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 长社之战(三)-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三章 长社之战(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连郭斌亦没有想到,他竟能一个回合便将波才斩首,这一战果实在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波才本为大贤良师张角的八大弟子之一,武功造诣虽谈不上登临绝顶,却也是江湖上成名多年的人物了。而且当初郭斌与其交过手,知道波才虽然在力道上稍逊自己一筹,可是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临敌经验是郭斌无论如何望尘莫及的。

    郭斌定了定神,回想了一遍,方将一切想通:波才之所以提了铁扁担奋不顾身地迎战郭斌,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近半个月来,郭斌率领七百军士滋扰黄巾军大营,虽然多是在营外擂鼓呐喊,或者做一些撒尿、大便之类侮辱性的行为,却给一众黄巾军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因为郭斌他们行踪不定,你不知道他们会从哪里冒出来,也不知道他这次是来撒尿还是大便,又或者是冲进营中冲杀一番。因此,被郭斌首次冲击大营吓破了胆的二十万黄巾军,每天夜里都是提心吊胆,处处防备,以防给郭斌钻了空子。每天夜里,二十万黄巾军总要等郭斌前来闹完了,方能安心睡觉。

    故此,波才对郭斌那是咬牙切齿地恨啊,他恨不得将郭斌抓起来,绑在柱子上,用小拳拳锤他胸口,再用小皮鞭打得他皮开肉绽,满地找牙。便是如此,也难消他心头之恨。然而由于他缺乏战场作战的经验,对于情况判断错误,硬接了郭斌的一枪,导致被震退了两步,空门大露,让郭斌借着他底盘不稳、身不由己的空档,借上了力,方在一招之内将波才斩杀当场。

    波才一死,众人俱是大惊。郭斌手下自然是兴奋喜悦,而一众黄巾军则是如丧考妣,军心大散。

    当下,郭斌下马提了波才的头颅,将其挂在黄巾中军大帐前的帅旗上,让随行的军士大声叫喊:“贼首波才,已然授首,尔等速速投降,可免一死!”

    郭斌一行都骑着快马,此番一通喊叫,又命人扛着挂有波才首级的帅旗在营中一番奔驰,再加上皇甫嵩指挥着长社城内的大军全力压上。士气高昂的四万生力军投入战斗,那可真是千钧压顶之势。这些官军在长社城中可是憋得够呛,尤其是看着郭斌众人骚扰黄巾军大营,那叫一个心痒难耐,这憋了许久的一股劲儿,此时才得释放出来,自然是一个个如同见了嫦娥的二师兄一般,双眼放光,就差流哈喇子了。

    黄巾大军霎时间土崩瓦解,纷纷从四面八方奔出大营,作鸟兽散。

    长社城外的这一次炸营,宣告了颍川黄巾军的土崩瓦解,面对漫山遍野的黄巾军,皇甫嵩不得不传令大军分头抓捕黄巾贼寇。

    于是众军士分别以百人为单位,由都伯率领各自为战,撒开脚丫子各处围捕黄巾。郭斌大军自然也不例外,与关张二人在约定好的长社城北门外汇合后,顾不得入城,接了戏志才等人,便往南追击黄巾军而去。

    这一番你追我赶,一直到了第二日黄昏时分,方各自回军长社城外。

    官军一个个高唱凯歌,兴奋异常。是啊,从被围长社小城到全歼黄巾二十万大军,这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猝不及防,任是谁怕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吧?

    郭斌一路追击,对黄巾军的破坏力更有了个全新的认识。所谓的黄巾军,其中虽然有不少身强体壮的男子,这些人一看便知是粗通武艺的江湖汉子,皆是黄巾军主力无疑。可绝大多,不过是刚刚放下锄头,典田卖地,走投无路的可怜农民罢了。

    这些人一个个皮包骨头,面色蜡黄,见郭斌麾下的骑兵凶神恶煞般奔涌而来,虽然吓得两股战战,口~唇发干,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却犹舍不得丢下手中的锄头或铁锅。显然,这是他们逃荒途中仅存的一点儿家当了。

    郭斌心中不忍,他自从穿越之后,自一开始便未曾经历过一天苦日子。创业之初,他便得到了郭家庄族长郭永的全力支持,虽然伏龙山庄的生活不甚富裕,却从未短了吃喝。到后来带人到山中打猎,每天满载而归,心中喜悦,虽然累得不行不行的,却从未觉得生活艰辛。

    后来他首次进京,所交游的除了皇亲国戚,便是名门弟子,一切的吃穿住行都是这个时代顶尖的水平,所谓知民生之多艰更是无从谈起了。虽然他曾多次往返于京师与阳翟县,对民生之疾苦亦知道一点,却多是匆匆而过,将之看作不甚与自己想干的事情。

    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汉朝的贫苦民众过得是如何凄惨,他们奋起反抗地主阶层的层层重压,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可是郭斌更加知道,毫无纲领可言的黄巾之乱不可能取得成功,要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靠不得黄巾军,靠不得当今朝廷,能靠的只有自己。

    而目前的郭斌所能做的,也只有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这些可怜的百姓做一点事情罢了,比如说将手下七百人所携带的干粮拿出来,用大锅烧了粥饭,让这些可怜之人吃一顿不太饱的饭。

    这边一开始埋锅造饭,逃窜的黄巾军溃兵竟也慢慢聚拢过来,都抻着脖子,眼中的渴望毫不掩饰。

    看到这一幕,随行的关羽默然无语,暗自忖度:“关某人若非碰到主公,恐怕也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唉,哪里有天生的反贼?不过是肚子饿了,老百姓实在是过不下去罢了。汉室倾颓,必欲才德兼备之人,方能救民于倒悬。主公仁义无双,爱民如子,当今世上,恐怕再无一人可及得上主公了。”

    随行而来的戏志才、郭嘉、荀彧也都是默然不语,只帮着郭斌指挥众军埋锅造饭,赈济一干黄巾溃卒。

    荀彧生在颍川荀家,那是实实在在的阀阅大族的嫡出公子。从小锦衣玉食,读的是孔孟韩老,学的是帝王之学,哪里真的见过成千上万流离失所、嗷嗷待哺的饥民?历史上的荀彧虽跟着曹操,更多的还是处于家族上的考虑。毕竟荀家根基就在颍川,而颍川便是历史上曹操安置汉献帝的所在,许昌城便在长社东南方不远处。

    不过,曹操为人虽然心性阔达,不是拘泥之辈,可毕竟行事多有出格之处,性情也是多疑喜忌,非是一代帝王的正道。郭斌以为,格局不够宏大,恐怕也是曹操最终未能一统全国的重要原因吧。若是曹操能多行光明正大之事,少一点**算计,恐怕荀彧便不会极力反对他称帝,而最终造成荀彧被迫自杀的惨剧。总的来说,荀彧还是一个心怀梦想之人,他心中所怀的,便是天下百姓,是大汉朝的基业。

    而如今早早地便投效郭斌,看多了官场上的手段诡计、魑魅魍魉,见识了郭斌的爱民如子、仁德无双,想必荀彧对于大汉朝廷的愚忠会慢慢消除,而更多地将关注点放在国计民生之上。这也是郭斌一直努力在做的,不过他所要影响的不只是荀彧,还有包括戏志才、郭嘉、徐庶、赵云、关羽、张飞、陈到等手下的一干文臣武将。

    因为他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人,许多思想在他的脑海中根深蒂固。这就决定了郭斌即便是努力使自己融入这个时代,努力改变自己,亦无法改变思想上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地方。他的爱民如子可能被看成是妇人之仁,他的人人平等可能被看成是不知礼法、狂妄自大。

    然而,正是这种在这个时代的人们看来“不成熟”的思维逻辑和行为方式,使得郭斌形成了独特的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深深地吸引着戏志才、荀彧、徐庶、赵云等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人杰。他们聚集在郭斌的周围,日复一日地与郭斌相互影响,互相改变,也深深地为郭斌带来的奇思妙想或是以民为本的妙语所打动,所慑服。然后才能统一思想,才能誓死追随郭斌。他们所追随的是郭斌这个人,更是郭斌时时刻刻所透露出来的对新世界的理解,是郭斌集团集体的最终理想。

    什么样的团队最有战斗力?有共同理想和目标的团队最有战斗力!

    而郭斌所带领的阳翟集团,正在郭斌的努力下,逐渐形成了有异于这个时代的独特思想。这种思想崇尚自由,崇尚平等,崇尚协作,崇尚共赢,崇尚契约精神,它必将随着郭斌集团力量的发展而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它必将带领中华民族摆脱五胡乱华的厄运,它必将延续炎汉所创造的辉煌,而且它必将改变这个世界。

    可能现在的郭斌以及他的一众追随者们尚未意识到这一点,可当他们有一天对这一切有了清醒的认识之后,必将愈加坚信:他们能够创造历史,他们正在创造历史。

    争先恐后的官军看到郭斌所部竟然停下来埋锅造饭,心中的感激溢于言表。郭斌这半个月来所立功勋之大,不在三军主帅皇甫嵩之下,可以说若没有郭斌,便不会有长社之战的巨大成功,自然也没有一众官军捞取功劳的机会了。

    大家都以为郭斌这是无意与众军抢功劳,方借故停了下来,不再追击黄巾溃军。

    待郭斌带着近万人的黄巾俘虏回到长社城时,只看到了城内城外的熙熙攘攘。除了兴高采烈的官军,便是垂头丧气、眼中一片茫然的黄巾俘虏。这些所谓的黄巾军贼寇,一个个面黄肌瘦,哪里有一点啸聚山林,聚义反抗朝廷的豪客样子?

    看到这里,郭斌悚然而惊,忙挥动皮鞭,打马往城头上皇甫嵩帅旗所在疾驰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