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破敌(三)-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破敌(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山丘下近万黄巾军似决堤的潮水般汹涌而来,烟尘滚滚,遮天蔽日。

    此时郭斌手下仅有九百人,原本的一百特种士兵回归建制后,关羽又挑选了二百个擅长骑射,底子颇佳之人,凑齐了五百骑兵。这五百骑兵皆身披皮甲,手挽雕弓,胯~下皆为上好的战马,算是郭斌手下初步形成的骑射兵。

    现在这五百骑射兵并未在营中,而是由关羽带领在一处山谷隐蔽起来,因此,大营中只剩下不甚善于骑射的九百越骑营士兵。

    郭斌见手下众人均是满脸凝重,心中知道大家紧张得不行。初临大敌,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目前他手底下这些人,大多是新近方入伍的流民,即便是越骑营中的老兵,亦多是没上过阵,未见过血的新兵蛋~子。至于京中剿灭太平道总部的战斗,他们大多数人压根儿就没见着敌人,只几轮火箭,引起大火便将大部分人或直接射死,或烧死在火场中了。因为有了何进提供的确切信息,士兵们的射击便很有针对性,攻击的效率也便高了不少。

    这虽然减少了伤亡,众军士却也失去了锻炼的机会,因此,这一战对士兵的训练作用极为有限,只算是一次实战练习罢了。

    故,此次以九百人对太平道过万大军,众人心中紧张,亦属人之常情。

    郭斌知道此时必须解除众人心中的紧张与焦虑,因为适度紧张可以提高大脑皮层的活跃性,有利于提高肾上腺激素的分泌,激发人的潜能。可是过度的紧张则会导致双股战战,浑身无力,大脑反应迟钝,这种人上了战场就是被宰的份儿。

    此时,不只是戏志才、荀彧、郭嘉,就连张飞亦意识到己方的气氛不对。可是他们都是初次上阵,便是自己见了似荒野猛兽一般滚滚而来的黄巾军,亦是心中震惊,平日所读的兵书战策,于此时竟一点儿都用不上了。

    只张飞这个武痴兴奋非常,丝毫不见惧色,仿佛他便是为这个战场而生一般。郭斌看在眼中,心中亦不由得暗暗佩服:“这个张翼德,不愧是被曹操称为万人敌的骁将。睠是雄材,霸王之器,此之谓也。”

    郭斌知道,此时一众手下都看着自己,以九百人面对一万大军,虽然黄巾军装备不好,又都缺乏训练,可胜在人多。若不能做点儿什么消减众军的紧张感,此战必败。想了片刻,郭斌灵机一动,以高深的内家功夫呼吸吐纳,凭借脏腑发声,道:“众军听令!”

    场中之人同时心中一震,郭斌说话声音不大,却仿佛便在耳畔低语一般。便是远在几里外指挥黄巾军的何曼亦是驻足望了过来,心中惊骇莫名:“这般深厚的内家功夫,便是波渠帅恐怕亦未达到,没想到这个郭潜阳小小年纪,内家功夫竟练到了如斯境界。”

    这时,只听郭斌竟然张口唱起了歌,只听他唱道:“傲气面对万重浪!”

    众军一愣,便不自觉地随着郭斌一起唱了起来。此时纪律性训练的效果便显现出来了,众军士听命令习惯了,便都不由自主地跟着郭斌唱起了这首熟极而流的《男儿当自强》。

    这首《男儿当自强》,自从郭斌在阳翟县学中教给了一众学生,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整个阳翟县。在阳翟县,若不会唱这首歌,你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而在军中,则是当初负责护卫大皇子刘辨的一百军士先学会的,然后是护送刘辨的五百羽林精锐。整日里在学堂中站岗执勤,耳边全是这首歌,想学不会也是难如登天啊!于是,在赵云和关羽护送刘辨与袁绍进京之时,这首歌便借由去阳翟的五百羽林精锐之口,传到了京师洛阳。据说,便是在洛阳的勾栏之中,亦常常听到这首《男儿当自强》,只是由娇柔弱质的歌女唱出来,往往便失了其原来的味道。

    而借着随郭斌二次进京的一百特种军士之口,这首歌在新兵中迅速传开。有时候练兵累了,军官们便会像今日的郭斌一般起个头,一众新兵便一起嚎起来。

    此时,面对上万大军,众人唱起这《男儿当自强》,则使人心潮澎湃,愈发地热血沸腾起来。

    这首歌,节奏虽慢,曲调亦极为简单,词义却是豪迈豁达。此时由近千人合唱起来,愈发声震林越,动人心魄。便是对面的黄巾军听了,亦是面露狐疑,为越骑营这九百军士的气势所慑。

    再看越骑营众人,自听从郭斌的命令,唱起了这首歌,那是越唱越是放松,适才的紧张焦虑竟然亦一扫而空。便是平日里矜持稳重的戏志才、荀彧二人,都不顾形象地扯着嗓子乱吼,更不用说精力充沛,不知害怕紧张为何物的张飞了。

    人便是如此,在你愈是紧张焦虑的时候,便愈是缺乏自信,愈发地不想说话,说话声音亦是低沉无力。而当你高声喊出来的时候,非但将自己的心胸打开,驱散了满心的紧张,更能在气势上压倒敌人。因此,高声说话,亦是减轻紧张和压力的一个好方法。

    比如说在面临重要的考试或者比赛时,总要和同伴一起高喊口号,来减轻紧张和压力;在面试之时,高声说话,回答面试官提出的问题,非但可以给自己壮胆,减轻自己的紧张,更可以给对方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我很自信,我对获得成功充满了信心”,从而在心理上压倒对方,愈加表现得挥洒自如。

    此时的情况便是如此,越骑营众军一首合唱一出,众人便仿佛回到了当初训练之时,一个个脸上的紧张消退,许多人脸上甚至出现了笑容。

    而反观人数众多的黄巾军,他们并未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许多人更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夫。方才借着人多,在气势上尚能压住越骑营一头。可如今越骑营士气如虹,己方的士气反而给压了下去。

    郭斌见状,心中满意。在冷兵器作战中,军心士气的作用愈发重要。因为军人们都要直面敌人,要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力量,将手中的利刃想方设法地刺入同类的身体中去,这本身便需要极大的胆量。一旦士气衰减,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便很可能会丢掉性命。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见己方士气大振,戏志才等人亦是激动兴奋。众人均想:“主公果然是人中龙凤,天纵之才,我等不及也。没想到于情势紧急、生死存亡之际,仅凭着一首曲子便将士气提振了起来。只看双方军心士气,便知我军必胜!”

    郭斌见己方稳住了阵脚,心中方略为放松。不过,下面才是真正严酷的战斗,以九百人对战十倍之敌,真正的硬仗,要开始了。

    当下,策马上前,道:“伏龙亭侯骑都尉,领越骑营,郭斌在此,来将通名!”

    黄巾军抬头望来,只见前方刀枪如林,阵势俨然,一众军士面色红润、杀气腾腾。

    阵前一员小将,头戴玄色虎头胄,身披玄色鱼鳞甲,脚蹬牛皮战靴,持一杆通体漆黑的长枪,步出阵来。便是胯下骏马亦是浑身漆黑,锦缎般的马身上不见一根杂毛,双耳直立,四蹄如风,嘶声若龙,雄健无匹。

    何曼手提镔铁长棍,迈步出阵,长声道:“某家何曼,江湖人称作截天夜叉。久闻小孟尝郭潜阳之名,今日相见,幸何如之。”

    郭斌见何曼身形高大,竟比张飞亦高出了将近一头,心中震惊,再看他手中长棍,棍身黢黑,顿在地上沉猛有声,想来是纯以镔铁所制,看其粗细长短,这根镔铁长棍的重量怕是比起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亦不遑多让。再看他膀大腰圆,浑身肌肉虬结,心中知道这是个以气力见长之人。

    当下朗声道:“江湖上些许微名,倒是让阁下惦记了。只是郭某乃朝廷命官,现以伏龙亭侯,封为骑都尉,领越骑营,反而极少与江湖上的众位豪杰打交道。不知阁下此来阳翟,所为何事?”

    这意思是说,我现在是官,不跟江湖人套近乎的,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何曼虽出身草莽,如何听不出郭斌话中之意?按捺住性子,道:“如今奸臣当道,天子昏庸,上天降下大旱,流民孽生。失地无告之人生活难继,贫穷困顿之户举家生离。汉家气数已尽,正当更受天命,择有德者居之。今有大贤良师,有通天彻地之能,呼风唤雨之术,举义旗,救无告。你本江湖成名人士,何不投身太平道,为拯黎民于水火,略尽一份绵力?”

    郭斌心中一愣,没想到这个看似莽撞威猛的汉子竟然懂得要招降自己。只是也忒是粗放,因为便是波才来了,郭某人亦不放在眼中,何况是你这个波才手下的打手?难道是看我兵少,便不将我放在眼中么?

    当下哈哈大笑,道:“汉家天下,绵延四百余年,乃天命所归。汉家的气运,又岂是你等宵小之徒说断便断得了的?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郭潜阳大好男儿,岂能自甘堕落,与尔等叛逆为伍?你若速速退去,还则罢了,若要执迷不悟,执意围攻我阳翟县,那就休怪郭某人枪下无情!”

    何曼原本还想借着一番对话之际,抬高己方士气,可郭斌义正言辞一番说话,竟将他说的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当下心中恚怒,镔铁长棍往地下一顿,纵声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那便手底下见真章!”

    不等郭斌说话,只见一旁的张飞早就忍耐不住,哇哇大叫道:“你张爷爷便来会会你这个黑厮!”

    听了此言,郭斌好悬没有笑场,这个张飞,枉顾自己仿佛碳头般的黑脸,竟还有脸说人家何曼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