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破敌(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章 破敌(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初郭斌在山上瞧张飞与何曼硬碰硬地对战,何尝不是心痒难耐?

    自从在景室山上习得五禽戏后,无论是力气还是耐力,郭斌均有长足的进步,而且在自身力道的运用和外力的化解上,亦有颇多领悟。他所遇到的人中,以张飞最是力大,便是习练过五禽戏中虎戏的关羽,亦是稍逊一筹。

    要知道,虎戏讲究的是刚劲有力,要刚中有柔,刚柔并济。有填精益髓,强腰健肾之功效。内家功夫最为讲究的便是腰,腰中有了力气,整个身体就仿佛变成了弹簧一般,就是对上猛虎,亦有信心将其空手打败。

    关羽自从习练虎戏,周身的力气更上一层楼,双臂中力道不下千斤,那当真是可以手搏猛虎的。可每当与张飞对阵,在力气上却还是要稍逊一筹。张飞的丈八蛇矛,纯以精铁打制,讲究的便是力大招沉,一往无前,极为契合长兵刃运用之精髓。虽然并不缺乏精妙灵巧的招式,较之关羽的刀法,却总缺了一点转圜圆润,少了一点策略性。

    关羽的刀法亦是讲究力大招沉,八十二斤重的青龙偃月刀,仅刀头便有四十多斤,也是前重后轻的设计。其刃部固然也是极为锋利,最多的却还是利用刀头挥舞起来的惯性将敌方的防御乃至其作战的信心一举击碎。

    关羽挥舞起青龙偃月刀,便仿佛是后世体育运动员挥动链球一般。链球的力道不在链子上,而是在末端的球上,运动员们是利用链球的离心力将其抛掷出去的,关羽使刀亦是如此。你可以想象关羽将青龙偃月刀自上而下劈来时,其中既有刀头的自重,又有关羽双臂施加在刀柄上的力量,再加上刀头自身的离心力以及战马冲击时的惯性。这一刀中所蕴含的破坏力是极为惊人的,可以说没有人能够正面承受这一股力量。

    而张飞的丈八蛇矛,注重的则是冲刺突击之力。蛇矛直刺时,总是在即将刺中敌方之时转动矛把,矛把带动矛尖旋转,形成一股极强的钻力。这股钻力再加上战马的冲击力,使得张飞拥有无与伦比的突刺能力。所谓“丈八点钢矛”,是说张飞使的这蛇矛,便是精钢打造的盔甲亦能一点即透。这里面,既有矛本身锋利异常的因素,亦是张飞对于蛇矛的使用方法,使得其拥有极强的突刺力。

    非但如此,长兵刃作战时,如矛槊等硬杆兵器,讲究的是力大招沉,因此兵器本身的重量亦大大增加了战斗时的威力。然而,若是兵刃本身过于沉重,在对战时一旦出现失误,由于兵器的惯性过大,则容易导致兵刃回收不及,因此会出现极大的空门。

    而重兵器若要回护及时,则多以柄较短的大锤。大锤柄短而自重极大,因此既能借上兵刃的重量,产生极大的杀伤力,亦有回护及时的优势。所以历史上岳云,能以一双大锤,打得常以狼牙棒为兵器的金兵屁滚尿流。

    而张飞的矛法与何曼的擒龙杖法均是大开大合,力大招沉。外家功夫练到这个境界,碰上一般的敌手,只以猛砸猛冲便足以大杀四方,可碰到内家功夫的高手,却必须要在技巧上弥补不足了。

    张飞因为常与郭斌、赵云、关羽等人切磋,这几个人哪个不是精擅武艺?哪个不是天生神力?因此,他亦是在原来横冲直撞的战斗风格的基础上增加了不少灵活精妙的招式,以弥补马下作战和马上缠斗时的不足。

    上次与何曼对战,因为何曼神力亦是惊人,张飞便沉浸在他所一直迷恋的战斗风格中,再加上欣赏他擒龙杖法精深奥妙,才几次留手,并没有取其性命。

    而此番郭斌与何曼的一番对战,便更是不同了。

    郭斌飞马下山,正中何曼下怀。因为在单打独斗上,他从来没怕过谁。便是郭斌偌大的名声,还能强得过张飞去?真当高手烂大街,一个小小的阳翟便能出四五个吗?

    而且黄巾军并没有必须攻下大营的需要,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是为掩护五百精锐进入密道而已。

    可适才一来到山下,何曼便挠头了。只看这双方形势,己方若要强攻,势必要先越过布满小坑的开阔地。看山上越骑营手中大了好几个型号的长弓,便可想知,便要越过这一片地带,恐怕亦需付出极大的代价,更不用说爬山坡时要耗费多少人手了。再加上敌方可随时撤回营地,先不说加固了许多的营寨,以郭斌的精明,他难道会让你轻轻松松地攻到营地前吗?

    而若是单打独斗,却又不同了。

    若是能凭单打独斗将郭斌斩杀或是生擒,起码将他战败也行,那么己方必然士气大振,前几日憋得一肚子气,便也有了撒的地方,这于攻打阳翟县城时亦是极为重要的。便是赢不了,打个不分胜负,届时或是撤军,或是进攻大营,也是有退身步的。

    何曼心中大喜,忙策马挥动长棍向着郭斌杀来。

    在双方近两万人的注视下,两马交错,双方兵刃交击在一处,然而这本应有千钧之力的一次拼斗,众人却未曾听到金铁交鸣声。还在惊异间,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见何曼滚下马来。而郭斌战马人立而起,将前冲之势生生止住,顺势回枪。何曼就地一滚,刚要爬起,便觉脑后一阵风声,一柄杀气四溢的黑色枪尖已经从肩头探了出来。饶是他何曼天生神力,此时却也是再难挪动分毫。

    观战的众人都惊得呆若木鸡,山上山下寂然无声,全场只听见一阵风卷落叶之声。原本期待的一番刀光剑影的旷世大战并未发生,谁都没有想到,郭斌竟能在一招之间生擒何曼。

    场中绝大多数人虽看不明白,带着郭大五人下山来给郭斌掠阵的张飞却是瞧得分明。

    众人所见何曼长棍与郭斌玄龙枪相交,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简单。何曼是运起神力以长棍往郭斌面门砸来,郭斌的玄龙抢却只是轻轻地贴了上去。看到这里,常与郭斌交手的张飞便知道何曼要遭。果然,长枪甫一贴上何曼的镔铁长棍,随着长棍走了约莫一寸的距离,只见郭斌握着枪把的右手一旋,左手一震,便将何曼棍上的力道借了来,将其长棍甩开的同时,枪杆亦敲在了何曼胸口。

    这等若合郭斌与何曼二人之力的一击,又是借着双方马力,力道大得惊人,便是华佗在此,亦不敢硬接硬架,何况是直接砸在了身上?当时,何曼便觉得胸口一闷,身子便不听自己指挥,倒飞着摔倒在地。郭斌乘势勒住战马,一个回马枪,只见玄龙枪自何曼身后向前而来,啪的一声搭在何曼肩头,将欲起身的何曼重新又压倒在地上。

    这一系列的交锋,只发生在两马交错的一瞬间,可谓电光火石,便是站在近处的郭大等人亦没有如此眼界见识,何况是站在山上的越骑营将士或是山下的一众黄巾军士?因此,一众人只见两马交错,只一合,何曼便被郭斌敲落马下,随即以回马枪制住。

    场中静了三秒,还是黄巾军中一声大喝:“快救将军!”这才将山上山下同时引爆。

    见黄巾军猛冲上来,张飞策马前突,大喝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一战!”

    众人只觉一声炸雷般的吼声响在耳边,只见张飞手持碗口粗细的丈八蛇矛,威风凛凛地立在当地,登时便都停了脚步,竟没有一人敢上前相救何曼。

    而只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郭大五人早已下马将何曼捆了个结结实实,遵郭斌所命,将其放在马背上策马回了大营。

    这下,贾仁傻眼了。虽然掩护五百精锐进入地道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只等着夜里吴义发动兵变,打开阳翟城门。可如今何曼被擒,这一切登时变得毫无意义了。

    郭斌见众人绑了何曼,往山上退去,当下做了个手势,玄龙枪向前一摆。

    戏志才会意,忙指挥军士弯弓搭箭,上千支异于一般箭矢的长箭射向空中,在飞过最高点后,又疾速向黄巾军阵中飞驰而去。

    顿时,黄巾军阵中,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以长弓抛射的三棱头铁剑,其穿透力是极其惊人的。况且此时两军相距不过二百米,越骑营又处于山丘顶上,更是增大了箭矢的威力和射程。

    一时间,惊叫声,惨嚎声不绝于耳。

    此时,真正让贾仁傻眼的事情发生了,在射~了三轮箭雨后,山上的越骑营竟一反弓箭兵之惯常战法,迈着整齐的步伐往山下慢慢压来。众军走了一会儿,突又停下,继续弯弓搭箭。

    这一次,箭矢竟然直接达到了阵后!要知道,此时距离阵后可是有两百多步,将近四百米啊!越骑营手中所持的,难道的后羿射日用的神弓吗?这个郭斌上哪里找到这么一批神弓?又去哪里找来的这一千多个神力惊人的弓箭手?

    就在此时,却听得左翼喊杀声大震,贾仁放眼望去,只见烟尘蔽日,蹄声隆隆,想来是关羽所部骑兵又来凑热闹了。

    这一下,黄巾军可算是炸了营了,一个个丢盔弃甲倒拖着兵刃就往大营奔去。

    郭斌见状,打出信号,命关羽所部随后掩杀,自己则率领一千越骑营随后跟进。一时间,阳翟城北乱作一团。关羽所部尾随黄巾军冲进大营,将营门拽倒,随即于大营中冲杀一阵。待郭斌大军赶来,又尾随着往南逃窜的黄巾军追杀而去。

    至此,围困阳翟的黄巾军主力溃不成军,算是全军覆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