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猪队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 猪队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午,广宗城外营门口的一番寒暄,自然是惊动了整个官军大营。当日夜里,大营中五万大军便无人不知在长社城外大破黄巾二十万大军的伏龙亭侯带着麾下骑兵驰援而来,营中自然是一片沸腾。

    而郭斌意想不到的是,他在大营中竟见到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刘备。

    他原以为,没有了关羽和张飞的武勇,没有了张世平和苏双的财力资助,刘备这个只会哭的所谓皇叔,便可能一辈子做一个织席贩履的老百姓了。可是哪里想到他竟然真的凭借自己的努力,趁着黄巾乱起的机会进入了卢植的军中?

    史书上描写刘备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因此,现代人对刘备形象最深刻的印象怕便是他那过人的双臂长度和过人的耳朵了。要说臂展长的人,在后世nba中便并不鲜见。赤脚身高193米的新奥尔良鹈鹕队得分后卫泰瑞克·埃文斯,便有211米的臂展。双臂虽尚未过膝,却也快够得着了。

    而眼前的刘备,却是典型的好面相。两耳垂肩并非真的是两个耳朵像破抹布一般耷拉到肩上,而是耳垂宽厚,就像要往肩上垂下来一般。说“目能自顾其耳”也不是说两个耳朵像围巾一般,一耷拉眼皮就看得见,而是说他的眼睛细长,仿佛能看到耳朵一般。唇若涂脂,指的是嘴唇厚而有光泽,像涂了油脂一般。这种耳朵、眼睛、嘴,在面相中乃是大富大贵之相。

    经卢植介绍,郭斌方知道眼前之人便是刘备,又听他一番讲解,才知道究竟。却原来是朝廷召各地义士剿灭黄巾军的诏书下到涿郡,刘备看了榜文,心中感叹,回家想了一夜,觉得男儿当立志报国,遂集结了近百个好汉,前去投军。因这近百人各个武艺高强,很是立了几个大功。后来幽州事了,刘备听说乃师卢植在广宗与黄巾军对峙,方引军前来相助。

    郭斌听了,心中暗叹,是金子到哪里都掩盖不住其光芒,看刘备无钱无势,却依然能集结近百个好汉投军,可见他确非一般人可比。遂很是积极地与刘备相接纳。刘备对郭斌也是久仰大名了,再加上卢植这一层关系,二人更显亲近。

    郭斌虽然知道卢植脾气极为执拗,却也不得不旁敲侧击地询问关于朝中遣使视察之事。得知黄门左丰索贿无果之事,郭斌顿时无言以对:果然还是来晚了。

    虽不好说什么,郭斌还是提醒卢植要小心小人中伤。自古大将领兵在外,最怕的便是朝中不靖,卢植一代儒宗,对这些自然是知之甚稔。可他就是如此执拗倔强近乎固执的性子,而且对于宦官向来殊乏好感,他虽非党人,对其气节却是极为推崇,而且本身便是士人阶层,自然对站在台前迫害士人的宦官没有好感。

    因此,卢植便是知道此次左丰会向天子进谗,却依旧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如今天下危亡,四处烽烟,若在平日里,天子听信宦官谗言,那还情有可原,毕竟是太平盛世嘛,天下人讲究的就是生活情调,因此古玩、玉器、美酒,乃至诗词歌赋等娱乐性极强的奢侈品消费便极为流行。而能够带兵打仗的帅才将校,便不大受人待见。

    可如今大汉天下危在旦夕,天子一夕三惊,怎么还会听信宦官谗言?天下三路大军,共九万人,有五万在卢植手中,此时的卢植当真是位高权重。再不消一个月,城内粮食必然用尽,届时有着源源不断军粮补给的官军,全歼黄巾军是必然的结局。若等他携大胜之势归朝,恐怕便是大将军何进都要退避三舍。因此,他哪里会将一个小小的黄门放在眼中?

    可是郭斌只能说卢植是一个好军事家,也是一个儒学大宗匠,却并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家。一个好的政治家,其行为的基本原则是:“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绝大多数身居高位之人,绝非每日里板着脸的,他们会用尽一切所能在公众之中取得好感,而绝不会放任自己的情绪去无谓的得罪任何人。而当举手之劳便能帮到人的话,也肯定不会放弃博得人好感的机会。

    而左丰身为天子使者,此番来到军中便是代天巡狩,不尊重他便是不尊重天子。若真是黄巾起义最初的一个月里,刘宏可能真的不会计较卢植的一点礼数,因为那时候烽烟遍地,黄巾军摧城破县,所过无不望风而降,声势极为浩大。天子急需要能够带兵打仗的人才,为他守卫天下。因此郭斌当时借着机会上书请求去除党 禁,会迅速得到天子的赞同,天子何尝不是等着哪个重臣提出这个建议,以团结天下豪门,共抗黄巾呢?

    可是,如今形势不同了。

    卢植早期与黄巾军张角所部作战,连战连胜,官军声势大振;后来南路军也传来大胜的好消息,二十万大军一夜之间便被官军击溃。因此,在刘宏的心中,产生了黄巾军不堪一击的假象,仿佛黄巾军当初的浩大声势只是因为朝廷措手不及罢了。如今官军缓过气来,黄巾军自然是节节败退,完全不是对手了。故而,南北两路军的三位中郎将的地位便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其功劳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大。

    只怕,如今在刘宏的心中,只要官军出马,不拘主将是谁,定可将黄巾军手到擒来。因为黄巾军在举事初期所犯的低级错误实在是太多了,简直低级到可笑。不说长社城外波才所部治军之松,单说如今所谓的大贤良师张角的十五万黄金精锐,竟然能被卢植率领五万官军便逼入广宗城中,便可看出黄巾军中实在是没有几个懂得用兵的人才。

    兵法有云:“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讲的是要围城,得需要敌方十倍之兵力,方行得通。可如今黄巾大军竟然被己方三分之一的兵力困在的小小的广宗城中,可见当初黄巾军确实是吓破了胆,方顾不得其他,纷纷进入坚城避战。

    若是黄巾军只以五万人进入广宗城中,而剩下的十万人则分成两部,分别依城立下营寨,互为犄角,则官军只能分兵相待,断不会出现如今以少围多的尴尬局面,官军也不可能完全断绝了黄巾军的粮道。

    若是那样的局面,黄巾军只需要修整个十天半月,待士气回复后,即可再次与官军决战,而不会出现如今官军将广宗城围得水泄不通,十五万黄巾军困守孤城的窘境。这样的情况下,黄巾军人人知道城中粮食有限,士气只有一日日地削减。便是城中真的有供应大军十年的粮食,也挡不住困守孤城的绝望。要知道,他们是反贼,天下还是姓刘呢!他们便是黄巾军的主力,没有人会来支援他们的!

    这种身陷绝境的恐惧只会日日消磨大军的士气,使得黄巾军愈发不堪一战。因此,可以说卢植目前为止的战术都是极为合理的,也是最为稳妥地彻底消灭黄巾军的方法。然而,再精明能干的老司机也抵挡不住作死的“好队友”。在胜利在望的时刻,总有人头脑不是那么清醒的,恐怕刘宏就是个头脑不太清醒的队友了。

    因此,郭斌来到广宗前线的第二日,朝中罢免卢植的圣旨便到了军中。

    听黄门读罢圣旨,卢植固然是气得双手发抖,郭斌更是怒气勃发。只一挥手,关张二人便带着一众手持大盾的护卫将众人围在核心,将一旁的刘备亦吓了一跳。刘备上前攀住郭斌,道:“贤弟,这是何故?”

    郭斌道:“玄德兄不必惊慌。”便转头对着宣读旨意的小黄门,道:“可是黄门左丰向天子进了谗言?”

    五十个身披铁甲,手持钢盾的卫士将此地为了个水泄不通,而且一个个杀气腾腾,显然手下都有过不少人命。前来传旨的小黄门久在京中,哪里见过这阵势?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不复出来时自矜天使的傲慢。他也听过郭斌的凶名,在长社时便敢率七百人闯二十万黄巾军的大营,战后还敢将右中郎将朱儁的帅帐给围住,可见是个桀骜不驯,胆大包天的主。

    当下,只得结结巴巴地道:“回,回伏龙亭侯的话,小人,小人只是传旨的黄门,于朝中大事哪里晓得那么清楚啊。”

    这时,卢植也回过神来,道:“好了,潜阳,不必过于为难他。我是否有罪,朝廷自有公论,哪里轮得到你如此?”

    郭斌却依然是怒气填膺,道:“不可就如此便算了,待我率军进京,将那左丰小儿斩了,以慰死国将士在天之灵!”

    卢植喝道:“潜阳,休得胡言!朝廷大事,岂同儿戏!我此次进京,谅来无事,你只专心绞匪即可,不得胡作妄为!”

    见卢植发怒,郭斌只得诺诺称是。便转头对那小黄门道:“圣旨上可曾说过,是何时启程?”

    小黄门哪里敢催促?只得唯唯诺诺地道:“未,未曾言明。”

    郭斌点点头,道:“嗯,你先退下吧。待过几日,新任的大军统帅抵达大营,我自会随你一同进京。”

    小黄门有苦难言,奈何形势比人强,他哪里还敢回嘴?只得心中将左丰骂了个狗血淋头,口中诺诺称是。卢植也是忧心战事,遂未反对郭斌的提议,只是再也不进帅帐了。

    郭斌见形势缓得几日,当即手书一封,命令关羽率人快马往颍川奔去,交到皇甫嵩手上,自己则拟一路护卫卢植进京。

    直到此时,郭斌方深感历史的车轮沉重而不可抗拒。他如此努力,上蹿下跳近一年之久,本来觉得自己将京中太平道的总部端了,说明历史并非不可更改。然而直到此时,他如何努力亦改变不了卢植的命运,方幡然醒悟,他的力量还是太过弱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