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梅拳宗师-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五章 梅拳宗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带着关张二人来到村中,只见森森的古槐下正有一老者在教一群孩子练拳。

    这位老者看起来六十多岁,身上虽显得瘦弱,却是满面红光。须发花白,一蓬垂到胸腹之间的长须上与挽了个髻的头发相连。怪不得古人经常说“须发”,原来须髯与头发长得太多的时候,的确是很难分得清的。这老者穿一身麻布短衣,套着一双破烂的草鞋,笑声醇厚有力,中气十足,显然也是习练内家功夫多年的老前辈。

    郭斌与关张二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村落中,竟有内家功夫如此深湛的老者。

    三人俱是神力惊人,而且郭斌与关羽二人也曾有幸习得五禽戏的一部分,算是融合了内外两家之长,自然是对内家功夫了解甚深。而张飞能以一身凶横的外家功夫与二人对战,竟能不落下风,可知其外家功夫练到了何种程度。

    所谓一力降十会,内家功夫也不过是运力借力的法门,若非练到极高深的境界,遇到张飞这样外家功夫练到绝顶之人,也是毫无施展的余地的。而郭斌与关羽虽然并未将五禽戏传授张飞,却没少跟他切磋和讲解,许多内家功夫运力使力的诀窍张飞也是心中了然,因此他的功夫较之以前也是更具技巧性。

    倒不是郭斌与关羽二人藏私,而是这套五禽戏本是华佗所传,在未经其允许的情况下不随意将其传授他人,也是对华佗的尊重。况且,便是赵云,郭斌也未曾给他开小灶。只是几人多在一起切磋交流,无论是内家还是外家,练到最高处皆是殊途同归。赵云更有童渊当初留下的内家功夫做为基础,再加上郭斌同他一起研习之时,不免会将道家玄门内功练习时的许多方法和道理讲给他听,因此其内家运气的法门算是入了门的。

    这个小小的山村之中鲜少见到郭斌三人这样骑着高头大马之人,更不要说这一身阳翟县的制式军装,看在村民们眼中那是不伦不类,怪异得很。

    为什么这么说呢?

    要说看这衣服料子,显然不是凡品,可既不是临淄产的绢帛,也非蜀地产的锦绣,看起来倒像是毛毡,可较之一般的毛毡却又细腻了许多。再看这形制,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这衣服看起来就庄重高贵,却竟然是短襟窄袖。要知道在传统社会中,是以广袖长襟为美的,短襟窄袖都是老百姓穿的衣服。

    那老者见了三人,停了教拳,笑眯眯地看着郭斌等人。

    郭斌连忙下马,上前恭敬地施礼道:“老丈有礼了,敢问此处可是平乡后马庄?”

    那老者背着手,道:“不错,此地便是后马庄。几位后生前来鄙庄,可是有何指教?”

    郭斌道:“不敢,小子郭斌,颍川郡阳翟县人士,此次乃是特意前来拜访关风龙老前辈的。”

    那老者听了,依然笑着道:“三个后生器宇轩昂,仪表不凡,想来不是寻常人家子弟,却如何要来拜访一个山野村夫呢?”

    郭斌心中一动,笑道:“老丈有所不知,小子乃是受了景室山华公的指点,前来寻找关老前辈,寻求广宗城破城之法的,”

    这时,那老者方面色一变,道:“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便知道许多江湖密辛,你说你是受华佗指点前来,可有何凭证?”

    郭斌笑道:“敢问老丈可是关老前辈?”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娃娃果然有趣,老朽便是关风龙,三个小娃娃可有什么要指教的?”

    郭斌慌忙行礼道:“小子无礼,只是据华公所言,关老前辈年逾八十,可是观老丈年纪,似乎,似乎”想说似乎不像,却觉得十分唐突,便没有说出来。

    关张二人也是大惊,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个须发花白,面色红润,怎么看也不过六十出头的老头儿,竟然便是关风龙。

    那老者笑笑,也没见他双膝如何弯曲,却倏地来到郭斌右侧,伸出右手,从右至左,往郭斌肩上推来。

    郭斌知道他要试自己的功夫,待要躲闪,却已然不及,只被他推了个正着。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自己竟难以抵挡得住。待要施展内家拳卸力的法门将这一推卸掉,并翻转到老者手上时,却只觉得这大力倏地不见,而自己却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

    当下心中大惊,只这一推,郭斌便晓得,这老者于内劲的把握恐怕已臻出神入化的境界了,便是与华佗相比似乎都难分胜负。

    天下武功,只要是用于格斗的,无论是内家还是外家,说到底,不过是运劲使力的法门。

    外家功夫,讲究的是力大招沉。它动作幅度较大,运力较慢,容易被高手从其动作中洞悉其后续的招式。可大多时候,便是将其漏洞看穿了,也无法抓住机会蹈隙而进,所谓人力有时而尽。

    外家功夫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便是易学易练,便是个山野中的猎户,也知道多举举大石头,胳膊上就会越来越有劲儿。然而其弊端也极为明显,那便是外家功夫要造成更多的杀伤,便要依靠外力,因此粗大沉重的兵刃便多受人青睐,如沉重的长槊、铁锤、铜锏等物。

    这虽然会造成极大杀伤,却因蓄力时间长,动作幅度大,而容易被高手钻了空当,在战斗中一旦出现失误,便极易漏出空门。对上一般的人,或者内家功夫刚入门,功力不深,技巧不熟之人,其杀伤力或许极大,可在一对一单挑的时候,若对手是于内家功夫有了一定根基之人,则会一败涂地。

    因为内家功夫练到一定境界,无论眼力、耳力俱有极明显地提升,若抓住敌方的一点破绽,便可以迅速将其击败。要知道,在两人对战之时,与此时的电脑游戏是不一样的。玩游戏时,只要你的角色还有一丝血量也可以继续战斗,可实际上只要高手一拳打中你的肋骨,可能你离死还远,却是痛得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

    内家功夫讲究的是心性境界,在此之后方是日积月累地练习。若是你所遇非人,你的师父不愿意将真正的内家功夫的精髓传授给你,你便是练上一万年也摸不到内家功夫的门边。而若你的师父看你是个练武之才,你悟性又真的还可以的话,可能用不了一个月便可入门。

    因为内家拳在练习之前,靠的全是师父领进门,学习内家拳是有门槛的。不仅师父要是好师傅,徒弟还要是好徒弟。为什么习武讲究悟性?因为内家功夫在许多时候是要自己揣摩的,需要你具有很好的空间想象能力,否则你连什么是内气都悟不到。

    而内家功夫的好处则是显而易见的,勤修正宗内功,不仅可以技击制敌,更可延年益寿。内家功夫出招迅速,动作幅度极小,运力发力的时候肉眼基本看不出其过程,因此被敌人洞悉意图的几率极小。而因为内家功夫动作幅度小,在露出破绽的时候也可迅速补救。

    而且,内家高手在与敌对战之时,最重要也是最基础的一项能力是“听劲”。所谓“听劲”,指的是感知对手力量的方向、大小和着力点,要先将己身呆力俗气抛弃,放松腰腿,静心思索,而敛气凝神以听之。这个听,乃是感知之意,却并非字面上纯粹以耳朵“听”。

    而只有在听到劲后,方能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或是防御或是进攻,如何防御,如何进攻。

    像眼前这位老者一般,只一只手推了郭斌一下,待郭斌将反击而新力未生之际倏地将内劲又化于无形,可见其对内劲的理解和掌控,已经臻于化境了。要知道,所有的力都有惯性,长枪大戟在挥动时,若未曾击到目标,要收回自然首先要克服其惯性,否则便只有放脱武器方可。而内劲也有惯性,只是内家高手过招时所需准备时间极短,出击速度也极快,很少与人反应时间。

    而若非要在出击后收回劲力,自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否则,若是一只铁拳挥出去,却打在空处时,后果很可能是腕部当场脱臼。只是当内家功夫练到极高的境界时,其对内劲的把握和熟悉程度已经堪称恐怖,可以通过某种独特的方式将这股力倏地停止,并化于无形。

    因此,只是这一推,郭斌便知道,没有个几十年的浸淫其中,怕是难以达到这一步的。而且对方适才已然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就不只是向前迈出一步了,若在对峙厮杀之时,自己小命怕是都不在了。

    所以说,内家功夫较之外家功夫更加隐秘而威力奇大,往往可杀人于无形。因此凡是内家功夫入门之人,便不屑于习练刀枪剑戟等沉重粗大的兵刃了。然而这种长大的兵刃却是极为适合用在战场上,因为普通士兵大约是不懂内家功夫的,你只要力大招沉,再加上武器的重量、战马的优势,再懂一点外家功夫的套路,基本便可纵横冲杀了。

    而一般的内家高手在战场上赤手空拳,则要吃亏得多了。因为士兵多是披坚执锐的,便是穷一点,没有甲胄和金属兵刃,削木为兵的话,十几个拿着长木矛的人也可将内家高手逼得没有一点脾气,这就是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

    所以说,内家高手适合江湖争斗,而外加高手则适合于对战沙场。然而,像郭斌或是关羽这种内家功夫既已入门,又精通长兵器之人,自然不在此列了。

    郭斌知道对方已然手下留情了,忙从衣服兜儿里拿出华佗的书信,恭恭敬敬地交到老者手中,道:“这便是华老前辈的书信,托小子交给关老前辈的。”

    关风龙点点头,接过书信,却没有立刻打开,而是笑着对郭斌道:“你便是阳翟县的郭潜阳?童雄付果然收得好徒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