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官军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官军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郭斌的带领下,原本三四日便可抵达的路程,到第三日上,方走了一半。这一日天刚过午,众人吃过丰盛的午饭,正在树荫下乘凉。

    要说那一百羽林精锐知道此去是逮捕人犯的,可是这人犯身份极为特殊,众人原没想着能捞到什么好处。

    可哪里知道,出了郭斌这么个奇葩,非但这一路行军专挑风景秀丽处走,每天还只走一个半时辰。非但如此,每日竟吃三顿饭,而且顿顿不缺肉,这才过了三日,许多人已经髀肉复生了,便是在京中训练,也没这般好日子过啊!

    这还不算,伏龙亭侯竟还承诺,待到了京中,每人会领到阳翟服饰正版的制式军装一套。这一套军装,价格高达两千钱,可是实实在在的奢侈品啊!虽然许多商户见阳翟服饰赚钱,纷纷模仿其样式,制作出了许多价格低廉的仿制品,可不知为何,却总是不尽如人意。因此,这些仿制品未曾得到京中贵族的认同,要买最正宗,最细致,款式最新的阳翟服饰,还是只有去其门店里才能买到。

    而且其门店中非但有成衣,适合大众穿戴,更可供财力雄厚的贵族或富商定制,满足其特殊要求,还可定制最新出品的军官服饰。也不知道人家的裁缝是怎么制的衣服,穿起来就是那么的合身,不但不肥不瘦,穿起来人还显得特别精神。

    武职的官员那是不用说了,便是文官,也多会到阳翟服饰定制一套这种短襟的服饰。听说,因为太子刘辨的推广与宣传,再加上士林中身份尊崇的那几位的推重,大将军何进上书朝廷,由天子亲自下旨,令阳翟服饰为太学生射击专门服装,并长期提供这种服饰的成衣。

    这非但是极为荣耀之事,也是意味着极大的经济利益。若这桩买卖真的成了,阳翟服饰真的能为太学生设计出合适的服装来,那么天下的儒门子弟将都会以穿这样的服饰为荣,就以如今的价格,那盈利可真是不可预测了。

    谁能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小相公怎么就那么聪明,真是将天下赚钱的买卖想尽了。

    郭斌不知道这些羽林精锐心中所想,他盯着来时的方向,看到一片烟尘缓缓地向他们靠近,逐渐连马蹄声亦听得清清楚楚。

    看渐渐近了,郭斌一打手势,便有十个骑兵翻身上马,将来人拦了下来。带到郭斌跟前,却原来是广宗大营处派来的求援使者。

    那使者自然也识得郭斌与卢植,虽然按照道理,这种军事机密是不能说与外人听的,可这两个人一个是广宗城的前任主帅,一个是极得天子恩宠的官场新贵,那使者又不是傻,怎么会瞒着他二人?于是忙将广宗的战况一通分说。

    原来,自卢植去职后,董卓一改当初卢植稳扎稳打的作战方式,命令军士主动进攻,却是顿兵城下,劳而无功,更是被黄巾军组织精锐,突出广宗城外,很是打了几场像样的防御反击战。官军本来便兵少,此番连遇挫折,军士折损五千余人,若不是卢植之前的营寨结得扎实、布置妥当,怕是官军连广宗城下的营寨都要丢了

    听了这个消息,郭斌与卢植对视一眼,心中满是无奈。自古以来,萧规曹随最是难能,尤其是官场上,新官上任更是非要做出一点政绩出来,方能显出自己的本事,否则便仿佛比不得前任一般。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非要做得与前任不一样,要进行改革,便是要显出自己的能耐来,否则就成了因循守旧、固步自封。

    无论是京城的天子,还是从河东远远赶来上任的董卓,只看到了黄巾之乱初期,官军的几场大胜,却何曾知晓官军在里面付出的努力?因此,他们竟真的将黄巾军当做软弱可欺的山贼了,疏忽大意之下,董卓固有此败。

    其实也不能过分苛责董卓急切,犯了当年赵括的错误。要说董卓多年在西北带兵,能积功做到河东太守的位子上,虽然有贵人扶持的功劳,却自然也不是不知兵的莽夫。可是天子之所以将卢植撤职查办,给出的理由是顿兵不前,判处减死罪一等(即无期徒刑)。

    因此,董卓肯定要极力避免卢植所犯的“错误”,听从天子的意思,积极进攻的。因此,造成了官军伤亡颇巨的恶果,才使得黄巾军得以趁机突出广宗一部分。董卓这一番大败,损失了五千人,所造成的直接恶果,便是官军士气大沮。在这个时代,一支军队一旦没有了士气,便是有再好的训练,再精良的装备,其战斗力也是不值一哂。

    因此,经此一战,围困广宗城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广宗城中主力虽然尚在,却无法阻止部分太平道人流窜中原,这无疑给完全剿灭黄巾军的战争留下了一个极大的尾巴。

    此后各地贼寇随便占个山头都敢称自己是黄巾军,毫无疑问,与此战董卓的决策失误是有直接关系的。

    放那信使疾速进京报信,郭斌便命令士卒加速前进。

    想必拖延了这么多天,关羽早已将信件交给了皇甫嵩,而皇甫嵩为卢植求情的奏折恐怕也摆在了天子的案头,只要董卓战败的消息传到京师,卢植被无罪释放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因此,郭斌进京的一行人,也没有了继续拖延的必要。

    这一番加快速度,不几日便进入了洛阳境内。到了京师,郭斌先去将卢植安顿好,并上下打点一番,方去缴了董卓的将令。

    卢植谆谆嘱咐郭斌,道:“董卓屡战屡败,朝廷必难相容。董卓既罢,恐怕也不会启用老夫。而皇甫义真方在长社大胜二十万黄巾贼寇,功劳盖世,声势震天,朝廷必然会启用他前往北线,对战黄巾主力。”义真,便是皇甫嵩的表字。

    摆摆手止住要说话的郭斌,卢植继续说道:“皇甫义真将你作子侄看待,你又曾于长社在其手下任职,彼此想必都熟悉。待你缴了将令,可求去广宗继续剿匪。皇甫义真久居边地,熟悉兵事,你在他手下必可一展所长,为朝廷立下殊勋!”

    听了这一番话,郭斌不由得对卢植的眼光和见识肃然起敬。他自然知道历史上卢植被问罪,董卓又接连战败后,便是皇甫嵩接替了北路军的指挥权,并带领着北路军剿灭了盘踞在冀州的黄巾军主力,大致完成了剿灭黄巾军的重任。然而他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后世发达的互联网,是因为《三国演义》的流行和各种评论三国的书籍和视频的广泛传播,并不是他真的具有了洞穿这个时代的深邃的眼光、敏锐的洞察力和严谨科学的超越常人的逻辑推理能力。

    而卢植竟然能通过对各种信息的分析,敏锐而准确地察觉到未来的政治走向,他所凭借的,自然是真本事了。

    原本郭斌的计划,就是率领大军送卢植回京后,再返回广宗。届时,想必皇甫嵩应该也抵达了广宗战场。待与皇甫嵩汇合后,如何攻取广宗城,便另有计较了。

    待安置好卢植在牢中的一应吃住事宜,郭斌便飞马往蔡邕府上行去。不只是为了拜见对他极为看重的文坛领袖蔡邕,更是为了有一桩关于太学的事情,需要郭斌与蔡邕面谈。至于为了何事,便是太学生的校服了。

    这一件事,在京中传得沸沸扬扬。说是天子亲自下诏,命郭斌的阳翟服饰为太学生定制校服。空穴来风,自非无因。这件事,已经基本上有了眉目了。不是天子刘宏不知道轻重,明明是黄巾乱起,江山社稷危在旦夕的时刻,却要搞这些虚的。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天子结好士人,乃至结好天下世家大族的手段。

    天下的世家大族,大多以诗书传家,因此家学渊源便是对其极为贴切的评价。许多有条件的世家,便往往会输送族中的优秀子弟进入太学,朝廷会择其中优秀的直接补官。这也成了豪门子弟入官的一条途径。

    因此,太学极受世家大族所看重,至汉质帝时,太学生人数已有3万余人。而太学生一旦有了固定的校服,无论走到何处,便都会受人尊敬,这也是能进入国家最高学府的一种福利吧。

    因为太学生过多,郭斌想要免费为其提供校服的打算自然是不合理的,故改成以成本价为太学提供校服。因此,每套校服郭斌只收取七百钱。这其中不仅包含了收购毛毡的费用,还包括了加工所产生的费用,如人工费,场地使用费等。他此次拜访蔡邕,便是为了与其敲定太学校服的样式。

    蔡邕一代大儒,博古通今,熟悉典故,通晓经史,于各朝礼制更是有很深的研究。因此,天子便将裁定太学校服样式的重任交到了蔡邕的头上,命郭斌与蔡邕共同拟定校服样式,然后上报给朝廷,最后由天子亲自定夺。

    蔡邕在士林中威望素来极高,自立定《熹平石经》之后,更是获得了太学生的尊重,再加上平日里偶尔也会去太学授课,由他与郭斌共同初步拟定太学校服的式样,正是极为合适的。

    然而,待郭斌来到蔡邕府外,却发觉事情不对劲,只见几个蔡府的仆人正忙着将正门的大红灯笼摘下来。

    大惊失色下,郭斌滚鞍下马,来到近前,拉着一个熟识的门房颤声道:“这是何故?府上可是,可是出了什么变故?先生他,先生他还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