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事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事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日,何进传来将令,着郭斌将越骑营中众人,于日间分批进入洛阳城中,潜伏各处,待得到信号,即率军将太平道于京中的总部团团围住,活捉马元义。

    郭斌领命,便着戏志才留守越骑营中,自己带着关羽、张飞二人,率七百军士于日间分批潜入京师。而越骑营中则有五百新兵驻守,另有陈到在营中照应,想必不至有失。陈到虽已投效郭斌,暂为军中从事,可是毕竟时日尚短。他空有一身武艺、满腹兵书,在军中的威望却不足以支撑其独自领军,因此,郭斌将其留在营中,屯守大营,以防有人趁乱袭击。戏志才毕竟是个文人,若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是其所长,可要是临阵对敌,却是颇有不足了。

    而且陈家小妹气色日渐好转,并逐渐与董杏儿和一众女护士打成一片,再不复之前瘦弱怯懦,毫无生气的样子。陈到即便为了自己的妹子,想必亦会竭力护卫大营。加上他生性谨慎,又有戏志才主持大局,即便营中人少,又都是新兵,亦是稳如泰山。

    郭斌进入京师后,便去了何进府邸,与何进、曹操、袁绍碰了个头,商议定了由曹操负责安定内城,郭斌负责围剿马元义所在的京中总部,袁绍则负责器械调拨,弓矢兵刃的分发等后勤工作。至于散布在城中的太平道人,则由何进手下,河南府尹的士兵衙役负责。经过这几天的努力,京中太平道的名单何进已经拿到,这里面想必少不了唐周的功劳。

    想到这里,郭斌心中便不甚舒服。虽然他知道唐周身负血仇,立志要毁掉太平道,毁掉张角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无可指摘。而且唐周所为是符合郭斌自身的利益的,也是郭斌集团经过深入讨论,仔细论证后,所以支持何进、支持唐周的根本原因。然而,一想到义薄云天的马元义即将因此人告密而惨死京师,郭斌心中便很是不舒服。这其中有背叛朋友的踌躇与懊恼,亦有因看到历史以其固有的轨迹前进而产生的无力感,更有着不必背着出卖朋友的恶名的一丝庆幸。

    郭斌是一个普通人,他会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助朋友,顾全朋友之义,可是他不可能冒着全家被杀的风险成全别人的理想,尤其是这所谓的理想在郭斌看来是如此的幼稚而不现实。太平道并没有提出改善制度的新奇观念,因此在他们真的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不过是改朝换代,制度还是那样的制度,只是换了一批人继续统治和剥削百姓罢了。

    因此,对于绞杀马元义,郭斌有利益与道理上极具说服力的原因,只是他自己感情上还在踌躇吧。

    当夜,子时。

    白天睡足了觉的越骑营众人在郭斌与关张二人的率领下,小跑着往太平道在京中的总部行去。声名赫赫的轻骑兵营,让郭斌硬生生地训练成了步兵,也确实是无奈之举。

    这是一处临街的大宅子,是太平道在几年前买下来的。据情报称,宅子里除了马元义外,还有三百多人的太平道人。这些人都是太平道聚集在京中的高手,亦是马元义掌握在手中的最后的底牌,是他的杀手锏。因此,可想而知,这一百人的战斗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盖因这些人亦是太平道中千挑万选出来的,其身手和忠心毋庸置疑。

    唯一让郭斌庆幸的是,这处宅子虽然位于坊间,四周却皆为街道,省却了郭斌要从邻家翻墙而入的麻烦,而只要在街道上布置兵士,将其团团围住即可。这样便减小了被宅内太平道发现的几率,有利于将其一网打尽。

    待各处布置妥当,郭斌见时间差不多了,打了个手势,身后同时举火,霎时间,一道火龙自大门边往后街蔓延而去,瞬间将这处大宅子围了起来。随即,三道点着的鸣谪呼啸着往宅子中飞驰而去,将洛阳这座古都从沉睡中惊醒。

    总攻的号角吹响了。

    后来,据参加过此次战役的越骑营老兵回忆说:“当时的我只是个刚入伍不足十日的新兵,我们哪里能想得到,这三箭非但吹响了京中抓捕太平道的号角,更迫使太平道提前举事,拉开了黄巾起义的序幕,亦为东汉的灭亡奏响了死亡的乐章,为中原大地上陷入长期的混乱埋下伏笔。然而历~史就是如此有趣,即便是他(指郭斌),可能亦未曾想到吧?这三支鸣谪,标志着一个远超大汉王朝的新国家,此时正在他的手中孕育诞生。而他,便是那个创造历史的人。”

    老兵的脸上充满憧憬与回忆,仿佛回到了那个沧海横流的年代,一群年轻人追随那人缔造新的国家,那是一个充满了怎样的风云变幻和血色浪漫的年代啊!

    在苍茫的夜色中,近千支火箭飞入太平道总部,各处火起。惊走声,怒斥声,嚎叫声不绝于耳,何进给郭斌派来的三百军士衙役,若只是跟在越骑营后面发射箭矢还是能够胜任的。而对于经过近十日严格训练的越骑营,只要发挥出训练时的水平,便足以形成巨大的杀伤。因为尚未接敌,众人表现倒是中规中矩,并不见有人因怯阵而产生大的失误。

    七轮火箭过后,在十名特种士兵的指挥下,众人纷纷将弓箭背在身后,拿出了长枪。排成阵势,列在高墙后面的长~枪队,除了敌方的箭矢覆盖,则无所畏惧。便是从墙内翻过来十个八个的太平道高手,只要不是马元义之流武功高绝之人,亦可以班为单位,将其捅成马蜂窝。

    而就在七轮箭雨有节奏地发射时,正门处关羽已经在指挥着众人以巨木撞门了。待箭雨初停,关羽叫众人散开,策马挥刀,直奔大门而来,随着一声轰响,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劈在大门上,摇摇欲坠的大门应声而倒,扑在地上,一时间,烟尘四起。

    再看向大门内,只见仆婢四散奔走,惨呼声中亦没有人想起来用院中大缸里的水救火。显然,这些人并非太平道人,而是太平道雇佣来装点门面并以之作为伪装的。

    将这些人赶出前院,郭斌率领关羽、张飞并五十个特种士兵,全副武装往后院行去。

    郭斌来过此处,上次还是为了拜访马元义,此时却是在如此情势下,使人不得不唏嘘感叹世事之奇妙,人生之无常。其实,自知道自己将会是围剿太平道总部的负责人后,郭斌便常常会感叹出神,心中很乱。因此他二次进京后并未前来拜访马元义,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昔日的好友。

    来到昔日接待自己的大厅,郭斌信步迈入,只见马元义还是一身武士袍,端坐在堂上,后面侍立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二人对院中惨呼声充耳不闻。

    在先前的七轮箭雨中,三百多太平道高手死伤惨重。既有直接被箭矢穿胸,毙命当场的;亦有被火箭引燃的大火困在屋内,被活活烧死的。据事后统计,此次一役,太平道高手被烧杀而死的达到二百九十多人,仅十几人凭借高超的武艺突围而去。

    郭斌坐到昔日前来时的客位上,盯着天顶一言不发。反而是马元义开口道:“潜阳不必如此,你我各为其主,为兄知道,你也是奉命行事。”

    郭斌道:“可是”随即便被马元义打断,道:“若你我易地而处,为兄亦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郭斌闻言,颓然靠进椅背。

    半晌方道:“元义兄,你走吧。”

    他身后侍立的少年顿时目露神光,看向马元义。

    张飞却是面露急色,道:“主公,国舅爷那里”尚未说完,便给一旁的关羽一拉袖子,止住了。

    马元义微微一笑,道:“潜阳,你我二人肝胆相照,为兄又怎能负你?”止住要说话的郭斌,马元义继续道:“你我理念不同,为兄知道你志向高远,看不上我们太平道这些泥腿子,因此为兄虽盼望你能加入我太平道,助我一臂之力,却从未开口相邀。”

    “你可能不知道,我太平道第三号人物,大贤良师的堂弟张梁,自上次于阳翟县败在你的手中,对你念念不忘,评价颇高。因此,就连大贤良师对你亦很是好奇。听了我与张梁对你的一番评论,大贤良师尝说,阳翟郭潜阳爱民如子,志向高远,正是我辈中人。”

    郭斌默然,他着实没想到,自己的名字竟然传到了大名鼎鼎的张角耳中。

    马元义道:“此番官军虽得了先机,将我太平道于京中的一番布置毁于一旦,然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大汉王朝又能苟延残喘到几时?我太平道众不下百万,即便京中失败,亦有千千万万人于各地举事。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潜阳海内人杰,仁义无双,又有管乐之徒出谋划策,虎贲之士拱卫左右,必可成就大事。为兄便将项上人头与贤弟为贺,望贤弟能牢记今日一番对话,常记百姓生活之多艰,与民为善,替愚兄完成未竟之事可好?”

    闻言,众人同时惊起。

    马元义拉着侍立身后的少年对郭斌道:“潜阳,此人名叫褚燕,是为兄的结义兄弟,曾救过为兄的性命。为兄想向贤弟求一事,若是贤弟能放我这兄弟一条生路,为兄便是死也瞑目了。”

    那褚燕痛哭出声道:“大哥,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

    马元义抚着他的背,道:“兄弟,你还年轻,你不能死。”随即看向郭斌。

    郭斌没有看他,梗着脖子道:“我为骑都尉,奉天子诏令,捉拿匪首马元义,其他人等,一概不知。”

    马元义躬身道:“那为兄便多谢贤弟了。”

    汉中平元年二月,太平道首领张角称大贤良师,谋事于京中。太祖时任骑都尉,统领越骑营。奉命捉拿京中匪首马元义,后车裂于市。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