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始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始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阳翟县城东门外,黄巾军大营内,一片忙碌。

    众人奉首领之命,将阳翟城北山中的木头砍了直接放到颍水中,任其往下游流去。在下游,自有横亘颍水的绳索,将自上游飘下来的浮木挡住。然后,将原木一根根拉到岸上,既可以之树立营寨,又可用来制造登城的云梯,众人无不感叹征西将军之智谋、决断。

    征西将军便是此次前来攻伐阳翟县的太平道首领,乃是颍川颖阴人。姓何名曼,身长九尺五寸,英伟非常,更兼膂力惊人,使一杆丈余的镔铁长棍,重约八十斤。因身材魁伟,武艺超群,更兼形容猛恶,江湖人称:“截天夜叉”。

    何曼是豫州大方首领波才手下的第一号猛将,一杆镔铁长棍使得是力大招猛,平生未逢敌手。只因他兵刃既沉重,力气又大得惊人,每遇强敌,只需猛打狠砸,便可将敌人震退,可以说何曼与敌交手,从未超过三招。所谓“一力降十会”,形容的便是何曼这一类人。

    中军帐中,何曼哈哈大笑着对一个身穿儒生长袍之人道:“先生果然神机妙算,阳翟的山川地理便似乎都在先生胸中了。”

    那人道:“在下生在阳翟,长在阳翟,又在阳翟多年为官,若是再不熟悉阳翟城周边的山川地理,似乎亦说不过去啊。哈哈!”话虽如此说,可那人明显极为得意。

    若是郭斌在此,定会一眼认出,这个羽扇纶巾的太平道军师,竟然是在阳翟县经营几代人,并曾任阳翟县丞的贾仁!

    当初大皇子刘辨前来阳翟,引来了太平道的三号人物张梁。为了刺杀刘辨,造成京中混乱的局面,以方便太平道举事,张梁将潜伏阳翟县多年的贾仁亦暴露了出来。

    后来太平道被郭斌以火攻烧死大半,仅有十几个武功高强或者运气极好的人才逃过一劫,这其中便有贾仁。当时贾仁一见情况不对,二话没说,便投身跳入水中,并扒着船帮,将头漏出水面透气。因为自小长在阳翟,天天下水捞鱼,贾仁水性自然是好得不得了,后来只因身份变化,自己觉得自己金贵了,方不再脱得赤条条地下水。

    幸亏当初他将附近的船只都租买了过来,郭斌方没有派人在颍水上往来游弋,否则贾仁亦难逃一死。

    这在他张梁看来或许只是一桩小小的挫折,在贾仁看来却是泼天的大事,祖上留下的家业都给他败光了。现在的贾仁有家不能回,财产充公,与当初任县丞之时的处处受人尊重不啻天差地别,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因此,他便鼓动波才趁着郭斌不在阳翟的机会,派人前来将阳翟攻占下来。

    波才虽然与郭斌有杀弟之仇,可毕竟是太平道在豫州的总负责人,手底下几十万兄弟,又得到张梁的屡次告诫。他自然不会因为一点私人仇怨便派遣三万大军前来攻打阳翟,更不会在大贤良师约定日期之前举事。

    可是毕竟阳翟的战略位置太过重要,阳翟县一日不在手中,他纵然拉起来百万大军,亦是如鲠在喉,难受得很。另外,郭斌远在京中,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消息。以郭斌的才能和在阳翟的影响力,波才相信若是郭斌在城内,即便是派来十万大军亦不一定能将阳翟拿下来,城内百姓都向着他呢。而此番郭斌不在阳翟,确实是个好机会。

    另外,阳翟地处偏僻,消息传递不便,待到阳翟被围的消息进京,恐怕天下太平道都已经在各地举事了。

    这些都是当初贾仁游说波才时所说的道理,虽然都很有逻辑性,波才却依然不为所动。因为大贤良师约定在三月初五举事,是不容更改的。作为大贤良师的八大弟子之一,波才自然是极为理解大贤良师选在此日举事的深意。

    直到一个消息传来,波才方接受了贾仁的建议,派遣手底下最为骁勇善战的“截天夜叉”何曼率军前来攻打阳翟。

    “京中总部沦陷,马元义被捕。”

    仅仅十一个字,却使得波才大惊失色。马元义负责在京师联络,掌控着京中太平道的名单,他一旦被捕,便预示着京中太平道几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大贤良师当初制定的斩首洛阳,然后天下呼应,以冀州、兖州、豫州所屯大军拱卫京师,并抵御各地勤王之师的谋划亦随之沦为笑话。

    朝廷必然会派人四处搜捕太平道,并大索太平道高层。因此,非要坚持三月初五举事的约定,便失去了其意义。这才是波才同意贾仁所请,提前举事,攻取阳翟县的根本原因。至于为何波才得到消息会如此迅速,在郭斌抵达颍川之前便获知京中失败之事,那是因为太平道自然有自己传递消息的方式。太平道这么多年的谋划,收集天下消息的手段是层出不穷的,其信息传递的速度亦极为惊人。

    他们买通了驿传官员,以密码的形式将信息夹杂在朝廷急件中,通过大汉王朝蛛网般密布的驿传系统,将信息通往各地,这才是张角能够随时掌握天下消息的根源。

    驿置是汉代递送文书的通信组织,但以传递紧急而重要的公文为限。传递方法以轻车快马为主,在交通干线上,每隔30里左右设立一置。东汉时为节省费用,则往往但设骑置而无车,由于法律规定驿传只能用于公事,西汉大贵族大官僚也有私置驿传的。

    驿传速度极快,效率很高。西汉时,从金城(今甘肃永靖西北)到长安,公文往返只需七天。东汉时,奉天子玺书的使者骑行,一昼夜可达千里。因此京中事败的消息借着朝廷邸报抵达颍川时,郭斌还在路上呢。

    自从来到阳翟县,贾仁辅佐何曼的一番作为可圈可点。许多主意,亦只有对阳翟县周围的山川地形极为熟悉之人方能提出来。比如在阳翟北面山中伐木,然后顺流而下,用以制作攻城器械的材料,若非本地人,谁能想得到?

    何曼对贾仁道:“先生,如今顿兵城下几日,我们日日搦战,那赵云却只是高挂免战牌,并不出城,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啊。先生可有妙策破城?”

    贾仁轻抚长髯,挥了挥手羽扇,道:“将军莫急,我的人早已进城,最迟不过明日,自会有消息传来。将军只需静等几日,阳翟县的大门自会打开。”

    要说何曼自小没有文化,只因长得高大,又是天生神力,因此便混起了江湖。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太平道在豫州的大方首领,大贤良师的八大弟子之一的波才,便在波才的“感化”下加入了太平道。

    加入太平道后,因为他身材高大威猛,生性耿直,忠心可嘉,有起事来敢打敢拼,每次都是冲杀在前,又很是为太平道立过几次大功,因此波才对他极为看重,特地将大贤良师的所传的一套擒龙杖法传授给了他。

    这套擒龙杖法乃大贤良师近年所创,招式大开大合,威猛无畴。本应以内家功夫催动铁杖,方可完全展现出其中举重若轻的精妙所在。只因但凡大开大合的招法,其所用的兵刃不是像传说中的倚天剑般锋锐异常,能削金断玉的宝剑,便是沉重粗大,虎虎生风的长兵器。因此,只有内功高强之人方使得出擒龙杖法的精髓,若是不懂内功的普通人,以木杖施展,却是既无寻常杖法的变化多端,亦缺少擒龙杖法的势大力沉,两头不靠,便是连普通的棍法亦颇有不如。

    然而这个何曼,天生神力,竟然纯以一身蛮力,便使得动重达八十斤的镔铁棍,以之施展出大开大合的擒龙杖法,竟然形神兼备,较将此杖法传授给他的波才都更得其神髓。波才都常常说:“大贤良师这套擒龙杖法,本是以高深的内家功夫方可驱动自如,你却能独辟蹊径。若非你这天生的神力,又如何能使得动呢?”

    此次太平道举事,因顾忌阳翟县郭斌手下高手众多,波才方将何曼这个手下头号大将派了来,也是为了让他趁着郭斌不在阳翟的机会,将阳翟县攻占下来,捞点儿资历,以后方能担当大用。另外让贾仁这个识文断字的前阳翟县丞辅佐他,一文一武,相辅相成,想必可以马到成功。

    何曼因为自己没有念过书,对贾仁这样斯文败类一般的谋士形象便很是敬重,于贾仁的拿捏便也甘之如饴。在他心目中,像贾仁这样虽然天冷得吓人,亦要扇动羽毛扇,文采风流的文人,方是谋士该有的形象,若不如此摇头晃脑一番,便跟山野私塾里那些装模作样的教书先生有何分别呢?

    当下,何曼向贾仁道:“一切便拜托先生了,只是先生所说的阳翟县右尉吴义,真的可靠吗?”

    贾仁道:“将军但请放宽心,当初便是此人将阳翟南门打开,将我等放出城外的,只恨郭斌找到了我等隐藏船只的所在,才导致差一点全军覆没。我手中有他吴义的把柄,不怕他不合作的。”

    何曼听了,连连点头,心中对贾仁的多谋善断佩服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