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运作-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运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一番分派,众人都有任务,干劲十足地各自回房去了。

    童渊却叫住郭斌与赵云二人,待众人离去,才对郭斌道:“我来庄中两月有余,百鸟朝凤枪法入门十枪也俱已传你。观你这两月行事,颇有章法,心地倒也纯良,正是我辈中人。你与云儿先为师兄弟,后定主仆之名,我心甚慰。”

    说着,对赵云道:“我知你行事稳妥,不需嘱咐。日后你要尽心辅佐斌儿,一则护佑一方百姓,二则搏得一个功名,也不枉一身所学。”

    听到这里,两人知道童渊要走了,只见赵云紧紧握着拳,身子不住颤抖,抿住嘴角,圆睁着微红的双眼,一语不发。郭斌却惊得起身,跪倒在地,道:“师父这是何故?若是有何不如意处,只需与徒儿说知,何故,何故”说到这里却也是说不下去了。

    童渊看着跪在地上的郭斌和一言不发的赵云,心中感动,口中却道:“你我师徒相聚虽短,却颇投意气。这两个月我看你收治流民,制作香皂,虽偶有狡黠之处,心中却是一片仁德。”顿了顿,道:“然为师久居山野,今逗留两月有余已属难能。为师来自草莽,功名利禄我呆不惯。只要记得一片仁心,在江湖与在朝野又有何不同。我此次远行是为了一位故友,待为师将事情料理完了,自会于合适的时机回来的。”

    说着拿起一旁早已装满葡萄美酒的葫芦,挂在腰间,飘然出屋。二人忙出屋去看,却听得童渊声音传来:“我枕下有给你师兄弟的书信,你们自去取了”听到这里,声音已远在一里之外。郭斌见童渊身法如此之快,只惊得目瞪口呆,此刻才知这个整日里笑嘻嘻的白胡子老头儿,身手竟如此深不可测。

    二人向童渊消失的方向拜了三拜,才相携来到童渊平素休息的房间。

    郭斌将枕头拿开,只见一个用黑色麻布包裹着的长方形物事,上面放着一封信,写着:“云儿斌儿同阅。”

    当下郭斌将信展开,与赵云看了起来。

    “为师此番携云儿南下,实是有一桩事情须得了结。偶遇斌儿,收为徒弟,两月来观斌儿行事,虽尚年幼,然颇有法度;心底纯良,实是我辈中人。今不日即将远行,遂将本门秘传内家武学书成册子,进可用于江湖争斗、战阵拼杀,退亦可修身养性、延年益寿,盼你师兄弟二人共同研习。”

    两人将信下的包裹打开,果然是一本薄薄的册子,对视一眼,继续看信。

    “云儿所学尽为战阵所用,我本恐他学得一身武艺,埋没于江湖。然今斌儿于山寨中颇有救世济民之行,云儿可安心辅佐斌儿。一者可不负一身所学及为师多年教导,二者可搏一个功名,为我门大放异彩。”这一段只看得赵云眼中泪水滚滚而下,看师父临行尽想着自己的前程,心中更是感动不已。

    “你二人行事稳妥,为师很是放心。待为师办完事情,自会于适当时机回转。你二人务须相亲相爱,切记切记。为师童渊留字。”

    看完短短的一封信,两人都是相顾无言,等了一会儿才想起那本册子,于是将册子打开,一同翻看起来。

    只见上面写道:“此内家功法得传于先师玉真子,所载乃是道家行走及呼吸吐纳之法门,我与先师倚之纵横江湖几十载。你二人所学皆为外家功夫,于强身健体或可无碍,却非武学正道。你们两位师兄跟随我时日短,未曾习得此功法。我本欲在南下途中传与云儿,适逢斌儿,就耽搁下来。今将之记录成册,你师兄弟二人可共同研习,日后行走江湖,征战沙场必有可用之处。”待得细细看下去,便尽是呼吸吐纳,练功修习的法门了。自此,郭斌赵云二人自是依照册中所载习练不提。

    二人看完信件,将册子交于赵云贴身放好,看看时辰不早,便各自安置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做完晨跑,便各自依计行事。

    戏志才带着郭嘉与郭全二人,并一组青壮先行下山。三人先回郭家庄与郭永述说众人的一番谋划,郭永虽非才智高达之士,能任一族之长,却自有一番见识,想必事情能顺利。然后戏志才会带着众人去往阳翟县城,先去拜访刘县令,奉上葡萄美酒并一批山货皮草。后去城中寻觅好铺面,并准备开酒楼的一应事务。

    郭斌却与管亥找到杨老,将昨日商量的事情对他说了,杨老便拍胸脯答应了。简单收拾一下就在管亥以及一组青壮的护卫下向山下行去。

    郭斌见众人都去了,就带着赵云和马老来到寨外,指点着说道:“马老,山寨要扩建,寨墙要加高,以后还要开一条往郭家庄去的山路,这些都要你老想想办法。”马老道:“小老儿祖孙二人蒙主公活命大恩,自当唯主公之命是从。”

    郭斌也没客气,道:“我看了,寨墙要修到河边,起先不必修的太高,却要以山石垒砌。”郭斌早想好了,他要用土法制作水泥,然后烧砖来砌墙。这样建起来的寨墙不但牢靠,还可以在需要时再加高。另外,这水泥和砖石,却也是乱世中筑墙自守的必备资源,天下豪强千千万,这可是一门好买卖。他在打猎时早已看好,附近山中正有一处石灰石地段。

    来到山下河边,在山寨下风处的平地上,郭斌回头道:“马老,此处规划出来一片空地,我要用来烧砖。”马老自是不懂何为烧砖,只是听郭斌如此说来,自是低头应是。却是一边的赵云不解道:“敢问主公,何为烧砖?”

    郭斌解释道:“砖石不惧火,而且坚硬难以损坏,因此用以筑墙建屋最为合适。中原土多石少,且石块开采与运输颇为不易,故版筑之术盛行。然版筑虽坚硬不输石块,却耗用工时人力,贫家不用。贫民之家,多用泥土混以草屑拌匀,筑成方形,待其干燥后用来建筑。垒砌成墙,以横木为梁,覆以茅草便是一座茅屋。只是这种方法简单是简单了,却不甚结实,单单一场大雨便容易墙倒屋塌。”

    见马老不住点头,郭斌继续道:“我曾见人烧制陶器,便想到若是将土坯块儿烧成陶器,岂不是便宜?而且不惧雨淋,又比土坯块儿来得结实,必然又是一门好营生。”一番话直说的二人眼冒精光,马老一把年纪了,也乐得直揪胡子。

    见到两人的样子,郭斌心中暗笑,口中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这法子行与不行还两说呢。”马老忙道:“主公,这可是个好法子啊,如何能不行呢?”

    郭斌道:“问题在于没有可粘合的物件。”随即解释道:“版筑乃一层层夯实,并不需要粘合;土坯块儿大而沉重,用泥巴即可粘合得甚是牢靠。只是烧砖的话,不可做的过大,否则于运输与使用颇有不便,可是若做的过小了,泥巴却又难以粘合。这便是为难之处了。”

    见两人陷入沉思,郭斌也不逗他们了,便道:“我心中已有成法,只是尚未验证,不便说知。待日后自会明了的。”

    众人又来到有石灰石的地段,看起来量虽不甚多,一时之用却也够了。便对马老道:“此处也需要用篱笆围起来。”众人不解,只能诺诺称是。赵云见郭斌一副等着他发问的贱样,便忍住没问,将郭同学憋的不轻。

    还是马老问道:“主公,这里尽是石头,又不能种庄稼,又不能烧砖的,为何也要围起来呢?”

    郭斌道:“这便是方才所说的粘合剂的解题之法了。”待马老再问,郭斌便又是回复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背着手走远了。

    回到山寨外面的空地上,郭斌对马老道:“此处校场之侧,紧挨着寨墙的地方修一座学堂,嗯,四五间房就够了,不过房子要修的大一点儿。等修好了,将十五岁以下的聚集起来,日间我便教他们念书识字,算数记账之学。”

    听到这里,马老忙跪下,感激涕零道:“主公主公不仅收容我等,供我等衣食,还要代我等教育后代。我等我等肝脑涂地,也不足以报答主公厚恩之万一啊。”

    郭斌暗汗,手下却不慢。忙扶起马老道:“马老不必如此,我既答允照看大家,自是以家人相待。”看到周围人越来越多,遂高声道:“诸位既看得起我郭某,郭斌自然要全力以赴。你我名为主仆,实是兄弟姐妹,你父母便是我父母,你子女便是我子女。但教我郭斌有一口吃的,就不能饿着大家了。”

    众人听着感动,马老带头,便一齐跪下,口称:“主公仁慈。”一些人自怜身世,更是哭了起来。

    郭斌见场面有点儿大,忙扶起马老,叫大家起身。自己则拉着赵云落荒而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