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 疲兵之计-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章 疲兵之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所部踏营而去后,并未进入长社城,而是绕城而过,自长社城东隐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一举动,令得期待着一睹伏龙亭侯风采的城内守军怅然若失,可皇甫嵩却对郭斌愈发看重,身为大军主将,他自然知道郭斌不入城的原因。

    郭斌所部皆为骑兵,骑兵的优势不在守城,而在野外作战。尤其是郭斌所部,并非全身惯甲的重装骑兵,虽然有一定的冲击力,却极为有限。之所以敢夜中冲营,完全是因为大军初至长社,黄巾军中尚没有防备。若是黄巾军在营中安排上精锐枪兵,保管能将郭斌所部克制得死死的。

    而要说郭斌如何能用短短的不到半年的时间便能训练出如此精锐的骑兵部队,还要归功于其科学严谨的训练方法。

    其实,说白了就是学习方法的问题。

    在绝大多数领域,高手与菜鸟所看到的,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菜鸟所看到的,是一个个极为琐碎的知识碎片以及最终将知识完全掌握后高深莫测的表演,而高手所看到的是在知识的大框架下一个一个的小系统,或者说是概念。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拿篮球运动来说,在菜鸟眼中,所看到的是一位优秀的篮球运动员可以准确地投篮,可以用各种骚包的姿势带球过人,可以将对方的球员晃到摔倒,可以运球上篮,可以盖帽,甚至可以在几个人的封堵下完成灌篮。

    而在高手眼中,他所看到的则完全不同。他会看到完成这个动作所需要的能力,或是弹跳力,或是耐力。他会看到这个运动员弹跳力惊人,会看到这个球员运球的基础动作很标准,会看到他的耐力很好,会看到他身体柔韧性很好,会看到他的射篮姿势很标准,会看到他反应极快。

    因此,在练习的时候,菜鸟可能会围在篮筐底下,拿着篮球一个劲儿地投篮,这也是在市民体育场中所经常看到的景象。而高手则会将打好篮球所需要的能力分为几个系统,然后有针对性地训练那几个方面的能力。

    更详细地说来,一个篮球运动员在投篮时,要具有出色的弹跳力,具有杰出的身体协调能力,具有强大的手臂肌肉。然后他们会刻意地每天做蛙跳,以增加腿部肌肉,锻炼弹跳力;会做变方向跑练习,以增强自己身体的协调性;会用哑铃锻炼臂部肌肉,当然,天生具有麒麟臂的好汉子,自会有一套独特的锻炼方式。

    也就是说,高手往往会将一个领域的学习分割开来,然后创造出看似毫不不相干的训练方法,有针对性地进行训练。最简单的例子,篮球运动员会被要求每天进行长距离跑,以锻炼心肺能力和耐力。篮球运动并非田径运动,进行表面看来毫不相干的短跑和长跑训练,却是极为必要的。

    而这种将一种活动分成几个系统的能力,往往只有本领域的专家才能做到。因此,要想学会某项技能,向高手请教往往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郭斌军中,对于骑术的训练,就是赵云、关羽、张飞等人在一起讨论琢磨,用了几天的时间将骑射所需要的能力切割开来,用在骑兵训练上。结果,真的创造出了不菲的成绩。

    从如何骑马跑直线,到如何转弯,如何快速勒住战马,如何实现急转弯等,都一一切割开来,让士兵进行针对性地练习,如今的成绩,便是有目共睹的。而郭斌因为天生一身蛮力,只要是体育项目便极有天分。因此这厮仅用了一个月便成了骑马的高手。

    至于偷袭黄巾军大营后为何不进入长社城中修整,郭斌也有自己的考虑。

    除了皇甫嵩所想的,为了保证拥有足够的回旋余地之外,郭斌所考虑的,更是为了形成对黄巾军的威慑力。

    《孙子兵法》云:“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善于进攻者,要让自己的敌人看不出你要从何处攻击,以何种方式进行攻击。所谓隐雷霆于九天之上,忍而不发,更是对敌人的一种威慑。人类心中最害怕的,其实并不是实力最强,杀伤力最大的东西,而是最神秘的东西。

    譬如人类会怕鬼,而不会害怕公路上行驶的汽车。为什么呢?因为鬼非常神秘,神秘到人类甚至无法确知其是否真的存在。而对于汽车,谁不知道是一个活~塞原理制成的内燃机带动四个轮子转动的机器呢?

    可是,按照卫生部门的统计,2012年我国死于机动车辆交通事故的有166906人,而又有几个是被鬼活活吓死的?恐怕听都没听说过。

    因此,郭斌所部骑兵,只要一天不出现在战场上,波才便会心中存有顾忌,而不敢将全部兵力投入进攻长社城的战场中。其实,根据事后统计,死于郭斌所部夜袭中的黄巾军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人,这虽占黄巾军总数的极少一部分,却给二十万黄巾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当夜在城墙上值守的官军看到郭斌率领七百骑兵马踏连营的英姿后,自然是在军中大肆渲染,夜里看不清的,就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所谓:“誉人不增其美,则闻者不快其意;毁人不益其恶,则听者不惬于心。闻一增以为十,见百益以为千。使夫纯朴之事,十剖百判;审然之语,千反万畔。”

    到了当日的白天,事情便以极快的速度在城中流传开来,而且越传越是离谱。到了黄昏,长社城中所流传的便成了伏龙亭侯郭潜阳亲率百骑,马踏连营而还。还斩了黄巾军战将几十员,士卒万人,差一点儿便连二十万黄巾贼众的头领波才亦斩了去。

    见事情传得如此离谱,长社城中的戏志才等人只得报以苦笑。郭大奉命保护众位军师在此,亦是随身携带了信鸽的。郭斌虽未进城,却于战后便立刻写了飞鸽传书给城中的戏志才等人。事情的经过和基本战果,自然是通报过的。

    然而,他们也知道,此事怕是有皇甫嵩在后面推波助澜,目的便是为了树立起郭斌英勇善战的名声,以提振起官兵的军心士气。在官场上如此出风头,未免会遭人嫉恨,可既然无法反抗,又是弊大于利的事情,戏志才自然已经在思考如何将此事的收益最大化了。

    再说了,对于小人的嫉恨,便是连张让亦不放在眼中的郭潜阳又何曾怕过?

    当日夜里子时,黄巾大营中还是一片漆黑,自外面看来一如故往,郭斌率领七百大军再次前来,却在大营外五十步处站定,只以弓箭往黄巾大营内攒射。

    本来,波才怕郭斌故技重施,便在昨日郭斌进入大营的地方分别埋下陷阱,又布上了伏兵,单等郭斌大军踏营而来,要给他个好看。哪知郭斌竟不入营寨,让波才的一番布置落空不说,布置在大营正门处的长枪手亦是损失惨重。

    一时间惨嘶声传遍长社城外,城上守军听了,却仿佛听到仙乐一般,昨日未曾当值之人心中更是兴奋莫名:明日里又有了吹牛的资本了。

    待第三日夜里郭斌又率人来了,这次既未踏营而入,又没有往营中射箭,而是每人拿了个鼙鼓或是铜锣,就在黄巾大营外一字摆开阵势,叮了咣当地敲起来。就这样,一天天地持续了将近半个月,间或冲进黄巾大营冲杀一番。每天花样翻新,又绝不在同一个地方,充分发挥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优良传统。

    城上的守军倒是一个个看得嘻嘻哈哈,乐不可支;而黄巾大军却是日日不得休息,一个个精疲力竭,只有趁着白天睡觉了。

    就这样过了十几日,二十万黄巾军被郭斌折磨得惨不忍睹,而城内大军则每日里谈论城外郭斌率军折磨黄巾军的趣事,先前因朱儁战败而低沉的士气,如今又重新振作起来。

    这一切看在皇甫嵩眼里,这位宿将亦不由得为郭斌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如今官军一个个求战心切,再不复当初低头耷脑、士气全失的样子。看了看天色,又算了算日子,皇甫嵩暗道:“快要到了。”

    城外山中的骑兵大营中,郭斌看了看天色,对侍立身后的关羽、张飞道:“自今日起,全军修整,只要不出大营,便让儿郎们好好放松放松。”

    张飞犹豫了半天,方道:“主公,今夜不去袭营了?”

    郭斌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今夜不去了。怎么,翼德有何高见?”

    张飞嘿嘿笑着道:“今夜不去的话,不是显得太过无趣嘛。”

    郭斌差点儿被他逗得憋不住笑,踹了他一脚,道:“你这黑厮,去袭营竟也上瘾了不成?”

    看着与张飞打闹的郭斌,一旁的关羽却是目露神光。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郭斌如此年轻竟能有如此机谋决断,难道真的是天授的军事才能不成?这十几天来,城上的官军看到的是自己这七百多人如何虐待黄巾军,那是大大地解气;而麾下的七百骑兵所想的也是有趣好玩,甚至是等回了阳翟,就有了吹嘘的资本。

    可身临其境的关羽,作为一位直接接触郭斌的指挥官,却是知道里面的凶险的。

    这看似优哉游哉、闲庭信步的十几天,哪一次不是与敌人斗智斗勇?哪一次不是游走在刀锋的边缘?以如此悬殊的兵力对比,可以说己方只要行错一步,后果很明确,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这十几天的冒险也确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战果,非但提振了官军士气,打压了黄巾军气焰,更是锻炼了己方的部队,半个月的实战磨合,使得麾下的七百骑兵真的成了如臂使指的精锐之师。

    最重要的是,经过这半个月的行军、战斗,郭斌在军中树立起了无上的威望。这是一支真正忠于郭斌,被郭斌完全掌握的精锐部队,至死不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