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 器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八章 器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见陈到之妹浑身枯瘦,不知所患何病,便让陈到抱着妹子进入越骑营,领着他们径直奔营中东北角的卫生所而来。

    董杏儿正教授那十几个女子如何进行紧急止血与包扎,见郭斌竟带了许多人前来,忙起身道:“斌哥哥,这是做什么?”

    郭斌道:“杏儿,这位是汝南陈叔至,他的妹子自幼便患有一怪病,四处求医而不得痊可。近日听说你在越骑营中,便带着妹子前来求医来了。”

    董杏儿闻言,方看向后面的陈到。

    陈到忙将妹子放下,伏在地上,道:“久闻令尊杏林圣手医术既高,更有仁德,一双妙手可活死人、肉白骨,陈到鲁莽,恳请姑娘救治舍妹,陈到必赴汤蹈火,舍身以报!”

    董杏儿平时虽颇调皮,每当遇到病患却似变了个人一般。当下扶着陈到的妹子躺在床上,伸出葱白般白嫩的右手食中二指,搭在她左手腕上诊脉,左手则连连抚摸其周身大穴,手法之迅捷,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董杏儿一边诊治,一边问陈到:“令妹有何症状?”

    陈到忙道:“舍妹一直不爱动,吃饭也少,自小时便瘦弱,如今却是瘦成如此模样。在下带其遍访名医,却无一人能医治得好。还请姑娘援手。”

    “令妹是何时开始如此的呢?”董杏儿问道。

    陈到老老实实地答道:“舍妹七岁时生了一场重病,之后便不爱吃饭。长此以往,身形便愈发消瘦。”

    董杏儿点点头,思索了片刻,对郭斌道:“把人都带出去,我要施针了。”

    郭斌闻言,忙带领众人出屋,并带上了门。陈到还不放心妹子,却给郭斌一同拉了出来。

    郭斌道:“放心,杏儿平日虽顽皮,于正经大事上却从不会有半分疏忽。”

    陈到只得在门外急得团团直转。过了近一个时辰,董杏儿推门出来,道:“好了,你可以进去看看了。”

    话音未落,陈到便奔入房中去了。

    郭斌笑笑,看向董杏儿,只见其鼻翼上微现汗珠,便递上怀中的方巾,道:“杏儿辛苦,那陈叔至的妹子是什么病?如今可无碍了吗?”

    董杏儿接过方巾,擦拭了脸上汗珠,道:“依我看来,陈家小妹身上并未得病。”

    郭斌奇道:“哦?那她怎么如此瘦弱,如今连自己走路亦是难为?”

    董杏儿道:“陈家小妹精神较差,面色萎黄,厌食、拒食,若稍进饮食,大便中夹有不消化残渣,或大便不成形,容易出汗,舌苔薄白。便是厌食罢了。想是之前求医问药,郎中皆为男子,女儿家面皮薄,便不方便说这些。长此以往,便愈发地消瘦,再加上身子乏力,更是不欲多动,食欲便愈加消减了。”

    郭斌恍然大悟,道:“杏儿适才给她针灸了之后,是否便就此痊可呢?”

    董杏儿道:“哪有那么容易,我适才给她针灸,只是刺激其血脉流动,激起食欲。我再给她开个方子,然后还要她自己多加运动,方是治本之法。”

    郭斌这才放下心来,对董杏儿道:“杏儿辛苦了。”

    董杏儿道:“那是自然,哼,还不快去找只老母鸡给我补补。”这才正经了一会儿,便又原形毕露了。

    郭斌忙道:“女侠稍待,小的去去就来。”只将董杏儿逗得咯咯直笑。

    此时,陈到出来,对董杏儿拜道:“多谢姑娘仗义援手,舍妹方才说想要吃东西,这可是多年没有过的了。此前还是在下苦劝着方才能吃一点,如今全赖姑娘妙手,陈某无以为报,来生必衔环结草报答姑娘大恩。”

    董杏儿地道:“你别谢我,我写个方子给你,让斌哥哥派人去抓了药,每日服食,月余便可痊愈了。”

    当下将药方写了下来,交给了郭斌。郭斌接过方子,只见上面写道:“人参一钱、白术二钱、茯苓二钱、甘草十分、陈皮八分、半夏一钱、砂仁八分、木香七分,加生姜二钱,水煎服。”

    交给一个军士,着其到城中抓药,留下陈到照顾妹子,便带着众人离去了。

    回到大帐,郭斌对戏志才道:“志才,战事在即,必有人受伤,吩咐人进京收购跌打外伤药。”还是陈到前来,他方想到要收购药品,否则战事一起,必有损伤,届时恐怕便是有医生亦买不到外伤药了。

    戏志才点点头,忙吩咐人出去办了。

    陈到自此便在越骑营住了下来,每日里除了照顾妹子,便是与郭斌、关羽、张飞切磋较技。因他虽然长相寻常,然为人淳朴敦厚,行事稳重,故颇得众人看重,与关羽和张飞二人也是颇为投契,更是很得郭斌看重。关羽本来话便不多,陈到与他性格倒是略为相像,却少了关羽的傲气。而张飞在郭斌、关羽和陈到面前就是个话唠,每天他们几人在一起,就听见张飞嘚吧嘚地瞎咧咧。

    陈到的武艺高强,年纪比郭斌稍大,只有十八岁,功夫却似乎比管亥更胜一筹,一手大刀耍得就连关羽都不住点头。陈到进如营中不几日,营中打铁处高价招募来的铁匠便传来了好消息,专门给关羽和张飞二人打制的兵器终于完工了。

    一把顺手的兵刃,可以让人战斗力有极大的提升。关张二人先前所用都嫌过轻,杀伤力便不足,郭斌一时兴起,便着人招募了铁匠进入营中为二人专门打制。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关羽亦兴奋地摩拳擦掌,更不要说武痴张飞了。

    与人们所熟知的一样,二人的兵器乃是以镔铁所造,关羽的便是声名赫赫的青龙偃月刀,而张飞的则是丈八蛇矛。

    青龙偃月刀的形成,非是关羽首创。长柄上装有刀身的兵器,它的出现可以追溯到西汉。当时,为了抵御骑兵,出现了一种在单刃环首刀上安上长柄,称为"斩~马刀"的新式兵器。在北宋成书的《武经总要》中,把大刀分为手刀、掉刀、屈刀、掩月刀、戟刀、眉尖刀、凤嘴刀和笔刀共八种,称为"刀八色"。

    “刀八色”章节共绘制了当时军队中使用的八种刀形,除手刀为短柄武器外,其余七色均为长杆刀,包括“掩月刀”。

    根据图式,“掩月刀”之刀头阔长,形似半弦月,背有歧刃,刀身穿孔垂旄,刀头与柄连接处有龙形吐口,长杆末有鐏。“刀八色”中的“屈刀”、“凤嘴刀”与“掩月刀”形式相仿,当时虽有细分,在后世则基本以“偃月刀”通称这一类带背刃的长柄大刀。

    关羽的这把青龙偃月刀重八十二斤,从刀把到刀头皆为镔铁打制。依照汉代的标准,一斤约为250克,八十二斤则约为后世的二十公斤,即四十斤。此刀,刀头沉重而宽大,非气力超群之人,绝难使得动。

    作为重型兵器,偃月刀劈砍的威力巨大,但因太过笨重且制造成本昂贵,在格斗战场并不普及,更多用在演武、阵列和操练时显示军威,或成为宮殿侍卫和卤簿的仪仗兵器,在清代早期甚至变成了武举考核膂力的道具。

    只是,关羽本就力大,在习得华佗所传五禽戏之后,气力更是有长足进境,此时挥动起八十二斤重的青龙偃月刀,力大招沉,声势迫人。若以之用在战场交锋中,加上战马奔跑起来的惯性,这一刀下去,便是精钢亦能应声而断,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而张飞的丈八蛇矛,长一丈八寸,约为现在的261米,又名丈八点钢矛。所谓点钢,不是说它的矛尖上点了一层钢,而是说这矛连钢制的盔甲都能一点即透,极其锋利。丈八蛇矛的形制并非如后世所想,是矛刃如蛇形,而是整个矛身似蛇一般。握把处细,而愈往矛头处愈粗,矛杆尽头的刃部,好似一柄双刃长剑,却是略扁的椭圆形,两边磨锋利,这样增强了矛尖的牢固性,更加适合张飞的战法。而其重量,较之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则更胜一筹。

    因张飞天生神力,犹胜关羽,即便丈八蛇矛是前重后轻的样式,极为不好把握。即便如此,张飞也可运转自如。而这种形制则更是增加了丈八蛇矛的冲击力,使其具有一往直前的突击能力。在战阵对冲之时,借着马力,再加上张飞的一身蛮力,便是关羽亦难以正面迎战。

    而蛇矛的侧面为双开刃,这就允许张飞使出如抹、划等以灵巧见长的招式,在与敌方缠斗时亦不至于因攻击方式单一而显得捉襟见肘。

    因此,丈八蛇矛的设计,是配合了张飞勇猛无筹的战斗方式,亦满足了灵活多变的战场环境,兼且重量适中,当真是为张飞量身设计打造的。

    关张二人换上新打制的兵刃,压制不住冲动,便骑上战马在校场中拼斗起来,将军中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关羽刀来似劈山,张飞矛去如巨蟒,二人战在一处,每一次刀矛交击,只震得二人胯~下战马“唏律律”长嘶着不住倒退。

    看得郭斌兴起,催动胯下骏马,手持玄龙枪亦加入了战斗。

    玄龙枪之重量与丈八蛇矛只在伯仲之间,因为其枪杆弹性上佳,故在保证了攻击力度的同时,招式却愈加灵活多变。

    此时三匹马围成一圈,郭斌、关羽、张飞三人大呼酣战,这边郭斌与关羽交换一招,那边张飞蛇矛便挺刺而来,待关羽将蛇矛驾住,郭斌的玄龙枪又奔张飞而去。三人这一场大战,仿佛三国争锋一般,或者郭斌联合关羽与张飞相斗,或者关羽联合张飞与郭斌相斗,一忽儿郭斌又联合张飞合击关羽,只看得一边的陈到目眩神驰,心中敬佩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