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升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升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朝廷下了两道策书,一道给曹操,一道给了郭斌。

    “策曰:郭斌以县令,平贼有功,忠勇可嘉。除骑都尉,秩比二千石,银印青绶,领北军越骑营。期其不怠,继力辅朝。”

    而曹操得到的策与郭斌大致相同,官职亦是骑都尉。

    此策一下,朝中大臣自然知道这是天子筹赏郭斌护卫大皇子刘辨,并竭力为刘辨树立威望的功劳。至于曹操,虽然在顿丘整顿治安,亦颇有作为,很大程度上却是其祖上的面子了。可是真正消息灵通的朝中重臣都知道,这两道策书是天子应国舅爷何进所请而下的,他们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收到策书的当日,郭斌府上自然是人来人往,贺客盈门。升任骑都尉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却是郭斌的骑都尉是天子策书所封的。要知道,策书一般是册封王侯、三公之时才用的,而郭斌两次升官,竟都是天子下策书任命的,而且此次为骑都尉,且统领北军越骑营,可见郭斌圣眷正隆。

    京城从来都不缺消息灵通之人,亦从来不缺投机钻营之人。而且郭斌在京中根基不深,如今骤升高位,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因此,郭斌府上一连几日人满为患便可以理解了。

    对于这些人,郭斌的政策是好吃好喝,好好招待,并与次日奉等价贺礼给他们送去。对于想靠着请托钻营,想要入越骑营的人,则一概不理。

    要说郭斌升官之后,阳翟县怎么办呢?何进亦有了明确的答复:“着阳翟县丞赵云,为阳翟令,布衣徐庶除阳翟县丞,诏书到日,即刻赴任。”这也是郭斌从何进那里要过来的一点福利了。郭斌在对自己人的时候,从来不吝啬,亦从来是敢狮子大开口的主儿,从不会因为不好意思而放弃光明正大地要官的机会。

    郭斌得任骑都尉,他的一众手下自然是兴奋异常的。因为一旦担任骑都尉,郭斌便算是步入高级官员的行列了。另外,策书中竟标明要郭斌“领北军越骑营”,那可真是荣誉与实力并存的高官啊。

    那么骑都尉是个什么官儿呢?所谓的“北军越骑营”又是什么呢?

    骑都尉,汉武帝始置。两汉均置,属光禄勋,秩比二千石,掌监羽林骑,无定员。

    所谓“比二千石”,是官秩等级。西汉月俸谷百斛,一岁凡得谷百斛,一岁凡得钱一千二百石,或钱谷兼给。东汉半钱半谷,偶有变动。

    所谓“银印青绶”,是白银印章和系印的青色绶带。秦、汉制,官秩比二千石以上皆银印青绶。以后则用作高级阶官的名号。

    对于这些,郭斌自然是看不在眼里的,他所看重的是“北军越骑营”。

    要明白北军越骑营,就要从两汉的军制说起了。

    两汉的官军,分为中央军、地方军、边防军三部分,属于秦流兵制。这种兵制具有三大特点,第一它适应郡县制官僚国家,具有辐射集权性,第二它适应统一国家的大规模对外作战,具备专业和机动性,第三它还有武士集团的特征,贯彻着古朴的武士道,符合这个时代民间尚武的风气。

    所谓“辐射集权性”,指的是皇帝(至少在制度上)拥有对全**队的统帅权,并且根据距离远近,离皇帝最近的军队配备最强大,由近及远,军力逐渐减弱,形成辐射效果,强化了中央集权。

    而东汉的军制,则以卫戍京畿的中央军装备最为精良,训练最为刻苦,实力亦是最强,至少在制度上的确如此。

    护卫京畿的中央军又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禁卫军、宫卫军、城卫军。

    禁卫军,是天子的贴身护卫,称为“郎”,其身份基本相当于清朝的御前侍卫。其中最尊荣者莫高于“羽林郎”,羽林郎本源于秦代的“外郎”和“骑郎”,为汉武帝首创,对外大战多从羽林郎里选拔将才,延续到东汉,羽林郎定员128人,皆配马,重甲,挂强弓,执利刃,选任标准很严格,往往宁缺勿滥,可视为皇帝的贴身保镖。羽林郎其次为“羽林左右骑”,“羽林左骑”800人,“羽林右骑”900人,是精练骑兵,在出行时护卫皇帝两侧。其次为“期门郎”1500人,以步战为主,为重步兵,这三郎合计为3328人。

    这三郎是天子手底下无论训练、装备,还是忠心都最得天子信赖的部队,是护卫天子的最后的武装力量,亦都是可以为天子战至最后一滴血的部队。

    宫卫军,此时称为“卫士”。他们主要守卫皇宫内外各门,首都城内各关键要隘,以及重要建筑。如皇家陵寝、宗庙之类。其数量大致不超过三郎。到了东汉,其职能则往警察辑盗方面转化,与今日的武警部队类似。

    卫士官长为“卫尉”,九卿之一,其副官为“执金吾”,专责司隶部的治安。

    城卫军,则类似于京师卫戍部队。在西汉,称为“(京师)南北军”,顾名思义,有南北两军,但以北军军容实力为胜,到了东汉,索性把南军裁撤了,专门强化北军,后世也就专以“北军”称呼。无庸置疑,北军是中央军三层最外的一层,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层。

    郭斌得任骑都尉,并领北军越骑营,显然是极得天子刘宏信任看重的。想来何进已经将太平道谋反,并勾结宦官的计划向天子说明,使得刘宏产生了身边的人都很难信任的心理,便启用郭斌这个由他亲自简拔于山野,时时处处维护天子和内定继承人刘辨,并与太平道结下死仇的人领北军越骑营。

    其实北军越骑营的统领称为越骑校尉,多由宗室担任。想是刘宏知道如今宗室多纵情声色,并无特异之武勇,在如今京城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刻,并不足以担当重任,便由郭斌这个新上任的骑都尉统领越骑营。越骑校尉官秩为比二千石,正与骑都尉平级。

    按照何进与袁绍、曹操、郭斌三人的谋划,郭斌负责抓捕京中的太平道,曹操负责抓捕内城的太平道,并维持内城稳定。因为内城多为权贵之家,有曹操这个敢杖毙蹇硕叔父的狠人在,大家都能卖点面子。袁绍则负责居中策应,为二人做好后勤工作。毕竟京中权贵无数,有了袁绍这个汝南袁氏的大公子在内,许多事情便好办得多了。

    据何进的消息,在京中负责联络权贵的马元义就将据点安置在外城一处大宅子中,宅子里高手无数,马元义本人又是武林高手,因此正需要郭斌这样混过江湖,手底下有一批江湖人,且对天子忠贞不二的臣子来主持大局。

    实际上,此时的中央军已逐渐腐~败崩坏,原本追随刘秀打江山的精锐士卒成了父死子继的“世兵”。到了汉安帝时,五营士卒更是成了洛阳的官员、富商的游堕子弟入钱谷充任的局面,从而形成了“王旅不振”的恶果。

    何进深知中央军此时的状态,短时间内难以形成战斗力,方举荐郭斌领北军越骑营,希望借助郭斌的私军部曲之力,围剿太平道。

    对于何进的一番谋划,郭斌自然是心知肚明。只是他此次进京仅带来了一百人的特种士兵,这些特种士兵虽然战斗力极强,一百人组成阵势可以一当十,可毕竟京城太大,又是主场作战,若要搜捕太平道人,对质的需求反而便没有那么高了,而量的重要性却凸显出来。因此,经过与何进的一番商议谋划,郭斌决定将越骑营中的力量亦要用上。

    因此,在天子策书到日,郭斌便率领一百特种士兵往城外越骑营驻地驰去。

    一百多人骑着高头大马飞驰入营地,竟然通行无阻,丝毫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因此,郭斌心中对越骑营的认识更加清晰了。

    进入营内,只见营地中只稀稀拉拉地约莫百人,而且一个个不是躺在木榻上晒太阳,就是聚在一起,吆三喝六,似是在喝酒赌博。看到这情形,随行而来的张飞乐了:“主公,这营地内还能喝酒耍钱不成?老张倒是来对了地方。”

    给郭斌狠狠地瞪了一眼,方摸着后脑勺,讪讪的住了口。

    郭斌回头对关羽道:“云长,击鼓。”

    关羽听令,来到校场前的土台上,拿起鼓槌,“咚咚咚咚”地敲了起来。

    直到此时,营内的众军士才起身往击鼓处聚集过来。只是一个个懒懒散散地,很是缺乏精神,有的更是醉醺醺的,显然是喝酒了。

    这时,就连张飞亦看出不对来了。这军营之中本来便禁酒,更是严禁聚众赌~博,可看眼前这近百脚步虚浮,肥肉成堆的“兵士”,哪里有一点中央军的样子?不要说阳翟县的精兵,便是涿郡的戍卒亦比他们强太多了。

    就在这时,一侧的大帐中出来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肥肉横生,一脸奸相,醉醺醺地搂着的两个浓妆艳抹地女子,趾高气扬地道:“是什么人,嗝什么人敢击鼓?你们这帮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鼓可是你们能敲的吗?”

    待看到郭斌众人,招呼左右道:“来人啊,将这胆敢击鼓,扰乱军中的奸细抓,抓起来!嗝狠狠地招呼。”

    郭斌见到来人,心中乐了:“哟,熟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