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整军(六)-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章 整军(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袁建意识到今日定然又讨不得好去,心中萌生退意。然而所谓输人不输阵,他仍然嘴硬道:“你不用拿这些大道理压人,哼,你一个山野小子敢来京城撒野,小心什么时候脑袋便搬了家!咱们走着瞧!弟兄们,我们走!”

    郭斌听了,心中冷笑:“今日若再把你放走了,让你专门跟我捣蛋么?汝南袁家的奴才对上我这骑都尉竟也这么凶,若是对上普通老百姓,那得牛气成什么样?”

    当下郭斌右手上扬,五指张开,正在众人看得莫名其妙之际,只见其右手猛地握紧。

    顿时,在闹事的军士外围竟突然出现了十组身着毛毡军服的士兵,看打扮,显然是郭斌手下的人。这些人手持长棍,五人一组,散开阵势,向众人围了过来。

    《孙子兵法》有云:“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可是看郭斌手下的军士,分明只有五十个,却还要分兵包围四百多人的闹事队伍,一个打十个吗?

    可是这场景看得袁建心中大惊,这使他想起了当初去郭斌府上闹事时的场景。正当他心胆俱寒,要混入人群逃走之时,只听得耳边一声大喝,随即身体便被高高提起,然后眼前一阵混乱,屁股上狠狠地一痛,便给掼在了地上。再抬头时,正在郭斌马前,而将他抓过来的那人,豹头环眼,燕颌虎须,骑在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上,浑身极具爆发力,使人望之而心生胆寒之意。

    见袁建毫无还手之力便被来人擒获,随同前来的一众原越骑营军士心胆俱寒,纷纷拔腿欲跑,却给外围的五十个郭斌手下的特种士兵以长棍赶回,只得一个个低头垂胸地站在当地,丝毫不敢动弹。

    原本,对于袁建这种人,便像是恼人的苍蝇一般,郭斌是看不在眼里的,而且他毕竟是汝南袁家的人,就算是看在袁绍的面子上,郭斌也只是教训他一下而已,断然不会与他为难。可是在此紧急备战之际,他竟敢纠结四百多人前来围攻越骑营,却是使得郭斌真的动了怒。

    当下郭斌下马,往袁建走来,口中缓缓地道:“汝南袁建,本为越骑营中什长,然公然于营中酗酒狎妓,掳掠百姓,放任士兵出营,视军纪如儿戏,目无国法!本人奉天子之命,统领越骑营,一应人事之任命,军中之大事,悉听自决。但念在香火之情,原本杀头之罪可免,只将袁建逐出军营,去其营籍。”

    郭斌来到袁建面前,盯着他,道:“岂知尔竟煽动被逐军士围堵军营,既严重影响营中一应秩序,又扰乱军心,探听营中隐秘,恶而不改。所谓‘长恶不悛,从自及也。虽欲救之,其将能乎’?郭某奉天子命,护卫军营有责,几次警告无效,今将其正法,以儆效尤!”

    话音未毕,郭斌腰中环首刀已然出鞘,右手一甩,随即插回刀鞘。只见一篷冒着热气的鲜血望天直刺,袁建一颗大好头颅已然滚落地上。

    郭斌翻身上马,长袍上连一滴鲜血亦未给溅上,便是环首刀上,亦借着那一甩之力将鲜血抖落,不虞玷污宝刀。郭斌转过身去,伸手挥了挥,便策马回营,未再多说一句话。在外围堵住众人去路的五十个特种士兵见状,亦缓缓退却,并未为难众人。

    那一众跟随袁建前来的军士被郭斌杀人时的冷酷无情、浑不在意所震慑,待一众特种军士退去,良久亦无人敢挪动一步。待看得郭斌手下的军士均退回营中,确无为难他们的意思,众人方回转身来,撒腿就跑。而袁建的尸体就躺在营前,众人连再看他一眼的余暇亦欠奉。

    虽然袁建几次三番与郭斌对着干,使得郭斌不胜其烦,可郭斌毕竟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老年共青团员(他虽一直未有机会入党,却有一颗交团费的心)。要他因这么点儿事杀~人,郭斌自认做不到。而且即便是只看在袁绍的面子上,他亦应该留袁建一条命下来。

    可是此次太平道举事在即,情势紧迫,留给他的时间仅有八天了。他虽然是招募到了一千人的候补军士,可毕竟训练时日尚短,又是从未经过大战的流民,其战斗**和胆量是极为欠缺的。

    虽然郭斌的确是供应他们衣食住,保护他们的家人,他们也对郭斌满是感激,可这些是不够的。郭斌需要强有力的领导力,需要简洁快速的执行力,换句话说,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立威。虽然从正常渠道,通过日常的训练与生活建立无上的威望是最为坚实的,可时间不允许,那么留给郭斌的唯一方法就是威慑了。所谓“杀鸡儆猴”。

    就在此时,袁建便跳了出来,正是撞在了郭斌的枪口上。于是,郭斌亲自动手将袁建斩杀,然后命人将袁建的头颅和尸身悬挂到营门外,一是为震慑想要前来闹事的宵小,二是为做给营中的众人看。

    营中众人分为郭斌招募的流民和营中原有士兵两部分,那些新来的流民固然是对郭斌心存感激,却非是敬畏,执行力并不是那么的干脆利落;而营中原有的士兵对郭斌则多有不服气之人。可是如今袁建的尸身、头颅一悬挂,营中众人的训练竟也紧凑迅捷起来,杀鸡儆猴很是成功。

    当然,郭斌可不是真正的愣头小子,在此事一毕,送信的人便快马将信件送往京城。其中有给袁绍赔礼道歉的书信,有向何进说明情况的信件,当然,最重要的请罪折子他亦早已写好,并交给何进,让他火速上交到天子手中。即便是天子给了你便宜行事的权力,可若是真做了出格的事,还是要迅速请罪的。否则会在天子眼中留下自大的印象,现在虽不会发作,过后却会给一并算账的。

    如今郭斌给他来个“恶人先告状”,不给袁术反应时间,率先在天子心中留下袁术治家不严,放纵家奴在太平道造反前夕的紧急时刻捣乱的坏印象,等日后袁术若想拿这事儿上书,给郭斌下眼药,很可能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果然,袁术在袁建的浑家撒泼呼喊着要去给袁建讨公道时得知了消息。初次听说袁建竟然被郭斌斩杀并被悬挂在了越骑营辕门外的长杆上时,袁术对其真实性极为怀疑。因为郭斌是有名的好脾气,在京中亦从未与谁红过脸,即便是当初袁术趁着郭斌重伤要与其比武,郭斌亦未曾有恶语相向,而是始终保持着风度。

    当初袁建率人去郭府闹事时,郭斌没有下狠手;当初袁术手下的一众武林人士被抓进牢中时,郭斌反而拿出了一笔钱来,将他们赎了出来,还亲自给他们治伤;等伤治好了,郭斌还送他们每人一笔钱,作为回家的路费,郭斌江湖上“小孟尝”的绰号就是这么来的嘛。

    后来郭斌任职阳翟县令,使尽一切办法安置三万多流民,也得到了仁慈的名号。总之,在袁术的眼中,郭斌就是个人人可欺的老好人,或者在你真的出手打击他的时候,会被其刺伤,可只要你不招惹他,他是不会率先出手的。

    袁术想他自郭斌二次进京,便未曾见过郭斌,更未曾出手教训过他,为何此次郭斌竟对袁建下了狠手呢?然而,当他了解到袁建竟然自作主张地纠集四百多人去越骑营闹事的始末,方气得大骂袁建见识短浅。

    如今京中的形势一触即发,稍微有点儿门路的都知道要发生大事了,袁建竟还不知死活地往枪口上撞。太平道要造反的事儿能瞒得过京中的普通老百姓,可能瞒得住消息灵通的袁家二公子吗?要知道当今的司徒,同时兼任太傅的袁隗可是袁二公子的叔父啊!

    如今天子正着国舅爷何进秘密监控京中太平道,一边搜集太平道人名单,一边积聚力量,准备实施抓捕。郭斌与曹操二人正是何进手下的爪牙,再加上如今郭斌深受天子信任和器重,要讨好还来不及,你袁建竟然敢前去闹事?

    袁术听说了郭斌被天子任命为骑都尉,统领越骑营时,想到袁建亦在越骑营中,还想给他传话,让他好好配合郭斌,以此向郭斌释放和解的信号。郭斌本是阳翟的一个山野小子,家底不厚,人脉不广,以袁二公子身份之尊贵,只要伸伸手指,郭斌还不屁颠屁颠地前来跪舔?可话还没传到呢,就听到了袁建身死的消息。这一下,和解的希望真的是破灭了,即便袁术心中千肯万肯,亦不可能与郭斌和解了。因为这么多手下都看着呢,袁建可是跟着他从小长大的,不给他报仇也就算了,还要跟他和解,这不是寒了众人的心吗?

    就在袁术愤怒难当,想着找个什么办法从别的事情上找找郭斌的晦气,挽回一点面子的时候,叔父袁隗回家便将其臭骂一顿,并勒令其不许出门。后来才知道,天子下诏,以袁隗治家无方,罚俸一年。

    这下,袁术彻底消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