛是见过的。没想到你也有这种感觉。”话音未毕,登时目露精光,与董杏儿同时惊叫道:“青袍怪客!”

    这个青袍怪客,郭斌与董杏儿曾见过三次。

    第一次是洛阳城外。曾经郭斌与董杏儿联手与青袍怪客相斗,郭斌勉力使用玄龙枪,导致身受暗伤,在与袁术一战后,终于爆发。然而,也是因为这次受伤,郭斌才得以机缘巧合之下找到华佗疗伤,并习得五禽戏中的鹤戏。

    第二次是阳翟城北。当时张梁率领几百太平道好手围攻前来阳翟的大皇子刘辨,郭斌与赵云和董杏儿一起冲入阵中,稳定阵脚。在与太平道高手打斗时,刘辨放松了警惕,差点儿被张梁所杀,正是这个青袍怪客及时出手,以飞石重伤张梁,才救了刘辨一命,也卖了郭斌极大的人情。

    第三次是在阳翟县衙。当时张梁先是派人攻打阳翟县衙正门,然后亲自率领几十个太平道高手自密道进入县衙后堂。郭斌闻讯驰援,以一人之力双战波才与“铁娘子”,将要遇险之际,得青袍怪客飞石相救。

    因此,此人曾两次救了郭斌的性命,实打实的是郭斌的救命恩人。

    只是,郭斌绞尽脑汁也搞不清楚青袍怪客此次前来广宗所为何事。要说他是太平道人吧,却又多次与太平道为敌;可要说他不是太平道人,那昨日夜里为何又要夜探官军大营呢?难道他是来相助官军的吗?

    当下,郭斌安慰董杏儿道:“想来他此来并非是要与官军为敌,否则昨日夜里便是我在场,皇甫将军的性命怕是也难保全。只是他为何每次均是如此神神秘秘的呢?他此次前来广宗究竟所为何事?为何如今又进了后马庄?”

    两人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放下心事,往关风龙宅院行去。这一个多月以来,二人跑了不知道多少次,因此算是熟门熟路了。

    来到关风龙住处,只见他正往院中桌子上摆放酒菜,郭斌心里大乐,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前辈,郭斌此来可算是极巧的了。”

    关风龙见了,哈哈大笑道:“好你个郭小子,你这是闻着酒味儿来的吧?老夫刚摆上桌,你便来到了大门口。这天下间竟还有如此巧合之事?”

    这一番话,自然是开玩笑。盖因关风龙桌上所摆的美酒,正是郭斌孝敬他的英雄血。

    郭斌常来,与关风龙熟了,自然也知道了老爷子的性子,最是豁达大度,而且极为和蔼,与晚辈相处,也是极爱开玩笑的。或许正是他的这种旷然大度的胸襟和气概,才成就了关风龙一代宗师的江湖地位。

    几人正聊着,却突地听到庄内不远处一声惊叫传来,随即“叮叮当当”的打斗之声便传了过来。

    郭斌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青袍怪客。待要说什么,却见关风龙已然往声音传来之处飞奔而去。他从来都是一副不问世事,豁达洒脱的样子,极少露出如此焦急紧张之态,郭斌便是首次见其显露轻功。只见关风龙脚下轻盈,身法迅捷。只几个起落,已然不见了人影。

    郭斌与董杏儿不敢怠慢,当即运起轻身功夫,纵身追了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