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马踏连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九章 马踏连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与张飞二人在黄巾大营中溜达了一圈,待与关羽所率主力会和时,已经是夜半。

    郭斌让关张二人依照计划,各自率领三百人,自己则率领一百特种士兵,兵分三路而进。由关羽率军自长社城西门外黄巾大营南面进攻,而张飞则在长社城北自东向西进攻,郭斌自长社城北门方向,向北进攻黄巾军大营正面。

    相约半个时辰后,由郭斌率先发起攻击,待听得长社城北喊杀声起,关羽、张飞再率军呼应。

    分派已定,三人各自领兵到达指定地点。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关张二人大概准备停当,郭斌便让麾下的一百特种士兵将裹住马蹄的布条撤掉,然后排成一排,向着黄巾军大营冲锋而去。

    这一切,黄巾大军虽未看到,长社城上的守军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这些长社城的守军,皆为北军精锐,故虽然经历了小败,却愈发地严谨慎重。兼且皇甫嵩乃是宿将,于军中情弊洞若观火。若是在平时,手下有官兵懈怠,他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会。可如今乃是生死存亡的关头,长社城外盘踞的二十万黄巾军精锐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在斩了几个玩忽职守的官兵后,一众军士心中凛然,军纪亦是为之一肃。

    故,此时的长社城中,那是严格按照朝廷规定的守城制度执行的,就仿佛是要接受天子检阅一般。整个长社城被皇甫嵩经营成了一个战争的机器,每一个人都是一板一眼,不敢有丝毫懈怠,亦不敢有丝毫逾越。至于夜里在城头点燃火把,以防止敌军偷城,那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

    城中守军见城下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彪军马,看装束像是官军,仅有约百人,却竟然往黄巾军大营直冲而去。要说这些骑兵,装备看上去也算是精良,俱是身披黄色短襟,脚蹬皮靴,为首一人,一身黑色甲胄,持一杆黑色长枪,就连胯下战马亦是乌黑中泛着光泽。

    这时,城头上忽然有一个小校惊叫出声,道:“那竟是伏龙亭侯!”

    城头众军一头雾水,伏龙亭侯是谁?随即又一个人高声叫道:“哎呀!竟是他!他就是醉仙楼的东家!”

    这一下,众人反应过来了。他们都是从洛阳被招募而来的,洛阳城中以高档、奢侈、品味雅致而著称的醉仙楼,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京中但凡体面一点的人家,家中老人做寿,都争抢着要点上醉仙楼的一桌席面。因为那非但是财力的象征,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因为醉仙楼中的席面,寻常的商贾出多少钱都订不到的,只有与伏龙山庄有业务往来的豪商,方有机会订上一桌。

    因为此时的人家做寿,因女眷不方便外出,都要在家中的。不像后世到饭店过生日,花几个钱也省得跟以前一样碗碗碟碟地麻烦了,而且去饭店过生日在许多贫困地区还是有钱的象征,是极为体面的。

    而寻常人家,便是有钱,若要去醉仙楼吃饭,只要提前十几天预约,还是可以吃得上的。可想要订上醉仙楼的一桌席面外食,那也是要拉关系,走门子,拜托与伏龙山庄有关系的官员或者商户出面,方能有机会订到。

    要说醉仙楼这个规矩,还是郭斌定下的。因为只有订了醉仙楼的席面外食,方有机会买到纯正的伏龙山庄特产“英雄血”出来。自当初袁建去郭府闹事,搞了一出英雄血喝死人的闹剧后,郭斌便留上了心。也是因为当时英雄血的产量不高,很难满足京师洛阳的需求,再加上做饭馆生意的,最忌讳的便是因饭菜不干净而吃死人这样的事情。因此,郭斌便定下了这么个规矩。不过,这只是针对外食,若在店中吃喝,则没有那么多限制了。

    因此,醉仙楼的美食,以其新颖的菜品菜式和独特的口味获得了京中人普遍认可后,其外食也因为其独特的预定方式成为京师百姓都追捧的对象。所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京中百姓更是如此。

    如今长社城头守军一听到此人竟是醉仙楼的东家,便马上都知道了郭斌身份。

    要说伏龙亭侯,这些混迹京中的军士或许听过,却不会立刻想到就是郭斌。历朝历代的京城之中,最不缺的便是皇亲国戚。在京中,一个小小的亭侯,算个什么?

    然而,最近因为朱儁初战失利,导致军中士气大跌,皇甫嵩为了提振士气,便将京中不日将派遣大将前来支援的事情传了下去。为了树立典型,他更是命人将郭斌在阳翟县以七百人大破三万黄巾军的英雄事迹大肆渲染,并在军中广泛流传。众人不晓得郭斌之所以能在阳翟县大胜三万黄巾军,非但手下便有一千二百多人的正规军士,还有五千多的民夫作为后勤支援,更有伏龙山庄与阳翟县城牵制了黄巾军的大量兵力的缘故。

    然而,这是一个崇拜英雄的时代,此时长社城中也的确需要一位英雄。故郭斌便被皇甫嵩推了出来,其阵前一招生擒黄巾军大将何曼的事情更是被传得沸沸扬扬。

    如今,长社城头上众军士一听下面领着一百人冲击黄巾军大营之人竟然便是郭斌,那自然是士气大振,纷纷为他摇旗呐喊。此时,早已上了城头的皇甫嵩按照计划,传令击鼓,于是藏在女墙后面的十几面大鼓一同奏响,配合了郭斌所率骑兵冲锋时铁蹄踏地的隆隆声,气势升腾,遮天蔽日,便仿佛长社城中的守军发动了总攻,夜袭黄巾军大营一般。

    此时,关羽和张飞各自听到城中鼓声大作,知道郭斌已然发动突袭,纷纷指挥军士踏营而入。众人手腕上悬挂着精钢所制的环首刀,腿侧则挂着骑兵弓,在关张两位勇将的带领下突入大营,距离远了就以弓箭射杀,到了近处则以环首刀劈砍。

    两支三百人的骑兵队伍仿若划过猪油的热刀一般,途中踢翻营帐无数,马蹄所踏伤踩死的黄巾军兵不可计数。关张二人一个抡圆了青龙偃月刀,如刀光包裹的旋风般刮过大营;一个挥舞着丈八蛇矛,似出洞的巨蟒般刁钻而无可匹敌。所遇敌将,竟一人能招架得住。郭斌则自正南面带领一百特种战士冲杀,直奔黄巾大营的中军帐而去。

    三支大军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喊杀声,求救声,马蹄声混作一团。缺乏战争经验的黄巾军,在这七百军兵的突袭之下,不及披挂,连兵刃亦没有功夫理会,只往大营两侧逃窜,竟无一人想着抵挡一下。

    饶是三支大军机动灵活,行动迅捷,待得突破黄巾大营,在约定的中军大帐外合兵一处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郭斌见中军大帐处灯火通明,刀枪林立,人影幢幢中一众黄巾军皆是身穿皮甲,手持长枪,知道波才果然有了准备。当下在七百骑士的簇拥下出阵,朗声道:“伏龙亭侯,骑都尉,领越骑营,阳翟郭斌踏营而来!”

    中军帐中波才一听竟是郭斌前来,心中又是愤恨又是恼怒:“这个郭斌几次坏我太平道大事,实在是可恼可恨!”

    可待他正要上马出阵去会一会郭斌时,却见郭斌玄龙枪一挥,身后七百骑兵站成三排,一同前冲,竟然往几千黄巾军精锐组成的军阵直愣愣地冲击而来。黄巾军看了都有点发愣:“这些骑兵都傻了吗?以骑兵冲击枪阵,与送死有何区别?”

    正当黄巾军愣神之际,却看到对面的七百骑兵将手中沾满鲜血的环首刀一放,手中已然换上了骑兵弓。只听“砰!砰!砰!”弓弦震动声不绝于耳,七百支利箭如飞蝗般直扑而来。因为此时双方距离已经不到五十步,黄巾军又没有携带大盾,此时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本来便以穿透力著称的三棱头利箭的杀伤力更是无与伦比。漫说是府库中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皮甲,便是普通的铁甲亦是应声而透。

    一时间手持长枪,组成枪阵抵御骑兵冲锋的黄巾军精锐死伤惨重。

    待得骑兵两轮箭矢放完,距离枪阵已经不足十步。这时候,近半年训练的效果便显现出来了。只见以一百特种士兵为首,众军一齐勒马,战马长嘶着人立而起,一个旋身便停住了脚步。这是平日里众人惯常训练的内容,便是为了应付这样的战斗,此时施展出来,却是将一众黄巾军惊得愣在当地。原本是农夫的他们,那里见过如此高超的骑术?

    当一两个人施展出这样极为高端的骑术时,人们可能会感叹他骑术高超;而当七百人同时以如此夸张炫酷的方式勒停战马时,除了对其高超的骑术的感叹,骑兵行动的统一性所形成的视觉震撼,也是极能慑服人心的。

    当众军勒马回转时,又趁着黄巾军愣神之际射~出一波箭雨。随即扬鞭打马,呼啸而去。

    只这三波箭雨,黄巾精锐死伤便超过千人。而黄巾大军虽然人多,此时却既通信不畅、调动不便,又缺乏战马,更无精锐骑兵,因此只能看着一众骑兵扬长而去,只气得波才连连跳脚,却无可施为。

    这里郭斌指挥着关张二人率领大军从大营正面踏马而去,只留下一串战马长嘶声和放浪阔达地啸叫声,呼啸着绕过长社城北门,扬长而去,临走还不忘了恶心波才一把。

    只见众军一边策马奔驰,一边齐声叫道:

    “越骑营马踏连营而去,波渠帅莫送!”

    喊声齐整,中气充沛,显然是练过多次了。只气得波才一口老血差点喷将出来。

    这一幕,不仅黄巾大军亲身体会得淋漓尽致,长社城上的守军更是一个个看得热血贲张。便是站在城头的皇甫嵩亦是看得暗暗点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郭斌的这些部曲,只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便有如斯骑术,如斯胆魄。

    在这个时代,敢打夜战的部队少之又少,而能以七百人分成三部,分别从三个方向踏穿二十万大军营寨,将连绵几十里的敌军大营搅地鸡犬不宁的骑兵部队,更是凤毛麟角。这可真是一支能打硬仗的强军啊!

    好一个郭潜阳,他到底是用了什么魔法,竟能将一群温驯无害的农夫训练成威猛彪悍的精锐之师?

    (太祖)遂身披坚执锐,领车骑将军并卫将军率所部七百铁骑,夜袭波才所部二十万大军营寨,大破之。黄巾军死伤无数,官军由是士气复振。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