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一章 长社之战(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长社之战(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进入了农历五月份,二十万黄巾军与四万官军在长社城外对峙,已然过去了近两个月。

    五月份的阳光已然十分毒辣,城中的官军尚有个遮荫的地方,城下的黄巾军可就惨了。

    尤其是到了午时,这大太阳仿佛是挂在头顶一般,直直地照得人头皮发麻。黄巾大营中给二十万大军踩踏了两个月,地上连一根杂草都没有,不要说大军出发攻城,便是走过一个人都能惊起一蓬尘土。虽然水源并不缺乏,可干巴燥热的夏天若再添上一蓬蓬的干粉一般的尘土,那原本干巴得不行的嘴中、鼻孔里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纱布,闷闷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从远处往黄巾军大营中看过去,营中便好像是直冒热气的大蒸笼一般,也分不清是水汽还是烟尘,直直地冲入云霄,使人看一眼便能感受得到那扑面而来的暑热之气。土黄色的大地上蒸腾着的炽热的空气,仿佛将不远处的景物都虚化了一般,使人看得不真切。

    此时,饱受郭斌所部折磨的黄巾军终于受不了了,为了收缩兵力,尽量避免郭斌大军的滋扰,也为了避暑,波才决定,黄巾军大营往更北处搬迁过去。

    这个决定得到了黄巾军中众人的广泛赞赏,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郭斌的七百骑兵简直就像是夏日的蚊虫一般,挥之不去,避之不及。大营中的黄巾军这半个多月来饱受其摧残,连个好觉都睡不了,再加上白天暑热,人人都没有精神,哪里还有力气攻城?

    第二个原因是天气的原因。这仲夏的天儿,实在是太热了,在长社城下的黄巾大军,有军帐的还好点儿,那些没有大帐的绝对大多数人,每日里没遮没拦地曝晒在烈日下,汗水都流干了。有的人聪明,将营地北面的杂草割了,编个草圈子套在头上,略挡一下暑热,便得到了无数人的模仿。

    波才巡视大营的时候一看这架势,干脆下令,大军后撤五里,去城北灌木丛中驻军。便是长社城西的大营也一并撤了过来,以防止官军趁机偷袭。

    这次撤军,得到了饱受炽热的阳光荼毒的广大黄巾军的一致赞同,因此行动极为迅捷,只用了半日便安顿妥当了。而且官军也没有派人出城阻挠,只在城头上盯着黄巾大军撤入灌木丛中避暑去了。

    看到黄巾军的一番大举动,早有人前去报知皇甫嵩与朱儁两位中郎将。

    二人正在商议军情,忽然有军士来报,城外的黄巾贼寇拔营往北面而去。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心中的震惊。

    皇甫嵩猛捶了一下桌面,兴奋地道:“好一个郭潜阳,竟然都让他猜中了!黄巾贼人竟真的如他所言,往北面去了!”

    朱儁听了,面上的不自然一闪而逝,却并没有说话。

    这两个月来,首战失利的阴影便一直笼罩在朱儁的头上。

    要说这个朱儁,却也是声名显赫,文武双全的主儿。他出身寒门,少年时因赡养母亲而闻名。其为人好义轻财,乡里都敬重他。后被太守徐珪举为孝廉。迁任兰陵令,有特殊政绩,被上表推荐。不久拜交州刺史,仅率家兵五千人就大破叛军,平定交州。战后以功封都亭侯,入朝为谏议大夫。

    正是有了平贼的这一重要履历,方在今年受到朝中众臣举荐,得拜为右中郎将,统领两万大军与皇甫嵩一同剿灭颍川黄巾。要说如今的大汉朝天下,除了带兵拱卫京畿的大将军何进,就属卢植、皇甫嵩、朱儁这三位新封的中郎将了。因此,官运亨通的朱儁那是春风得意,心情舒畅啊!

    然而,正在兴头上朱儁,初入颍川的一战便败在了黄巾军波才的手上。就连人称江东猛虎的孙坚也身陷重围,受了重伤,还是他手下的乡兵不顾生死地勇猛冲杀,方将其驮了回来。

    这一战,对朱儁的打击可是太大了,朝廷三路大军,自己是最初与黄巾军接战的,本想着来个开门红,讨个好彩头。等拔个头筹,上奏朝廷,让天下人知道知道,自己虽然在三位中郎将中屈居末位,却是绝不比其他两位差。

    因此,看到黄巾大军撤退,朱儁便下令以勇猛著称的孙坚率领所部攻击前进。哪里知道这本是黄巾军的诱敌之计,待孙坚脱离官军大部队,却见黄巾军回头反杀,将孙坚所部围了起。

    非但如此,黄巾大军借着地形之利,伏兵尽出,将官军打得落花流水,损兵折将。待与皇甫嵩大军于长社城外会合后,说明了情况。皇甫嵩便命令大军就近进入长社城中,刚一入城,黄巾军便尾随官军败兵而来,一拥而上,将长社城团团围住。所幸皇甫嵩所部两万官军皆为生力军,皇甫嵩本人又是久战宿将,久镇边地,经验极为丰富,才多次将黄巾军的攻势打退。

    黄巾军在丢下几千具尸体后,方才退去。却是在城北和城西屯驻下来,分明是一副持久战的准备。要说这波才也是好大的本事,好大的野心,他这颍川一郡的黄巾军竟能将官军两路大军堵在长社城中出不来,张角在冀州再拖住卢植所部,那天下就任由黄巾贼闹腾了。

    可是郭斌的前来,改变了长社城内外的实力对比。官军士气渐渐回复,黄巾贼的士气则被不断消耗。双方力量对比此长彼消,这本来是好事儿,可军中流传的一些话,却让朱儁暗暗恼恨。

    说得好听的,是官军士气大挫,全是因为朱儁轻敌冒进。说得不好听的,都说朱儁因为心中不忿为皇甫嵩辅贰,贪功冒进,想着强压皇甫嵩一头,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更有甚者,说朱儁当初率领五千家兵大破叛军,平定交州,是虚报战功,此次为右中郎将更是走了后门,有贵人在后面使了力气。林林总总将朱儁说得很是不堪。

    到了郭斌前来长社,连续半个月来对黄巾军的滋扰,很是提振了官军的士气。长社城中的紧张气氛渐渐平息下来,各种流言便又逐渐滋生。有人拿着郭斌与朱儁相比较,说朱儁枉然身居高位,却只会带着大军往黄巾贼的埋伏圈里闯,致使损兵折将,南路大军退守长社,连一干军士的也没有机会出城捞取战功了。再看看人家骑都尉郭斌,年纪虽然不大,却是能征善战,这半个多月来以七百骑兵杀伤黄巾贼寇达到三千余人。

    军中的将士多是新近征召,又非朱儁嫡系兵马,嘴里便没干没净地乱说。事情传到朱儁耳朵里,便很是不对味儿,要说他也是忧心国事,方行军激进了一点,再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又怎么能因一次失误便质疑一个将领的能力呢?

    因为事情牵扯到了郭斌,便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郭斌命人放出来的话。

    而身为三军主帅的皇甫嵩,自然是听到了这些流言,可是他也无能为力。本来关于郭斌勇猛善战的话,便是他使人放出去的,目的便是为了提振军中士气。可是谁曾想,下面的军兵竟然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将事情越说越是离谱,到最后竟然将朱儁亦牵扯了进来。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皇甫嵩也不可能再勒令众军不得议论此事了,否则着了相,便落了下乘。非但有越描越黑之嫌疑,更显得皇甫嵩便怕了朱儁。这在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如今乃是非常时期,皇甫嵩又是身为三军主帅,若是让众军士觉得他是个软蛋,哪里还有威信可言?那还如何带兵打仗?

    因此,皇甫嵩便是心中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未曾出言解释,更没有勒令军中不得议论。所幸事情尚未超出他的掌控,便是朱儁吃点哑巴亏,也影响不了南路大军剿灭颍川黄巾的大事。

    城内的戏志才、郭嘉、荀彧等人自然知道官军中的流言,皇甫嵩利用郭斌的声望提振官军士气的计策亦逃不过三人的耳目,虽然知道这样会得罪右中郎将朱儁,可毕竟是利大于弊,因此虽然飞鸽传书报告给了郭斌,却也没有当做大事来对待。朱儁作为假节的右中郎将,乃是一方主将,位高权重,这一点心胸想必还是有的。

    诚然,长社城中的这一点权力之争并未大到影响长社战场局势的地步,朱儁对于城中流言的事也是洞若观火,只是每当众人提到郭斌的时候,心中不是那么舒服,却是难以避免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来越热,长社城外的黄巾大军兵力收缩,往北面灌木丛中避暑。他们将地上的杂草割了,盖在灌木丛顶上,成为一个简单的人造帐篷,既可躲避烈日的炙烤,又是四处透风,加速了空气流动,人在里面也不会太热。

    看着黄巾军的一番作为,再看看如今的天气,官军之中的一干知情者赞叹郭斌神机妙算的同时,心中亦是暗暗振奋莫名:一雪前耻的机会,终于就在眼前了。

    (作者注:本来今天要上架的,因为在下家中的一点私事耽搁了,遂推迟了上架的时间,若是因此扰了众位书友破~处的雅兴,还要担待担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