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长社之战(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长社之战(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甫嵩与朱儁并非善茬,他们受制于波才所部二十万黄巾军,必然会采取报复手段。尤其是朱儁,三路大军进击黄巾军,就他大败而回,使得官军士气受挫,还是靠着郭斌所部半个多月的努力方渐渐回复。他急需要发泄自己以及所部官军的憋屈心情,也需要一场大功劳来抵消首战失利的罪过。

    因此朱儁势必会努力表现,竭尽全力剿灭黄巾,而眼前最好的发泄对象便是波才所部的二十万溃军。郭斌自看了这些黄巾军的现状,心中生出怜悯之心,方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官军可能会杀俘。

    自古以来,杀俘不祥是被人所认可的,因为这确也并非什么露脸的事情。历史上著名的战国四将之一,杀俘出名的白起,人送外号“人屠”。虽然为秦国立下了赫赫战功,却是既逃不过秦昭王赐剑自刎的厄运,也逃不过千载史书下一个“酷”字。

    尤其是在东汉,对白起的评价没有一句好话。

    大将军何进的孙子,何晏道:“白起之降赵卒,诈而坑其四十万,岂徒酷暴之谓乎?”

    后来最先攻进蜀汉首都的邓艾,也曾说过:“忠臣一至此乎!白起之酷,复见于今日矣。”

    可见,此时的白起,起码并不是个公认的好人。

    然而,四万官军被围长社将近两个月,军心士气大受挫败,官军便急需要一场大功劳来平复士卒的怨气。更重要的是,四万人马吃喝两个月,长社城中库存的粮草已然见底,若再接收了二十万黄巾军在城中,自然要再供应他们吃饭,这如何是官军能承受得了的?

    可是若不管他们吃饭,他们便可能再次反叛。先不说他们会不会抄了南下剿匪的官军的后路,单单是这个逼迫降军造反的罪责便是谁都承担不了的,到时候,便是掉几个人头,事情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平息得了的。因此,对于这二十万黄巾降军,最直截了当,也是最简单的方法便是直接斩杀。既不会有后遗症,还可以混个斩首功,斩首功在军中是比什么都有说服力的实实在在的功劳。

    正往长社城奔去,戏志才突然收到了探马的消息,然后策马来到郭斌身后,道:“主公,大事不好!”

    郭斌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再顾不得思考求皇甫嵩放过二十万黄巾军的措辞,忙道:“怎么了?”

    只听戏志才沉声道:“右中郎将所部,要斩杀黄巾战俘!”

    郭斌一惊,忙勒住战马,问道:“在哪里?”

    戏志才可没有郭斌如此上乘的马术,飞出郭斌一个马身后,方将战马勒定,高声道:“便在城西河边!”

    郭斌面色阴沉,拨转马头,玄龙枪一摆,道:“儿郎们,随我前去救人!”

    关羽、张飞同声响应,众军一齐策马转向,往长社城西奔驰而去。

    自郭斌初抵贵境便追随在侧的戏志才,自然知道郭斌此时已然是又羞又恼,气愤难当。知道郭斌为人的他,也知道郭斌为何如此愤恨。因为郭斌生性便颇为随和,对待手下待遇好得出奇,便是治下的一个普通农夫,郭斌也能给予其超乎寻常的尊重。

    而郭斌治下也从未出现过草菅人命的大案,最重要的原因便是郭斌外圆内方,众人都晓得郭斌爱民如子,绝不会容忍此等事情出现。

    担心郭斌盛怒之下做事不留余地,戏志才忙策马追了上去。

    郭斌率领众军向城西飞驰,七百余骑翻起的滚滚烟尘和铁蹄飞踏的汹汹气势,将一路的官军和黄巾战俘惊得纷纷躲避,便是长社城头的皇甫嵩看到这边的汹汹气势,也是心中大惊:难道黄巾军尚有援兵?

    不怪皇甫嵩吃惊,若是在官军漫山遍野放羊一般追捕黄巾军的时候,有黄巾精锐攻来,只要一两千人,局势便不可收拾。当下忙勒令长社城四门关闭,并鸣金下令官军收兵,又派遣斥候骑快马前去观察敌情。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能针对敌情迅速做出反应,采取有效的手段止损,也是衡量一个将领水平的重要依据。

    郭斌飞驰间,陡然见前方一彪人马驰来,衣甲鲜明,长枪如林。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正是官拜骑都尉的曹操。

    见了曹操,郭斌自然是惊喜莫名,然而事态紧急,也不及打话,便领着众军疾驰而去。曹操见了郭斌,心中也是又惊又喜,可是见一贯从容不迫的郭斌竟然如此急匆匆地率军飞奔,心知必有大事,便招呼随军司马继续追击黄巾参军,自己则跟着郭斌飞奔而去。那司马还想让曹操多带几个人,以策安全,尚未开口,便不见了曹操的踪影。曹操的心思很简单,这天下间,怕是没有比郭潜阳的军中更安全的地方了。

    一路上,郭斌不及细说,只将右中郎将朱儁欲斩杀黄巾降军的事情约略说与曹操听了,便抵达了长社城西。

    只见朱儁使人在河边立了个原木所制的寨子,将黄巾降军的兵刃收了,全部赶了进去,莫不有近万人,挤在里面。然后一批一批地将人赶出来,来到几里外的潩水边砍头。

    郭斌前世也曾经看过美国的末日电影,许多将人砍了,在水池里放血后存起来吃的血腥场面自然也见过不少,却绝没有如今这现场的景象更震撼人心。

    想来已经杀了好几批了,大军的一侧已经有了以人头堆成的一人高的小山。而一千多个被绳子绑成一串,跪成一排,“等待”被斩首的黄巾军虽面色惊恐,却殊无反抗之心。生活太过不易,或许死亡会是一条解脱的路。地上的鲜血汇成一条条并不宽阔的溪流,分别往潩水中流去,而潩水的下游则已经给鲜血染成了红色。

    看到如此景象,郭斌心中五味陈杂,一时间,震惊、后悔、恶心、愤怒,许多情绪冲击着郭斌的大脑。他策马疾奔,高声喝到:“刀下留人!”

    话音刚落,只听一通鼓声响起,便见刀斧手们手起刀落,将一字排开的黄巾俘虏砍倒在地。霎时间,地上咕噜噜地滚落了数不清的人头。

    郭斌目眦欲裂,抬手便是一箭,往鼓手射去。只是他虽然骑术尚可,射术却差得老远,因此这力道十足一箭,并未曾射中鼓手,却一箭射在了迎风飘扬的帅旗上。

    戏志才见郭斌抬手射箭,心中暗叫不妙,待看这一箭射偏了,方长舒了一口气,暗叹辛亏主公没有乱来。可当他看到竟射到了朱儁的“右中郎将”帅旗上,则是双目圆瞪,惊在了当场。

    郭斌可没注意这些,看到自己这一箭射偏了,便策马挥枪直奔鼓手而去。

    那鼓手见郭斌满身血红,袍脚上甚至滴着鲜血,双目圆睁,眼中布满红色血丝,便仿佛地狱里出来的修罗一般,杀气腾腾地向自己奔来,心下大骇。欲待奔走躲避,却是浑身使不上一点儿力气,只愣愣地立在当地。

    眼看郭斌便要冲到近前,以他的功夫,手起枪落,杀个鼓手便仿佛碾死蚂蚁一般容易得很。此时郭斌看着鼓手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猛然惊醒,忙勒马往一旁闪去。

    正在戏志才舒了口气的时候,却见斜刺里一把满布松纹的长刀递了过来,郭斌正往回收玄龙枪,见状忙长枪一挥,枪刀交击,震耳欲聋。

    抬头看时,只见来人身披烂银铠,头裹赤色巾帻,横古锭刀,骑花鬃马,猿臂蜂腰,面目俊朗,神威凛然。

    郭斌勒定战马,对那人道:“来者何人?”

    那人在马上一揖,道:“右中郎将帐下佐军司马,吴郡孙坚参见骑都尉!”

    郭斌心中一凛,忙拱手回礼道:“原来是富春的孙文台到了,久闻江东猛虎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来人正是孙坚,吴郡富春县人,相传是大军事家孙武的后人,世仕吴,也算是一地豪门。史书说他“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三国演义》中称孙坚为江东猛虎。武艺超群,有谋略,是个人物。

    佐军司马是汉朝中郎将的属官,应高官征召也是此时做官的一条捷径。可是这种佐官,与郭斌受朝廷征辟,得天子看重封为骑都尉的官员,地位之差不可以道里计,因此孙坚恭恭敬敬给郭斌行礼,那是正应该的。

    孙坚的家乡是吴郡富春县,是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县;而朱儁的家乡是会稽郡上虞县,是今浙江上虞。此时虽然一属吴郡,一属会稽郡,距离却是近得很,因此,朱儁举荐孙坚出任佐军司马,便很是合情合理。

    因为,在这个时代,同乡之谊也是极为重要的人脉,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提携同乡的后起之秀,也是得任高官之人应做之事,否则便会被乡里之人唾弃为无情之人。而我国的这种习俗,到了现代,逐渐演变,就成了乡下的穷亲戚每到城里来,都要去找在城里混的同乡,或是借宿,或是吃喝,或是求职,不一而足。而若不能满足其要求,便可能被骂作狗眼看人低,老家中的亲人父母便也跟着遭人唾弃。

    要说这是一种陋习,却自有其形成的历史条件,提携同乡,也是骤得高位之人结好家乡豪族,丰满羽翼的方法,也是在新职位上迅速打开局面,掌控全局的常用手段。所以,一个靠此出仕,一个靠着家乡之人掌控手下,算是一拍即合,两相需求的好事。

    然而,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这种习俗传到现在,却成了许多人头疼万分的陋习。所以,现在国家所提的“关心你的穷亲戚”,则成为了一项实打实的德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