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十章 五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五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戏志才说山寨有五处隐患,又说若不早做防备恐难长久。郭嘉面露不满,心道:“好你个戏忠,仗着有几分才学就崖岸自高。来山寨混吃混喝还不算,还要用纵横家那一套忽悠我大哥。大哥实诚,我却不好糊弄。待看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定要把你赶将出去。”原来兄弟俩拜访司马徽时,戏志才放浪形骸,已为郭嘉所不喜。是以戏志才来山寨几天,郭嘉态度始终若即若离,今天听他口出狂言,更是激起了他的不满。

    郭斌却是知道戏志才的厉害之处,听到他这么说,忙郑重起来,道:“郭某才疏学浅,不知有何疏漏之处,还请志才兄教我。”

    郭斌兄弟的反应自然逃不出戏志才眼底,他自也知道郭嘉对自己有偏见,自忖多半是初见时留下的坏印象。不过看郭斌对自己如此信任,郑重相询,心中暗赞:“此人果是人主之姿。”

    戏志才道:“如今山寨蒸蒸日上,众人已是不愁衣食,只是人心尚不甚安稳,郭兄弟可知道是什么缘故?”

    这时郭嘉露出沉思状,郭斌毫无头绪,忙问道:“还请志才兄指教。”

    戏志才道:“忠尝闻:‘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寨中虽衣食不缺,却缺一个名号。众人尝行山贼之事,是以心中不安。郭兄弟只需为山寨取一名号便可,此其一也。”

    郭斌听了连连点头,郭嘉最近显然也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这时方才恍然大悟,顿时看向戏志才的眼神也变了。

    戏志才继续道:“郭兄弟想出香皂制作之法,实在是高才。这香皂物美而价高,贩售于豪门富户自能获巨利,只是恐成为祸之源啊。”见郭氏兄弟不解,道:“郭家非是豪门巨富,又非名门世族。郭家庄也是人不过五百的小庄子,不足为倚仗。若是豪门富户又或是名门世族,甚至朝中权贵看中这香皂生意,郭兄弟如何自处?此其二也。”

    这一番话直把郭氏兄弟说的是汗流浃背。郭斌初尚觉得自己从无到有,仅用了两个月就创下了这一番事业,还颇感自豪,如今却是听得冷汗直冒。这豪门大户抢夺人家产的事儿,后世的电视剧都要演烂了,他自然是毫不陌生,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轮到自己担心这些了。郭嘉年纪虽小,却喜读史书,深知这种事情确是所在常有。

    郭斌忙连连作揖,道:“志才兄高才,这可如何是好?”

    戏志才不慌不忙,道:“郭兄弟莫急,且听我一一道来。”随即,看了眼四周,见除了郭氏兄弟并无外人,遂整了整长衫,道:“郭兄弟可知道前汉之败,在于何处?”

    郭嘉道:“自是王莽乱政之故。”

    戏志才道:“王莽未篡位时,却也是人人称颂的贤人。当时世人皆道汉朝之天命已尽,当选王莽为帝,难道天下人都看错了王莽了么?是王莽为人虚伪已极,骗了世人几十年么?”

    郭斌以前听说过王莽的新朝,却不曾知道的详细,这时听戏志才提起,脸色不变,心中却是暗暗思忖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只是王莽新朝却为何速兴速败呢?”

    戏志才见郭斌脸色不变,似是胸有成竹,暗暗点头,遂对郭斌道:“想必郭兄弟是知道的。”

    郭斌见两人都看向自己,心中暗暗叫苦,脸色不变,微微一笑道:“民心。”心里却暗暗说道:“我哪里知道是为什么,俗话说得民心者的天下,这么说应该差不离。”

    戏志才点头道:“正是民心。”却未曾想到这后世人人知晓,放之四海皆准的答案,却是万金油一般。

    郭斌心中暗汗,只听戏志才继续说道:“王莽篡位借的是民心,失天下先失的却也是民心。前汉末年,外戚宦官弄权,虽危害颇深,却并不伤及根本。”

    郭嘉只听先生教导外戚宦官弄权,导致前汉崩乱,此时听到戏志才的话,奇道:“那什么是根本?”

    戏志才答道:“是土地,也是民心。豪门富户兼并土地,使得富者田连阡陌,而贫者无立锥之地。”随即看了老神在在的郭斌一眼,心里暗道:“我也是日前听郭兄弟高论,这几日在寨中瞧见了一众人等,这才想到的。”

    随即又道:“贫民卖田宅,卖妻儿后,只余自身可卖。只是若连贩售自身也成奢望,便会如寨中诸人先前一般,铤而走险。”顿了顿,道:“这等事原也平常,只是若遇水旱大灾,富户也不会要如此多的人手,只怕干脆屯粮自保的多,到时”

    郭嘉接口道:“到时只怕一人振臂高呼,应者云集,这大汉的江山怕是怕是”说到这里,看了两人一眼,才道:“这大汉的江山怕是难以保全啊。”

    戏志才赞许地点点头,道:“不错,到时朝廷竭尽全力或可稍加缓减,可如今天子宠信宦官,外朝中又是外戚专权。只怕到时二者联手蒙蔽圣聪,国政会愈加败坏。”

    这时郭斌已经听地呆了,他自然是知道明年会有一场大旱,到时连绵四百年的大汉王朝就会被黄巾军搞的乱成一锅粥。具体公历哪一年他不记得,可“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句话却是耳熟能详的啊。这个戏志才竟然将乱世的到来说了个**不离十,古人的智慧实在是不可小觑啊。

    这时,只听戏志才道:“而且,恐怕到时闹的最凶的便是中原了,再具体一点,便是冀、青、兖,豫四州了。”

    “何以见得?”郭嘉问道。

    “这四州,地处中原,人口繁盛,富庶非常。只是豪门大族林立,土地兼并也愈加剧烈。”见戏志才略略犹疑,郭斌接口道:“土地兼并愈剧烈,无地的农民便也最多,流民自也最多。”

    戏志才见郭斌脸上怅然若失,心里也是一叹,道:“不错,只是京师首善之地,司州位处京畿,重兵屯守,亦可安稳。冀州南部,兖州,青州,以及豫州可就难说了。我颍川郡地处豫州最北,是司、兖、豫交汇之处,素多豪族,京中权贵亦多在此置办产业者,正是首当其冲啊。”

    郭斌简直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到底是戏志才穿越了还是自己穿越了,他这一番分析就差说出来哪年哪月谁在哪儿起兵了,也因此对戏志才的话愈加重视。

    郭嘉听戏志才这一番分析,也是深以为然,现在对他佩服的是一塌糊涂了。脸上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紧张的是恐怕乱世将至了,兴奋的是大丈夫立世,正要在乱世中博一份功名才是。

    戏志才将郭氏兄弟的反应尽收眼底,缓缓道:“此其三也。”

    郭斌稳了稳心绪,继续问道:“还有两处隐患,请志才兄明示。”

    戏志才道:“四者,人口也。寨中人不过三百,且多为老弱,青壮不过三十,童子不过五六十。大乱一起,如何能保全家产性命?”见郭斌沉思着点头,接着道:“五者,用间也。”

    郭斌心道:“用间大概就是间谍了吧。”口中却道:“这个却是何解?”

    戏志才道:“阳翟去郭家庄,需得大半日,郭家庄来伏龙山,也需半日。”顿了顿,继续道:“伏龙山地处偏僻,交通又不甚便利,是以讯息交通不畅。天下有变,难以知晓确切讯息,此兵者之大患也。”

    听到这里,郭斌明白了,这是要我建立情报网,收集天下信息啊。前世处于信息时代的郭斌了解信息的重要性,自然知道这个情报系统硬是要得。只是自己就是一退伍兵,除了保密条例,他可是一窍不通啊。

    当下也不藏拙,向戏志才问道:“还请志才兄不吝赐教,斌对这情报网的建立是十窍里通了九窍--只一窍不通,这应该如何做呢?”

    二人听了不禁莞尔,只听戏志才道:“嗯,情报网这个词倒是贴切。”顿了顿,道:“于此五处隐患,忠有十策。”

    郭斌听到竟然有这么许多主意,急切道:“志才兄教我。”郭斌何尝不知道戏志才这是卖关子,只是他素来心胸尚算宽广,做事又讲究现实主义,对那些虚的也不甚在意,遂对于戏志才的拿捏,也是多多的配合。

    戏志才看郭斌这个态度,心中满意,道:“用间一事,现在即可着手。可于各处城中贩售香皂,如此每一个销售点便是一处情报站。急切间可以先派遣郭家庄得用之人前往主持,再陆续抚养幼 童,以做死士。此策一也。”

    郭斌看电影和看书的时候,见那些牛叉人物自己养死士,便觉得简直是毫无人道主义精神。可现在听说自己也要蓄养死士,顿时觉得高大上起来,仿佛自己也变得牛气哄哄了。想到这里,看向戏志才,觉得自己不只是捡到宝了,这特么是捡到了一车钻石啊。主意一个接着一个,什么曹操、刘备、孙权,这分明是要虐死他们的节奏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