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战后阳翟-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战后阳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阳翟县一战,以郭斌生擒何曼为转折点,之后一切便简单得多了。郭斌率大军压上,以长弓阵的巨大压制力逐步压缩黄巾军的生存空间,迫使其溃散,而关羽则率领所部骑兵穿插追击,在一举突破阳翟城外黄巾大营后,驱赶着逃兵进入伏龙山庄外围的黄巾军大营。大军尾随败兵而入,一万多人的大营直接被冲散。

    关羽所部并不停留,而是穿营而过,一点重整大军的机会都不给对方。而早就得到飞鸽传书的管亥见状,则领着五百军士并五百青壮出庄辅助接受俘虏。

    据后来统计,此战除了将何曼活捉之外,所得俘虏超过两万,黄巾军中层将领除去乱军中被斩杀的,有二十几人被俘。

    而在地道中的五百黄巾军精锐,虽听到外面喊杀声震天,却以为是何曼正在率领大军为众人做掩护,便按照事前的计划进入阳翟城内,被早就埋伏在周边的军士包了饺子。除少数负隅顽抗的被赵云以长弓射杀外,全部被俘。

    就这样,三万前来阳翟的黄巾军全军覆没,黄巾军占领阳翟县的计划彻底破产。

    战后,郭斌命越骑营继续在北大营驻扎,并利用前来支援的五千民夫,扩充了大营规模,使得北大营中的长弓手可以对由东方进入阳翟县境内的敌军进行火力覆盖,成为自陆路进入阳翟的一道强力的屏障。

    而被俘的近三万黄巾军,其中有近半青壮,剩下的便都是老弱妇孺。现在的战争就是如此,所谓的三万大军,实打实的有一万作战部队便算是精锐了,其余的全是负责运送物资,建设营寨等后勤工作的民夫。而有的时候,为了壮大声势,则会夸大军力。比如说有一万作战部队,外加两万后勤部队,总数三万人的部队,就敢号称十万大军。而多数情况下,便是营中的普通士兵也是很难分辨得出来的。

    所谓人马上万,无边无沿。只有经验极为丰富的将军,登高远望,方能估摸个大概。可能许多时候,在这种草台班子似的黄巾军大营中,便是领军的将领亦是只约莫知道自己带领的部队的数量。因为太乱了,这里裹挟一点流民,那里溜走几个士兵,以黄巾军这种效率极为低下的部队,信息的传送是极为困难的,更不要说颇具专业性的人数统计了。

    因此,“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被写入了《孙子兵法》。大多数将领所谓的“知己”,可能只是停留在知道自己手下可作战的精锐的数量吧。

    此战黄巾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术水平,与在江湖上“打群~架”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否则便不会顾头不顾尾,一再中了郭斌的计谋,丢失了粮草,人数的优势变成了巨大的累赘,才被郭斌逼得不得不急急忙忙地寻求决战。

    而因为有五百精锐潜入阳翟城的筹码,以及郭斌手下士兵极为精锐的印象,不想造成过大伤亡的何曼,在心理上便极力避免与郭斌大军提前决战。否则,不用掩护五百精锐进入地道,只将五千军士守住大营,一万五千人强攻郭斌大营,便是损失个几千人,攻陷了郭斌大营,生擒乃至斩杀郭斌的话,阳翟城便真的是没了最后的依仗了。

    即便是赵云、关羽、张飞、陈到等人神勇惊人,戏志才、荀彧、郭嘉、徐庶几人智计超群,也没有一个能代替得了郭斌的地位。不知不觉间,无论是在军中,还是阳翟县中豪门大族和平民百姓的心里,郭斌都已经成为安定阳翟的定海神针,若是郭斌倒了,阳翟的一切繁华与强大都会烟消云散。这也是郭斌一直以来,拼了老命般努力的原因: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身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

    被俘的两万多黄巾军,大多数只是被太平道裹挟的青壮,被郭斌打散了安置在阳翟城中以及伏龙山庄。

    此外,郭斌在当初何曼建设的黄巾军旧有大营处重新建设砖石建筑,将东码头亦包括在其中。又修建了贯通阳翟城的制式公路,连接到此处,形成了贯通伏龙山庄-郭家庄-阳翟县城-东码头镇(黄巾军旧大营)的公路系统,极大地加快了阳翟县东西方向的物资流通速度,为以后阳翟县的发展壮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至于当初被派来潜入阳翟县中,意欲偷城的近五百精锐,郭斌决定将他们派给陈到训练。以一百特种士兵做军官,一个带五个,争取在最快的时间里形成战斗力。这些人大多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好汉,应何曼邀请,前来太平道助拳的。

    因为恰逢灾年,江湖也很是不好混,好不容易找到个饭辙,众人哪里还犹豫?这也是大多数人在看到身陷重围后,并没有多强的战斗欲~望,而举手投降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这五百人均是太平道的死忠分子,赵云想要降服或者全歼他们,便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了。只是太平道人都要在军中担任军官的角色,便分散得很了。

    事后,据说那十几个负隅顽抗之人,便是此次率队前来的铁杆太平道。

    在一干事情都安置妥当后,闲了下来的郭斌端坐在阳翟县大堂,准备处理所俘虏的黄巾军中大小首领的事宜。

    何曼最先被张飞带了上来。

    郭斌抬眼看去,只见他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连双手都没有绑缚。若不是没披挂皮甲,也未曾携带兵刃,恐怕很难想象到他竟是个俘虏。

    一到大堂,何曼见了端坐的郭斌,忙跪下施礼道:“何曼拜见骑都尉。”

    郭斌如何不知道,在这几天自己忙着安置黄巾军俘虏的功夫,张飞便常常拉着关羽去找何曼喝酒较技?这大战一结束,一干人等都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只有张飞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关羽是被他磨得没办法,方陪他前来寻何曼喝酒的。

    张飞也曾在关羽的教导下训练过越骑营中的军士,可就他那急性子,哪里是能耐下性子来训练新兵的人?如今大战结束,所增加的新兵不过是那五百太平道精锐,张飞便将训练士卒的活儿一股脑儿地推到了陈到身上。

    哪知陈到于教训士卒颇有天赋,一些训练的方法,只要关羽一说便能融会贯通,甚至还提出了许多颇具建设性的建议,很得郭斌看重。因此,在经过慎重考虑,并与戏志才等一干人商议过后,郭斌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

    他决定将新兵训练的任务全部交给陈到,其他的将领则不再担当训练新兵的任务。此后,每当有新兵进入郭斌军中,必然先要去陈到手底下走一遭,接受过为期半月的新兵营训练,方可正式上战场。就这样,在几年后名震天下的阳翟军校的雏形便正式形成了。

    这项决定作出之后,郭斌拍着陈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叔至,从今往后新兵训练的任务便交给你了。我郭潜阳麾下有多少士兵,你便训练多少士兵。如今我担任骑都尉,统领着越骑营,你便是我越骑营的军司马;我若得任郡守,一边是一郡的军司马;若有朝一日,我得任大将军,你便是御林军司马!”

    一番话说得陈到激动兴奋,狠狠地攥着拳头,眼中噙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他虽家境不是很好,却自幼便喜读兵书,尤其对排兵布阵,建筑大营,训练士卒之类特别感兴趣。

    他几年前曾经帮助过一位江湖异人,那人为报其恩德,便将一身武艺尽数传授给了他,并交给他一本《吴起》。

    此书为战国初期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的代表人物吴起所著,书中包括图国、料敌、治兵、论将、应变、励士等共四十八篇,被世人称为《吴子兵法》。后世将《吴子兵法》与《孙子兵法》合称为《孙吴兵法》,北宋时期将《吴子兵法》列入《武经七书》中。

    然而传到现代,《吴子兵法》多有遗失,仅余六篇,故现代人想要看到《吴子兵法》原貌,却是难能了。

    要说吴起最为让人熟知的事迹,便算是训练魏武卒了。魏武卒为当时步战士兵中最为精锐和彪悍的代表,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奇功伟绩。

    陈到自得到《吴子兵法》后,奉为至宝,日夜研读不辍,立志要训练一支堪比魏武卒的精锐部队。本以为此生无望,可如今遇到了郭斌,可算是得遇伯乐了。

    而赵云身为阳翟县令,一大堆的事情压在肩上,要扩建北大营,要重新修筑东码头镇,又要安排修路,还要忙着往阳翟县各大庄院处通报消息,抓捕黄巾余孽。虽然修路和扩建北大营以及重新修筑东码头的事情,有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的人负责,同时一干物资调度以及联络各大豪门的事情有徐庶负责,可还是有许多大事需要赵云决断,直把赵云忙了个焦头烂额。

    虽然忙点儿,却也是得到了不小的锻炼。对于赵云这些日子以来的变化,郭斌看在眼中,心中也是暗暗惊异。

    原本不喜言语,甚至略有点呆板的赵云,如今行事竟也是果断利落了许多,人果然还是在压力下才能锻炼出来的。如今的赵云经过这一个月的锻炼,已经成为郭斌手下唯一能够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便是关羽都要稍逊一筹。

    早就与张飞等人打成一片的何曼,并未劳动郭斌多费唇舌。出来混江湖,本便是为了讨一口饭吃,何曼虽得波才看重,可他若是真回去了,就损失了三万精锐的大罪,波才便不可能饶了他。而如今投效郭斌,非但不必承担兵败的罪责,反而摇身一变成了正规军,那可有的吹了。虽然位份不高,却是得到朝廷承认的。黄巾军自封的所谓征西将军,现在想来,却是可笑的成分居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