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抵达-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 抵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戏志才、荀彧、郭嘉,皆为一时人杰,提头知尾,三人对郭斌的计划都已了然。

    荀彧叹道:“主公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又何尝不是时刻在践行此言啊!”

    戏志才道:“不错,文若此去塞外责任重大,二十万汉人北赴朔漠,先不说一路上吃喝拉撒一系列的工作,抵达之后的一番作为更是意义重大。文若心中可有成算?”

    荀彧道:“此时粮草既足,所虑者,只新城的建设和守卫问题。这二十万人若都能安全抵达塞外,则建城的人手便不成问题,天子也下了允许建城的旨意,又有阳翟建筑公司的人支持,想必城池可以很快便建设完成。”

    戏志才点点头,道:“不错,那么安全问题呢?”

    荀彧道:“此次北上,主公将何曼交给我,想必也是考虑到了安全问题。”

    戏志才点点头,道:“塞外之民,畏威而不怀德。张世平、苏双二人既在塞外搭好了乌桓部族的线,那便好好利用,最紧要的是刚去的半年时间。”

    荀彧同意道:“不错,我打算一旦抵达塞外,安排好了护卫和建筑的一干事宜,便让何曼跟随张世平与苏双二人前往各大乌桓部族。一是为了重申友谊,二是为了震慑宵小。恩威并施,方可收得奇效。”

    戏志才与郭嘉对视一眼,看向荀彧,眼中满是激赏。

    郭斌将何曼归到荀彧手下,命他随着荀彧北上,也是处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至于荀彧个人的安全,郭斌将随身护卫他的郭大五人派了过去,何曼负责的却是新建城池的安全。至于郭斌的护卫问题,自有随身的五十个铁卫负责。此时的郭斌,身系阳翟县十几万人的生死存亡,其安危,乃是阳翟集团的重中之重。虽然郭斌本人武艺超群,可战场非同儿戏,个人的力量是极为有限的,所谓的万人敌,也不是真的能亲手斩杀一万个人。

    因此,阳翟县对于郭斌的安全问题,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严密的制度。非但在数量上增加到常备五十人,而且在护卫时间上亦有周全的安排。护卫总数有一百五十人,乃是从各军之中挑选出来的武艺高强的猛士。分成三个组,每组五十人,采用三班轮休的制度。因此可以保证,郭斌的身边时刻都有五十个武艺精湛的精锐卫士,而且有一百个可以随时驰援的预备队。

    以郭斌的武艺,便是深陷百万大军的围堵之中,只要能缓得一缓,也是来去无碍。因此这一百五十个卫士目前的责任,便是迅速应对紧急情况,为郭斌提供反应的时间。然而,随着战事的发展,他们偶尔也会在郭斌的率领下亲冲敌阵,所过之处,势如破竹,在战场上也闯下了赫赫声名。

    乌桓人重视个人武勇,郭斌将何曼派了过去,正是便宜。

    此时,国内的战争主要是以剿灭黄巾军为主,而何曼先前为黄巾军的将领,让他亲临战阵则多有不便,而镇守塞外却正是再合适不过了。以他两米多的身材,一身臻于化境的外家功夫,正可极大地震慑乌桓人。而何曼亦未曾辜负郭斌的期待,在塞外乌桓境内闯下了赫赫名头,这就是后话了。

    黄巾降卒北上的路线,是经过郭斌与皇甫嵩、朱儁等人一同商议好的。因为目前的冀州遍布黄巾军,北上的队伍便避开冀州,而从黄巾军较少的并州北上,从雁门郡进入幽州,再由幽州北上塞外。

    这一路上虽然绕了不少,却是相对安全的,也可保证粮道的畅通。

    不提荀彧如何召集人手,如何分派粮草,如何组织近二十万人分批上路,只说郭斌一行往冀州而来。

    南北两路大军相互之间自然会有信件交通,以方便彼此间的配合。因此郭斌早已知晓卢植率军高歌猛进,已经将张角所部精锐围在了广宗城中。

    广宗县地处古黄河、漳河冲积平原,地势平坦,南北狭长,正是适合大兵团作战之所在。而且历史悠久,西周时为邢国故土,秦代属巨鹿郡。千古一帝秦始皇便是殁于此地,直到后世,尚有沙丘平台遗址供后人瞻仰。

    郭斌知道,历史上卢植因为不肯贿赂受皇命前来视察的黄门左丰,而遭谗言,被羁押回京。可是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间,想要瞒着卢植贿赂左丰财物,却是路途不通,有心无力。因此如今只能紧赶慢赶,希望能赶上罢。

    郭斌率七百骑兵一路飞奔,方在第四日赶到广宗城外。只见不大的广宗城外又以原木所制的栅栏围了一圈儿,仿佛城中之城一般。这样铁桶一般的围城方式,人既不得进入,更不用说支援的粮草等物了。关羽策马来到郭斌身后,道:“卢中郎果然是文武双全,只看广宗城外这一溜营寨,便知道城内黄巾必无幸理。”

    郭斌点点头,道:“卢中郎用兵稳当,这一番结硬寨,打呆仗的法子,颇有老将廉颇之风。城内黄巾大军十五万人,而城外官军只有五万,乃是以少围多。城内坐吃山空,粮草损耗必巨,卢中郎这是想将广宗城内的黄巾军活活困死。”

    关张二人同时点头,心中恍然。

    直到看见官军大营中,绣着“北中郎将卢”的帅旗依然高高挂着,郭斌方松了一口气: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

    来到营门外一箭之地站定,郭斌使人上前通名。那守门的军官一听竟然是颍川来的骑都尉郭斌,顿时肃然起敬,却不敢立刻开门,只是派了一个小校前往中军帐中通报,自己则从一侧的小门中出来,前来给郭斌请安。

    南北两路军各自互通消息,南路军大破二十万黄巾军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卢植军中,骑都尉郭斌率领七百铁骑将城外黄巾军滋扰半月有余,并有献策之功的事情早在北路军大营中传遍了。与皇甫嵩一样的想法,卢植也将郭斌的事迹大肆渲染,将其塑造成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儒将形象,于军中广泛流传。因此,听闻是郭斌前来,众人自然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有何不敬之处。

    与守门的军官寒暄了几句,便见营中大门被打开,一身儒生长袍的卢植竟亲自骑马出寨迎接。

    郭斌大惊,滚鞍下马,急忙上前几步,攀住卢植的缰绳,口中道:“郭斌拜见先生!”

    只这一句话,卢植便觉得心中熨帖。郭斌年纪虽轻,却是身为统帅七百越骑营的骑都尉,又新立大功,名声传遍华夏,可称得上是春风得意。用后世的话说,那就是钻石王老五了。卢植没想到,郭斌竟丝毫不见张扬跋扈,在自己面前依然是如此毕恭毕敬,如侍师长。

    郭斌率军来援,自然要大肆宣扬,这于提振士气颇有益处。因此卢植将除了粮草前来时方打开的营寨大门打开来迎接郭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制造声势。然而,看了一脸孺慕之情的郭斌,卢植顿觉心怀大畅。

    在这个时代,不管是谁,只要是上了战场,便难以拍着胸脯说定能活着回来。卢植身为大军主帅,地位尊崇,安全上还好说,可郭斌则不一样。听了他身率七百骑兵夜袭二十万黄巾大营的消息,卢植亦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

    战争不是说评书,夜战哪里是那么好打的?况且郭斌所率皆为新兵,如何能如臂使指,指挥得当?他本将郭斌作子侄看待,因此到底为他暗暗忧心了好多天。见到灰头土脸,显然是奔驰了多日的郭斌,卢植便是性情再刚毅,也不由得暗暗感动。

    他军中方收到南路军大胜的消息不过三四日,郭斌便已到了广宗,可见是战事刚一结束,安排好后续,便挥军前来。其实郭斌最合理的行为是继续跟随皇甫嵩南下,或者跟随朱儁前往宛城,剿灭黄巾残部。

    因为南路黄巾主力已经被破,所余黄巾军士便成不了大气候了,趁着大胜的气势,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极速捞取功劳,方是正途。可郭斌放弃这个机会,而是前来广宗啃张角这块硬骨头,实在是“不智”之举。

    说张角所部是硬骨头,却并非是信口胡言。冀州本来便是太平道的根本所在,太平道教徒数以十万计,再加上马元义之前组织荆州与扬州的太平道信众北上,因此冀州的黄巾军无论是人数还是战斗力,较之颍川的黄巾军都要高出一大截。

    而且广宗城中有张角和张梁把守,此二人一称大贤良师,一称人公将军,威望卓著,士可以为之效死力。因此城中的黄巾军,在战斗意志上,也较之颍川郡的黄巾军要高出一截。

    所以说,广宗城内的十五万黄巾军,方是黄巾军最精锐的力量,是黄巾军的根本。若将这十五万人全歼,黄巾军便真的是烟消云散了。而卢植能以五万兵力,将张角的十五万大军逼入小小的广宗城中,可谓手段谋划皆为上乘,让人不得不佩服。

    若任由着十五万大军四散在中原,则势必各地烽火。届时官军便会忙于各地救火,焦头烂额,若再持续个一年半载,则朝廷威信尽失,大汉王朝说不定真的就危险了。因此,要说在剿灭黄巾的战斗中 功劳最大的人,首推卢植。

    (作者注:潜阳不信上帝,因此圣诞节是不过的。只在此,祝愿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事事顺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