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昆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昆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对关风龙道:“前辈明鉴,适才所言正是家师。晚辈从家师日短,学艺不精,让前辈见笑了。”

    关风龙捋着长髯道:“你这小子,功夫可是不孬。想必华元化也将五禽戏传给你了吧?”

    郭斌忙道:“蒙华老前辈错爱,以鹤戏相授,晚辈受益良多。”

    他目前对于这些武林高人的识人之能是一点儿也不怀疑了。无论是华佗还是这个关风龙,只要与他一交手,自己的家底便泄得一塌糊涂,不过他也好奇,他是如何知晓的呢?

    当下问道:“晚辈有一事不解,望前辈赐教。”

    关风龙道:“老夫是如何知晓你的身世武功的?”

    郭斌点头,道:“请前辈赐教!”

    关风龙一手抚髯,一手邀郭斌三人进入村庄,边走边解释道:“我方才这一推你,你应该知道,所用内力与你的内功根基本是同源。”

    郭斌点头。

    关风龙道:“你我内功虽本同源,皆为道家玄门正宗,可华元化在内功修炼上颇有开创,所以其内力运行方式与我梅花拳乃是根同而枝非。我观你内家功夫已有一定根基,想来华元化传你内功,当颇有些时日了吧?”

    郭斌道:“晚辈当初与人交手,身受重伤,得蒙华公传以鹤戏,放得渐渐痊可,算来,也有半年多了。”

    关风龙听了,目露精光,道:“怪不得华元化竟能将鹤戏传授给你,你有如此悟性,他自然愿意传授与你。”

    说着说着,便到了一处农宅。宅子以一圈儿低矮的篱笆墙围起来,里面散养了不少鸡鸭等家禽,院子极大,地上很是平整,想来便是关风龙平日里练功的所在。

    关风龙邀三人进入,吩咐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妇人去整治酒菜,便在院子中坐了下来。示意郭斌三人随意,便打开郭斌送来的信件,看了起来。

    片刻,信件看完,关风龙对郭斌道:“想不到,童雄付将玄龙枪亦传授给了你。百鸟朝凤枪法长于对战沙场,自然是勇猛无前,便是失败受挫亦不肯低头,故方才你往前迈了一步,我便看出来你的师承来历。童雄付外家功夫臻于绝顶,自成一派,老朽亦是极为佩服的。”

    顿了下,又道:“潜阳可愿意听老朽说说古?”

    郭斌忙恭敬地道:“不敢,还请前辈指点。”

    看了适才关风龙与郭斌的一番交手,便是关羽和张飞两个绝世猛人亦老实了很多,否则若是依着张飞的性子,哪里是能耐下心来听一个老头儿讲古的?

    关风龙道:“潜阳可知道,老夫这一派,叫做什么名字?”

    郭斌道:“华老前辈曾与在下说过,贵派乃是梅花拳名震江湖,至于贵派的名讳,却是并未提及。”

    关风龙哈哈大笑,道:“我派以梅花拳法名震天下,却并非是叫梅花拳派。”不等郭斌道歉,震动着花白的胡须继续道:“老夫这一派学的是梅花拳,梅花拳也叫梅花桩,是干支五势梅花桩的简称,属昆仑一派。”说着花白的胡须不住地抖动,面色骄矜,显然极是以此为傲。

    郭斌却是听得心中一惊:“真的假的?昆仑派?那不是应该在昆仑山吗?怎么到冀州来了?”

    关风龙何等人物,哪里看不出郭斌的疑惑,当下也不气恼,笑着道:“潜阳可知道,我这昆仑派的昆仑二字,是什么意思吗?”

    张飞忍不住插嘴道:“还能有什么意思,不是昆仑山还能是什么?”

    郭斌忙喝到:“翼德,不得对关老前辈无礼!”

    张飞方诺诺称是,摸着后脑勺不再说话了。

    关风龙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暗暗赞许:“没想到这个郭潜阳如此厉害。这个黑脸汉子一看便是外家功夫练到极处的高手,却给他一瞪眼,一句话便训得仿佛挨了揍的猫狗一般,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当下笑着道:“无妨,这位小友心直口快,性格颇与我相合,不知道怎么称呼?”

    郭斌听了,知道关风龙对张飞另眼相待,心中大喜,忙起身道:“此是晚辈下属,现于军中任司马,是幽州涿郡人氏。姓张名飞字翼德,关老前辈若是能有以教他,那是他的福分。”随即转身对张飞道:“翼德,还不快来拜见关老前辈!”

    张飞虽未曾与其交手,却并非痴傻,自然知道关风龙的厉害,见郭斌如此,忙上前施礼道:“张翼德拜见关老前辈。”

    只见关风龙身手往张飞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起身,方继续道:“昆仑派却并非是因处于昆仑山而得名。”

    郭斌心中大奇,暗道:“前世多少小说都说昆仑派就在昆仑山?那些修真成仙的小说里,能够御剑飞行的帅得不要不要的主角们,不都是昆仑派的?现在竟然说昆仑派却并非是因昆仑山得名?”

    当下发问道:“敢问前辈,那贵派是因何得名呢?”

    关风龙抚着长髯,悠然道:“周昭二十五年,古佛生焉,居伯阳(老子)之后,占仲尼之前。这古佛,说的便是我派的创派祖师,复姓东方,讳离,化名云磐。住在西域天磐云程孝县清静宫玄金殿,便是在昆仑山一带。他创造了两种拳:一为“八卦”,一为“梅花”。其中,八卦为行路拳,梅花为看家拳。有“出门合八卦”,“回家踏梅花”、“东昆仑八卦神掌,西昆仑梅花神拳”之说。然而,本派之名,却并非因昆仑山而来。”

    郭斌奇道:“哦?敢问前辈,那却是因何而来呢?”

    关风龙问郭斌道:“你可知道何为昆仑?”见郭斌一脸茫然,接着道:“《玉纬经》云:五脏有八卦大神宿卫。太一八使者主八节日。八卦合太一为九宫。八卦外有十二楼,楼为喉咙也。脐中为太一君,主人之命也,一名中极,一名太渊,一名昆仑,一名特枢。”

    张飞茫然道:“什么意思?”

    郭斌也是听得云里雾里,又哪里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这点儿半吊子文言文水平,还是多亏了郭大傻当初在郭家族学里日复一日地发呆,他哪里又知道什么《玉纬经》了?

    关风龙道:“昆仑乃脐之别名。”

    郭斌不解,道:“人人皆有肚脐,那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关风龙道:“所谓人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副,与天地相参也。”

    郭斌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明白过来。关风龙所说,便是道家一直所主张的天人合一学说。

    简单说来,便是宇宙自然是一个大天地,人是一个小天地。人有五官四肢,天地也有五官四肢,那么人有肚脐,天地自然也有肚脐。道家认为,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一切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以求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

    郭斌作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对这些封建糟粕本是嗤之以鼻的。可自从自己极为不合常理地穿越到了汉朝,则不免引起其价值观的变化。

    说我国古人的许多观点是迷信,可多少神话传说是可以用科学解释得通的?所谓的千里眼、顺风耳,在没有电视、电话的年代,可不就是神话吗?在牛顿发现了力学三定律,并用它解释生活中的许多现象之后,人们便将其当做这个世界最高的真理。可当相对论被提出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当时的人们,难道不会觉得他们太幼稚吗?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在如今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谁也不知道十年后的我们看如今的我们时,会怎样自嘲地称自己为傻缺。想想八十年代的计算机吧,巨型机的标准为运算速度每秒1亿次以上,字长达64位,主存储器的容量达416兆字节。

    不知道你看到“主存储器的容量达416兆字节”的字眼会有何感想。呵呵,如今,便是稍微说得过去的单机游戏都有几十个g啊!

    所以,郭斌倒是觉得,我国的古人是极为神秘的,他们或许真的看到过史前文明,或者说得科幻一点的话,是外星人。因为在我国古籍中,存在着许多看似巧合的记载。就拿西王母的身份来说吧,竟有人认为所谓的西王母便是埃及艳后。这无疑是极为大胆的猜想,可若是仔细解读一下的话,却发现并非绝无可能之事。

    只看西王母的模样,《山海经·西山经》中说:“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

    你能联想到什么?人首豹身?又或者说是“狮身人面”?所谓“蓬发”指的是蓬松散乱的头发,那么“戴胜”又是什么呢?其实这是一种鸟,而且是以色列的国鸟。在如今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你可以极为简单地查找到“戴胜”鸟的图片。

    而至于书中所描写西王母所居住的地方,则更是巧合得令人吃惊,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就在郭斌心中对于这种“封建迷信”的态度犹豫不决的时候,关风龙继续说道:“脐者,属神阙穴,内联十二经脉、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五宫、皮肉筋,因而历来被医家视为治病要穴。神阙为任脉上的阳穴,命门为督脉上的阳穴,二穴前后相连,阴阳和合,是人体生命能源的所在地。”

    顿了顿,关风龙问道:“而天之脐,潜阳知道是哪里吗?”

    郭斌一片迷惘。

    “齐所以为齐者,以其有天齐渊也。其中神异,如天之腹脐也。”关风龙继续道。

    齐,与脐通假;天齐,即天之肚脐、天之中心之意。故渊以天之脐得名,而渊周围之地、后建之国均以渊名名之曰齐也,即所谓“齐所以为齐,以天齐也”。

    “昆仑者,仿若人身之神阙,犹似天之脐也。”关风龙一语惊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