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军情-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军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议来议去,还是信息不足,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和正确的决策。因此,郭斌决定继续前行,待有了足够的情报再做出决策不迟。

    所幸,阳翟外围群山环绕,而坐落在山中的原特种兵训练营便成了郭斌众人的落脚地。

    众人均是骑马而来,当初越骑营中马匹不够,郭斌还是从京中购买了五百多匹驮马,才凑齐了众人的坐骑。虽然驮马不适合上战场,可是用来赶路却是足够了。训练营虽然设在深山之中,却自有隐蔽的小路供大军通行,这条路,亦在当初建设营地时,用做材料运输的通道。现在看来,着实派上了大用场。

    然而,山中荆棘丛生,不宜骑马。众人正好下马步行,将一应干粮装备置于马背上,牵着马匹往营中行进。

    营中非但有营房、马厩,还有武库、粮仓,正好可以供大军歇脚之用。此外,大营中设有信鸽点,可以与阳翟县以及伏龙山庄通信,此外,更有二百特种军士驻守。

    当日,在众军抵达大营,稍事休整,将几日的劳乏去尽之时,郭斌便汇集一干将领谋士来到大帐,一是要通报营中所得的信息,二是要谋划进军的方略。

    根据飞鸽传书得到的情报,在两日前,阳翟城外突然出现近两万贼军,将城池团团围住。随即,伏龙山庄外亦有近万人屯驻。他们手中或是持着刀枪棍棒,或是持着铁锹锄头,手中兵刃虽各式各样,却无一例外的头裹黄巾。为首的叫阵,说是要报仇。

    伏龙山庄是郭斌根本,有管亥坐镇,庄中虽只有五百半脱产的军士,却还有五千青壮。这些青壮一个个身强体壮,人人挽得强弓,枪法又娴熟,守护庄园绰绰有余。只是若要剿灭来犯之敌,却是颇有不足。只因众人虽常常进山打猎,却并非杀过人见过血的士兵,据墙而守尚可,若要出庄迎敌,却是为难得紧了。况且管亥谨慎稳重的性子,为了保全郭斌的家业,又如何会冒险出城呢?

    徐庶分析了敌我情势,认为敌众我寡,应该据城而守。因此,赵云以飞鸽传书告知管亥,阳翟县无忧,要管亥安守伏龙山庄,不要出城作战。管亥早得了郭斌吩咐,以赵云为主,事事听从赵云吩咐。而且庄中自己自足,物资又极为充沛,便是被围困几年亦无物资匮乏之虞。因此,伏龙山庄,稳如泰山。

    至于阳翟县城,因为城中军队有限,仅有一千人,将士兵往城墙各处一分,便更是无力进攻了。其实关键还是太平道仓促起事,准备不足。对于攻略城池,除了竖起长梯,蚁附攻城,并无太多的办法。然而这种方法损失太大,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人用的。除此之外,太平道所剩的法子,便剩下骂阵搦战了。

    而且在太平道初来之时,赵云曾率领一百军士出城一番冲杀,太平道锐气大挫。此外,又在徐庶的建议下,通告城中,说郭斌得任骑都尉,统领名震天下的越骑营,不日即将率大军来援。因此,城中虽然守军不多,却是人人心中砥定。

    听了特种军部对于目前战况的一番通报和分析,郭斌才放下心来。赵云、徐庶、管亥三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应对也很是妥当,现在就看郭斌如何退敌了。

    郭嘉先开口道:“我军此来,优势有六。其一,我军俱为骑兵,来去如风,而敌军皆为步军,行动迟缓;其二,我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敌军装备既不齐备,又缺乏训练,实是一群乌合之众;其三,我军回援之速,定然出乎敌将所料,正是敌在明而我在暗之局;其四,我军有信鸽,三处可互通消息,协同作战,而敌军甚至连战马都没有,情报闭塞;其五,我军初来,士气正盛,而敌军顿兵城下数日,又颇有损伤,士气必衰;其六,此处所屯粮草器械,足以支应我军所用,而敌军全靠劫掠,如今阳翟各处邬堡林立,其所得必少。此所谓六胜六不胜。”

    一番话,将众人说得双目发亮,一时间人人摩拳擦掌,士气大振。

    戏志才见状,微微点头,道:“郭嘉所言不错,只是敌我人数相差太大,至于如何对敌,尚需仔细商议,切不可轻敌冒进。”

    郭斌见戏志才与郭嘉二人配合周密,既将己方的士气刺激起来,又不至于骄傲自大,放松了警惕,心中大感满意。战争靠得是勇武和士气,但最重要的还是智力。只有采取适当的方略,才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当下对戏志才道:“志才兄,可有妙策退敌?”

    郭斌对于书中所看到的所谓撒豆成兵是不信的,然而对于谋臣掐指一算,便有妙计退敌,他还是很期待的。因此,他一脸期待地望着戏志才。

    戏志才给他看得头皮发麻,道:“主公,军中大事岂同儿戏?自然要搜集情报,周密计算后,方能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郭斌只得讪讪的点点头,看来即便是以戏志才之能,所谓的掐指一算,计上心头亦办不到。那么前世书中所写的多智近妖的的谋臣,恐怕亦是只存在于书中吧?

    郭嘉道:“依我看,太平道此来,单从人数上说,便是以围困阳翟县城的大军为首。因此,贼军首领必在阳翟一方。”

    关羽道:“你的意思是?”

    戏志才道:“擒贼擒王!太平道起事仓促,组织又不甚严密,只要将其首领击杀,则几万大军弹指可破。”

    郭斌双目放光,道:“不错!只是,如何将其首领击杀呢?”

    关羽道:“夜中刺杀定难奏效。太平道中不乏高手,若是能一击成功还则罢了,若是一击不中,势必被纠缠住不得脱身。届时身陷敌营,太平道高手出手牵制,数万大军全力围困,便是神仙亦难以脱身。”

    张飞嚷嚷道:“那有何难,只需给我五百骑兵,我便能斩将夺旗,将敌方首领斩于马下!”

    郭嘉忙道:“翼德兄,先不说五百骑兵能不能穿透敌阵,现在哪里有五百骑兵与你?越骑营虽能骑乘战马,可毕竟成军不久,如何能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特种士兵虽有三百人,而且人人骑得战马,以一当十。然冲击敌阵,徒逞蛮力却非其所长。况且我军装备多为半身皮甲,如何能防御得住敌方的箭矢攻击?若是无法透穿敌营,深陷重围,则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门外探马来报,说是找到了太平道运粮之所。

    太平道虽将阳翟县团团围住,然中军大营却在东门处,此处非但开阔平坦,便于大军团展开作战。更是靠近颍水,只要有足够的船只和人力,既方便运送粮草,又便于运兵或是撤军。非但如此,阳翟城北皆为深山老林,从林中砍伐树木后,置于颍水之中,原木顺流而下,便可作为制作攻城器械之原料。如今,就有几千人在城北山中伐木。这几日太平道未曾攻城,想必便是因为要制作攻城器械。

    非但如此,颍水中颇多鱼虾,山中野兽亦多,正可以济军粮之不足,实在是一举多得。

    虽然尚不知晓颍川太平道为何突然提前举事,前来围攻阳翟,可郭斌不得不佩服对方时机把握之精准,布置之巧妙。

    郭斌进京的消息,天下共知,他得任骑都尉并统领越骑营的消息,亦是以明诏颁发天下。因此可以说,正常情况下郭斌在短期内是不会返回阳翟县的。郭斌在阳翟县的威望和号召力强大到无法想象,他若在城内,便是再来十万大军亦不一定能将阳翟城攻克。因此,若要拿下处于颍川郡大后方的阳翟县,此时便是最佳的时机。

    况且阳翟县地处偏僻,消息传送本就不够便捷,只要将阳翟县围个严严实实,并将消息严密封锁。待到阳翟陷落的消息传到京城,黄花菜都凉了。再加上此时已过二月中旬,只要将消息拖到三月份,便是朝廷知道了亦无妨了。届时天下太平道同时举事,谁还有闲心理会小小的阳翟县?

    由此可以看出,太平道从来没有放过将阳翟县当做颍川郡黄巾军后方基地的部署。想也知道,谁都不想腹背受敌,两面作战,阳翟县一日不能攻克,颍川郡的黄巾军便一日如芒在背,睡不安枕。

    不过,佩服归佩服,郭斌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以少胜多,将阳翟县的黄巾军赶出去,乃至全歼之。

    计算一下双方力量对比,黄巾军围困伏龙山庄的有近万人,再加上围困阳翟县城的两万,也就是说敌方共有约三万人。

    再看郭斌一方,伏龙山庄有五百半脱产的军士,阳翟县城有一千人,越骑营有一千一百人,跟随郭斌进京的一百特种士兵归队后,共有三百特种士兵。因此,满打满算,郭斌目前所用的军力只有两千九百人,人数为黄巾军的十分之一还不到。

    而伏龙山庄中的五百军士与阳翟城内的一千军士因为要分别防御各处,不能调动,郭斌剩下的便只有越骑营的一千一百人加上三百特种士兵了。当然,优势并不是没有,那便是郭斌回援迅捷,敌军目前并不知道郭斌已经回到阳翟。而且他们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不管是伏龙山庄还是阳翟县城,都可以信鸽传递信息,郭斌可以随时了解城内情况,并联合城内作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